六零文学 > 修真小说 > 混沌剑神 > 第七百四十二章 会长到来

第七百四十二章 会长到来

  第七百四十二章会长到来——

  .水墨云画舫上二十几名黑衣人都被天空中出现的异象给惊住了这一刻一股强烈的不玩突然出现在所有人心间

  “大家快动手把他杀了千万不能让他把这个神术施展出来”一名黑衣人大声说道再也顾不得剑尘的强大了当先向着剑尘冲了过去

  随后其余的那些黑衣人也纷纷反应过来全部都冲向剑尘试图打算剑尘还在酝酿中的神术虽然他们许多人都不知道这个神术究竟是什么但仅仅是看这浩大的声势就明白这神术的威力究竟有多么巨大

  天空中施展天阶战技的那几名黑衣人也准备完毕庞大的威压顿时弥漫在天地间将剑尘紧紧的锁定然而就在他们刚要挥出自己手中的圣兵将天阶战技打出去时一道冰冷的声音从下方传来

  神——降——术!

  一圈肉眼可见的波纹以剑尘为中心飞速的向着四周扩散出去凡是波纹所过之处那里的空间刹那间凝固而那些冲向剑尘的黑衣人整个身体还保持着各种各样的姿势被定格在那里动弹不得分毫

  这一刻时间仿佛陷入了静止

  包括八大家族在内的所有人身体都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禁锢画舫停止了游动河水停止了流动就连微风都消散的无影无踪而天空中那几名已经酝酿完毕正准备施展的天阶战技也被硬生生的定格在那里澎湃的能量被无形的力量束缚在那里一分一毫也外散不出去

  整个世界在这一刹那都变得安静了下来只有天空中的白光越来越亮越来越刺眼最后更有一道直径百米的巨大光柱从天而降将场中所有人全部都笼罩在里面

  剑尘手捏奇怪的印决双目紧闭的站在甲板上就在他被光柱笼罩的那一时刻他感觉自己的精神似乎和光柱建立起了一道奇妙的联系

  被光柱笼罩的区域仿佛成为了另外一个领域在这个领域内剑尘就是神无所不能的神掌管别人生死的神除非实力超越这个领域达到这个领域所能承受极限将领域打破否则的话都无法逃出领域的审判

  天空中的几道天阶战技迅速的消散化为一道道天地元气消散在天地间旋即那几名施展天阶战技的黑衣人身体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脚到头慢慢的化为灰烬消散在天空中

  紧接着站在画舫甲板上的二十几名黑衣人身体也毫无例外的从脚到头慢慢的化为灰烬没有鲜血流出也没有衣物留下就连佩戴在他们手上的空间戒指也化为了灰烬消散在天地间非常的诡异

  眨眼间三十多名拥有天空圣师的黑衣人就全部死尽没有一个人幸免

  尽管这只是并不完整的神降术但其威力也绝非天空圣师所能抵挡的

  当所有黑衣人全部死尽之后那从天而降的巨大光柱也迅速消失不见而被禁锢的众人也重新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权那仿佛静止的时间也重新流动了起来画舫破开水面继续在游荡河水也在缓慢的流动发出轻轻的滔滔声

  剑尘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眼中尽是疲惫之色站在甲板上那挺拔的身躯也仿佛处于狂风中摇摆不定

  神降术和裁决之剑虽然并列三大神术但神降术毕竟是禁忌之术两者之间的威力根本就无法相提并论刚刚施展的那一次神降术险些将剑尘的神给抽干此刻的剑尘眼皮沉重仿佛连睁开眼睛都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脑中更是传来一阵阵剧烈的疼痛

  他现在的状态就仿佛是一个普通凡人三天三夜没有睡觉似地不仅十分困乏而且精神的过度损耗让头脑都是一阵剧烈疼痛非常的难受

  八大家族的人一个个呆若木鸡的站在那里半点都回不过神来刚刚虽然他们的身体被禁锢住了动惮不得分毫但脑子一样能思考将那不可思议的一幕看的清清楚楚足足二十多名天空圣师就这样在那道白色的光柱中一点一点的化为灰烬消散了连反抗之力都没有甚至连挣扎的能力都失去了这对他们心中造成了很大的冲击

  毕竟做到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并不是七阶光明圣师而是一名和他们处于同样境界的六阶光明圣师一名年仅二十四岁的六阶光明圣师!

  数到白色的光芒划破漆黑的长空从远处急速的飞来最终全部停在飘香河的画舫上空

  站在最前面的是一名鹤发童颜身穿白色长袍的老者而在老者的脚下踩着一团完全由光明圣力凝聚而成的云朵仿佛神仙一般

  此人正是光明圣师工会的会长而在会长的身后则是数名达到七阶光明圣师实力的长老其中有两人正是剑尘见过的九长老十四长老和五长老

  会长的目光迅速在水墨云画舫上扫过很快便停在一脸疲惫的剑尘身上眼中惊讶的神色一闪而逝道:“羊羽天刚刚那神降术可是你施展的!”

  剑尘目光有些无神的盯着天空中的会长道:“羊羽天见过师傅师傅猜得不错刚刚那神降术的确是弟子施展的只是还并不完整而已”

  会长脸上惊讶的神色越来越浓了就连站在他身后的几名长老也纷纷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盯着剑尘

  “羊羽天莫非你突破了那三大神术的封印?”会长再次问道

  剑尘微微点头已经没力气说话了现在他恨不得立即倒下去呼呼大睡一场精神严重透支带来的不仅是强烈的困乏和头疼等症状更给剑尘带来了一种仿佛灵魂快要消散了的感觉

  “哈哈哈哈好好好不亏为我的弟子羊羽天你的表现让我很满意”会长哈哈大笑了起来非常的兴奋旋即手一招一团浓郁的光明圣力形成一片云朵拖着剑尘的身体从画舫上飞了起来头一次用关切的语气说道:“羊羽天你现在损耗过大必须要尽快的恢复就由为师带着你回去吧”

  旋即会长的目光落在八大家族的那些人身上目光顿时变得凌厉了起来沉声道:“你们八大家族的人最好给我安分点否则的话即便有扎家照着你们我光明圣师工会也绝不会饶恕你等”

  闻言八大家族的人脸色齐齐一变顿时噤若寒蝉

  会长带着剑尘飞离了此地径直赶往光明圣师总工会五长老看了看血迹斑斑的画舫轻叹了一口气心中暗道:“这八大家族的人也太过分了这羊羽天可是深受会长器重的人还好他没有出什么事否则的话会长的怒火恐怕会再一次被点燃”五长老手一招一团柔和的光明圣力立即托着身受重创的杨岭悬浮了起来然后尾随着会长身后回到了光明圣师总部

  随着他们一走画舫上就只剩下八大家族的人和权有才这缩头缩脑的人了所有人都还惊魂未定的站在那里神降术的威力彻底把他们给威慑住了

  “唉这一次的事情你们做的有些过头了不过还好事情还没有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一道苍老的声音在画舫上空响起清晰的传入八大家族的每一人耳中

  只见在画舫上空十米处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十几名年龄不一的人他们仿佛与天地合而为一没有借助任何力量就悬浮在空中看上去更想是一名平平凡凡的普通人

  八大家族的那些人齐齐大惊立即双膝跪地大呼道:“儿孙见过老祖宗!”

  “唉都回去吧下次不要做的太明显了一旦被人抓住了把柄那家族可要被你们牵连了光明圣师工会绝非我们能招惹的”一名老者轻叹一声手一招带着一名身穿白色长袍的光明圣师和自己家族的一名天空圣师的护卫离开了这里

  随后其余的十几名老祖宗也纷纷带着自家的族人离开了画舫很快画舫上的人就走的干干净净

  “一个个都走了我还继续留下来干什么这水墨云可是飘香河最有名的画舫现在被损坏的这么严重可是要赔不少钱啊不过还好羊羽天小兄弟没事不过这羊羽天小兄弟的实力也太变态了吧居然连禁忌之术都施展了出来我权有才一定要从羊羽天小兄弟那把禁忌之术学会”权有才嘀咕着从船舱里走了出来然后迅速在脚下凝聚成一团白色的云朵飞离了画舫

  权有才刚走便有一名中年美妇从船舱中跑了出来哭丧着脸大喊道:“尊敬的光明圣师大人这画舫都被你们打坏了你们可不能就这么走啦我怎么向老板交代啊!”

  “去去去这管我权有才什么事画舫又不是我权有才打烂的要赔偿直接去找八大家族去这一切都是八大家族没事找事吃饱了撑着找不到事情做才赶出来的”半空中残留下权有才的声音声音越来越小最终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