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修真小说 > 混沌剑神 > 第九百三十九章 水侍卫叹息

第九百三十九章 水侍卫叹息

  铁塔那宽大的巨斧散发出淡淡的金sè光芒划破了长空,与对面那名圣王强者的砍刀碰撞在一起。

  “轰。”

  随着一声剧烈的轰鸣声响起,巨斧和砍刀在半空中猛烈相撞,顿时,一股狂暴的能量余波以两人交战为中心,开始飞速的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出去,将方圆千米内的所有人都给掀飞了出去,唯有天空圣师才能稳住身形。

  而方圆千米内的地面,都在这股狂暴的能量余波肆虐之下给刮起了一层厚厚的泥土,天地间尘土飞扬,盐城弥漫,笼罩整个战场。

  铁塔身上有淡淡的金sè光芒在闪烁,那狂暴的能量余波冲击在他身上,他的身躯竟然岿然不动,稳如泰山。

  铁塔依然保持着劈斧的姿势,他双手握住的巨斧正紧紧的压在那名圣王强者的脑袋上。

  与铁塔对战的那名圣王以手中圣兵挡住铁塔的巨斧,只见他整个下半身都完全陷入了地底之中,只露出了齐腰以上的部位,脸sè透着些许苍白,不过更多的是惊骇和难以置信。

  铁塔以六转天空圣师的实力以圣王强者硬拼,竟然拼的旗鼓相当,而且看样子,似乎还占据着上风。

  发生在这里的一幕被远处还未参战的二十几名灭焰联盟圣王强者发现,眼中纷纷露出吃惊之sè,心中充满了震惊。

  “明明只有六转天空圣师的实力,竟然能硬接圣王强者一击而不败,那个人究竟是谁,竟然有如此可怕的战斗力。”一名身穿劲装的中年男子沉声道,语气中充满了浓浓的惊讶。

  “刘政的实力已经达到圣王三重天境界,能迎接他一击而毫发无伤的人,即便是圣王一重天境界的强者也难以做到,那个人究竟是谁,明明在天空圣师的境界,却有如此可怕的实力。”

  “而且那个人似乎还能无视刘政的空间凝固,这真是不可思议,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难道他使用了某种强大的上古秘术。”

  ……

  灭焰联盟二十几名圣王强者纷纷发出猜疑声,铁塔以六转天空圣师的实力竟然能和圣王三重天强者打的旗鼓相当,这让他们所有人都感到难以置信。

  圣王之下皆为蝼蚁,这个说法在天元大陆上一直流传至今,从未被人打破,而今rì,他们竟然看见有人打破了在天元大陆上流传了无数年之久的神话。

  这对他们來说,简直是一个不可能发生的奇迹。

  这一幕,自然也被鸣东他们几人看见了,一个个都张大了嘴巴,满脸都是不可思议的神sè,虽然他们知道铁塔的实力很强,但是却绝对沒有想到竟然强到这种地步了,竟然以六转天空圣师的实力将一名圣王强者打的这般狼狈。

  站在远处观的各大隐士世家以及上古世家的强者也发现了铁塔的不凡,一个个都将目光汇集在铁塔身上,眼中光芒闪烁不定。

  “铁塔,好样的,给我狠狠的杀,杀光这群入侵我们家园的强盗。”王逸风的声音从远处传來,充满了兴奋。

  听了这话,铁塔脑中顿时想起了这群人的來意,脸上顿时浮现出怒容,当下低喝一声,双臂猛然用力,顿时有一股无比庞大的力量从他体内涌出,通过巨斧竟然将刘政的身躯再次下压了一尺深,只有胸膛部位露在地面上了。

  想到自己堂堂圣王之尊竟然被一名如同蝼蚁般弱小的天空圣师逼得这般狼狈,刘政胸中顿时燃烧起腾腾怒火,这对他來说,绝对是一个永远都无法洗刷的巨大耻辱,让他无脸见人。

  因为在天元大陆上,还从未发生过这般夸张的事情,一名圣王境界的隐士强者竟然被一名天空圣师给打入了地底之中,刘振已经可以想象,此战之后,自己在天元大陆上的名声势必会高涨,不过带來的却不是荣誉和地位,而是无数的嘲笑和讽刺。

  刘政越想越愤怒,最后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彻响天地的怒吼声,澎湃的圣之力汹涌的从体内宣泄而出,竭尽全力逼退铁塔压在自己脑袋上的巨斧,身体立即拔地而起,只在原地留下一个一米多深的坑洞。

  “小辈,老夫非要把你给千刀万剐不可。”刘政发出愤怒的咆哮,手中的砍刀带着腾腾燃烧的烈焰,参杂着雄厚的天地之力闪电般斩向铁塔的脑袋。

  这一次,刘政已经用了全力,圣王三重天的实力被他完完全全的发挥了出來,沒有丝毫保留。

  铁塔毫无半点畏惧之心,双手握斧,同样的一斧向着刘政砍去。

  斧与刀碰撞,爆发出一声轰鸣巨响声,两人都被那狂暴的能量余波冲击的不断后退。

  突然间,一股极其强烈的战斗意志充斥于天地间,这股战斗意志放佛能侵入人的血液中,令人着魔,在无形之中影响着众人,竟然让烈焰佣兵团和灭焰联盟的人厮杀的更加的惨烈了,受到这股战斗意志的影响,在场中厮杀的双方人马似乎都完全投入到了战斗中,忘记了疼痛,忘记了自我,唯一残留在他们脑中的念头,就只有战,战,战。

  在远处观战的所有來自各方的强者纷纷露出惊sè,他们自然能感受到充斥于场中的战斗意志,当下纷纷将目光转向铁塔,因为他们所有人都能清晰地感受到,这股战斗意志是从铁塔身上散发出來的。

  此刻,铁塔正犹如一尊战神似地悬浮在离地三米高的虚空中,散发出强大的战意,那伟岸的身躯就宛如一尊上古战神似地。

  他缓缓的举起了手中的巨斧,巨斧上的金sè光芒越來越强,转瞬间就在他头顶上凝聚成一把巨大的金sè巨斧虚影,然后猛然劈向对面的刘政。

  随着这一斧劈出,那充斥于天地间的战斗意志尽数汇集而來,以快得不可思议的速度从四面八方融入巨斧虚影中,让巨斧虚影更加的凝视了。

  “嗖。”巨斧虚影劈砍的速度非常快,只见一道金sè的光芒一闪而逝,便已经來到了刘政的头顶,瞬间从他的脑袋上划下。

  刘政站在那里动都沒有动一下,他双腿之间的地面,已经出现了一条大约手指款的裂缝,裂缝笔直,足足有数千米之长。

  在发出了这一击之后,铁塔便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他身上散发出的金sè光芒不仅沒有丝毫减弱的迹象,然而愈加的强盛,一股比之前还要jīng纯许多,浑厚许多的战斗意志再一次从他身上散发而出,直接冲向天外。

  在刘政的头上,有着几缕发丝掉落下來,紧接着,从他的额头上,出现了一条极为细小的红线,红线不断的拉长,眨眼间便从他的眉心处拉长至脖颈,直到最后被衣服遮挡才消失不见。

  那是从刘政体内流淌而出的鲜血。

  在鲜血中,隐隐有金sè的光芒迸shè而出,越來越强烈,最后“砰”的一声,只见刘政的整个身躯已经化为了两半,形神俱灭。

  一名实力达到圣王三重天境界的强者就这样陨落了,死于一名六转天空圣师之手。

  在远处观战的所有人都神sè呆滞的看着这一幕,心中泛起了滔天巨浪,极不平静,尽管这一幕就真实的发生在眼前,但依然让他们所有人都感到难以置信,不可接受。

  在他们的认知当中,圣王之下皆为蝼蚁,这是恒古不变的真理,在圣王强者面前,天空圣师绝对沒有伤到圣王强者的可能,因为圣王强者已经领悟了天地玄奥,他们只需让空间凝固,就能让天空圣师境界的人动弹不得分毫,只有沦为鱼肉任人宰割。

  而此刻,在他们亲眼目的之下,一名圣王三重天境界的强者竟然如此干净利落的就被一名天空圣师斩杀,而且死状如此凄惨,这让他们所有人都感到无比的震惊。

  铁塔手握巨斧悬浮在半空中,身上散发出的战斗意志在不断的增强,而从他身上散发出的金sè光芒也是越來越强盛。

  这一次,即便是一些圣王境界的隐士强者也难以保持自控了,他们感觉自己体内的血液在沸腾,在以平常快上数倍的速度在加速流动,一股强烈的战斗yù望竟然莫名其妙的从他们心底迅速升腾而起,让他们恨不得现在就找个人痛痛快快的大战一场。

  “真是不可思议,他身上散发出的战斗意志竟然在无形之中影响着我们,这究竟是什么古怪功法,竟然如此可怕。”一名圣王强者发出惊呼声,声音中充满了惊惧。

  其余的那些圣王强者也纷纷目露惊sè,目光紧紧的盯着铁塔,想要看看铁塔究竟在干什么。

  同一时间,在北极一片冰雪世界中,一座通体雪白,气势恢宏的神殿正静静的屹立在那里。

  神殿内,一名全身都笼罩在一层银白sè铠甲的人正盘膝坐在一间密室中,只有一双紧闭的眼睛搂在外面。

  突然,她的眼睛缓缓的睁开,目光平静的看向天元大陆的方向,喃喃自语的说道:“战天神族一脉的人终于觉醒了,就是不知他的血脉之力究竟达到了什么程度,能否成为太始。”

  “数十万年前曾有一个战天神族一脉的人觉醒,可惜我不能出手干预这里的事情,最终让他葬身于此,可悲,可叹啊。”

  “当年那一战,战天神族的太始被紫宵剑宗的太尊以紫青神剑斩杀,而在这里,战天神族一脉的人竟然和紫宵剑宗的传人为队,不知究竟是福是祸。”

  “伟大的冰神陛下被紫宵剑宗的太尊以紫青神剑重创,至今伤势未愈,不知出现在这里的紫宵剑宗的传人,是否是当年那位太尊的转世……”

  “当年,紫宵剑宗有三名长老死于我手,而现在,紫宵剑宗的传人和圣女殿下竟然为兄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