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修真小说 > 混沌剑神 >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忍无可忍 无需再忍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忍无可忍 无需再忍

  ()听了这些话,汇集在周围的一些人顿时对剑尘有了一些认知,一个个看向剑尘的目光都发生了改变。

  “沒想到长阳翔天竟然是这种人,竟然连长辈都不尊重……”

  “岂止是不尊重长辈了,而且他竟然还敢对尊敬的爵rì太上长老下逐客令,简直是罪不可诉……”

  “真是不明白,这种目无长辈,无法无天的人怎么会进入我守护家族,而且还劳动几名太上长老亲自迎接,动用上清钟连响九下欢迎……”

  “依我看这长阳翔天多半是背后有什么强势人物在撑腰,才让他这么无法无天,刚刚上清钟接连响九次,我看迎接的人多半不是长阳翔天,而是另有其人吧……”

  低沉的议论声从四周想起,听了中年美妇对剑尘的形容之后,四周那些不明白事情真相内府族人纷纷对着剑尘指指点点的,摆出一副很不欢迎剑尘的神态,甚至还有少数一部人看向剑尘的目光中更是充满了敌意。

  听着四周针对剑尘的议论声,长阳祖夜韵胸都快被气炸了,大喝道:“所有人通通给我住嘴,长阳翔天不仅是我们长阳府历史上最为杰出的天纵奇才,同时也是我们长阳府地位尊贵的贵客,能让上清钟连响九下來欢迎的贵客,又岂是你们能随意评论的。”

  “夜韵,我知道长阳翔天是你儿子云空的后代,所以你才这么护着他,实话告诉你吧,长阳翔天这目无尊长的狂妄之徒如果要在我们守护家族呆下去,我长阳青冷霜第一个不同意。”中年美妇冷声说道,旋即似乎想到了什么,轻叹一声,道:“也不知今rì几位尊敬的太上长老是不是脑袋糊涂了,竟然让上清钟连响九下來欢迎一个目无长辈,并且还敢对太上长老下逐客令的后生晚辈。”

  长阳祖夜韵被气的浑身发抖,面若寒霜,她目光凌厉的盯着长阳青冷霜,冷声道:“冷霜,天元大陆一切以实力为尊,长阳翔天他有这个能耐对守护家族任何一人下逐客令,至于上清宗,以翔天现在的本事,也却是应该享受这样的待遇。”

  “夜韵,别跟我谈天元大陆的事情,你睁大眼睛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可是守护家族长阳府,并不是在天元大陆上。”长阳青冷霜冷笑道,心中暗道:“长阳翔天,别以为你有一点能耐就可以骑到我们这些长辈的头上來了,当初在洛尔城我已经给足了你面子了,可你竟然敬酒不吃吃罚酒,毫不给我们这些长辈留一点面子,既然如此,那你也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哼,虽然我知道你很强,但这里可是守护家族,还容不得你放肆。”

  剑尘抱着双臂神情自若的站在场中,面无表情的盯着长阳青冷霜,说道:“你的名字叫长阳青冷霜是吧。”剑尘的语气带着几分冰冷,不夹杂丝毫感彩在内。

  但他的这句话落入长阳青冷霜的耳中,无疑变成了深深的挑衅和蔑视了,顿时让长阳青冷霜勃然大怒,尖声道:“长阳翔天,你这目无长辈的后代弟子,竟敢直呼我的名字,是不是不把我们长阳府所有长辈都不放在眼里了。”长阳青冷霜目光环视众人,神sè间布满了怒气,继续说道:“你们大家來说说,这长阳翔天已经触犯了第几条族规……”

  长阳青冷霜话音刚落,心中便是一惊,这一刻,她感觉自己周围的温度在急速下降,让她感觉自己瞬间坠入了冰窟之中,手脚瞬间变得冰凉,下一刻,一股窒息的感觉突然传來,只见她的脖颈已经被剑尘的手掌紧紧的捏住,令她无法呼吸。

  长阳青冷霜的脸sè迅速变得有些苍白了起來,一声声难听的珂珂声从她咽喉中传出,脖子被紧紧的掐住,已经使她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长阳青冷霜心中骇然,瞪大着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剑尘,她不敢相信剑尘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竟敢在守护家族内对她行此毒手。

  剑尘右手紧紧的掐住长阳青冷霜的脖子,从手指上传來的强大力道仿佛要把长阳青冷霜的脖子生生的扭断似地,毫无半点怜香惜玉的jīng神:“长阳青冷霜,别以为在守护家族里我就不敢拿你怎么样了,在这里,我照样敢杀你。”

  这一刻,全场变得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目光怔怔的盯着捏住长阳青冷霜脖子的剑尘,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sè,他们谁都沒有想到剑尘竟然胆大包天,以一个后辈的身份胆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

  “放开冷霜姑姑。”这时候,一直跟在长阳青冷霜身边的那两名妙龄女子终于回过了神來,毫无畏惧的祭出自己的圣兵全力刺向剑尘。

  剑尘眼中厉芒一闪而逝,周围的空间刹那间凝固了起來,以圣王凝固空间的神通将两名女子生生的禁锢在那里动弹不得分毫。

  “碰。”下一刻,凝固的空间猛烈一阵,忽然破碎开來,而被禁锢在里面的两名妙龄女子如身受重击,齐齐喷出一口鲜血,身子飞快的倒飞了出去,最终被后方的两名老人给接住了。

  这两名老人都拥有圣王的实力,迅速查看了下两名女子的身份,当下脸sè齐齐一变,怒视着剑尘大喝:“大胆长阳翔天,竟敢在我守护家族内肆意伤人,诸位随我出手一起擒住这狂妄之徒。”两名老者说着就向着剑尘冲去,浑身都缠绕着强大的气势,沒有丝毫留手的意思。

  除了他们两人外,还有几名立于人群中的圣王强者也是心中盛怒,纷纷向着剑尘冲去。

  其中一名面sè干瘦的老者刚要冲出去狠狠的教训剑尘时,突然被身边的一名中年男子给拉住了,不由的怒道:“你拉着我干什么,还不快放开,让我去狠狠的教训教训这不知天高地厚的晚辈。”

  “老家伙,你还是别搅合进去了,这个晚辈非同一般,我们惹不起。”中年男子传音说道,看向剑尘的目光中充满了强烈的忌惮。

  同样的事情不止发生一起,在人群其他不同的位置,几名想要冲出去教训剑尘的强者都被身边的好友给拉住了,在这守护家族中,并不是所有人都不知道剑尘的威名,只是知道的人不多罢了,但凡是知道剑尘的人,都深深的明白这名晚辈究竟有多么通天的能耐。

  尽管有一些圣王强者被同伴给拉住了,但依然有五名不明白剑尘嫡系的圣王暴怒的冲向剑尘,伸出一双双苍劲有力的手抓直接向着剑尘抓去,想要把剑尘擒获,而那两名接住身受重创的女子的老者,甚至直接动用了圣兵,一股股强大的能量波动在圣兵上缠绕,一柄圣兵刺向剑尘的胸膛,而另一把圣兵毫不留情的斩向剑尘那只掐住长阳青冷霜脖子的手臂,想要把剑尘的整条右臂都给斩断。

  同时遭受五名圣王的攻击,剑尘沒有丝毫的慌乱,依然气定神闲,不过眼中的目光却愈加的冰冷了起來,变得凌厉之极。

  “区区圣王,也想伤我,不自量力。”低沉的声音从剑尘口中传出,清晰的飘入在场沒一人的耳中。

  当汇集在周围的那群人听到剑尘这冰冷而又充满狂傲的话语时,一些不明白剑尘底细的人心中齐齐一惊,纷纷在心底暗道剑尘果然是狂妄之极,竟然连圣王强者都不放在眼里,还以不自量力來羞辱。

  剑尘掐住长阳青冷霜的右手依然沒有松开,空闲的左手却紧握成拳,看也不看那袭來的五名圣王,直接一拳打向斩向自己右臂的那把圣兵。

  剑尘这一拳打出,速度快的不可思议,拳头击出的瞬间,竟然短暂的消失,这一拳,剑尘融入了圣王九重天对空间的领悟,拳头借助空间之力打出,一瞬间便打在那柄圣兵上。

  “碰。”随着一声闷响声,剑尘的拳头就仿佛是一个坚不可摧的金刚石,拳头与圣兵相撞,拳头沒有丝毫损伤,而那名握住圣兵的圣王强者整个人连同圣兵都被剑尘一拳打飞了出去,倒飞的途中,只听一阵骨头碎裂声传來,他的右手已经无力的垂了下去,整条手臂都被剑尘这一拳的力量给震成了粉碎。

  剑尘以血肉之躯硬抗圣王强者动用圣兵发出的强力一击,不仅自身毫发无伤,并且还一拳将对方打飞了出去。

  旋即,剑尘动作沒有丝毫迟疑,拳头继续挥出,继续打向第二名手持圣兵的老者,将第二名老者连人和圣兵齐齐打飞了出去,落得和第一名老者同样的下场,右臂骨头被震成粉碎。

  对付区区圣王强者,剑尘已经不屑于用剑了,因为那简直是杀鸡用牛刀,拳头足矣,而且还能更加的起到震慑的作用。

  这时,另外三名老者也同时來到了剑尘身边,六只苍劲有力的手抓狠狠的扣在剑尘四肢的各个关节上,然后同时一用力,想要硬生生的把剑尘四肢的骨头给拆卸下來。

  然而下一刻,他们三人心中就齐齐一惊,目光中露出一丝骇然之sè,他们突然发现自己的双手仿佛不是扣在一个人的骨头关节上,而是扣在一块坚硬无比的jīng铁上,无论他们使出多大的劲,竟然无法撼动这块jīng铁分毫。

  且,以他们的实力,即便是遇到真正的jīng铁,在他们这一捏之下也会立即变变形,然而剑尘的骨头就仿佛比jīng铁还要坚硬无数倍,他们的五指都因为用力过大而隐隐生疼了,剑尘关节的骨头还是分毫都沒有移动。

  “我的天,这究竟是什么躯体,恐怕是魔兽之躯,也绝对不可能有这么坚硬。”三名扣住剑尘四肢关节的老者心中极度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