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修真小说 > 混沌剑神 > 第一千九百一十五章 主神混战

第一千九百一十五章 主神混战

  在剑尘动手时,其余的主神也是没有闲着,纷纷腾空而起,气势汹汹的冲向天魔圣教三大军团。

  这一下子,平天神国这一方,飞出的主神境便有数百名,他们当中平天神国仅仅占去了十几个名额,周边神国的援军占去了数十个名额,其余的全部都是来自个大皇朝,各大宗派的人。

  在平天神国这一方的主神出动时,天魔圣教的那一方,同样也有众多主神境强者飞出,与平天神国这一方的主神境强者在高空中展开激烈大战,根本就不让平天神国的主神去攻击万人大阵。

  顿时,高空中轰鸣之声不绝于耳,恐怖的能量在天地间肆虐,遮蔽的天宇,让日月星辰都失去了色彩。

  平天神国的边境要塞也是在不停的震动,不过这要塞也是坚固异常,上面有阵法符文闪现,在恐怖的能量风暴之中顽强的支撑着。

  双方的主神境在高空中激烈混战,谁都没有固定的对手,走到哪里打到那里,前一刻你的对手还是此人,或许下一秒就换成了别人。

  主神之战,十分激烈,交战仅仅片刻间,高空中便是血雨漫天,断肢横飞,已经有不少人身受重创,甚至是直接陨落,跌落下一具具主神尸体。

  剑尘手持惊虹剑,也是陷入了一群主神的混战之中,剑光漫天,剑气纵横,出手毫不留情。

  不过为了不引起天魔圣教高层的注意,他刻意隐藏了自己的实力,并未完全出手,仅仅展现出与洛云飞相当的实力来。

  但即便是如此,在这一群主神当中也是属于站在最顶尖的层次,天魔圣教的主神后期当中,都是少有人能敌。

  剑尘刻意的避开了主神后期的对手,专门挑主神初期和中期下手,以雷霆之势出手击杀。

  “第三个”

  “第四个”

  “第五个”

  很快,死在剑尘手中的主神初期和主神中期就达到了七人之数,而每杀一人,剑尘都会顺势收走他们的空间戒指。

  而他的神识,更是覆盖了整个战场,密切的关注着圣羽,休斯顿和瑞金几人。

  但战场上大战连天,能量激荡之下,剑尘的神识也受到了不小的影响,元神之力消耗加剧,但他完全不在乎。

  太阿皇朝青衣剑宗的天子骄子洛云飞,表现也是极为的不俗,主神境界中同样是难逢敌手,死在他手中的主神初期和中期境界已经有五人之数,但最终他对上了天魔圣教的一位主神后期,激烈大战了起来。

  除了洛云飞之外,各大皇朝当中,同样也有天子骄子表现不俗,一个个实力都很强大,比之洛云飞,也是不遑多让。

  天魔圣教这边,实力超群的主神并不比平天神国这边少,这些主神与剑尘他们一般无二,也是专挑实力偏弱的人下手,很快,便是让各大皇朝这一方损失惨重。

  各大皇朝,各大宗派都有不少主神初期和中期之境死在他们手中。

  剑尘的神识,更是清晰的捕捉到地灵宗那两名被他一剑断头的主神初期护法,被天魔圣教中一名散发出滔天魔气的黑衣青年一掌打碎了脑袋,震散了他们的元神。

  不远处,地灵宗的恭护法和吴护法见到两位师弟惨遭毒手,纷纷是怒火中烧,发出一声怒吼声,舍弃了对手,不约而同的冲向杀了他们两位小师弟的青年。

  天魔圣教的这名青年虽然和恭护法吴护法两人处于同境界,但他的实力却是非常之强,周身魔气汹涌,无边的黑雾随着他的心意而为之变换,幻化为一面巨掌拍出。

  仅仅一招,他就将恭护法和吴护法两人震飞了出去。

  “杀你们两人,要花费一些时间,稍后在来取你们二人的元神。”那名青年目光冷冷的盯着恭护法和吴护法,并不与他们多做纠缠,继续去寻找主神初期和中期下手。

  他心中谨记三大团长的命令,此次交战,无论胜负,务必要尽可能的多击杀一些强者!

  此刻,距离这名青年最近的一名主神中期,是平天神国寒雪郡驭冰家族的老祖冰篓。

  冰篓手持龙头拐杖,刚刚将天魔圣教的一名主神中期击退时,突然有一股极其强烈的危机传来,令的他浑身的毫毛一瞬间全部炸起。

  只见天魔圣教的那名青年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冰篓面前,面无表情的探出了手掌,直接是朝着冰篓的天灵盖抓去,手掌上,弥漫着一股恐怖的威压。

  冰篓那双苍老的老眼中,有精芒一闪而逝。面对这名青年,尽管他明知不敌,但是却毫无惧色,手中的龙头拐杖带着冰寒刺骨的寒冰法则全力击出,令的虚空都凝结了冰霜。

  “咔嚓!”

  这名青年的实力极为恐怖,手掌落下时,将冰篓的龙头拐杖击成了两截,而后手掌余势不减分毫,继续抓向冰篓的天灵盖。

  电光火石之间,冰篓的身躯微微晃动,他的身躯如瞬息一般后移了三寸距离,险而又险的躲开了这致命一击。

  最终,青年的手掌几乎是贴着冰篓的面门划过,在冰篓的脸上留下了五道血痕。

  “咦!”一击未中,青年发出一声轻咦之声,颇为意外的看了冰篓一眼,不过也并未太当回事,脚步虚空一踏,继续探出第二掌,依然抓向冰篓的天灵,似要将冰篓的脑袋给撕碎。

  从始至终,黑衣青年都表现的极为从容,有着一股强大的自信。

  冰篓脸色变得极为的凝重,他能感觉得出这名青年的强大,根本就不是我所能抵挡的,正欲全力躲避时,突然眼前人影一闪,只见神禁军统领玄斗出现在他面前,身穿战甲,手持战剑,威武不凡。

  一声剑鸣声中,玄斗手中的战剑全力挥出,斩向青年的手掌。

  面对玄斗的攻击,青年的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手掌上魔气涌动,原本抓向冰篓天灵盖的招式也是为之一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拍在战剑的剑脊上。

  “砰!”

  手掌与剑脊触碰间,宛如两座山岳相撞,爆发出沉闷的巨响,能量肆虐之中,玄斗的战剑直接是被拍飞了出去,强大的反震之力,更是将玄斗的虎口震得龟裂,鲜血染红了剑柄。

  “好强!”玄斗震惊无比。同为主神后期,然而他与这名黑衣青年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凝聚在他战剑上的法则之力,都是被黑衣青年一掌给拍散。

  黑衣青年面色淡然,继续对玄斗出手,尽管手中没有武器,然而他的战力依旧是十分惊人,仅仅三招,便将玄斗打成了重伤,口中鲜血狂喷不止。

  就连玄斗身上的战甲,胸前都出现了一面深深的掌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