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修真小说 > 混沌剑神 > 第一千九百三十八章 事情闹大了

第一千九百三十八章 事情闹大了

  金衣青年说的很是随意,完全不把剑尘放在眼里。

  尽管他不知道这名敢和星儿和蓝儿公主抢夺东西的剑尘是何身份,有何背景。但在他看来,以自己的地位,根本就不需要知道这些。

  “这里可是玄道皇朝的皇都,有明令禁止,莫非你敢无视玄道皇朝的规矩?”剑尘面色平静的盯着那名金衣青年。

  “规矩?”听闻此言,金衣青年面露冷笑,嘲讽的盯着剑尘,道:“规矩也只是用来约束一般人而已,对于我来说,可以无视这样的规矩。”

  见剑尘和这名金衣青年起了冲突,星儿和蓝儿两人心中自然是乐见此事的发生,并且还不忘的在一旁煽风点火:“不错,以周公子的身份和地位,的确不需要遵守这些规矩,周公子,和这个人说这么多废话干什么,还不快点动手,我们两姐妹一看见这个人就心烦。”

  这一句周公子,顿时是令的这名金衣青年眉开眼笑,心中舒畅无比,并且,那柔弱而甜美的声音落入金衣青年的耳中,更是让他浑身上下都充满了一股力量。

  这不仅是星儿和蓝儿公主第一次叫他周公子,并且也是第一次用这样温柔的语气对他说话,这两位公主的突然转变,非但没有让这金衣青年感到事有蹊跷,反而让他感到无比的振奋,认为这是自己在两位公主面前展示自己强势的一个大好时机。

  金衣青年忽然脸色一板,神态间带着一股高高在上的气势,用自认为很威严,并且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废除了此人的修为之后,顺便调查调查此人身后的背景,哼,胆敢得罪两位公主殿下,此罪之大,仅仅废除你的修为还不足以偿还,还需你背后的家族付出一定的代价。”

  “倘若没有家族,只是一个无门无派的散修,那便将其余之罪,施加到你亲生父母身上,让你父母来弥补余下之过。”

  金衣青年的语气冷漠之极,一副主宰剑尘生死的架势,浑然没有注意到星儿公主和蓝儿公主两人的随身护卫,在亲眼看见有人与她们的主子争夺东西时,愣是什么话都不敢说。

  而剑尘在听到金衣青年评判他的父母时,脸色却是刹那间变得阴冷了起来。

  与此同时,跟在金衣青年身后的几人,也是来到了剑尘面前,其中两人向着剑尘擒拿而去,其余之人,则是纷纷拿出了自己的圣器,毫不留情的斩向剑尘的四肢,更有一人手持长剑笔直的刺向剑尘的丹田。

  星儿和蓝儿公主好整以暇的站在一边看着这一幕,嘴角露出一丝阴谋得逞的笑容。她们两人自然知晓剑尘的实力,同样也知道剑尘背后有一位始境强者撑腰,可她们偏偏就是要给剑尘找麻烦,不想让剑尘好过。

  面对攻向自己的这几人,剑尘看也不看一眼,他的目光紧紧的锁定了金衣青年,屈指连弹,几道剑气从他指间飞快的射了出去。

  叮叮叮

  只听一连窜刀剑交鸣之声传来,手持圣器攻击剑尘的那几人,手中的圣器在这一刻纷纷折断。

  并且,这些从剑尘指间弹射而出的剑气在击断了他们的圣器之后,余势不减分毫,继续射向了他们的身躯。

  所有对剑尘出手的人纷纷在惨叫声中踉跄后退,脸色变得苍白无比,已经身受重创,剑道规则之力在他们体内肆虐,更是让他们口中鲜血吐个不停。

  而剑尘,则是化为了一道残影,刹那之间来到了金衣青年的身边,一只手紧紧的捏住了金衣青年的脖子,冷声道:“原本我只是打算对你微做惩戒,可你千不该万不该的威胁我父母,凡是威胁我父母的人,即便是神王境强者,我也要让他付出代价。”随着话音,剑尘捏住青年脖子的那只手,突然有剑芒闪动,一道道凌厉的剑气以十分蛮横的方式进入了青年体内,直入丹田,将青年的丹田给击毁。

  金衣青年的身躯剧烈颤抖了起来,口中的鲜血更是如喷泉似得宣泄不止。可惜他的脖子被剑尘给捏住,让他无法发出任何的声音,否则的话,那惨叫声怕是早已惊天动地。

  旋即,剑尘在金衣青年的脑袋轻轻一拍,便将金衣青年如死狗一般的扔到了外面的大街上,看也不看一眼。

  而金衣青年的脑袋在剑尘那一拍之下,整个元神都险些被震散,直接陷入了昏迷当中。

  但所幸剑尘并没有杀他之心,仅仅是重创了他的元神,让他难以恢复而已。

  丹田被毁,元神也险些直接溃散,遭受了如此重击,金衣青年尽管没有殒命,但也差不多成为一个废人了。

  而做完这一切的剑尘,就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似得,继续来到虚空幻星石面前,面无表情的盯着星儿和蓝儿公主,冷漠的说道:“这虚空幻星石,我已出到三方极品神晶,两位公主还要吗?”

  星儿公主和蓝儿公主,一双美目直愣愣的盯着如一滩烂泥似得躺在大街上的金衣青年,神识扫过去,将金衣青年的伤势观察的一清二楚,这让她们心中震撼,哪里还有心思去和剑尘争夺虚空幻星石。

  最终,这虚空幻星石,被剑尘以三方极品神晶的天价买到了手中。

  不过剑尘获得了雅西莲的巨额财富,三方极品神晶尽管数额巨大,但是花起来也是一点都不心疼。

  “周楚竟然被废了,这这会不会太狠了一点,毕竟周楚身后”此刻,星儿公主和蓝儿公主皆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色有些不好看,她们两人心中都意识到,这件事情闹大了。

  她们是想给剑尘找麻烦,但是却没想到剑尘出手如此狠辣,直接就将周楚给废了,这一点,远远出乎她们两人的意料。

  玄斗皇朝的皇都发生的恶意伤人的打斗事件,这件事情自然是被飞快的传扬了开去。短短时间内,金衣青年的周围,便被众多闻讯赶来的人围的水泄不通,许多人都盯着金衣青年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这好像是乾云门的周楚周少爷,天啊,谁这么大胆子,竟然将乾云门的周少爷伤成了这个样子”

  “这乾云门可是玄道皇朝的顶尖宗派之一,皇室面对他们都要礼上三分,地位十分尊高”

  “据说周楚是乾云门一位始境老祖的后代,现在周楚被伤成了这个样子,几乎已经成为一个废人了,此事,乾云门怕是不会善罢甘休。”

  “周楚贤侄!”就在众人议论纷纷时,一道惊呼声从高空中传来,只见一名身穿白色长袍的中年男子,身上散发出一股浩瀚如海的威压从天而降,脸色难看的盯着躺在地上的周楚。

  “谁,这究竟是谁动的手?是谁将周楚贤侄伤成这个样子。”当白衣中年男子查看了周楚的伤势之后,更是怒发冲冠,暴跳如雷,身上散发出一股极其强烈的杀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