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修真小说 > 混沌剑神 > 第两千六百八十七章 平息

第两千六百八十七章 平息

  全场陷入了一片死寂,剑尘大展神威,以一击之力击溃数十名神王境死士形成的七座八绝杀阵,不仅镇住了场中数十名来自各大顶尖势力的天骄,就连剩下那一部分也准备向剑尘出手的神王境死士,也同样被剑尘的强大实力给震慑住了。

  顿时,那剩下的数百名正准备动手的神王境死士一个个都犹豫了起来,他们目光望着剑尘,一个个都充满了深深的恐惧和浓浓的忌惮之意。

  虽然他们是死士,但并不代表他们就不会有害怕、恐惧等情绪,除了仅仅只有百年寿限之外,他们与正常人一般无二。

  “你们这帮蠢货,还愣着干什么,所有人一起上,杀了他,给我杀了他,本少要让他死无全尸,把他给我碎尸万段”楚杰在数百米开外的一颗大树下艰难的爬了起来,他面容狞狰,指着属于楚家的死士嘶声力竭的大喝。

  “苍穹家族的所有人听令,全部一起上,把羊羽天给我碎尸万段”空飞鹰也发出咆哮声。

  “奇耻大辱,奇耻大辱啊,羊羽天,你胆敢这样对待我?宫氏家族所有死士听令,杀了羊羽天”宫锐则也发出撕裂般的声音,怒发冲冠。

  “羊羽天,今日谁也别想救你,天鹤家族若要救你,那今日我赵斌就先把天鹤家族给灭了”

  “从来只有我们欺负别人,谁敢欺负我们?区区一介散修竟然如此猖狂,羊羽天,今日我周之绝不会放过你们,从现在起,我玉琼派和赵氏家族,宫氏家族,苍穹家族以及楚家结成攻守同盟,谁敢阻挡我们杀羊羽天,那谁就是与我们五大家族为敌。”

  五大家族的天骄纷纷怒发冲冠,身上更是杀意滔天,将恶毒的眼神望着剑尘,那目光,简直是恨不得将剑尘千刀万剐。

  众目睽睽之下遭受如此大辱,这让从小就在顶尖家族中成长,身份地位无比高贵的这五大天骄是如何能够忍受,倘若将羞辱他们的人换成是金宏,他们心中倒还好受一点,因为金宏无论是实力还是背景都要远远的强过他们,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

  可剑尘区区一介散修,那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因为在他们这些天骄眼中,从心底就有些看不起散修,哪怕是稍微有些实力的散修,在他们眼中也是一不值,以他们的身份和地位,只需一句话便可请动始境强者出手,轻轻松松的捏死那些散修。

  “我已经手下留情,你们几人倘若再冥顽不灵,那就休怪我下杀手了。”剑尘目光一寒,甩手就是一柄长剑出现在手中,吞吐出凌厉剑芒。

  这柄长剑是极品圣器的品阶,是他专程为进入陨兽界而准备的。

  “快看,羊羽天已经拿出圣器了”

  “交战了这么久,羊羽天都从未动用过任何圣兵,都是赤手作战,我原本还以为他没有趁手的圣器呢,没想到他一直藏着,到现在才亮了出来”

  “那柄剑,怕是已经达到极品圣器的巅峰层次了吧,仅次于神器了,或者已经可以称之为半神器了”

  “竟然还隐藏了一件堪比半神器的极品圣器,先前出手,这羊羽天居然还没有展现出全部的实力”

  “这羊羽天也太厉害了吧,真不知道他一个散修,为何能成长到如此惊人的地步,将我们这些来自顶尖大家族的天之骄子都给比下去了”

  围观的那数十名天骄脸色纷纷一变,不少人目光汇集在剑尘手中的长剑上,眼中的忌惮之色更浓了。

  鹤芊芊则是处于呆傻之中,久久无法回过神来,剑尘以一击之力击溃数十名神王的阵法,给她心灵上带来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

  因为即便是她,也没有能力做到这一点。

  剑尘此时此刻展露出的实力,已经完完全全的超越了她。

  “所有人都给我上,分出一部分人拖住羊羽天,余下的人全部结成大阵,给我杀了他”另一边,五大天骄齐齐下令,他们杀剑尘之心无比坚决,完全没有将剑尘的威胁当回事。

  这一次,隶属于这五大势力的所有神王境死士全部都行动了起来,数量也不是之前的数十人,而是足足数千人之多。

  数千名神王境死士压下心中对剑尘的恐惧和忌惮,立即分成了两部分,其中一部分人准备直接与剑尘正面厮杀,拖住剑尘,另外一部分人则在后方开始组成大阵。

  这个大阵,每一座都是数百名神王形成,威力之强已经完全超越了神境界的范围了。

  “全部住手,此事到此为止,谁若出手,杀无赦!”就在这时,一道大喝传来,声音宛若惊雷,震的不少人双耳失聪,大地都都在微微震颤,又仿佛是一只远古神狼的咆哮,带着震慑魂魄之力,令即将动手的数千名神王境死士元神都是一阵猛烈晃动,大脑竟然出现了一刹那的空白。

  只见金宏从人群中站了出来,他身上没有散发出惊人的气势,一如以前的那般低调平凡,以凡人的步伐缓缓走出,直逼那数千名神王境死士。

  尽管他身上没有散发出任何的威严,但他的出现,却让数千名神王境死士都有一种犹如面临一座巍峨巨山的错觉,使得他们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缓缓后退。

  见金宏出面,遭受过剑尘羞辱的楚杰,赵斌,空飞鹰,宫锐则和周之五人脸色纷纷变得难看了起来,一股强烈的怨念挤压在心中,令的他们五人的脸都变得有些扭曲。

  “金宏公子,你这是要干预我们五大家族的事吗?我们五大家族之前就已经宣告过,任何想要救羊羽天的人,都是和我们五大家族为敌。”周之阴沉说道。

  金宏神色平静,道:“这是两界山,不是在外面,小打小闹倒还罢了,一旦有大规模冲突,那我金宏就必须要阻止,否则动静过大,引出了大规模的噬生兽,那后果将不堪设想,不要因为你们五大家族的私人恩怨而害了我们大家。”

  金宏一副刚正不阿的姿态,一番话完全是以大局着想,不偏袒任何人。

  “至于与你们五大家族为敌?”金宏的目光缓缓的从周之、楚杰五人身上扫过,那平凡无奇的目光逐渐变得冷漠了起来:“你们还代表不了你们背后的家族,你们五人,又有什么资格成为我金宏的敌人?”

  “金宏,你”楚杰几人一阵气结,满脸愤怒的盯着金宏,无话可说。

  “行了,你们所有人都散去,各安其位,等出了两界山,你们的私人恩怨我金宏不会干预,但在两界山中,一切都得以大局为重,否则,就别怪我金宏不留情面了。”金宏以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直接喝散了五大家族的神王境死士。

  最终,一场风波以金宏的出面宣告结束,在这支队伍中,金宏显然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无人能及,没有几个人敢当着面跟金宏叫板。

  “羊羽天,你先前所言这里的浓雾有古怪,能否说的更加具体一些。”随后,金宏来到剑尘面前,神色郑重的问道,而心中则是暗暗好奇:“我的血脉竟然又躁动了起来,这羊羽天身上究竟有什么东西,为何当我靠近他时,能连连引动我体内的血脉之力?并且,从血脉之力中隐隐传递出的兴奋和渴望的情绪来看,那件东西对我一定有非常巨大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