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修真小说 > 永恒圣王 > 第224章 一丝生机
  就在血袍青年陨落的瞬间,距离此地十几万里的黑鸦山,突然迸发出一股极为恐怖的气息,仿佛末世降临。

  黑鸦山的每一个生灵吓得噤若寒蝉,趴伏在地上一动不动。

  “谁!”

  “究竟是谁!”

  “敢动杀我的弟子!”

  黑鸦山的深处,一座巨大的宫殿之中,传出一道低沉阴森的吼声,蕴藏着无尽的杀意和怒火。

  “我要将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轰!

  伴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整座宫殿都在剧烈摇晃,周围的血雾越发浓郁,几乎化为实质。

  整座宫殿仿佛在血海之中漂浮着,若隐若现。

  一道身影从宫殿中冲了出来,突然张口,用力一吸!

  哗啦啦!

  血海涌动,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源源不断的海水涌入身影张开的口中。

  转眼间,周围的血海消失不见。

  一位中年男子踏空而立,黑色长发披肩,脸颊消瘦,穿着暗红色的长袍,双眼呈幽绿色,闪烁着诡异的光芒。

  “嘎嘎!”

  黑鸦山中,突然响起一阵难听刺耳的叫声。

  最初,这叫声还远在天际,但转眼间,便已经来到近前。

  一只遍体漆黑,双眼血红的巨大乌鸦闪动着双翼,划过黑鸦山的上空,疾驰而来。

  这是黑鸦山众多血眼乌鸦中的王。

  血鸦王!

  血鸦宫宫主最初来到黑鸦山,最先收服的,就是这只乌鸦。

  跟随血鸦宫宫主,这只乌鸦得到了不小的好处,如今的修为,已经相当于元婴境的巅峰!

  “主人!”

  血鸦王来到宫殿的上空,突然下降,摇身一变,落在地上的时候,已经化成一个黑袍修士,跪在地上,神色恭敬。

  “走,随我出去转一圈。”

  血鸦宫宫主目光冰冷,寒声说道:“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谁敢动我的弟子!我要他血债血偿!”

  ……

  东陵谷。

  血袍青年身陨,倒在血泊中。

  三个回合的时间,不过数息,时间太短了。

  前来支援的两位金丹真人还未赶到,鞭长莫及,根本救不了血袍青年!

  看到这一幕,两位金丹真人都傻了。

  两人似乎想到了什么恐怖的事,脸色骤然变得无比苍白,极为难看,身体隐隐颤抖着。

  血袍青年是血鸦宫宫主唯一的真传弟子。

  他们护着血袍青年赶到东陵谷,如今,血袍青年却惨死于此,血鸦宫宫主一怒之下,很有可能第一个拿他们开刀!

  他们唯一活命的机会,就在不远处那个青衫修士的身上。

  只有生擒此人,将其押送到血鸦宫宫主的身前,他们才有活命的希望。

  唰!唰!

  两人眼眶都红了,满脸杀气,丹田中的灵力疯狂运转,速度催动到极限,朝着苏子墨所在的方向全力疾驰。

  另一边,苏子墨三招毙掉血袍青年,几乎耗尽了仅剩不多的体力,大口大口喘息着。

  这三招,无论是衔接、力量、还是出手的时机,都已经是他能发挥出的极限。

  正面交手中,单打独斗,强行斩杀一位四脉筑基。

  这样的战绩,就算苏子墨处在巅峰状态,也未必能做到。

  若非他炼脏篇小成,爆发出强盛的气血之力,再加上血袍青年露怯,气势大弱,此战胜负难料。

  苏子墨斩杀掉血袍青年,回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两位金丹真人,眼中闪过一抹嘲弄。

  咻!

  苏子墨袖袍抖动,极品飞剑弹射而出。

  刺啦!

  利用飞剑,苏子墨先是切开俞飞的胸膛,取出里面的妖兽内丹。

  随后,剑身疾驰,又一剑切下血袍青年的头颅,将他的储物袋收起来。

  “此人已死,头颅就在我这,想要就来拿吧,哈哈哈哈!”

  苏子墨手中攥着血袍青年的头颅,仰天大笑,狂态尽显,声音洪亮,传遍四方。

  由于苏子墨站的位置较远,已经接近东陵谷的边缘。

  再加上他三招就将血袍青年杀了,速度太快,除了正在赶来的两位金丹真人,旁人都没注意到。

  而如今,苏子墨的声音在东陵谷不断的回荡,众人听得清清楚楚。

  双方修士的交手,有了一瞬间的停顿。

  无论是血鸦宫的修士,还是缥缈峰弟子,无论修为高低,都下意识的朝苏子墨的方向瞥了一眼。

  紧接着,众人神色大变!

  只不过,缥缈峰弟子流露出的是喜色。

  而血鸦宫众人却如丧考妣,脸色煞白。

  “给我生擒此人,绝不能让他逃了!”

  彭越怒吼一声。

  原本围杀文轩和于长老的血鸦宫金丹真人,还剩下八位。

  如今听到彭越的吼声,又有两位金丹真人脱离战场,朝着苏子墨所在的方向飞奔而去,势若奔雷。

  “噗噗噗!”

  文轩压力骤减,趁着对方一位金丹真人失神,异象之力迸发。

  众多细长的雨滴落在此人的身上,瞬间将此人的身躯打出无数个血洞,千疮百孔。

  此人眼神黯淡,从半空中载落。

  彭越咬了咬牙,原本打算亲自前去将苏子墨抓来,如今却只好留在原地。

  彭越吞下一大口丹药,疯狂的运转灵力,发动狂风暴雨的攻势,想要尽快将文轩和于长老两人斩杀于此。

  天空中,众多血眼乌鸦原本在围攻仅存的四十几位缥缈峰弟子,而如今,血眼乌鸦全部朝着苏子墨杀去,双眼猩红。

  血鸦宫数百位筑基修士,也转移走一大半的人数。

  如此一来,缥缈峰众人压力突然减小了许多。

  众人突然看到了一丝生机,一线光明!

  因为血袍青年的陨落,整个局势发生了些许的微妙变化。

  战场乱成一团。

  不管怎样,秦雨和纪成天都是缥缈峰的传承弟子,一个是五脉筑基,一个是四脉筑基,实力强大。

  只要能趁此机会,杀出东陵谷,传讯给宗门,他们这些人就有活下去的希望!

  另一边,有四位金丹真人已经冲向了苏子墨!

  天空中的血眼乌鸦,全部围杀过去,地面上的大半筑基修士也杀了过去。

  这样的浩荡大军,几乎形成了一股惊涛骇浪,汹涌而至!

  在这浪潮面前,苏子墨显得无比渺小,几乎要被密密麻麻的人群和漫天盖地的血眼乌鸦淹没。

  他的结局,可想而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