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修真小说 > 永恒圣王 > 第1119章 龙苍
  周围一片静寂。

  直到过了半响,龙群中才传来一片哗然!

  越来越多的龙族,聚集于此。

  后来的龙族根本不清楚,这里发生了什么。

  而最初就在这的龙族,也是神色茫然,不明白两人之前还是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打了起来。

  而且,一出手就发动了元神秘术!

  至于这位巫族少主的下场更惨,竟被他们的少主,一招灭杀,身陨道消!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

  原本前来迎接巫戾的群龙,还没有走远。

  感受到这边的动静,连忙折返,却发现,刚才还是活生生的一个人,这会儿已经沦为一具死尸!

  “怎么回事!”

  一头法相境苍龙震怒,瞪着双眼,威严凌厉,冲着苏子墨低吼一声。

  苏子墨耸耸肩,淡然道:“我好心邀请他,谁知道他发什么疯,突然对我发动元神秘术。”

  “他杀我,我杀他,就这么简单。”

  苏子墨双手一摊,看上去很是无辜。

  太荒唐了!

  这位法相境苍龙根本不相信!

  这位巫族少主刚才还是好好的,怎么就突然发疯,对苏子墨发动元神秘术?

  “龙烛,你虽然是烛龙少主,但也不能胡乱杀人!”

  这头法相境苍龙冷冷的说道:“你说的这个理由,谁会相信?”

  “当时有不少龙族在场,你若不信,可以问问其他龙族。”

  苏子墨神色淡定。

  “确实是这个巫族少主先动手的。”

  “是啊,不知道他发什么疯,突然对少主动手,还是发动了元神秘术。”

  “要我说,死了也是活该。在栖息地发动元神秘术,就算是咱们龙族间厮杀,也不允许,罪无可恕!”

  一些龙族纷纷说道。

  这头法相境苍龙环顾四周,发现没有一个龙族的神色有异。

  如果一位龙族可能作假,这么多龙族在场,不可能都帮着苏子墨!

  难道说,这位巫族少主真是抽风了,胆子大到敢跑到龙族来杀人?

  这位法相境苍龙脑袋一片混乱。

  他知道,这件事没这么简单。

  但他又想不出个所以来,只能恨恨的说道:“龙烛,你在这等着!镇杀巫族少主,等于闯下滔天大祸,这件事没那么容易完!”

  这位法相境苍龙刚要起身离去,就见到不远处的天空中,正有一群龙族行来。

  为首的龙族身着青蓝色的甲胄,五官俊美,身形高大,龙行虎步之间,气度不凡,走在最前方。

  没有任何龙族,可与其并肩!

  群龙簇拥着此人,就像是众星拱月!

  这位龙族倏一现身,顿时吸引了所有龙族的目光。

  苏子墨仰头望去,目光微凝。

  龙苍!

  不必旁人介绍,他也能猜出来,这个龙族就是苍龙族少主,天龙榜第一,唯一的五爪神龙——龙苍!

  龙苍的身上,有一种独特的气息。

  在这种气息的环绕之下,使得他的身上,凝聚出一种独特的气场。

  在这种气场之中,群龙不自觉的都要低下一头!

  五爪神龙!

  龙族中的王者!

  这是血脉上的压制!

  只是,这种压制只能针对其他龙族,对苏子墨却没什么效果。

  “少主,你来了。”

  方才的那头法相境苍龙连忙迎了上去,拱手行礼。

  龙苍点了点头,目光转动,落在巫戾的尸体上,面无表情。

  这头苍龙心中一沉,连忙将方才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叙述一遍,顺便还将苏子墨痛斥一番!

  龙苍默然不语,只是静静的站着原地,神色不变,旁人根本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原本的喧嚣声,议论声,很快就平静下来。

  周围鸦雀无声!

  群龙屏气凝神,神色敬畏。

  似乎龙苍不说话,他们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群龙生怕惊扰到这位苍龙少主,惹来五爪神龙的怒火!

  这就是威严!

  纵然一语未发,就足以震慑全场!

  全场之中,唯一神色如常的,就只剩下苏子墨。

  龙苍身上的什么压力、气场,他完全感受不到。

  修炼大荒妖王秘典,虽然他的血脉不纯,却也不弱于龙苍!

  “死了。”

  龙苍突然笑了一下,看不出喜怒。

  笑也分很多种。

  有的人,是真的想笑。

  而有的人,在笑的时候,却是想着杀人!

  群龙不知道,在这样的情形下,龙苍笑出来究竟是什么含义。

  群龙咽了下口水,依旧没有人说话。

  就在此时,一道道强大的威压降临下来!

  这一会儿,巫族少主身陨之时,已经惊动了五脉龙族的长老!

  五位长老降临在此地上空,望着巫戾的尸体,大皱眉头。

  烛龙族这边,依然是四长老露面,主持这些事宜。

  而虬龙族出面的长老,却是一位旧识,名为龙钟。

  当初,苏子墨在龙血战场上打败龙杨之后,这位虬龙族长老就跳了出来,想要图谋荒芜和逆鳞两种秘法!

  只不过,被烛龙族四长老挡了回去。

  这一会儿的功夫,早就有人将此地发生的事,讲述一遍。

  五位长老神色各异。

  龙钟老脸难看,盯着苏子墨,大喝一声:“龙烛,你好大的胆!还不给我跪下!”

  两人之间,早有嫌隙。

  虽然这位是虬龙族长老,但苏子墨对他,却没什么好印象。

  “我为何要跪?”

  苏子墨看了龙钟一眼,反问道。

  龙钟神色凌厉,指着巫戾的尸体,寒声道:“你明明知道他的身份,还敢下此杀手!你居心何在,难道是想挑拨巫族和龙族间的战争!”

  这一顶大帽子扣下来,着实厉害。

  群龙脸色一变。

  不少与苏子墨有些交情的龙族,都在暗暗为他担心。

  “若是挑拨,也是他挑拨在先,与我何干?”

  苏子墨倒是镇定如常,冷笑一声,道:“长老的意思,就许他出手杀我,不许我还手?”

  “我没说……”

  “这里是龙骸之谷!”

  虬龙族长老刚刚说了三个字,就被苏子墨打断。

  “一个异族跑到龙骸之谷,对一位龙族少主发动元神秘术,想要致我于死地,龙钟长老居然责怪我还手?”

  “长老的意思,我龙族就该被巫族杀?我龙族少主的命,就比巫族少主的命贱?”

  “我倒是想要问问,龙钟长老,你究竟是巫族,还是龙族!”

  这一连串质问,完全就是奔着诛心去的!

  简直比龙钟方才扣下来的帽子,还要大,还要沉!

  龙钟脸色涨得通红,一时语塞,眼中涌动着怒火杀机,气得浑身颤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