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 王国血脉 > 第486章 长得好看
  “兴奋?”

  诺布缓缓推开试图阻止他的戈麦斯。

  “别误会了。”

  “如非必要,我们也不愿意跟你这冷漠自私,异于常人的冷血娘娘腔打交道。”

  传说之翼微翘嘴角。

  而诺布却冷哼一声:

  “反正,你把刃牙营地搞得乌烟瘴气人人自危,把不管是中央还是西荒的官员贵族都得罪了个遍,把我们的工作闹得一塌糊涂不得安宁,把荒漠里的部族平衡搅成一团浆糊也不是第一天了。”

  传说之翼静静听着,一动不动。

  泰尔斯的目光不断地在诺布和传说之翼之间来回,感觉他们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

  诺布顿了一下,缓缓指向冒烟的刃牙营地,再指向钎子的尸体。

  “可是这一次?”

  “这次不同。”

  诺布的声音低沉下来:

  “你知道钎子的价值有多大吗,知道他关系到多少事情吗?”

  “你知道汉森勋爵有多重视这件事,知道这件任务对我们意味着什么吗?”

  “你知道这是连陛下都亲自过问,让秘科务必尽力而为的王国大案吗?”

  诺布猛地回头,直视传说之翼:

  “你知道我们付出了多少,才在这无人记起的西荒,迎来这个机会吗?”

  传说之翼微微眯眼。

  “十八年。”

  说到这里,诺布像是想起了什么,他沉默了一瞬,呼吸加速。

  “跟你那用血染出来的爵位不同,威廉姆斯。”

  “我和我的人,我们因为血色之年里的一次失误,而被勋爵惩罚,贬职降级,流放到西荒”

  “从此守着这片犄角旮旯、鸟不拉屎的边荒破地,跟无数的人渣罪犯打交道”

  他眼神复杂,神情恍惚:

  “足足十八年了。”

  泰尔斯目色一动。

  罗曼依旧姿态优雅,不为所动。

  身后的戈麦斯长声叹息:

  “诺布”

  但诺布根本不理会他,只是盯着满脸冷漠的传说之翼:

  “十八年了,浑浑噩噩,昏昏沉沉,不见前途,不见希望,丝毫没有出头之日,只能日复一日地看着手下风华正茂的小子们垂头丧气,慢慢老去,你明白这是一种怎样的折磨吗?”

  泰尔斯听着他的话,心中一动。

  浑浑噩噩,昏昏沉沉。

  不见前途,不见希望。

  迪恩、杜罗、王室卫队、灾祸之剑,甚至那个兽人战酋

  而现在

  是秘科的诺布。

  似乎这片土地让每一个人都找到了理由,不甘沉寂,铤而走险。

  刃牙营地,西荒,大荒漠。

  这究竟是片怎样的地方呢。

  诺布指向远处冒烟的营地,又看向泰尔斯:

  “终于,十八年后,好不容易王子要经此归国,西荒要再次洗牌,陛下要借机成事”

  他深吸一口气,似乎在极力压抑自己:

  “我们这群被遗忘者,才被再次想起。”

  “我才再次有了条件和理由,向勋爵求来这样一个翻身之机:挖出钎子,挖出诡影之盾,挖出腾和他的走狗们。”

  诺布望向那具无头的死尸:

  “你知道,作为我们十几年来唯一的希望,这次的行动对于远离王国中心,对于远离勋爵和陛下的视线,默默无闻无人问津的我们,有多重要吗?”

  诺布的脸色青红一片,他指着钎子的尸体,似乎找不到其他合适的词儿:

  “十八年了,而你就这么,这么把他处理了?”

  “把我们十八年来唯一的翻身机会处理了?”

  诺布咬牙道:

  “这不能接受。”

  但罗曼只是侧眼瞥着诺布,似乎饶有兴趣。

  “所以呢?”

  诺布向前一步:

  “所以把他们追回来,威廉姆斯。”

  诺布死死盯着远处越来越远的人影:

  “把那些放走的人无论是灾祸之剑还是别的什么人追回来,我们也许还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挽救这次失败。”

  “立下功劳,扭转局势。”

  “扭转我们的未来。”

  泰尔斯心中一沉:诺布似乎下定了决心,要追回那些逃跑的人。

  “否则呢?”

  传说之翼冷笑道。

  诺布双目通红,胸膛起伏。

  “否则,传说之翼。”

  他看着罗曼,语气越发阴狠:

  “别忘了,你的一切,你的爵位,你的军队,你的领地,你一切的一切,都是陛下和王国赐予你的。”

  传说之翼微微蹙眉。

  诺布身后的戈麦斯眼眸一张!

  只听诺布冷冷道:

  “你手下的王室常备军,那所谓纵横荒漠的星尘卫队,它们的补给,装备、战马、军资、人员,包括所驻扎的刃牙营地,全都是陛下的。”

  “而他随时能收回来,让你变回那个一无所有,一文不值的西荒小杂兵。”

  预感到了什么的泰尔斯突觉不妥:

  糟糕,他这是在

  但他已经来不及做什么了,只见诺布咬牙切齿,字字铿锵:

  “而你知道,这怎么才能实现吗?”

  那一瞬,传说之翼的眼神为之一变!

  “诺布!”

  戈麦斯打断了上司,深吸一口气,准备全力拦住他:

  “诺布,够了,我们先回”

  但传说之翼再度发话了:

  “我说了,让他讲。”

  罗曼冷冷地盯着戈麦斯,目光里蕴藏的意味吓得后者一僵:

  “有哪个词儿你听不懂吗?”

  他的这句话仿佛点燃了油桶。

  只见诺布眼神一冷,猛地甩开戈麦斯的手:

  “违抗王令,破坏要务,里通外敌,包庇罪恶,私纵要犯,养寇自重,上下其手,同流合污,谋害同僚,私开白骨之牢,谋害王国血脉,危及星辰利益”

  诺布娓娓道来,让泰尔斯心中叫糟。

  “这就是你今天所做的。”

  他异常的举动惊动了外围的骑兵和秘科众人,他们纷纷投来惊疑的目光。

  但传说之翼没有打断他。

  他麾下的骑兵们也继续维持着对峙的态势。

  诺布冷笑一声:

  “至于十八年来,你和你手下的人渣们做出的那些烂事儿:勒索、受贿、酷刑、虐待、劫掠、滥杀,圈地自肥、中饱私囊,甚至在战场上下黑手,谋害贵族同侪”

  诺布死死瞪着传说之翼,每说一个词,戈麦斯的脸色就是一变:

  “我们也早就厌烦了替你擦屁股。”

  什么?

  这些罪名

  泰尔斯越听越是心惊。

  只听诺布冷冰冰地道:

  “十八年,我们收集的每一项证据,每一个罪名,都足够让复兴宫对刃牙男爵震怒不已,让西荒那些恨你久矣的贵族们欣喜若狂,让王国上下对你鄙夷唾弃,让威名赫赫的你身败名裂”

  “而以上全部,我们会连同你这几年来所有的污糟事儿,原原本本,一字不漏,如实回报给御前会议,给陛下和汉森勋爵。”

  诺布的眼里流露出一丝疯狂:

  “直到承受多方压力的他不得不决定:剥夺你的一切。”

  “从爵位到军队。”

  “从领地到名声。”

  传说之翼的表情变得很难看。

  同样表情难看的还有泰尔斯。

  不妙。

  诺布做的事情,跟刚刚的自己别无二致。

  如果自己都能做到,那诺布

  那这个小白脸

  泰尔斯脸色苍白地看着罗曼,看着对方的俊脸阴晴不定。

  “现在,男爵大人。”

  诺布深吸一口气,音调下沉,仿佛一瞬之间把怒意放回胸膛:

  “我们或者一起弥补这一切。”

  诺布死死瞪着传说之翼,像是要从他的俊脸上挖出一块肉来。

  “或者一起同归于尽:你丢掉爵位,我丢掉前途,我们一起烂在刃牙营地,烂在这个吃人不见骨的无底深渊。”

  他低低地道:

  “时间有限,选择在你。”

  话音落下,场面恢复了宁静。

  但在场者们的内心却远远谈不上宁静。

  该死。

  这是心乱如麻的泰尔斯唯一的想法。

  时间过去了几秒,但泰尔斯却觉得像是很久很久。

  “诺布先生,威廉姆斯男爵,事实上,我现在很累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他装出一副不耐烦的模样,寻思着怎么处理这个局面。

  但是在他说完话之前,传说之翼再次打断了他。

  “奇了怪了。”

  罗曼轻声开口,意有所指:

  “为什么今天的所有人都以为。”

  “自己有资格威胁我呢?”

  泰尔斯表情一变。

  只见传说之翼缓步上前:

  “秘科的,你见过莫拉特吧。”

  诺布眯起眼睛。

  泰尔斯也微微奇怪:

  莫拉特?

  他的脑海里浮现出黑先知的身形。

  关他什么事?

  传说之翼轻笑道:

  “你知道,那个黑袍牢头,为什么一直拄着拐杖吗?”

  诺布皱起眉头。

  “因为曾经,他也对我说过类似的话。”

  类似的话?

  传说之翼的声音很微弱,很平静,甚至不比风声大。

  但在泰尔斯和诺布反应过来之前,传说之翼手上就是白光一闪!

  下一秒,随着一声闷响,诺布重重地摔倒在地!

  “额”

  随之而来的,是他痛苦的闷哼。

  反应过来的戈麦斯下意识就要拔刀,但不知何时长枪在手的罗曼只是甩出一道白影,戈麦斯就重重地飞了出去!

  泰尔斯大吃一惊!

  “而我!”

  传说之翼的声音陡然高亢!

  “我那时就像现在这样”

  他双目如冰,冷冷走向着地上呻吟着的诺布。

  下一刻,在所有人的眼前,传说之翼毫不犹豫地抬起腿。

  罗曼清冷地结束自己的话:

  “打断了他的腿。”

  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

  “啊啊”

  诺布抱着他的右腿,惨叫出声!

  周围的人们看见了这一幕,秘科的众人下意识地就要冲来!

  “大人!”

  但罗曼的属下们同样反应迅速,他们兵刃出鞘,弓弦紧绷,生生逼住秘科的人们。

  惊呆了的泰尔斯看着这惊人的一幕,完全想不通。

  为什么他

  诺布的惨叫变成呻吟。

  他在地上爬行着,尽量远离罗曼,痛苦的呻吟持续传来。

  传说之翼冷哼一声,似乎仍未尽兴的他甩了甩手上的白色长枪,向诺布走去。

  “罗曼,不!”

  反应过来的泰尔斯连忙开口:

  “太多人看着了!”

  传说之翼的脚步一滞,他猛地回头!

  双目直视泰尔斯。

  里头的冰冷警告,让王子剩下的话卡死在嘴里。

  传说之翼冷哼一声

  他回头走向地上的诺布,手上的白色长枪却缓缓收紧,变回短枪。

  “现在,秘科的。”

  传说之翼长臂一伸,扯起诺布的衣领!

  “我要你们原原本本,一字不漏,把我今天说过的所有话,做过的所有事,包括你这条断腿,都他妈的如实回报给莫拉特那个婊子养的老杂毛!”

  “如实回报给至高王座上那个姓着璨星、戴着王冠的狗杂种国王!”

  泰尔斯听得一惊!

  老杂毛,狗杂种

  他刚刚说的是

  罗曼的语气简直要冻掉周围的沙子:

  “没错,我不仅杀了你们的目标,放走了你们的嫌犯。”

  “我还危及了你们的利益,破坏了你们的计划。”

  传说之翼猛地回头,短枪直指泰尔斯!

  让王子吓了一跳。

  “我甚至还打伤了你们派来监视我的人,还威胁过要宰掉王国的继承人。”

  传说之翼眼神可怕:

  “而我不在乎你们怎么想。”

  我不在乎你们怎么想。

  泰尔斯惊呆了。

  诺布紧紧咬牙,似乎明白了局势。

  传说之翼扯紧诺布,一字一句地道:

  “因为这他妈是我,的,刃,牙,营,地!”

  传说之翼松开诺布,回头把爬起来的戈麦斯抽回地面!

  “而我一如既往地,看他们不顺眼!”

  罗曼嘶吼着,仿佛怒火中烧。

  周围的秘科众人又是一阵骚动!

  直到某个骑兵狠狠一鞭,把其中一人抽回队伍。

  传说之翼缓缓站起身来,看着地上嘶声忍痛和痛苦咳血的诺布与戈麦斯:

  “下一次,他们再派你这样的白痴,像个无知的小屁孩一样,自以为是地拿国王和秘科,拿我的刃牙营地来威胁我”

  无知的小屁孩

  拿刃牙营地来威胁

  泰尔斯只觉得后背一凉。

  “下一次,如果他们再想拿我的领地去玩什么平衡权力的政治游戏”

  传说之翼眼神一寒:

  “就等着我去复兴宫找他们吧。”

  说到这里,罗曼突然回头看了一眼泰尔斯。

  少年又是一阵心悸,禁不住后退一步。

  “而如果他们不爽,如果他们有种”

  传说之翼满脸杀意:

  “就来摘了我的爵位,收回我的军队,拿走我的领地”

  “带着那张狗屁璨星的狗屁手令”

  “来宰了我!”

  传说之翼嘶吼道。

  狗屁璨星的

  泰尔斯下意识地咽了一下喉咙。

  该死。

  他呆呆地看着杀意勃发的传说之翼:

  他

  真的是

  王室直属的封臣吗?

  罗曼回过头,盯着地上喘息的诺布:

  “凯瑟尔和莫拉特,如果他们没种,如果他们不敢。”

  这一刻的罗曼压迫感十足,他的每一个字都仿佛是用刀刃从空气里割出来的:

  “就让他们给我好好地憋着,夹紧尾巴和卵蛋”

  “继续躲在王座和帷幕后面”

  “乖乖当他们婊子养的懦夫!”

  泰尔斯无比震惊,他看着杀气腾腾的罗曼,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

  他对铁腕王的态度

  自己刚刚

  是怎么成功“说服”罗曼的?

  诺布喘息着,忍痛按住再次要爬起来的戈麦斯。

  他瞪着眼睛,似乎也难以置信。

  “听好了,秘科。”

  传说之翼冷哼着,把白色长枪插回背后。

  “如果你传漏了哪怕一个字。”

  “一,个,字。”

  罗曼的语气不再寒冷,内容却依旧锋利:

  “我就亲自去王都,把莫拉特剩下的那条腿”

  “一起打断。”

  说完,他不等地上的人回应,就转身面对他的下属们:

  “全军整装!”

  “准备离开!”

  在数百骑兵仿佛排山倒海的回应声中,传说之翼踏鞍上马,怒吼着下令:

  “这些人的马匹,现在是我们的了感谢王国秘科对我们的支援!”

  诺布和戈麦斯表情再变。

  在秘科众人的惊慌表情中,骑兵们毫不犹豫地奔驰上前,粗鲁地夺走他们的坐骑。

  途中放倒了好几个想要反抗的人。

  泰尔斯瞪着眼睛,心情复杂地看着骑在马上,环绕一圈,对属下发号施令的罗曼。

  “抱歉,”少年缓缓靠近,对一身狼狈的诺布露出一个友善的笑容:

  “男爵今天大概是”

  “心情不好。”

  说到这里,泰尔斯又是心情一沉。

  诺布痛苦地喘息了一声,用力倚住戈麦斯的肩膀。

  “多谢出言,殿下。”

  “只是抱歉让您看到这一幕,”诺布竭力忍痛,远远盯着传说之翼:

  “纵在国内,王室的统治也非一帆风顺。”

  泰尔斯勉力笑了笑。

  但他还不等回应,身后就传来急急的马蹄声!

  诺布面色一变:

  “殿下”

  泰尔斯下意识地回头,只看到眼前白光一闪!

  下一秒,王子就已经双腿离地!

  消失在诺布与戈麦斯面前。

  诺布看着远去的王子,若有所思。

  不知何时,所有的骑兵都动了起来,马蹄滚滚。

  戈麦斯吃惊地看着掠去的马匹,回过头来。

  “你知道威廉姆斯的脾气,诺布,”微胖的男人扶住诺布,颇有些气急败坏:

  “为什么还要当着他的面这么做?”

  “为什么?”

  正皱眉检查自己腿伤的诺布轻哼一声。

  “因为”

  诺布痛嘶了一声:

  “因为我不是当着他的面。”

  戈麦斯一愣:

  “什么?”

  “那还当着谁的”

  诺布没有回答他,只是眯眼看着渐渐消失在视线里的泰尔斯:

  “你能感觉到吗,戈麦斯?”

  他抬起头,望向天空。

  “风向变了。”

  戈麦斯看着一如既往的荒漠,莫名其妙。

  风向?

  在戈麦斯的一头雾水前,诺布的眼里闪现精光:

  “我们离开这里,回到王都的机会。”

  “真正到来了。”

  远处,泰尔斯愣愣地感受着屁股底下一阵阵的震颤。

  刚刚,惊诧莫名的他险些就要呼唤狱河之罪,直到他发现

  自己的视线离开了地面,而两侧的景象不住后退。

  他在马匹上?

  而自己抱着的

  “这是”泰尔斯抬起头。

  “别动!抱紧了!”

  这一次,听见他的声音,泰尔斯下意识地后退!

  但他却被疾驰的白马颠了一下,险些松手。

  但另一只手从旁而来,把他扶住。

  风声中,一手持缰的传说之翼在他头顶大声道:

  “你抖什么?不会骑马吗?”

  泰尔斯一僵。

  他突然发现,自己以一个很不舒服的姿势侧坐在白马上,坐在

  传说之翼的怀里。

  还抱着他的腰。

  好

  尴尬。

  泰尔斯想起传说之翼刚刚的表现,勉力稳住身形,挤出微笑:

  “没我只是那个,我自己也能骑马的”

  罗曼不等他回答:

  “我尽量平稳一些!”

  下一刻,罗曼微收缰绳,另一只手在白马的脖颈上轻拍几下,发出几声泰尔斯听不懂的呼哨,白马就很神奇地缓下了速度,平稳起来。

  泰尔斯只得干笑一声,低下头,装作对传说之翼的衣饰很感兴趣。

  天呐。

  他跟

  跟一个刚刚扬言要杀到复兴宫的家伙

  共乘一骑?

  所以

  泰尔斯看见,他们的前方和两侧全是奔驰的无数骑兵,把他们两人一骑拱卫在中间,踏起烟尘滚滚。

  这让他更感尴尬。

  只能想些别的事情。

  很奇怪,传说之翼虽然看上去杀气腾腾甚至才杀过人,但他衣袍轻甲下的身材却有些单薄。

  而且他怀里的气味还

  很好闻?

  队伍突然一个转向。

  感受着无尽的颠簸和止不住的酸痛,面对扑面而来的烟尘,泰尔斯不得不伸手捂住口鼻。

  正在此时,眼前却伸来一只手。

  “面巾,”马蹄滚滚中,罗曼大声道:

  “防尘。”

  泰尔斯愣了一下,这才接过罗曼手里的面巾,发现罗曼同样蒙住了脸。

  但他的一双琥珀眸子依旧有神。

  泰尔斯叹息着绑上面巾。

  面巾后的泰尔斯深吸一口气,感觉好了不少:

  “你不怕威胁。”

  “你不怕秘科,也不怕国王。”

  身后的传说之翼微微一动。

  白马一个颠簸,泰尔斯顾不上尴尬,紧紧搂住罗曼的腰保持平衡。

  但他依旧问道:

  “那你刚刚为什么会答应我的条件?”

  罗曼没有回答。

  正在泰尔斯以为对话失败的时候。

  “也许因为”

  马上的罗曼冷哼一声,低下头,直视泰尔斯。

  他琥珀色的眼里露出复杂的神色。

  罗曼伸出手,把泰尔斯脸上的面巾扯正了一些:

  “你长得比较好看?”

  泰尔斯愣住了。

  一秒后,觉得好生尴尬的泰尔斯不自然地歪下头,努力把脸藏在对方的怀里。

  还好

  面巾把他的脸色藏得很好。

  屁股下的坐骑又是一阵大颠簸,吓得泰尔斯搂得更紧了一些。

  “我们要去哪儿?”

  这一次,罗曼没有回答他。

  相反,传说之翼直起腰,抽出身后的白色长枪,任它缓缓变长。

  “发出信号给菲利希亚和弗兰克!”

  罗曼的声音陡然提高,只听他怒吼道:

  “全员,准备加速!”

  在泰尔斯反应过来之前,前后左右的马匹上就传来浪潮般的回应:

  “呼啊!”

  传说之翼的吼声直上九霄:

  “我们杀回营地!”

  他的声音似乎有种震颤人心的力量,穿透滚滚马蹄,直达每一个人的耳边。

  连泰尔斯都忍不住有种血液激荡的感觉。

  “呼啊!”

  骑兵们再次齐声回应,带着跃跃欲试的渴望。

  很快,骑兵队伍开始加速,越发激烈的风沙刮得泰尔斯不得不闭上眼睛,紧紧靠在罗曼的怀里。

  该死!

  马蹄敲打沙地的沉闷声越来越响,越来越干脆。

  可传说之翼的声音依旧清晰而震撼:

  “我们的营地!”

  越来越快的速度中,骑兵们纷纷抽出兵刃,疯狂地回应:

  “呼啊!”

  马蹄,风沙,怒吼,颠簸,无数的声音参杂在一块,听得泰尔斯心脏猛跳。

  他疯了吗?

  带着我,居然还要去打仗?

  白色长枪在传说之翼的手里一转,直直向前:

  “一路上无论碰到谁,不管是人类,杂种,荒种还是他妈的血刺蜥!”

  “只要看到星尘战旗,还不肯缴械下跪的”

  耳边,传说之翼的声音越发寒冷,带着前所未有的锐利与怒意。

  下一秒,传说之翼一振白色长枪!

  他吼出一句曾经让泰尔斯心惊胆战的兽人语:

  “赛尔里凯!”

  白马一个腾跃,震得泰尔斯差点松手!

  他闭着眼睛,勉力抱紧罗曼的腰部,只听见耳边传来士兵们狂热而的吼声:

  “赛尔!赛尔!”

  “赛尔里凯!”

  泰尔斯听着这些彼此起伏,来来去去的吼声,心跳与血液却渐渐平缓下来。

  一股前所未有的疲倦袭来。

  好累啊。

  “赛尔,赛尔”

  无尽的颠簸与海啸般的吼叫中,泰尔斯只感觉眼皮越来越重,身子越来越轻。

  耳边的一切仿佛被隔开了一层水幕,不再刺激他的神经。

  下一秒,泰尔斯闭上了眼睛,手臂一松。

  他仿佛坠入水中。

  但一只牵着缰绳的有力手臂从前环来。

  在少年歪落马鞍之前,就把他紧紧箍住。

  “赛尔里凯”

  山呼海啸中,恍惚的泰尔斯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可是在他反应过来之前

  少年就倒在传说之翼的怀里

  昏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