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都市小说 > 透视村医在花都 > 第1386章 战古方悦!
  一道银光乍现,刀影如丝如雨,刹那间,风雨骤至,已将古方悦身影笼罩其中。

  “小子,好胆!”

  古方悦脸上露出惊异之色,左手一挥,古剑铮铮铮铮在一瞬间接连刺出数十剑。

  一时华光大放,人影交错。

  银光过后,却是一道赤红的刀影突兀的自古方悦右边出现,狠狠的斩下。

  猝不及防之下,他摇晃的右手臂袖被斩断飞出。

  古方悦一招虚晃,倒退数步,侧目看一眼右臂,眼中凛然与愤怒交织。

  方才那一刀,他若右手还在,也必然会是一刀切断的下场,断了一臂,反倒幸免于难。

  即便如此,却彻底点燃了古方悦的怒火,他衣袂飒飒作响,嘣的一声,外衣碎裂开来,露出一身干练的青色长衫!

  “不知天高地厚!”

  古方悦反手横握剑,嘴角冷意浮现。

  “嗡”的一声。

  他手上的古剑华光大放,剑影密布。

  下一刻,他朝着陈帆径直奔袭而来,竟是一招匕首的反撩刺法。

  陈帆心中觉得古怪,双刀一架,使出幻影刀法中的一招防御招式‘十字刀’!

  “铛!”

  刀剑接触的瞬间,陈帆直觉有万千剑气穿透过来,竟无法防御,他心中骇然,果断一掐发诀,身影化作一道残影消失在原地。

  “嗤嗤!!”

  剑光如火树银花刹那间绽放开来,击打在湖心之上,那两条觊觎的雷蛇哀嚎一声,彻底缩进了水里。

  “轰隆隆!”

  一时剑气波动水云瀑布,激起千层浪花。

  而陈帆的身影则是破浪而来,一刀斩下,罡风将激荡起来的水幕撕裂出一条豁口。

  “竟然没死?”

  古方悦脸色难看,他单手一抛剑,并迅速朝剑身一指:

  “急!”

  古剑清音长啸,实体化虚,呈现扇形剑光,与刀影相接。

  “铮!”

  令人牙酸的声音激荡不已,肆意的能量向四面八方传递,湖心吹起一丈多高的水瀑!

  刀影消散,古剑回到古方悦的手上,而陈帆也站定在湖心之中。

  “原来你是左撇子,我还担心断了一臂的你,无法发挥出真正的实力呢。”

  陈帆淡然的看向古方悦。

  古方悦左手接住古剑,剑一横,扑洒下来的水幕在他剑上飘荡一幕幕水花,他目光如炬,一改之前的愤怒,整个人的气质骤然改变。

  “你的确有几分本事,老夫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见过这么优秀的年轻人了,不过可惜,你就快要死了。”

  古方悦一脸叹惜,将剑竖在地上,手心一翻,多了一块磨刀石。

  他手上的古剑在磨刀石上‘喤喤’作响,很快有铁锈掉落,溶入水中。

  古方悦的磨剑的动作极为缓慢,甚至有闲情用手掀一点水在磨刀石上。

  但随着他磨剑,他身上的气息一点点的攀升,他,仿佛变成了一柄利剑。

  “你的剑,生锈了,磨不亮的。”

  陈帆忽而将双刀一收,一步一步的向前。

  古方悦抬起脸,认真的看着陈帆,“需要你的血,才能将它彻底的唤醒。”

  “现在才磨剑,太迟了!”

  陈帆走在古方悦面前数米停下。

  古方悦手中的剑越来越明亮,声音也越来越清脆,他认真地道:“你的刀法融入了极为罕见的风属性,你虽然必死,但老夫要用剑法堂堂正正的将你杀掉。”

  陈帆闻言,笑了笑,“其实,我也是一个用剑好手。”

  古方悦表情一滞,磨剑的动作停了下来。

  “嗡!”

  他手中的剑发出震颤之音。

  “我已人剑合一,你的这种小伎俩,坏不了我的剑心!”

  陈帆无言,他上前一步:“剑来!”

  铮!

  一剑凭空闪,出鞘剑音鸣!

  一柄断剑,被陈帆握在手上。

  古方悦身形陡然一僵,瞳孔眯成一针孔,忽然间,他一拍腰间,一块玉牌发出血色的光芒,他目眦欲裂。

  “原来是你杀了我古剑门的弟子!”

  “请吧!”

  陈帆断剑背负。

  “拿出你们古剑门真正的绝学来。”

  古方悦忽而哈哈笑了起来。

  “死吧!”

  他手中剑刺出,剑尖剑图骤然浮现,如万剑齐发!

  同一时间,陈帆也做出相同的动作,断剑刺出,一剑化万千。

  “万剑归一!”

  陈帆和古方悦呼喊。

  两幅剑图诡异般的重叠在一起,就像一金色的镜面,镜面中,万千剑影浮光掠影,绞杀厮杀。

  偏偏,无声无息!

  仿佛时间都停止转动。

  古方悦的嘴巴张开,整个人像失了魂。

  这时,剑图终于挤压到极致,密布的剑气互相穿透,发出万千铸剑的声音。

  嗤!嗤!

  嗤!嗤!

  剑气四溢,将陈帆和古方悦彻底淹没。

  融合的剑图,迅速弥漫,在湖心上方形成,金色的剑幕有万千剑气倾泻而下,湖面如针丝穿透,持续了数秒!

  当一切归于平静,湖面泛起两摊蛇血,雷蛇被绞杀成肉沫。

  湖心上方,陈帆和古方悦都悬停着,他们的脚下,有一圈剑图在盘旋。

  不同的是,陈帆的身上还笼罩着一层厚实的水幕护遁。

  呲!

  呲!

  古方悦的身上出现几道血口,伤口细密如缝。

  同时,陈帆的水阵壁护罩也像气泡一样破裂开来。

  “万剑图!”

  古方悦对身上的伤口不管不顾,一双眸子盯着陈帆,声音极其沙哑低沉。

  “我古剑门的万剑图,竟然在你身上!!”

  古方悦忽然情绪波动起来,随即全身颤抖,哈哈狂笑不已。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怪不得你能杀了我的那些弟子,原来我古剑门的至宝,落入你手,真是苍天有眼!”

  古方悦手一招,剑回到他的手上,他因为激动而面色有些狰狞,“你只有剑图,没有剑心诀,如何是我对手!!”

  “剑履山河!”

  古方悦手中的剑清啸一声,形成一幅奇特的山河剑图,刹那间,陈帆只觉置身于剑气刻画的山河剑阵中,无处不受到攻击。

  陈帆深吸一口气,眼中露出浓浓的兴奋之色,对方这一招,显然也是悟自万剑图中,如今,由别人施展出来,让陈帆有一种自我检验的兴奋。

  “嗡!”

  他的身体在颤抖,手中的断剑也在震颤,它感受到了陈帆的战意。

  “一斩风月!”

  陈帆手中剑飞出,平平无奇,然而却将山河图从中斩破,一分为二。

  “不可能!”

  古方悦眼睛瞪大。

  “你没有古剑门的剑心诀,凭借一幅剑图,是无法领悟万剑诀精妙的!”

  陈帆微微一笑,手一招,断剑归来。剑尖朝地,他手一松,断剑坠地,剑整个没入地中。

  “嗯?”

  古方悦先是一愣,忽然想到什么,整个人一下飞遁起来。

  陈帆双手掐诀:“绽放吧!”

  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以陈帆掷剑为中心,地面开始长出一柄柄剑影,剑影悬浮而上,形成一朵朵莲花之状,旋转不定!

  从上往下看,就像一朵金色的莲花盛开,陈帆处于花蕊之中,周围的剑影形成莲花瓣,层层盛开,蕴含着恐怖的绞杀威力。

  “你竟然连剑阵也领悟了!”

  古方悦怒吼着,手中剑华光大放,剑影如一倒扣的漏斗,抵挡着下方不断满溢出来的剑影。

  铮!铮!铮!铮!

  剑光火石,绞杀纷飞,古方悦苦苦支撑。

  陈帆利用庞大的神识,终于第一次完整的施展出万剑图中记载的青莲剑阵来!

  “休要小看老夫。”

  古方悦身处剑阵,虽然身上鲜血累累,但气息却无法受到更多的压制,陈帆暗暗心惊,这青莲剑阵不仅是一个剑杀之阵,还能形成一个特殊的剑域,压制对手。

  “你以为老夫受到界面压制,就没有别的手段了吗?老夫可不是那些走捷径的元婴期修士啊。”

  古方悦狂怒着,身上衣衫猎猎作响,他单手一掐诀,吐出一口精血,大拇指蘸吐出的精血,在空中快速写下一个玄妙无比的符文。

  “解!”

  金色的符文化作一粒粒微笑的粒子,没入古方悦的天灵盖中。

  陈帆惊讶的见到,他的眉心,上胸口和下丹田处,逐渐点亮三个奇特的光芒。

  三个点形成一条奇异的经脉,一股澎湃的力量,瞬间以几何倍数叠增,周围的灵气,朝他蜂拥而去!

  失去了灵气控制的剑阵,在恐怖力量的挤压下,瞬间消散,露出断剑的实体来。

  “境界压制!”

  陈帆只觉古方悦变成了一座巍峨大山,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周围的灵力,彻底断绝,无法汲取到任何一丝!

  陈帆艰难的抬起手,利用与断剑微弱的神识联系,将它收了回来。

  握住断剑,陈帆只觉它比平时沉重了不少,注入灵力,更是无法做到剑气离体。

  “灵域!”

  陈帆面色微变。

  “没错,只有元婴期修士才能掌握一方天地,无法汲取灵力的你,在我面前,不过是一只弱鸡罢了。”

  古方悦披衣散发,面露得色。

  “再精妙的招式,剑阵,也无法抵过境界压制,这是不可跨越的天堑!”

  古方悦一步一步的走来,“现在的你,恐怕连动一根手指都很困难吧。”

  “是吗?”

  陈帆缓缓抬起手中剑,指着古方悦,断剑被他丢在地上。

  “现在投降?太晚了。”

  古方悦摇摇头。

  但他忽听见陈帆的身体发出噼里啪啦的骨骼声。

  只见陈帆身体表外,形成一层特殊的光膜!

  那恐怖的灵力压制,瞬间消失。

  “其实,我还是一个体修!”

  陈帆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他捏起拳头,似白猿那样轰出一拳!

  嘭!

  拳头形成劲风,砸中古方悦的心口。

  “噗!”

  古方悦如断线的风筝,倒飞出去。

  (本章完)

  最快更新 www.6035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