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玄幻小说 > 丹师剑宗 > 第602章 :灵剑峰之密
  石道内光芒柔和,环境深幽,给人一种森严的感觉。猎 文ΔΔ

  6尘见此却微微皱眉,老家伙如此谨慎行事,难道他的伤势很重?

  如此想着,6尘更加不敢耽搁时间。

  石道并不长,不到百丈距离,一直延伸到灵剑峰山腹。

  石道尽头,有一个拐角,6尘走进一看,就见到了一个不小的石屋,屋内的光芒比石道明亮一些。

  在石屋左边有着一方石棺,右边是一张石床,6尘的便宜师傅乌冷禅赫然就躺在石床上。

  只是此时的乌冷禅与之前大相径庭,银白的头已经变得花白,红润的脸庞浮现出了许多皱眉,看起来老了不止十岁,一点儿精气神都没有。

  而且,以前嗜酒的乌冷禅随时都是一副酒醉熏熏的模样,但现在身上竟然没有一点儿酒气。

  “老家伙,你这是怎么了?”

  6尘见此大惊失色,急忙上前,却现这便宜师傅眼神暗淡,完全没有了通天境后期强者的风范。

  此时的他,就是一个患上重病的老人。

  6尘看着鼻子不禁一酸。

  “臭小子,你哭什么哭,老子还没死呢。”

  乌冷禅看见6尘,那苍白的老脸浮现出了几许笑容,见6尘如此儿女姿态,当即笑骂一句,然后说道:“放心吧,老子这次只是伤得有点重罢了。”

  “本少可没有伤心,只是想对你说,如果你真要死的话,可得先把你的那些遗物交给我,毕竟本少是你唯一的弟子。”6尘哼声说道。

  “你想得美?老子这还没死,你就惦记上了?”

  乌冷禅闻言狠狠瞪了6尘一眼,然后轻吁口气,从腰间取下一个储物袋扔给了6尘。

  “这是什么?”6尘问道。

  “你要的那套天级兵器。”乌冷禅说道。

  “真的?”6尘闻言两眼一亮,神识往储物袋里一看,顿时见到了一套金黄色的软甲,还有一柄青光闪闪的宝剑。

  “这是天级中阶护甲?天级中阶宝剑?”6尘一脸惊喜道。

  “不错。”乌冷禅点点头,笑骂道,臭小子,你不是早就想要这东西了吗?怎么样,喜欢吗?

  “喜欢,太喜欢了。”6尘点点头,看向乌冷禅,神色古怪的道,老家伙,你不会真的要死了吧?如果你真要死了的话,记得把你那昆咸鼎记得给本少。

  “臭小子,你就这么巴不得为师死吗?”乌冷禅气得大骂道。

  “嘿嘿,见到你还有力气骂人,本少也就放心了。”6尘笑呵呵的说道。

  乌冷禅闻言狠狠瞪了他一眼。

  6尘哈哈一笑道:“好了,说说吧,你这是怎么回事?”

  “还记得为师让你进太虚谷寻找的那几种灵药吗?”乌冷禅问道。

  “当然记得,那时候本少还问你拿这些灵草来做什么呢,可惜你这老家伙不说。”6尘点头说道。

  “现在为师就告诉你。”乌冷禅说道。

  “嗯?”6尘微微疑惑,却见乌冷禅从石床上下来,走向那石棺。

  6尘见此疑惑,还没有询问,就见乌冷禅大手一挥,就将那棺盖打开了来,顿时一股寒气散而出,石室的温度立刻降了下来,布上一层寒烟。

  6尘见此诧异不已,往前一看,顿时大吃一惊;

  因为在石棺里面,赫然躺着一个黑衣女人,三十许岁的样子,头漆黑,睫毛长长,嘴唇饱满,若非其皮肤苍白,毫无血色的话,一旦睁开双眼的话,可以想象这是一个多么美丽女人。

  “这是为师的妻子,你的师娘。”乌冷禅轻声说道。

  “不是吧?”6尘闻言大吃一惊,见老家伙看着黑衣女子的目光格外的柔情,张了张嘴,感觉不可思议,这便宜师傅竟然也是有老婆的人?

  自己怎么就没有听说过此事?

  “臭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乌冷禅见6尘不相信自己,立马狠狠瞪着他道。

  “本少没别的意思,就是很吃惊罢了。”6尘见老家伙有怒的迹象,急忙说道。

  忽然,他想起了老祖6杰曾经说过养魂草的作用,心中一动,问道:“老家伙,当初你让本少寻找养魂草就是为了这位师娘?”

  “不错。”乌冷禅点点头,苍白的脸上6尘回忆之色道,为师实话告诉你吧,你师娘她并非人族,而是妖族。

  “什么?”

  听了这话,6尘顿时大吃一惊,没想到黑衣女子是一位妖族,那这不就是人妖恋?

  果然,乌冷禅说道:“但你知道的,人族与妖族自古以来都是死敌,当初我与师娘相恋,不仅遭到了天剑宗几位太上长老的反对,还遭到了其他势力的反对,他们联合向你师娘出手。”

  乌冷禅说到这里,老脸上浮现出痛恨之色道:“为师自然不能坐视不管,就打算与你师娘离开中州,可没想到被他们擒住,逼为师杀了你师娘,以证明为师和妖族没有任何关系。”

  “为师自然不愿意,但他们就威胁我,如果我不动手,他们就让你师娘碎尸万段,魂飞魄散,连进入轮回的机会都没有。”

  乌冷禅说到此处,一脸的痛苦之色,那双老眼都落下了两行热泪,声音几乎哽咽道:“最后,为师就当着他们的面,一剑结束了你师娘的性命。”

  “什么?”

  6尘闻言错愕不已,没想到事情的结果会是这样。

  看着一脸悔恨之色的乌冷禅,他可以想象当时老家伙有多么的痛苦。

  杀死自己最爱的人,换做6尘自己都下不了手;

  但他知道,老家伙当时这么做也是没有办法的法子,否则这黑衣女子连完整之尸都保存不下来。

  “不过他们万万都没有想到,我虽然一剑刺中了你师娘的心脏,但却立刻用阴阳水护住了你师娘的心脉,同时保证她的灵魂不散,但这么做却是让你师娘变成了一个活死人,想要彻底复活她,需要一种特殊的秘法。”

  乌冷禅嘿嘿一笑,显得很疯狂,但后又无比悔恨的说道:“但施展这种秘法,许多许多天材地宝,为师历经数十年才找齐大半,最后唯独缺少鱼龙草、还魂草和养魂木,因此为师才让你进入太虚谷寻找这些灵药。”

  “万幸的是,你果然没有让为师失望,找到了鱼龙草和还魂草,可惜为师在施展这种秘法的关键一步,还是失败了。”乌冷禅老眼通红,伤心垂泪,痛心疾的说道。

  6尘闻言微微皱眉,想要将死去的人复活,这简直就是逆天改命之术,怎么可能成功?

  难怪老家伙因此受伤。

  于是他劝慰道:“老家伙,你已经尽力了,师娘泉下有知,也是会原谅你的。”

  “不,我是有机会成功的。”

  乌冷禅却是看着黑衣女子,一脸疯狂之色的对6尘说道。

  “老家伙,你冷静一点。”6尘当即劝道。

  乌冷禅仿佛听从了6尘的劝告,冷静了下来,但却忽然对6尘说道:“6尘,你要答应为师,帮我复活你师娘。”

  “我?”

  6尘顿时愕然了,看着躺在石棺里的黑衣女子道:“老家伙,既然你现在没事,那么你就找齐那些灵药,复活师娘不就行了。”

  “来不及了。”

  然而,乌冷禅却是苦笑着摇头,说道:“你可还记得,为师曾经对你说过,我在天剑宗内有一个对手,实际上他并非为师的对手,而是为师怀疑他与天魔宫的宫主魔轩有关系。”

  6尘闻言皱起了眉头,但没有询问,而是继续听乌冷禅诉说此事:

  “因为当时我们事先进行了谋划,对天魔宫完成了包围,但不知道怎么回事,天魔宫竟然提前知道了此事,反而设下圈套,伏杀我们,导致我们损失惨重,为师的几位师兄都死了魔轩手上,后来若非谭族的一位太上长老及时赶到,恐怕我们当时就全军覆没了。”

  “但最后还是让那魔轩逃了出去,也许是他伤重的缘故,过去了这么多年,他都再也没有现身过。”乌冷禅语声沉重道。

  “老家伙,你的意思是在你们那些人之中有内奸?”6尘皱眉问道。

  “不错。”乌冷禅双目闪烁,语气低沉的说道,如果不是出了内奸的话,我们怎么可能反被设伏?为师的几位师兄又怎么会死?后来为师就彻底调查了此事,询问了当时活下来的所有人,现有人在行动之前外出过,这人就是宋福来。

  “老家伙,你对此有几分把握?”6尘皱眉问道。

  要知道宋福来和乌冷禅一样,都是天剑宗二十四灵峰之一的峰主,通天境后期的存在,如果他真的出卖了八大古族和中州各大势力的话,那么这可真的就是一件天大的事情。

  “刚开始的时候,为师也没有确定是他,以为是一个意外,但没有想到,当时为师向那些调查过此事的人现在都死了。”

  乌冷禅语不惊人的说道:“他们或死于散修之手,或死于各大禁地,但没有一个人活到今日。”

  听到这话,6尘就算再笨,也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了,毕竟当初的那些人可都是通天境的存在,怎么可能说死就死了?

  但他还是说道:“老家伙,就算他们都死了,你也不可能将那出卖你们的人锁定在宋福来身上,兴许还有其他人呢?”

  “为师最初并未笃定是他,但后来我现这些人之中多数死在一种煞掌之下,因此为师在宋福来外出的一次途中对他出手,没想到他竟然施展出了这种煞掌。”

  乌冷禅眼神暗沉,语气森然的说道:“因此,为师有十足的肯定,出卖我们的人就是他。”

  “既然你知道此事,老家伙你大可将此事告诉天剑宗的太上长老啊。”6尘说道。

  “你以为光凭为师一面之词,他们会相信吗?”乌冷禅冷笑道。

  6尘闻言眉头紧锁起来,因为乌冷禅说的很对,宋福来可是一峰之主,通天境后期的存在,怎么可能单凭乌冷禅的猜测,就将他抓起来?

  “何况,那几个老家伙一直闭关,除非天剑宗遭遇灭宗之灾,否则他们根本不会出来的。”

  乌冷禅继续说道:“十几年来,宋福来暗中将执法堂、丹阁掌控在手上,还让大半峰主站在他一边,现在的天剑宗,完全就是他宋福来一人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