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玄幻小说 > 丹师剑宗 > 第一千七百九十三章 神秘女人

第一千七百九十三章 神秘女人

  

  “呕!”陆尘有些受不了了,他有些呼吸不过来,想要呕吐的感觉。

  “嗡”就在陆尘难受的时候,他的识海“嗡”的响动了一下,让他顿时感觉好受多了,那是乾坤魂印,它并没有离去,而是进入了陆尘的识海之中,在陆尘遇到危险时,它会出来相助。这是一柄剑,剑身笔直,银白,大小正常,看起来平平无奇,但就是这样一柄剑,就在刚才仅凭身上那股自带的杀意,就差点要了陆尘的小命。要知道,这还只是祭坛拓印出来的东西,要是这柄剑真的出

  现在陆尘的身边,陆尘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此剑从陆尘身体穿过,陆尘看了个真切。

  “嗯?此剑并不是完整的!”陆尘看了出来,这柄剑少了剑尖,断口平整光滑,像是崩断,又像是被类似的利器给斜切开的。“这到底是一场什么样的战斗,是什么样的世界才能产出这些东西?”陆尘此时就感觉自己就像一只井底之蛙,不知山外有山,还有自己的渺小,和重重的无力感,眼前的两族大难,陆尘身在其中都难以生

  存,还没有足够自保的能力,更别说以一己之力,拯救人族这些话了。

  “哎,如今最为要紧的是提升自己的实力,其他的先一概不论。”陆尘叹了一口气,收回思绪,目光望向光门。

  数个时辰过去,在此期间,陆尘看到了巨人的四肢,上面甚至还生长了茂密的一片树林,每一颗都苍劲有力,直插云霄。远看时宛如四座巨岛,在宇宙中沉浮。还有一颗鲜红的心脏,同样也是十分巨大,看不出来是什么生物的心脏,在飞出时,竟然还在不断“砰砰”的跳动,而在它跳动间,能让陆尘的心脏产生共鸣,牵动着陆尘的心率。在那心脏左侧有个大窟窿

  ,不断有鲜红的血液流出,源源不断,似一条生生不息的河流。但所有的这些东西,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不完整,像是被人给硬生生给撕碎,击毁。

  这些东西让陆尘受益匪浅,打开了他全新的一个世界,他知道了,原来祖神也并非最高的境界,在所有祖神之上恐怕还有其他境界,或者说还有其他的世界。“嗯?这次为何如此之久?”陆尘不解,距离上次光门喷薄出东西足足过了一个时辰,到现在还没有任何东西从中出来,而陆尘也没有要苏醒的迹象,陆尘现在可以确定他此时就是在幻象之中,肯定是那神

  秘古册把他牵引进来的,据他推断,这幻象应该会有时效,或许在它喷薄完了之后,陆尘就会自动醒来。

  “辄辄”五彩祭坛从极速,到匀速,再慢慢停了下来,而那白色光门也消失不见。

  “结束了?”陆尘心想。

  但就在他以为结束的时候,五彩又开始转动,而这一次转动的方向不是顺时针,而是逆时针转动。

  所有五彩石头在闪烁,在急速中,一抹黑光出现五色祭坛中央,紧接着,慢慢变大,形成一道门户,门内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如同深渊。

  “反向开启的是黑色的门户么?”陆尘发现了这一点,同时心中也有点期待,他好奇这黑色门户内又会有什么东西来打开他新的世界。

  “嘎吱!”

  一声仿佛像是要崩塌的声响传来,那黑色门户竟然变的扭曲起来,从中间鼓出,像一张膜,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中破出,但被那张黑膜给挡住了。

  那种随时都要出来的感觉,让陆尘感觉心脏都揪在了一起,他又好奇,又十分恐惧,那一顶庞大无比的黑色光幕,被里面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给顶了起来,撑的老高。

  “啵!”

  终于,在到达一个瓶颈的状态时,那一顶黑色光幕终于破裂,而那其中的东西也随之破壳而出。“这是一座塔?”从陆尘的眼睛中看到有一座塔身从黑洞之中慢慢溢了出来,惊奇的是,此塔为绿色,不对,准确来说是青色。从它刚出来之时,竟有一股浓郁的生命之力,那种古木逢春的感觉让人难以表

  达,此塔像是浓缩了整个世界的生命之力,糅合在了一起,这样说可能有些恐怖,但却十分确切。

  “我的天,好伟岸的生命之力。”即使在在见识到了许多庞然大物,稀奇古怪的东西之后,陆尘仍然是发出了感叹。

  塔身并不是特别巨大,与平常的塔一样,却出来的很慢,过了半个时辰,那座塔还仅仅露出三成塔身。

  虽说出来的很慢,陆尘却不是特别焦急,那种生命之力,让他感觉身体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呼雀跃,生命像是也在倒退,越来越年轻,也不知道是不是假象,反正这一切让陆尘十分享受。

  三个时辰过去,此塔终于出来了将近有一半的塔身,整体如玉,流淌青光,有滋养万物的生命之力在流淌。

  又是三个时辰过去,此塔终于是露出了全貌,绿意盎然,在慢慢转动,随时都要冲出。“有一张人脸!”在陆尘目光闪烁间,在塔内竟然看到了一张人脸,有一层看不透的纱幕遮挡,但是从五官的轮廓看出那是一张女人的脸,朦胧间,显得十分美丽,动人,甚至用美丽来形容都感觉是对那张

  脸的亵渎,但那究竟是一种怎么样的美丽,貌若天仙?国色天香?不不不,可以说没有哪个词汇能形容她的美,若非要给她找个形容词,那就是美到窒息。让陆尘一眼难忘,永远雕刻在他的内心,与其说是雕刻,倒不如说是唤醒了心中某些隐晦的东西。他惊鸿一瞥间,又忽然感觉心中一阵窒息,倒不是被美到了,而是他心中有一种难以言喻感觉,是一种既

  熟悉又陌生的触动,就好比他身体的一部分,被人掠走了一般。

  这一次,乾坤魂印没有出来帮助陆尘,他感觉非常彷徨,无助,内心五味杂粮。“那女人是谁?为什么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为什么一颗道心会如此之痛!”陆尘脸上露出难受的神色,他想努力看清楚那张脸,但无奈那层光幕遮挡住她的容颜,他无力望穿,仿佛那层薄薄的光幕宛如天

  堑。

  “别走!”

  塔身从黑幕飘出,穿过陆尘的身体,陆尘伸手想去抓,又拼命睁大双眼,想要看清那静卧在塔内的女人脸,但无疑,这些都是无用功。

  绿塔划过,陆尘身不能动,只能张牙舞爪的想去抓,却无论如何也抓不住。慢慢地,那绿塔悄然远去,到最后变成一点绿光,什么都看不见。

  陆尘看着绿塔消失的地方,心中无比失落。

  “咔嚓!”

  这片空间开始碎裂,像是被砸碎的玻璃,一块一块的掉落,陆尘知道,这是幻境破碎的迹象,但他心中没有一丝高兴,只留下无尽的遗憾与失落。

  “嗡!”

  碎裂的空间,闪烁着剧烈的白光,让陆尘觉得一阵头晕眼花,而后他重重的垂下了眼皮。

  “哒啦!”

  现实中,那本是悬浮的古册掉落在地上,陆尘也随之悠悠醒来,看到地上那古册已然被打开,一面扁平的璞玉被夹在古册中间。

  “嗯?”陆尘拿在手上查看。此玉表面光滑,形状没有规则,没有能量溢出,看似平凡,而且还是一枚断玉,唯一奇特的是这枚古玉有一种由内而外的古韵,看起来年代非常久远。

  陆尘尝试灌入一丝能量进去,却没有多大反应,那能量也如牛入泥海,没有了动静。

  “看来没什么大用,先收起来,说不定以后将有大用。”陆尘收起古玉,又拿起了古册打量。

  古册上画着一副图画,看不出画的是什么,一个半圆,接近中央的位置是一个黑点,笔走的非常潦草,看上去像是随意画上去的一样,也没有什么能量散发。“这都是些什么玩意?该不会是某位大人物留下的一个恶作剧吧?”陆尘不知道这两样东西有什么用处,还以为这是某一位大人物留下的玩笑罢了,不过,陆尘也并没有因此扔掉,而是放在戒指中,些许将

  来会有大用也不一定。陆尘又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两个葫芦,还有一把伞。这两只葫芦都是天毒上人的,一只是他本人的,另外一只是在那殿中得到,而那把伞则是犬道人也是在殿中得到的,算是妖神赏赐给他们二人,如今都落

  在了陆尘手中。

  “哎,从前为了得到祖神器险些丢掉性命,现在,呵呵。”陆尘感叹,曾经夺取黑天魔神的黑天杵也是吃了不小的亏,如今众多祖神兵在手却没有一件适合自己的。当然,祖神之器也分三六九等,像这三柄,也只属于三品而已,六品的祖神兵极为稀少,像妖神那焚天刀勉强属于六品,而且是在他为无上祖神时炼制的,六品的祖神兵可以容纳器灵,焚天刀显然没有,

  像那座神殿陆尘估计,起码在六品以上,具体几品他猜不出来,而九品就不用说了,那都只是传说中的武器,是那些大人物才能佩戴的,陆尘还没有见过。

  “嗯,不知道把这几柄祖神兵赏赐给谁。”

  这个想法要是被别人知道,必定大夸陆尘真是壕气十足,连祖神兵都可以随意送人,也并不是说陆尘有多慷慨,而是陆尘觉得这几柄祖神兵都不趁手,想换一柄趁手的兵器,但奈何祖神兵可遇不可求啊。

  “若是有一柄祖神兵的剑该多好。”陆尘看着这几柄祖神兵摇头不已。“不如问问天蚁上人与白鼠道人,看他二人是否愿意追随于我,若是愿意便赏赐给他们又何妨。”陆尘觉得他二人还算比较可靠,虽然在此前有些误会,但从后来的种种事情表明那二人在被陆尘救了之后,还是会感恩的,甚至还担心陆尘会在妖神这吃亏,所以一起跟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