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玄幻小说 > 丹师剑宗 > 第两千三百九十一章 一剑破万法

第两千三百九十一章 一剑破万法

  

第两千三百九十一章 一剑破万法



  依旧是那么的不堪一击!

  可是,他却是丝毫没有领悟到那份绝杀的剑意。

  每当他以为他接近了,到了最后也不过只是徒劳。

  陆尘不停地试着用着他的剑去挡,可每次却总是超不过一秒就被那剑意给斩灭。

  场外,勾天纵化作的青气正在远处观察着他尸体旁的陆尘。

  因为那把剑的原因,他根本不能过去杀了陆尘。

  “不过等会就好受多了。”勾天纵一阵狞笑道,等到外面那群傻货进来,他可就有躯体了。

  到时候杀了这陆尘,岂不是易如反掌?

  感知到那凌乱的脚步声逐渐靠近,勾天纵也是笑得愈发开心,这可就要快了!

  陆尘只觉得心中那阵阴冷又是袭来,让感觉到一阵不舒服。

  这一份心,竟是连抵抗都没来得及做出,就被那一剑给劈了个半。

  过了两秒,陆尘又出现在了那剑下,双手持剑,用心去感悟那一剑。

  他可是也想早点出去,一直被困在无限死亡空间是闹咋样呢?

  这剑意,可究竟是什么呢?

  又一次被那一剑劈死后,陆尘也是不禁想起了这个问题。

  这一剑究竟是什么,才能拥有如此强大的意境。

  陆尘只感觉这种意境过于缥缈,竟是连对剑道如此了解的他,对于这剑意似乎也还是摸不透。

  但似乎对着剑意又是觉得有些熟悉,感觉到了一种似曾相识的奇妙感。

  不是之前第一次进精神力场景时的似曾相识,而是陆尘似乎感觉到。

  自己恐怕很久很久以前,便是已经见过了这恐怖的剑意!

  这剑意,代表的是什么呢?

  刹那间,陆尘的双眼却是冒出了一阵精光,他似乎找到了办法。

  他抬头一望,那令人胆寒的一剑已是就在上头。

  陆尘笑了笑,举剑砍去。

  他悟了,所谓一剑破万法,就是这个理!

  这道剑意走的是霸道!那震慑天地的纯粹的霸道!

  陆尘眼中竟是狂傲,他倒要看看,是谁的霸道更胜一筹!

  双锋相对,只是一瞬间就已是分出了胜负。

  陆尘此次,竟是将那道剑意给打散了去!

  “这下,我总能从这出来了吧!”陆尘握紧了手中剑,对着那道剑意的放心微微笑道:“前辈再见!”

  可等待他的却是——两秒钟后的又一剑!

  “还来?”陆尘这下懂了那所谓的总会悟到是什么意思了,感情这剑意还没完没了了啊!

  “给我破!”好在陆尘已经领悟了这剑意,否则还指不定关在这多久呢!

  只听得陆尘一声喊道,那空间也是应声碎裂。

  “前辈谢谢啦!”看着那碎裂的空间,陆尘也是不由得笑了笑,这位前辈能将自己当时压箱底的绝招传给后人,想必就算是上了那天上,也会是那么一个人物吧!

  轰然之间,那真实的天地规则笼罩了下来。

  陆尘伸了伸腰,便是再度审视了起来这方世界。

  随后,陆尘便是看向那尸体,详细地说,是看向了那把剑。

  “你好呀!老朋友。”就算这此刻如何残破,他也是认出了。

  这就是他这秘境中随手抓到的那把剑!

  想不到前辈可真是慷慨啊!竟是连自己的佩剑都给留了下来,要知道剑客可一般是惜剑如命的呀!

  陆尘也是心中一暖,自己可不能辜负剑仙前辈的好意啊!

  手向前一伸,便是将剑给拔出。

  现在,可就给找找那勾天纵的晦气喽!

  “正好!你还把这剑给拔了,你以为这能救得了你嘛?”

  这熟悉的语调!令陆尘几乎是下意识地回头看到。

  “大叔你是谁?”可站在通道那一头的却是一位陆尘从未见过的中年大叔。

  “应该就是这人把我们的黑涧给破坏了!大伙儿一起上啊!”那位大叔却是向后不停地招手道。

  陆尘这才觉得有些不对,赶紧用精神力去探测了一下这位大叔。

  果然是这恶心的味道,他是夺舍了这位大叔嘛?

  陆尘心中还是想到,可却是突然从四面八方突然暴出一堆黑涧之水!

  “切!”意境又上了一个层次的陆尘对于这黑涧之水此刻已是根本不再感冒,就连那权杖都懒得掏出,只是默默引爆了这天地间的雷元素。

  一时间这还残留着些许天劫之力的封闭空间,又是被雷电所覆盖。

  “桀桀!你是傻子嘛?这天劫之力又如何能对我们活人有用?”勾天纵森然笑道,伸手一招,再是示意那黑涧一族的族人攻去。

  可还真让勾天纵碰上了好运气,这第一进来竟然还是他们的族长。

  更令人诧异的是,这位族长的精神力竟然是薄弱的不可想象,让勾天纵随意动两下竟是就屈服了。

  这实在是让勾天纵方便了许多,就是和陆尘对拼起来也是有了底气。

  就像现在,他还可以先叫小弟去上,而陆尘呢?却只能苦逼的单打独斗。

  陆尘看着勾天纵那张嚣张至极的脸,自然懂他想的是什么如意算盘。

  便是赶紧动用手段将那些黑涧族人逼开,若非必要,他也是不怎么想大开杀戒。

  更何况这些黑涧族人还是因为没弄懂情况才向他出的手。

  “天!地!人!”陆尘双脚跨立,双手抱成球状,瞬间地面上也是被这太极阵所覆盖。

  “你用这太极有何用?”勾天纵甚是不明了陆尘想要做啥,但还是默默做好准备。

  虽然他现在已是夺舍了,据他估计用他那意境便是可以碾压陆尘,可凡事也是总有万一嘛!

  “轰!”陆尘手向前一推,一下子将那些黑涧族人给弹开。

  你要打车轮战,那我就先解决你喽!

  陆尘手势一变,太极图也是随之旋转。

  “这是?”勾天纵显然也是有点慌,一吸便是将其他黑涧族人身上的黑涧之水全给吸了过来。

  到了最后,这黑涧之水竟是在他身上凝聚成了一套铠甲!

  而这时,陆尘的太极图也是真好旋转完毕,那阴阳鱼的站位,此刻也是一眼明了。

  陆尘站阳,勾天纵站阴,显然陆尘是想重演圣道大会上那一幕。

  “竖子尔敢!”勾天纵此刻也是知晓陆尘想干嘛,抬起手中青气所化长剑就朝陆尘砍去。

  “太极,阴阳!”陆尘怒吼一声,太极之力也是恰在此时喷发而出。

  勾天纵此前可是已经吃了一次太极的亏了,一见得这招,也是打起来十分之十二的精神来抗。

  分秒过后,那太极图就是已经砸到了长剑之上,两股力量正互相博弈着。

  “太极,爆!”陆尘看着勾天纵那苦苦支撑的样,嘴上拂过一抹微笑,轻声说道。

  此声一出,那阴阳球也是突然炸开,而后更是分成了两条阴阳鱼攻了上去。

  只这一下勾天纵未防备到,被这阴阳鱼给打了个正着,也好歹是勾天纵之前那一剑削减了大部分的威力,这才没造成多大的损伤。

  这一边还未分出结果,可勾天纵和陆尘却是还有着另外的想法。

  陆尘却是再次拾起了那把长剑,向前一剑斩去。

  勾天纵也是不善罢甘休,竟是将所有的黑涧之水给汇聚到了一点,骤然向陆尘那儿轰去。

  他们的想法其实很简单,陆尘见得勾天纵那副龟壳盔甲,便是觉得不能打持久战,得快速解决。

  勾天纵怕的是战斗久了对自己这幅新身体不利,最后在这陆尘这翻了车,便是准备抵挡一波就溜。

  越说这黑涧之水也是甚是玄妙,这一攻过去陆尘竟是没有一丝的巧法可用,只能任由这黑涧之水和他造的灵力墙互相消耗。

  可那剑却是已斩了过去,就连经过那黑涧之水时,也是宛若空无一物!

  “这……这是?”感受到自己背后传来的那段剑意,勾天纵也是终于慌了。

  “你怎么会?”感受到那股异常霸道的剑意,勾天纵颤颤巍巍地问了句,便是立马转身向后跑去。

  只因他又想起了万年前的那个夜晚,那时的他觉得神功已成,便是没有畏惧这剑。

  可结果呢?结果就是勾天纵在这剑下整整躺了万年!

  如今再见这剑,勾天纵就像是本能反应似的迅速离场。

  “竟然想逃呢!这回你可不是死定了?”深陷黑涧之水风暴中的陆尘默默念叨道。

  要是那勾天纵敢再来和陆尘打上一场,那么今晚可就不一定是陆尘赢了。

  只可惜,这勾天纵慌得很,一见这一剑就是没有任何的计划。

  甚至说,因为他心中的那份恐惧,已是被这剑意中的霸道压制的死死的!

  一剑飘过!

  那族长的身体却是八毛钱关系也没有,只因这剑砍到了那想换人跑路的灵魂体状态的勾天纵!

  这一击,可毫不犹豫地可以说了重创了,若非勾天纵那灵魂体过于强大,不然恐怕这样他就给凉!

  “过来!”陆尘的手中骤然生成了一团气旋,竟是将灵魂体的勾天纵也是给吸了过来。

  现在的勾天纵可说是穷途末路了,刚受了一记重创,此刻又哪来的余力抵抗这吸力呢!

  便是被陆尘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再见喽!”陆尘边说着,手已是碰上了那勾天纵的头颅。

  “别!我把我知道的遗迹地址都告诉你好吗?”勾天纵此刻也是开始求情了起来。

  可陆尘却是学乖了,一点没理他这套,只是使劲地在蓄势。

  “雷电招来!”听着这招式名,勾天纵顿时就开始疯狂地求情了。

  要知道他这种借力逃脱天地规则的人,被雷劫一洗,只怕连转世都难啊!

  陆尘哪会管他那么多,啥也不说,只是手中雷霆一涨!

  “滋滋滋!”这包含着天劫之力的雷霆一沾染上了勾天纵的腐蚀气息,也是极为给面子的暴涨数倍。

  这雷霆不断爆开,竟是在慢慢消耗着勾天纵的精神力!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左右,陆尘才真正把这勾天纵给彻底消灭。

  至于留有遗患,陆尘可是亲眼看到他被天劫一点点一点点地烧死,这种死的不能再死的家伙,又能带来什么遗患呢?


  最快更新 m.6035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