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穿越小说 > 万历1592 > 一千二百六十一 切记你我吃的都是谁家的俸禄

一千二百六十一 切记你我吃的都是谁家的俸禄

  天津经过了卫改府的变革之后,已经从天津卫变成了天津府。

  新的天津府下辖五个县二十六个乡,从知府到乡长乃至于小村官都是萧如薰亲自提拔起来的官员,全部经历过土改,有着足够的手腕和群众运动的经验。

  贾广楠今年二十八岁,是非常优秀的土改官员之一,受到萧如薰的器重,安排在了刚刚完成卫改府的天津府这里主管天津的建设。

  当然,他管辖不到海运的事情,海运的事情从地方政府中剥离,由市舶司和中央审计司负责,地方政府无权干预。

  不过此事涉及到了运送和路线等等的问题,天津知府一定要参与进来,所以贾广楠就来陪同袁黄了。

  说实在的,如果不是萧如薰的明确命令,贾广楠也不想和袁黄扯上什么关系。

  这个老头子和萧如薰之间发生过什么,基本上中央政府的官员门都听说了。

  尤其是新进提拔起来的年轻官员们都知道萧如薰当初是把袁黄看做自己的内阁首辅的,但是袁黄也不知道犯了什么浑,居然反对萧如薰称帝,和萧如薰决裂。

  这种人能亲近?

  说不定哪一天就被皇帝干掉了,还亲近,嫌死的不够快吗?

  你说这要换做其他皇帝,能对袁黄如此优容,还让他做辽东大驰道总督,总管辽东大驰道的建设管理。

  这是非常严肃的政治问题,尤其是在大清洗过程中,这些都是极其致命的问题,但是袁黄依旧我行我素,居然还得到了萧如薰的宽容,继续做事情,一点没受到冲击。

  这次天津港口来人,萧如薰还专门派人吩咐贾广楠全程陪同袁黄,好吃好喝的招待着,不得有丝毫怠慢,否则,他一定要惩处贾广楠,贾广楠可受不了萧如薰的惩处,于是果断接受了这个任务。

  陪同袁黄观看着倭国俘虏登陆的情况,贾广楠还说了很多自己知道的事情,让袁黄连连点头。

  “倭国之祸患,没有谁比萧季馨更清楚的,他能做到这一步,的确是兑现了他当初的誓言,倭国解决掉了,对老百姓来说是莫大的好事,生祠什么的,也并不是过分的事情。”

  袁黄如此说着。

  贾广楠暗暗撇撇嘴巴。

  那是自然的,和您老人家比起来,咱们的皇帝陛下做的事情可不要太多,老百姓哪个不夸赞陛下为民做事是天下圣君,只有你老人家还把陛下当前明的叛徒看待,还堂而皇之的直呼陛下的表字。

  记下一笔,上报给陛下。

  这老头子有点太嚣张了。

  “萧季馨安排给辽东大驰道的人手是多少人?”

  贾广楠顿了顿,强压下了心中的不满。

  “陛下给辽东大驰道安排的倭国俘虏人数是三万整,这是第一批,五千人,今天点完数就可以跟着袁总督离开了,袁总督如何安排,那就是袁总督的事情,陛下给出的规定是一日两餐,望袁总督爱惜劳力,他们,都是大军拼死奋战得来的。”

  袁黄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老夫知道了。”

  贾广楠皱了皱眉头,想了想,还是决定把话说出来,他实在是很不满袁黄的某些作风。

  “袁总督,有些话您可能不爱听,但是我不得不说。”

  贾广楠开口道:“您和陛下之间的旧情我们也不是不知道,当初,您是陛下身边最亲近的人,但是那是当初了,现在大秦立国,陛下是陛下,直呼陛下的表字,是太上皇才有的资格,您,是臣子。”

  袁黄听了贾广楠的话,冷冷的笑了起来。

  “臣子?贾知府,你是秦国的臣子,我何曾是秦国的臣子了?你说话要注意一点,我袁某人在任何时候都是大明遗老,和你等秦人并非是一样的人。”

  贾广楠一愣,随即大怒。

  “袁黄!你安敢口出如此狂言?大明?大明早已亡了!现在是大秦的天下!”

  “狂言?和他萧季馨的狂言狂语比起来,我袁某人不过是沧海一粟罢了,贾知府,你吃着他萧季馨的饭,拿着他萧季馨的俸禄,但是我可没有,我一分他的俸禄都没有拿过,大明在你心中没有了,可大明永远在我心中,只要我一日不死,一息尚存,大明依旧在!”

  贾广楠皱起眉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袁黄,你如何敢说出如此狂悖之语?你不知道这是叛逆之言吗?”

  “怎么,他萧季馨也要因言治罪,大兴文字狱?”

  袁黄冷笑道:“他萧季馨自我标榜为圣君,怎会不知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的道理?他不给民众说话,难不成是要逼着民众造反?”

  “你!!!”

  贾广楠更为恼怒,一伸手指向了袁黄:“袁黄,你要记住你现在在说些什么,你要记住,这些话,我会原原本本一字不差的报告给陛下。”

  “千万别少说了一个字。”

  袁黄不屑的冷笑,转身离开。

  贾广楠咬紧牙关,气息变得粗重起来。

  “东翁,这袁黄也太狂傲了,要不是陛下明言,我估摸着他的脑袋早就搬家了!您说,陛下什么时候会处置他?”

  袁黄走后,贾广楠的幕僚长走到了他的身边,对他低声说道。

  贾广楠深吸了几口气,平复了自己的心情。

  “陛下若要袁黄死,袁黄还能如今日这般站在你我面前狺狺狂吠?陛下分明就是不想伤害袁黄,哪怕他说出再多的狂悖之言,他再怎么自称大明遗老,陛下也不会杀他。”

  贾广楠望着袁黄离去的背影:“当今陛下,杀伐果断,但是对待某些人,也显得有些太过于优容,与我等不同,若不是陛下招募我入军中做事,我怕是早就饿死了,我没吃过前明一天的皇粮,自然也没什么恩义可说,但是陛下和袁黄,都曾是前明的臣子啊!”

  “陛下会因为这份情谊就放过袁黄?”

  幕僚长很是不解。

  贾广楠摇了摇头。

  “何止如此?陛下在缅甸三年,多为依仗袁黄为陛下治理缅甸,才有今日之缅甸府,袁黄为陛下定鼎中原立下汗马功劳,这些功劳,当年,我也看在眼里,我们都以为,袁黄会是大秦的第一任首辅,可谁曾知道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幕僚长犹豫了一会儿,又开口道:“那今日之事,是不是要上报给陛下?”

  贾广楠果断点头。

  “当然要报告给陛下,这是我等为臣子的本分!切记你我吃的都是谁家的俸禄!做的都是谁家的官。”

  幕僚长心中一凛,立刻点头表示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