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其他小说 > 太极高手在未来 > 十三、跑路
  ,。

  半小时后,二人坐在桌前边吃边聊。

  “什么?天基武器?”陈少阳张大的嘴里能塞下一个鸡蛋,我的乖乖,这似乎太科幻了一点。在他沉睡前,天基武器还停留在各国武备研究的概念之中。没想到在这里竟然已经被实现了。

  “嗯,那就是防卫系统的真容。”老头子吃了一颗青菜,淡淡地说:“防卫系统由地面信号基点检测与太空武器系统组成,任何未经识别的能量指标达到上限的人、生物以及武器载具都会被无差别攻击。”

  陈少阳咽了口口水,“你是说人也会被攻击?那岂不是联邦想要杀谁就杀谁,指哪儿打哪儿啊。”

  “对,你不知道吗?这个世界有很多人蕴含能量高的吓人,当然异族更是,就比如咱们遇到的刀疤脸。”鲁班老头子满含深意地看了一眼陈少阳,继续说道。“当然防卫系统并不是万能的,实际效果来说甚至有些鸡肋。防卫系统主要针对异族。而且防卫系统的发动需要十秒左右的预热和测算,根据目标的能量当量放下对应的能量值。所以对于很多异族或者能量值高的人来说,十秒时间已经足够他们逃出去很远了。然而使用大范围的攻击又十分损耗能量,而能量是十分珍贵的,所以结论就是,防卫系统很可怕,但并不是无解。”

  “人也有能量值高低的说法?这个怎么说?”

  根据老头子的叙述,这个世界的实力划分是以能量值大小来界定的。一个普通人的能量值大概是一百点到一百五十点,像刀疤脸那种发生异化的怪物能量值约为八百点到一千点,至于陈少***据老头子的检测,他的能量值是四百五十点。

  所以老头子对于陈少阳如何与异化后的刀疤脸打了那么久感到惊奇,然而只有陈少阳知道,那里是打了那么久,分明是被吊打了那么久。

  不过老头子也说这个能量值并不等于战斗力,陈少阳就是最好的例子,按老头子的说法陈少阳目前的战斗力怎么也有六七百的样子,倒是小小的安慰了他一下。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能量值除了本身体内的蕴含之外还有很多增强方式,包括机甲、外骨骼、高级能量药剂等等。

  “那您的意思就是刀疤是磕了药了?怪不得那么猛。”陈少阳有些兴奋的问道,这个世界看来高手非常的多,那么自己的武道相信也不会孤独。“老头子,你说这个世上最强的人能量值有多高?”

  老头子闻言扫了陈少阳一眼,说道:“最强的我不知道,不过光凭想象,怎么也有好几千吧。你小子不要不知道天高地厚,觉得自己干掉一个异化的刀疤就天下无敌了,这世上卧虎藏龙,高手层出不穷,你更要当心才是。”

  老头子难得地唠叨了几句,话语里的关心显露无疑。虽然二人才结识了两天,但是经过战斗和家长里短的生活,感情已经在不经意间培养起来。

  “刀疤脸应该是使用了强化药剂,出发了基因异化。”老头继续说道。

  所谓的强化药剂就是通过激发细胞里隐藏的能量强行提升一个人的实力,一般来说这种药剂不会改变人类的基因序列触发异化,但是随着联邦渐渐淘汰了这些药剂,它们便通过各种途径流到黑户之中,被他们研究和利用,进一步自己生产出山寨版药剂。

  这种药剂不但会缩短使用者的寿命,等于是用生命换实力,还有可能因为药剂中的成分问题出发基因变异。大部分基因变异是不良向变异,像刀疤脸这种,实在是少数中的少数。

  “现在联邦普遍应用的是基因强化和人体改造,不过在我看来那些都是歪门邪道。”老头子撇着嘴说,似乎对于联邦的这种行为十分不屑。

  陈少阳倒是觉得没什么,追求力量本来就是人之常情,虽然他也觉得把自己弄成刀疤那样子惨了点儿,不过他并不担心。陈少阳不需要药剂,他有太极心法。

  “给你喝的黑色液体就是临时补充能量的一种药剂,我这里也只有几瓶,你拿走一些。”

  老头子吃完东西,擦擦嘴,把两个黑色小瓶放在桌上,同时放下的还有两只粒子枪,一张能量晶卡,十个粒子枪能量弹。

  “这些东西给你防身应该够了,本来我还有一套外骨骼,但是不能给你,容易引起有心人的注意招来祸患。”

  陈少阳愣住了,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二人沉默了半晌,陈少阳才艰难地开口说道:“老爷子,你这是赶我走吗?”话语中,似乎有些哽咽和难以置信。短短两天的相处,他能感受到老头子心里其实是一个很热乎的人,典型的外冷内热,他不愿意相信老头子这就要赶他走了。

  “屁话,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你还不出去躲几天,你个黑户。”老头子一瞪眼,怒发冲冠地说道:“我在你小子身上花的钱至少都有一千个信用点了,你小子要是敢给老子躲在黑街不回来,我就把黑街给炸了。”

  陈少阳不清楚,老头子为了治好他身上的内伤花费了很多东西,更何况他拿出的东西,包括强力‘兴奋剂’、加强版粒子炮等等都是价值不菲的。一个信用点等于一个标准单位的能量晶。

  “啥,原来只是临时跑路啊。那我就放心了,我还等着回来吃大款呢。”陈少阳才不关心老头子花了多少钱在他身上,只要能继续跟着老头子混,稳步提升自己的实力就行。

  “嗯,算你小子有点良心。你最好天一亮就走,明天中午联邦警察应该就到了,被他们逮住,你就等着去当炮灰或者矿工吧。”

  老头子说完,起身离开了餐厅。

  陈少阳把餐具什么的扔进老头子做的昨天才做出来的清洗机里,走到窗边。

  窗外是沉睡前很少能看到的夜空,繁星点点,风清月明。陈少阳忽然觉得自己开始能够适应甚至是喜欢上了这个世界,武道有望,敌手无数,不正是一个习武之人所期望和追求的吗。

  在那个世界的挚友和父母,应该也会为自己的重生而欣喜吧。一定要活得精彩,见识下这个世界的神奇,才不枉此生。

  陈少阳攥紧了拳头,体内萎靡不振的内力,无声无息地游走起来。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