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其他小说 > 太极高手在未来 > 一一六、纠葛
  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纷争,有纷争就会有阶级,有阶级就会有特权。

  哪怕是联邦这样高度发达的,有智脑执行法律的社会,也会存在阶级和特权。这就是人类社会的特性。

  炎君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谁也不知道他是如何进入联邦官员体系,反正在黑街被收编之前,炎君就已经带着自己的心腹入驻了战时的军营。军队离开之后,他顺理成章地成为十四区的高层官员之一。

  比在黑街时还要气派,出入有自己的专车。没有牌子的越野车是军车改造而成,拥有联邦专门颁发的识别码。比以前那辆只敢在边境和营地偷偷摸摸开的装甲车不知道舒服了多少。

  他走到陈少阳面前,二人相距不过半米。炎君盯着陈少阳看了足足二十秒。

  “你也看到了,我女儿这样。”炎君收了刀子一样的目光,背着手踱步道。

  “她这样和我没有什么关系,倒是应该问你。”陈少阳毫不在意地道。

  “当初,她为了你,背叛了我,背叛了她的亲生父亲!”炎君睚眦欲裂,双目似乎要喷出火来。

  “呵,看来你的虚位不是装出来的,是从骨子里带出来的。”陈少阳做了个请的姿势。“那么现在,能请督查先生先出去吗?没有经过我的邀请,哪怕是您身为督察,也没有无故进入我私人住所的权利。”

  炎君脸上闪过一丝戏谑,只有弱者才会求助于他人,求助于法律。只有强者才可以掌控自己的命运,因为他们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

  “你真的以为联邦法律,那些写在粒子阵列中的文字能够保护你一辈子吗?”炎君讥讽道。

  陈少阳并不答话,只是拿起了屋边的一个遥控器。那是呼叫执法无人机的开关,当公民住所遭到入侵,可以随时呼叫执法无人机进行自卫。而住所的主人,联邦公民是不具有自卫权的。

  “我相信你会交出自己的秘密的,如果,你想知道坦克的消息的话。”炎君走到陈少阳身旁,在他耳边低声道。

  陈少阳瞳孔一缩,手中的遥控器金属外壳都被他捏地变了形。

  “改变主意了记得联络我。”炎君大步流星地离开了。

  “你不懂,真正被联邦律法保护的不是我,而是你啊。”陈少阳盯着炎君离开的背影,喃喃自语道。

  他被监视了。虽然一直都没能找到监视器在哪里,但是陈少阳非常确定地知道自己被监视了。有一道甚至是几道目光总是在暗中窥视着他,毫无道理地,一种来自魂力神隐的提示。

  陈少阳相信魂力的提示,他甚至能感受到这些窥视的目光中,有一道是带着善意的,有一道是冷漠的,还有一些充满了警惕。随着这半年来实力的提升,他的感觉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具体。

  坦克不见了已经有半年了。半年前,与鲁班老爷子归来之时,坦克已经不见了踪影。

  就像是忽然消失了一样,他试着做的烧烤还在烤箱里,只是已经焦糊了。他的炮管摆在客厅,斜着像是随手放下却忘了拿起来。他的所有的东西都还在,包括金虎留下的,对他来说至关重要的小吊坠,好好地放在桌上。

  这个东西以前坦克几乎是从不离身,只有陈少阳问起的时候才摘下来给他看了一眼。

  坦克消失了半年,陈少阳找了半年,整个黑街都找遍了,没有这个人。托鲁班黑进联邦网络,搜索了所有的劳工和公民,都没有找到这个人存在的痕迹。

  陈少阳心中有着猜测,却一直没有去找过。因为那些监视者的目光如芒刺在背,让陈少阳根本不敢妄动,也不敢暴露自己一丝的特别。

  很奇怪,这些目光只有在他进入核心区的时候才会消失。所以他猜测,应该是区域性的监视装置,要么是在天上,要么是在地下。

  在他们刚刚稳定下来的时候,炎君便找上来了。昔日黑街的大头目,摇身一变成为了联邦东灵十四区初级督察,比林诺诺低了两个职级,在十四区的地位却与以前一般无二。

  每个区督察掌执法与治安,负责处理无人机警察无法处理的事情。除了督察之外,还有市政厅负责这个区的行政。司法权属于智脑,此外会有一些联邦官员进行协助。

  炎君虽然只是一个初级督察,却拥有着能够调阅整个十四区公民初级档案的权力。他首先调阅了所有劳工档案,却没有发现陈少阳,以为他已经被暗鬼的人给杀掉了。却不曾想有一天在公民档案里发现了陈少阳的名字,自然而然地找上了门。

  炎君不会忘记,是谁让他颜面扫地,又是谁抢走了本该属于他的惊天功劳。

  “乖女儿,不管你是真的疯了还是假的疯了,现在你都得乖乖扮演好你的角色,不然的话,你就去地下陪伴的你的母亲吧。”

  炎君撩过严莉莉的头发,轻声温柔道。严莉莉瑟缩在越野车后座上瑟瑟发抖,眼神中尽是恐惧。

  人们都以为她疯了。被炎君抓回来后,放在处刑室电击了整整三天三夜,侥幸未死,精神却不正常了。见了炎君就害怕,只记得陈少阳,每天都在呼喊陈少阳的名字。

  本来她的命运应该是被切片供段生研究,毕竟能在处刑室活着挨过三天三夜电击的人少之又少,必然有什么特殊之处。但是她对陈少阳深刻的印象反而让炎君萌生了一个想法。

  陈少阳此人,迂腐而且妇人之仁,若是用严莉莉去干扰他的心神,必然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于是,炎君留下了严莉莉一命,实验却从未停止。

  陈少阳回到了自己的厨房,靠在冰箱上揉了揉脑袋。他从来都不怕正面的战斗,每一个武者都是生来便是要战斗的,他无畏无惧。

  但是他讨厌一切在背后耍手段,使阴谋诡计的人。这也是他一直以来都瞧不起炎君的原因,他就像一只老鼠,永远躲在暗处啃噬。

  “不会让你再嚣张多久了。”

  陈少阳展开手心里揉成很小一团儿的纸条,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小字,又被汗水侵蚀过,很难辨认。但这难不倒陈少阳,他还是认出了上面的内容。

  那是一组坐标,324,479。后面有两个图案,仔细辨认,依稀能看出是一辆坦克装甲车和一个扎着冲天揪的小女孩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