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其他小说 > 太极高手在未来 > 一九四、交流
  陈少阳试着朝着魔豹传递了一道带着意识的精神力,却发现魔豹似乎并不能理解。魔豹的精神力十分内敛,开化程度和没有跟御兽建立连接之前的如花差不多。

  陈少阳按住魔豹的脑袋,浑厚的内衣包裹在魔豹身上,将他的能量全都桎梏住,令他无法动弹也无法逃离。

  “如果想要活命,就接受这道精神力的链接,否则,你会死。”

  陈少阳懒得跟魔豹废话了,直接将古器御兽的精神力链接传递过去,并且爆发自己森然的杀意。

  凛冽的杀意让魔豹如坠冰窟,他虽然听不懂陈少阳的话,也不能理解陈少阳传递过来的意识,却大概明白现在自己似乎处境堪忧,随时都会死。

  古器御兽的精神力链接传递过去之后,径直钻进魔豹的识海。出于本能,魔豹还想反抗,但是自己的识海刚刚掀起一点波涛,陈少阳就感知到了。

  锋锐的骨剑在魔豹的脖颈之间摩挲,魔豹本来如同钢铁防弹衣一般的皮毛在骨剑面前却脆弱得像是豆腐皮一样,一戳就破。陈少阳不过是轻轻划拉了一下,魔豹的脖子上就出现了一道鲜血淋漓的伤口。

  魔豹的身子颤了一下,最终还是强忍着不适接受了那道精神力的连接。

  很快,御兽与魔豹之间的精神力链接已经建立了。磅礴的精神力从古器御兽内部汹涌而出,直接贯入魔豹的识海。魔豹的气息竟然瞬间暴涨,节节攀升,惊得一旁的铁狼都忌惮不已。

  魔豹的实力,较之此前起码上升了两个小等级。若是此前,他还只是拥有与三个使能者圆满普通人类修行者对战的战力,此刻已经变成了五个。不要小看这增加的两个,这说明它的实力直接增加了一半多。

  陈少阳也发现了这一点,只能解释为魔豹这些年能够修炼到这种层次,全是依靠能量晶矿丰富的能量强行冲上去的。他的精神力相较于能量积累一直都处于一种极度欠缺的状态,也是一种与影皇相反的失衡状态。

  难怪他看这魔豹此前的攻击总是用力过猛,似乎对力量的控制不是很到位,原来根底在这里。此刻魔豹的精神力被古器御兽所补足,实力自然暴涨了。

  陈少阳也很开心,不但是因为自己多了一个强力的属下,更重要的是因为他发现御兽虽然和魔豹建立了链接,但是御兽之中原有的连接一个都没有消失。他之前和如花建立链接的时候,就有一个御兽之中本来就有的链接消失了。

  现在他和魔豹建立了链接,却没有旧有的链接消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古器御兽御使凶兽的数量,是和陈少阳的实力相关的。陈少阳的实力增长,那么能够御使的凶兽数量、品级也会随之增长。

  这就意味着,陈少阳以后可能会拥有一支恐怖的凶兽大军。一人在前,无数凶兽在后随之征战的场景,想想都让陈少阳有些小激动。

  过了约莫一刻钟的时间,御兽的连接才彻底稳固下来。魔豹身上的伤势竟然奇迹般地恢复了不少。

  它自然也能感受到实力的增长,眼神之中有些狐疑,看向陈少阳的目光有些贪婪。

  就在他想尝试一下,能不能跑掉的时候,脑海中的刺痛可恐惧直接控制了他的身体。

  陈少阳一脸戏谑地看着它,被古器御兽控制了还想跑。这魔豹修为还不如母鳄,怎么可能办得到。

  陈少阳感觉,被御兽所御使的凶兽们想要自己挣脱这层束缚,恐怕不到传说中的尊者境是不行的。在古器御兽原有的几个链接之中,陈少阳偶尔探过去却被拒绝的精神力遗漏的那一丝气息,都恐怖无比。

  那些早已存在于御兽之中链接,至少是神王境界之上的强大凶兽才会具备的。

  和古器御兽建立了链接之后,魔豹就已经被赋予了相当的智慧,虽然不能口吐人言,也还不会传递意识,但是已经可以理解陈少阳的指令。

  “告诉我晶矿在哪里,否则,你不会好过。你感知到不远处那头母鳄了吗?你要是不说,就把你的心核脑核都给它进补,它想进入圣徒境界已经很久了,就差那么点儿。你觉得怎么样?”

  魔豹身子抖了一下,忙不迭的传递过来愿意合作的意识。虽然很费解也很模糊,陈少阳到底还是理解了。

  既然魔豹已经搞定,也确定了这里确实有一个能量晶矿的事情。陈少阳也就先放下心来。能量晶矿的开采不急于一时,必须要最忠诚的心腹来办这件事情。营地里就是一个筛子,被人渗透得四面漏风,陈少阳谁也信不过,所以还是得用自己最熟悉的人手——比如说眼前的魔豹。

  这魔豹之前就自己挖过不少了,到时候工作起来应该是轻车熟路。不行就叫母鳄帮他一起挖,母鳄体型更大,应该更快些。想必母鳄也很愿意帮这个忙,到时候刺激一下魔豹,他一定会干得很卖力。

  陈少阳心下有了决定,看向铁狼,面色有些复杂。

  他伸手轻轻一招,一具破破烂烂的尸体从林中飞来,啪嗒一声掉在铁狼的面前。

  铁狼愣了一下,仔细一看尸体,面色也变得很难看。

  “她去袭击基地了?”铁狼有些艰难地开口问道,似乎有些羞于启齿。

  “嗯,被如花解决了,后来用了一颗黑色的珠子,差点没把如花杀掉。要不是我也留了后手,恐怕如花和鲁班他们都要性命堪忧。”

  如花是在昏过去之前一瞬间死死将杨梦捏在手里,直接捏地她全身经脉骨骼爆裂而亡。若是没有御兽给如花挡那一下,说不定还真给这个女人挣脱开来。到时候一个使能者圆满哪怕受了重伤,杀鲁班和两个徒弟,也不是办不到。

  所以,只要一想起来,陈少阳就有些后怕。同时也深恨这个所谓的神教,本来还以为可以和平相处,顶多互相利用一下,友好合作互利共赢多好啊。没想到他们脑子不知道怎么抽抽了,想要控制自己?陈少阳绝对不能容忍。他向来吃软不吃硬。

  “我说,不是我告诉她基地在哪儿的,你信吗?”铁狼想了想,还是说了出口。陈少阳没有在他出现的第一时间对他出手,就是让他解释的态度。若是陈少阳想杀他,一个照面,铁狼也挡不住。哪怕他拥有领域,哪怕他的神秘基因能力是复生。

  陈少阳没有说话,铁狼也就不再啰嗦,直接将那天在营地里和杨梦会面的事情说了一下。

  “这么说,当时你是阻止了她?然后她自己找到了基地附近?”

  陈少阳如此问道。虽然还在问,但是心里却已经信了七分。也有道理,若是真的铁狼出卖了自己,告诉了这个女人基地的事情,恐怕她已经开始攻打基地了。虽然不一定能够攻破,那可是鲁班老爷子魔改过的基地,有些武器连陈少阳都觉得可怕。更不要提如花肯定会在第一时间赶回去了。

  “应该是的。”铁狼郑重道,“陈少阳,神教之中也不是铁板一块。南方白虎大神官对你一直都态度很温和,但是东方的青木神官一直不赞同他的做法,认为收效太慢。他一直主张,不论用什么手段,对神教的忠诚才是第一要务。所以才会有教士妄图胁迫你家人的事情发生,在这里,我代表神教向你道歉。”

  铁狼朝着陈少阳深深的鞠了一躬,弯着腰不肯起来。

  陈少阳面色冷峻,并没有去扶铁狼。

  “如果道歉有用的话,要刀剑枪炮干什么。铁狼,你说是不是?”陈少阳的语言冷冽如刀,一刀刀割在铁狼心头。“我们是老朋友了,我从来没有太过防备你。以前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因为我在这个世界上的熟人朋友很少,两只手都数的过来。所以一直以来,我对你都是掏心掏肺的,这一点你可认?”

  “但是,你皈依了神教,也一直想让我皈依。你信仰什么,我无权干涉,那是你的自由。你想向我传教,那也是你的自由,我一直以来虽然不愿入教,但是并不反感。因为宗教本来就是给人信的。但是,如果你们的宗教抱着这样的目的来到我身边的话,那我可就不能接受了。”

  陈少阳斟酌着自己的一字一句。

  “这件事情,我需要神教给我一个交代,你尽快和神官联系吧。至少,我希望亲自和他们对话。”

  陈少阳的话音落地,铁狼愕然地抬起头,却只看见魔豹驮着陈少阳远去的背影。

  陈少阳要求神教给他一个交代,这事儿在铁狼的预料之内。毕竟他要是不要个交代,恐怕也会被神教中人所看不起。但是陈少阳为什么会要求和大神官联系呢?还要直接对话,难道他就不怕直接被大神官所点化了吗?

  不管陈少阳如何想的,如今铁狼想要重新获得陈少阳的友谊,也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

  铁狼并没有第一时间返回营地,而是凭借着自己与南方大神官的联系呼唤着他。就算要联系,也应该与南方大神官直接对话。如果是东方青木神官,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陈少阳骑着魔豹带着母鳄,一人两兽声势惊人地回了营地。

  黑白营地人的认知再一次被刷新了,竟然还有人可以御兽那些残忍狂暴的凶兽,这个世界怎么了。

  陈少阳想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他需要营地人认可的他的实力,让营地的领民们觉得自己的领主神秘,强大,几乎无所不能。这样才能建立领民们对营地的归属感,这样陈少阳才能真正组建一个属于自己的营地,而不是属于前影皇营地高层的粮仓。

  陈少阳回了营地,果然如此前所说下发了大笔的修炼资源。这让活着回来的人们都有些感动,也有些惊惧。感动是因为陈少阳说话算话,而且没有打半点折扣。修炼资源很多,连超能者和使能者级别凶兽脑核心核这样的好东西都有不少。

  这些都是陈少阳的存货,他之前和如花出去打猎也没少弄到这些东西。陈少阳和两个徒弟都需要修炼,也不能一直吃老本。

  但是这些人也很惊惧,因为陈少阳说了。他们有七天的时间修炼和恢复状态,七天之后,他们都要带队到东山上狩猎。东山之上,威胁最大的魔豹已经清除了,剩下的自然是那些使能者初阶和超能者级别的小凶兽。这些都是食物和修炼资源,怎么可以放过呢。

  而且不清理干净,迁徙过去的营地也没办法安心地耕作。

  陈少阳给了他们半个月的时间,把东山清理干净。到时候说不定又有死伤出现,他们也只能埋头苦修,争取多提升一点实力,才能在接下来的大战之中活下去。

  同时,陈少阳示意蓝多让他营地的那几百号人做好准备。

  东山山势平缓,土壤肥沃,十分适宜耕作。最重要的是上面还有一个能量晶矿,不管出于什么考虑,都是让忠诚度最高也最知根知底的蓝多营地过去最合适。

  现在蓝多已经成了陈少阳的头号铁杆心腹了。

  七天之后,小队再次出发前往东山清剿凶兽。

  同时,铁狼告诉陈少阳,南方大神官会和他交流一次。时间就定在三天后,到时候南方大神官会以铁狼为载体,和陈少阳进行精神力交流。

  这种方式很危险,特别是对于一直想让陈少阳诡异的神教来说。万一他们在过程中做了什么手脚,就像对铁狼做得那样,强行点化了陈少阳,那可就没处说理去了。

  鲁班老爷子的意见是拒绝,让他们随便赔点什么表示一下。铁狼不舍得杀赶出去就行了,陈少阳实在没必要冒这个险。

  陈少阳思量了一下,还是决定接受。

  他不怕冒险,也对自己识海中的古器和太极功法修炼出来的神隐之力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