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其他小说 > 太极高手在未来 > 二一九、调虎离山
  

  一道黑影从元亨的帐篷之中飘然而出,破开雨帘遁入黑暗之中。

  虽然只是一道一闪而过的影子,却并没有逃过胖子的眼睛。

  “哪里走?”

  蒙面胖子一声怒喝,空中纷纷扬扬的雨丝似乎都为之一震,停顿了片刻才继续飘落。

  胖子虽然身体胖,速度却着实不慢,宛如离弦的利箭没入黑暗,追着那道黑影而去。

  “找到它了,他在往东,速度很快,你赶紧拦截。”

  胖子一面飞驰在雨幕之中,一面按住自己的耳廓部位,轻声说道。

  原来那一直戴着从未离身的黑色面纱,还有通讯功能。在黑暗大地,能够使用的通讯设备少之又少,除非是特制的,现有的通讯设备很多都会受到复杂的能量环境干扰。

  黑暗大地又不具备建立量子通讯基站的条件,也没有可以覆盖到的卫星通讯,所以远距离通讯十分困难。他们只能通过十分原始落后的短波无线电,一截截地发送情报和命令。根本做不到即时通讯。

  这两个蒙面人带着的这套即时通讯设备,已经可以说价值连城了。

  “咦~不对,靠,老子跟丢了。”

  胖子追着前方的黑影,忽然看到对方停了下来,全神戒备地上去一看。哪里还有什么人,只是一个虚影罢了。

  追了七八分钟,最后还是被对方给逃了。那速度真的和瘦子描述的一样,快若鬼魅。对方一旦使出真本事来,自己还真就死活追不上…

  不对,既然对方速度那么快,为何自己还追了七八分钟?

  胖子脸色一变,正好这个时候在前面拦截却什么也等到的瘦高蒙面人也过来了。

  “你诓我?人呢?就这么跟丢了?”

  瘦高个质问道,虽然之前在通讯频道里胖子已经说过了,却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他们两个人夹击一个人,前后距离不超过三公里,都在他们的感知范围之内,却还是追丢了。此人已经不仅仅是速度快那么简单了。

  “中计了,此人是个诱饵,恐怕营地之中有了什么变化,得赶快赶回去。”

  胖子一脸凝重,刚要动身,却顿了一下。

  “不行,你不能跟我回去。”胖子忽然想起了什么,一种淡淡的危机感萦绕着他。他必须快速下决断,否则恐怕很难度过这次难关。

  长久以来,他就是靠着这种近乎预感般的直觉躲过一次次危机。

  “阿兰,帮我呼叫一个空中支援,代号七六三二,任务内容是在我打出信号的时候带我走。”

  “你确定?”

  原来那个瘦高男子叫做阿兰,是一个很女性化的名字。阿兰眼神之中闪过一丝震惊,此刻的胖子已经收起了玩世不恭的心态,反而变得十分慎重,那就说明事情真的已经非常严重了。

  “如果很危险,那就不回去了呗,任务要紧。”

  阿兰开口道,话语之中带着一丝忧虑。

  胖子拍了拍阿兰的肩膀,笑着说道。

  “不回去那不是我的风格,本来是我自己做得局,现在被人家反将了一军。也罢,确实是我太小看这片土地上的土著了。我已经大概猜到了事情的经过,但是还有一些疑惑想去解开。放心吧,只要有空中支援,我一定能安全离开的。你呼叫完空中支援,不要停留,直接前往大风矿场,守好那里。你说得对,任务要紧,这次是我贪玩儿了,也小觑了敌手。”

  “快走吧,再耽搁我怕你也走不掉了。”

  他们离开北水扎营的地方不算很远,五公里不到,这个时候若是被陈少阳找来的话,恐怕就真的完蛋了。

  胖子轻轻一推,阿兰就被他推出去,二人朝着相反的方向前进。

  胖子纵跃在暴雨的丛林之中,没有用能量驱散雨水,而是任由冰冷的冻雨砸在自己的脸上身上,浸在皮肤上带走最后一丝温度。胖子觉得自己需要静一静,反思自己是怎么败的,败在这种可耻的小阴谋小算计之下。

  他被算计了,被陈少阳算计了,也被何水算计了。

  没想到何水这个人,明面上优柔寡断,没有主见,没想到到了这关键时刻却忽然反戈一击。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反水的呢?是在自己夺走营地大权的时候?

  陈少阳又是什么时候和何水搭上线的呢?是在大风营地争夺的时候?

  为什么自己没有察觉呢?胖子如此想到。他忘记了,他那个时候忙着带着营地里的几个圣徒初阶吃喝玩乐,各种新花样。忙着在营地的女眷之中挑选出漂亮的侍寝,忙着计算自己需要加多少赋税才能网络更多的手下…

  就这么思绪万千的,胖子很快就返回了军营之中。

  本来应该点着警戒灯火的军营驻地静悄悄的,只有雨点打在长青的树叶上的沙沙声。

  雨渐渐小了,胖子的嘴角勾起一丝笑容,没有丝毫犹豫地走进了驻地。

  “怎么?我出去一趟,回来就连灯都不给留一盏了?”

  “怎敢怎敢…”

  随着何水的声音响起,营地里七个帐篷的灯光依次点亮,很奇怪,依然很安静。

  只有何水一个人从笸箩的帐篷里出来,身上散发着浓浓的血腥味,一脸笑容。

  “解决了?”

  胖子和何水隔着黑纱对视了一样,似乎都能感受到对方的目光。胖子轻笑了一下,问道。

  “亲手解决他们是不是感觉很爽?老实说我也很想解决他们,不过不是在这个时候,而是在我的游戏结束之后。因为他们在我看来,就如同猪猡一般,混沌、粗鲁又愚昧。浑身散发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臭味。他们,只配作为工具,用完必须扔了无法二次利用的那种。”

  胖子说完,顿了一下。

  “本来你和他们没什么差别,不过今天晚上的事倒是让我对你刮目相看,你已经从猪猡上升成了一头宠物,有点像猎犬,又有点像不怎么温顺的野猫。不管怎么样,都让人舒服了不少。”

  胖子朝着何水走了两步,在空气中嗅了嗅,似乎没有闻到何水身上的臭味很开心。

  “哼,在你眼中,我们这些人都不是人,你只不过是在玩耍,而且是在用我们的性命和尊严玩耍,是在用我领地里无数子民的生命和未来在玩耍…”

  “打住,说那么多干嘛。陈少阳呢?既然都来了,不打算见一面吗?”

  胖子说着,从自己的腰间取下一个刀柄,轻轻一按,刀柄之中吐出刀身和刀臂。

  接近两米长的大关刀,被胖子扛在肩膀上,刀刃上摄人的能量属性令人看一样就有种要昏厥的感觉。

  附带属性:斩能、破灭…

  一把比瘦高个阿兰手中的长刀等级还要高的能量武器,同样在黑暗大地价值连城。同时,想要驱动这样一把能量武器,恐怕需要使用者的实力无比强劲才行,至少按照气息来看恐,需要圣徒高阶乃至以上。

  胖子扛着自己的刀,整个人都多了一种莫名的自信,看上去一扫此前的颓丧,恢复了全部风姿,令人心折。

  “好刀。”

  陈少阳从帐篷的阴影处转出来,同时出现的还有一个巨大的影子和一道不弱于圣徒中阶的凶兽气息。

  母鳄和如花全都被陈少阳带过来了,至于营地中的强者,陈少阳只带了坦克一个,现在就跟在他身边。

  胖子看见陈少阳,怔了一下,随即有些自嘲地道:

  “没想到最近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陈少阳,黑白营地领主竟然如此年轻。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听说你有可能是来自联邦,不知道是真是假?”

  胖子盯着陈少阳,微微眯了眯眼睛。

  “错了,是黑白营地。不过联邦这个称呼我喜欢,以后说不定我会把黑白营地改成黑白联邦,到时候就谢谢你的提议了。”

  陈少阳心头跳了一下,通常黑暗大地的人就算知道联邦的存在,也会习惯性地称之为光明世界,与黑暗大地对应。这胖子一开口就是联邦,几乎可以确定是联邦中人了。

  “呵呵,你不承认也没有关系,我回去查一查就知道了。”胖子也不在意,他有了自己的判断,陈少阳如何答并不重要。十分自信,自信到了自负。

  陈少阳给他的感觉就是,和黑暗大地土生土长的强者截然不同的。那是只有长在联邦土地上才能培养出来的平静和教养,不像是黑暗大地的土著,每个人的眼底都有着一丝绝望和疯狂。

  “不过还是想问你,什么时候和我这位何水领主搭上线的?”

  陈少阳盯着胖子,发现自己的精神力竟然无法穿透他脸上那层薄薄的黑纱,想必又是什么宝贝。联邦真的是财大气粗,惹人眼红啊。陈少阳心里在跑马,嘴上答着话。

  “在大风营地冲突的时候啊。”

  陈少阳在笑,笑得有点得意和窃喜的感觉。

  不知为何,胖子很讨厌陈少阳的这种笑容。因为这种笑容他再熟悉不过了,那是一切尽在掌握的笑容,那是将一切玩弄在股掌之间的得意。这种笑容,曾经是他的专属,今天却易主了。

  “在营地杀人那个,是你吧?”

  “我堂堂一个领主,何苦要去干那种勾当。”陈少阳嗤笑了一声,“真正杀掉那些人的,是这位何水领主,而我们只不过是从旁给他一点小小的帮助而已。”

  所谓千金之子不坐垂堂,他陈少阳怎么可能会真的屈尊降贵做这样的刺杀呢?

  虽然他觉得这样很刺激很带感,但是就算他自己想,他那些手下也不会同意的啊。

  “哦~?”胖子意外了一下,看向何水,“没想到领主的实力如此了得。”

  “哼,杀几个已经彻底堕落了的废物而已。倒是你,还敢回来,就不怕被我等围杀?”

  何水冷哼,握紧了手中的长鞭,随时准备发难。

  “我就是回来看看,是不是真的一切如我所料。这位陈少阳领主竟然能够给人敛息,这份本事可是独一份,但也不是无迹可寻,你可要小心了。”

  胖子不理会何水,而是看向陈少阳。在他心中,唯一能和他的平等对话的人,只有一个陈少阳而已。

  “把你留下来,就不会有人知道了。”

  “这么有自信吗?是好事。”

  长刀劈下,将刺过来的骨剑轻轻架开,二者一触即分,身形交错。

  能量碰撞带来的余波在雨中斩出几道空白,最后化成一道道水柱哗啦而下。

  没有任何预兆,二人就如同极为默契的切磋者,在同一时间选择了出手。

  胖子心头再度惊了一下,大关刀的破灭属性竟然没有毁掉那把骨剑,斩能属性也没有破开陈少阳劲力之中那种黏糊糊让大关刀不受控制的感觉。他征战多年,这还是首次。

  何水站在一边,想要参战却根本插不上手。

  这个时候的何水才感到绝望,原来他和陈少阳以及蒙面胖子之间的差距竟然如此之大。

  二人恶斗,他竟然连看都不是很看得清楚。

  两人的气息越打越强,短短三十秒内似乎已经交手了十余招。然而何水的视角中,他们二人只不过是一错身即分开,那错身的一瞬如同慢动作,分开却又骤然拉快。

  按理说,水能量亲和的他这种下雨天就是他的天然主场。

  可是,主场之中的雨水全部被斩空了,连落下来都做不到,何水也跟不上二人的速度,只能干望着。

  “你实力不错,为什么要从联邦来到这个肮脏丑恶的地方?你竟然还当了领主,一旦沾染了这个地方的领主之类的职位,就再也回不去了。你应该不是不明白。”

  胖子忽然开口,手下却不松懈,步步紧逼。

  “这就不劳挂心了。我的事情可以不用管,要不然来说说你们在大风铁矿里挖什么吧?我去看过了,那里除了铁矿似乎没有什么特别。”

  “呵呵,这可不是你能掺和的。”

  胖子劈出一刀,这一刀似乎比之前的力道大了很多,更像是一个警告。

  陈少阳被逼退,感觉到胖子不善的目光,笑了笑。

  “你不说也没关系,反正大风铁矿也是我的,我亲自去查个明白。”

  陈少阳退而复进,骨剑伸展隐有龙吟。


  最快更新 www.6035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