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其他小说 > 太极高手在未来 > 三零二、窃取权限(万字求订阅)

三零二、窃取权限(万字求订阅)

  “剑白…尊者?”陈少阳下意识开口,却忘了自己身处机甲之内,他说的话,都会有机甲的同声系统放大出来,而近外太空的大气层空气稀薄,声音传出来只是一道声波,无法传递。

  尊者毕竟是尊者,昂首站立在无极肩头的剑白轻轻点了点头。

  对于剑白这位尊者,陈少阳对他最大的熟悉还是他留在陈少阳识海的那道意识分身。此刻骤见真人,他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虚无、凌厉,这就是剑白给他的感觉。

  虚无,是因为他的感知根本探测不到剑白的存在。放开本体的感知到了无极之外,肩头那里空空如也,哪有什么人存在。

  凌厉,是因为剑白刻意显露出的存在感,让陈少阳感受到了一柄绝世凶剑的凌厉感。不同于他身上那柄龙魂所化的古剑青锋,这柄剑,你只要感受到它的存在就知道它是要嗜血、杀人的。

  青锋古剑之内的龙魂,平日里总喜欢露出本身气息,骄傲得一塌糊涂,难怪今天会那么乖,一点动静都没有,这是碰到了狠人,怂了。

  见到了本尊,陈少阳本该有千万个疑问,比如剑白为什么要这么帮助陈少阳,一路走来,若不是剑白的庇佑,陈少阳早已死了好几回。又比如剑白到底看重陈少阳身上哪一点,值得他堂堂的神尊强者,一直关注着一个普通修行者,从他还是超能者开始,一直到了如今的神皇境界。

  只是事到临头,陈少阳竟然有种类似近乡情怯的感觉,不知从何问起。

  “不必多说,先看着就好。这一次,我会给你一个答案,你已经有了足够的资格了。”

  剑白的声音传来,陈少阳好不容易打好的腹稿也只得咽进了肚子里。不知为何,在剑白面前,陈少阳总有一种自己还是个小孩子的错觉。

  眼前的大战并不因为剑白的出现而有着丝毫的停顿。

  身为联邦明面上仅有的十余位尊者之一,剑白身负守护彩云圣城的重任,却没有选择出手相助,而是任由局势发展。

  两具武备机甲已经作战了十余分钟,如此高强度的作战,普通的驾驭者,哪怕是神皇境界强者,也无法负荷太久的时间。

  陈少阳认为他们的巅峰时间最多还有半个小时,毕竟机甲对力量的提升不是毫无代价。

  不是每个人都和陈少阳一样,拥有着续航能力极强的太极功法,寻常的能量修炼方式决定了他们的身体承受能力和耐力都远不如陈少阳这样修行内功的强者。

  这边武备机甲的行动陷入了僵局,另外一边恒星主舰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在三个高阶恐魔的不间断炮击之下,恒星主舰的能量罩已经变得岌岌可危,随时都有可能被强行攻破。

  不用无极探测能量罩的能量强度,仅仅从暗能炮轰击在能量罩上掀起的黑色涟漪越来越大就能看出来,主舰之中的能量正在捉襟见肘。用不了一个小时,恐怕再有半小时就会崩溃。

  届时,主舰的舰身直接暴露在恐兽的炮口之下,舰艇本身的装甲能够挺多久,真的还是一个未知数。

  陈少阳看得冷静,最初的冲动被阻止之后,他反而冷静下来。没有别的原因,今天这个战场太诡异了。联邦既然能够造出恒星舰队这样的战争利器,绝不可能无法发现他们受袭的事情,然而到了这种时候都还没有看到联邦的支援,此中必有蹊跷。

  “不用怀疑了,联邦还有两支恒星级舰队正在赶来。异族进行了空间封锁,他们突破封锁需要时间。”

  剑白好像能知道陈少阳心底的想法,如此说道。

  陈少阳心中释然,原来是被阻拦了,难怪没有支援到场。

  “这支舰队,是支援彩云圣城进行收复战争的吗?”

  陈少阳让无极关闭了同声系统,只是单纯地说道。

  “不错,此次收复之战,联邦已经策划了很久。三年前的东灵区失陷就是一个伏笔,收复之战在当时就已经开始准备了。当然,三年时间,联邦都是在准备这支舰队运送的东西。”

  剑白今天似乎很耐心,而且话也很多。陈少阳静静地听着,到这里情不自禁地问道:

  “舰队运送的是什么?”

  作为捧哏,要有捧哏的自觉,陈少阳深知这一点。剑白刻意说道这里留白了,那就是要陈少阳发问的。

  “基点核心,超大型基点核心。这次运送的核心并不比彩云圣城的小多少,毕竟整个云省若是真的收复,需要覆盖的范围比如今彩云圣城控制得区域也就小一圈。”

  基点核心这个东西陈少阳知道,东灵大区之所以会那么快就陷落,和大区的核心基点被捣毁有着直接的关系。

  一旦核心基点被捣毁,基于联邦智脑的所有的设备都会陷入瘫痪,包括交通、通讯以及武器授权。

  所以,异族在捣毁东灵区核心基点之后,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将整个东灵大区变成了黑暗大地的状态。

  只是陈少阳没有想到,那么重要的东西,通过恒星级舰队从外太空运送过来,竟然也会被拦截。这事儿才是真正的大有蹊跷。

  陈少阳很想问剑白,既然是那么重要的东西,而且就在他们的面前面临着被夺走的风险,为什么他还不出手。

  他问了,转头盯着剑白的神色,有些担心剑白不给他的解释,或者像以前一样,抛出一句,想要知道,你现在还没有资格。

  “我不能出手,一旦出手,就是破坏约定。会有祖魔从永夜城直接对人类的据点出手,这是约定,也是平衡,得不偿失。”

  陈少阳心想既然你不能出手,那你过来干嘛,过来就过来了,还要找到我。

  不知为何,陈少阳心头有种奇怪的预感,这事儿恐怕还真和他有着关联。这一切都太巧合了,凭什么舰队早不被拦截,晚不被拦截,偏偏要在他黑白领地的上空被拦截,还打得天昏地暗,陈少阳想不发现都难。

  这种程度地战斗,估计在地面也能看到天边风云激荡的吧。不管陈少阳出不出来,都一定会感应到,然后上来一探究竟的。

  这分明就是一次设计好的,绝非偶然的袭击。

  陈少阳的思绪被一道耀眼的强光打断了,再抬头看战场时,最外围的那只恐魔已经被击退了一公里多。更惨的是一直围绕在它身边的次级恐魔和异魔飞行器,白色光柱过处,万物融化,恐魔异魔都为之一空。这个异族恐魔编队一瞬间便损失了接近五分之一的力量。

  那支恐魔编队分明被激怒了,恐魔扬天长啸,没有声音传来,但是一颗超大号的暗能炮飞了出去。

  含怒一击,狠狠撞在被围攻的主舰之上,摇摇欲坠的屏障碎裂成点点余波。

  雨点般的暗能炮砸在运送的主舰之上,在外围的防护装甲上砸出大大小小的黑色坑洞。

  最大的创伤来自于另外意志恐魔,同样的加大号暗能炮狠狠砸在运送主舰的间尾,四分之一的舰身被强大的暗能直接融化,变成了一片虚无。

  遭此重创,运送主舰摇摇欲坠,舰身警示的红灯闪烁不停。受创的舰尾冒出了黑烟,有些零零散散的东西从中漂浮出来。

  突破到运送舰的异魔编队和借机靠近的次级恐魔直接登上了甲板,全副武装的士兵们也和那些刀锋战士展开贴身肉搏。

  好在支援的舰队毕竟赶到了,而且不是剑白说的两支而是三支。

  那些贴近舰队的次级恐魔和刀锋战士都不过是癣疥之疾,真正能够威胁到主舰的还是那些高阶恐魔。好在,三支支援舰队纷纷朝着三大高阶恐魔挺进,防护盾都没开,舰身上的主炮不断开火,压得恐魔们无暇他顾。

  中央的运送舰无暇他顾,本身能量已经在前期的抵抗之中消耗得差不多了,现在只能勉强自保,专心应对那些攻上舰艇的刀锋战士和猎魔异魔。

  两方势力交战正酣,三只高阶恐魔和三艘恒星主舰交火产生的能量余波甚至扩散到了大气层内。地面狂风大作,能量紊乱,黑白营地的大部分电子仪器和能量装备被乱流影响,几乎宕机。

  好在老爷子早有先见之明,一些核心的重要设备上都安装了防护装置,而战场离地面又远,还有大气层阻隔,这些装置才没有因为骤然到来的第一波能量乱流而损坏。

  天空之中,大战如火如荼。陈少阳甚至看见后面支援而来的三艘主舰之中飞出了战地机甲,和靠近主舰的异魔颤抖在一处。

  “时机差不多了,你跟着我的指引,咱们向最中央的主舰靠近。”

  剑白执起手中剑,朝着虚空一刺。剑未出鞘,所以没有什么气息泄露出来。一直观战的陈少阳却看得真切,本来已经完全的混乱的战场能量乱流已经渐渐平息,并且随着两方的能量强度逐渐形成新的平衡。这是世界的规则在作用。

  但是剑白带鞘的一剑打破了这种平衡,本来氤氲汇集的能量就如同一个火药桶,剑白那看似不起眼的一剑就是一点火星,瞬间点燃了这个火药桶。

  无穷无尽的能量乱流爆发开来,最先倒霉的就是中央主舰外那些士兵。

  陈少阳有着无极的装甲防护,乱流并未对他造成大的影响。只是逆着乱流而上,机甲的姿态略有些影响。无极体表的伪装效果被乱流冲击之后也变得十分的不稳定起来,让陈少阳有些担心。

  “不必顾忌伪装了,我已经出手隐藏了咱们的气息。被人看见并不可怕,只要不被地外轨道上的侦测卫星探测到就行。抓紧时间,我们要在能量乱流结束之前完成核心权限的篡夺和改写。”

  陈少阳紧紧跟在剑白身后,二人小心翼翼地避过交战地带,朝着被击毁的主舰舰尾而去。

  有穿着外骨骼的士兵见到了无极,跳出来阻拦问话,因为乱流的影响,加上主舰受损严重,舰身外用以抵御乱流的能量场极不稳定,所以通讯都是断断续续地。

  那士兵用加密频道喊了一遍,无人应答,他以为是受到能量乱流的影响。这时陈少阳的声音却出现在他的外骨骼装甲通讯器内。

  “我是…第七…队…机甲…支援…”

  断断续续地声音还是让士兵理解了陈少阳的意思,原来是第七舰队过来支援的机甲。忙着去支援部下的这位士兵长并没有发现,刚刚跟他通讯的频道是公用频道,而不是军部使用的任何一个加密频道。

  这个士兵长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了外围的异族身上,所以才没有注意到。主要是,没有人想过会有不属于联邦的机甲胆敢出现在恒星主舰之外,甚至想着入侵主舰。人类联邦成立至今,每一台武备机甲都是有备案的,即便有一些失落的,没有联邦授权的情况下也无法使用。

  所以从未出现过机甲被人所盗的情况,因为即便驾驭者死亡,机甲只要还有动力就会自行返回机库。

  陈少阳就这么大摇大摆地,上到了恒星主舰。至于剑白,他早就到了。哪怕剑白光明正大地从那些士兵眼前飞过,他们也跟瞎了一样看不见,让陈少阳大感惊奇。

  “没什么值得惊讶的,只要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就可以了。这些士兵实力太弱,发现不了我才是正常的。”

  剑白总给陈少阳一种能够看透人心的感觉。

  远看的时候觉得主舰其实也就那么大点儿,只有在登陆以后才知道它究竟是怎样的巨无霸。长一千米,高五百米的巨大舰身,内部空间同样不小。本来已经算是庞然大物,高达二十米的无极进入其中,也跟个蚂蚁差不多。

  主舰的尾部是一个巨大的货舱,进入之后剑白就让陈少阳把无极停靠在货舱内,人出来。

  陈少阳脱离了无极之后,踩在主舰的地板上,竟然觉得和踩在地面上没有任何区别,也感受不到失重,想必是主舰之内已经安装了模拟的引力系统。

  “主舰之内,还有很多高阶官员和武将镇守。从现在开始,我不会也不能再出手,只能告诉你该怎么做。你必须在两个小时之内完成权限篡改,一旦超时,你我都会有大麻烦。一切,就看你的实力了。”

  剑白似乎对主舰的结构很熟悉,二人行走在货舱之内,按照方向判断,他们是在朝着主舰的中部底层前进。

  陈少阳对于剑白不能出手并不觉得意外,毕竟一看他这么藏头露尾,又偷偷摸摸的样子,绝对不是什么官方行为。

  “其实我想问一下,咱们要篡改什么权限?为什么要篡改权限?为什么是我来篡改权限?”

  陈少阳打晕了两个值守的圣徒级的中层武官,套上他们的衣服之后,陈少阳这才问道。

  “当然是篡改超大型基点的权限了,不然,我何必费那么大的力气?”

  “陈少阳,你认为联邦的生活怎么样?你也是在联邦混迹了接近一年的人,应该有一些感触的吧?和你沉睡前相比如何?”

  陈少阳悚然一惊,为什么剑白会提到沉睡前的事情,这可是关系到他来处的巨大秘密。他从未对任何人提起过。不由自主地,陈少阳停了下来,面带惊疑地看着剑白。

  “莫非,尊者大人也是沉睡苏醒的吗?”

  陈少阳驻足思索了足足半分钟,然后才开口问道。

  剑白并没有因为陈少阳浪费了宝贵的时间而动怒,神色十分平静。

  “不错,我也是当初沉睡的一员。只不过我和你不一样,我一共沉睡了两次,也苏醒了两次,经历过两个时代不同的事情。而你,应当是从头到尾都在沉睡吧?”

  不等陈少阳回答,剑白继续说道。

  “在第二次醒来时,我做了一些当时看来正确的选择,时过境迁,现今看来,这样的选择却并不一定对。所以,我们在改变。”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联邦的尊者,并非都是沉睡后醒来的古人。联邦明面上十三尊者,暗地里有几个我也不太清楚,但是其中只有我,还有另外一位帝师乃是沉睡者。”

  “和你一样,我当初也不过是蜀山之上一个练剑的俗家弟子,勉强算是和你一样的古武传承者。蜀山剑,你应当是听说过的吧?至于帝师,他也是传承至古老的道家一脉,袁守城的名字代代相传。”

  “和我们一样的沉睡者有很多,我这些年走遍了整个联邦,暗查了当年九州之上的大部分地方,找到的沉睡者近百人。大部分的沉睡者甚至没有熬过最初的人类异族战争,成就尊者的,也就我和帝师二人。修行一途,不论此前有着怎样的基础,最终能否成就至尊之位,看得还是自己。”

  就在恒星巨舰的甬道之内,剑白在前,陈少阳在后,听着剑白对那些失落的真相娓娓道来,蒙在陈少阳身世与使命上的那一层神秘面纱也缓缓揭开。

  距离陈少阳沉睡时的二十一世纪四十年代已经足足经过了一千年的时间。

  公元二十一世纪九十年代,人类爆发了第三次世界大战,为了能源,为了生存资源,大战在华夏、米国、沙国、欧二十国联盟之间爆发。起先的人类还能保持着最后的理智,直到米国悍然对华夏魔都发动了核打击。同时,本来是和沙国对抗的欧二十国倒向米国,也参与了对华夏的轰炸。

  暴怒的华夏当即反击,一国之力抵挡两大超级势力不落下风,直到沙国也参战,用三十枚中子弹轰炸了米国自由之都,这才引发了全世界范围的核战争。

  战争打完之后,人类的数量从七十五亿锐减到了二十亿不到,其中,被作为战场的奥国和非国被打成了一片焦土,彻底成为了空旷的无人区。世界四大势力之中,保存有生力量最多的竟然是当初最不被看好的华夏。

  华夏国的军人战死无数,甚至连高层大部分死于核弹和暗杀,存活得最多的,竟然是那些躲进了军方避难所的百姓。

  战争结束了,但是灾难没有结束。人类在战争之前向外太空发送的信号的引起了异族的注意力,在战争结束后的第一个百年,异族降临,并且以最快的速度占领了所有的地表。

  当时的人类为了躲避辐射和天灾,全都生活在地下城之中。那个时候的人类才发现,虽然核战争毁掉了整个世界的生态环境,但是强悍的世界规则也重塑了环境——人类,竟然可以吸收游离在空气中的能量进行修炼了。

  而那些侥幸存活下来的古武修行者也渐渐变得强大。

  在古武辅助下,华夏政权走出了地表,发现世界正在恢复,但悲哀的是,地表已经被那些自称为魔的异族所占领。

  数次征战之后,人类无力抵抗,直到他们在地底发现了更加古远纪元的遗迹。那是名为启明的全球武器系统,只要重新启动,就可以直接将地球上的所有生物清零。

  他们启动了,并且将二十一世纪留存下来的那些人作为样本继续封存,利用古远纪元的技术对他们的身体进行改造,种下了传说中的神的力量,也就是神隐。奇怪的是,只有这些被放在休眠仓之中,从二十一世纪核战争之前留存下来的“纯种人类”才可以接受神隐的种子。而那些因为核辐射而接受了基因变异,拥有异能的人类,却永远失去了成为神隐的资格。

  陈少阳就是其中的神隐之一,连剑白都不是,因为他在第一次异族战争之时醒来了,而且具备了不俗的修为。

  “你的意思是说,所有的神隐都是沉睡者?”

  “也不不一定,现今的神隐,有可能是纯种人类的后代。没有受到基因变异的后代。”

  剑白的身子仍旧挺拔,只是回忆起往事,仍然带着浓浓的历史沧桑,还有一种行将就木的腐朽感觉。陈少阳忽然觉得,强大不可一世的尊者白,或许内心之中早已陈朽,早已被无尽岁月中的孤独与寂寞所侵蚀了吧。

  区区人类,跨越千年的岁月,往事掩埋进尘土,古人早已化作风沙,围绕在他们周围的只有深深的孤独与寂寞。

  那么是什么支持着他们,还能在岁月之河中前行呢?

  “我辈武者,其实和那些普通人有何区别?当初为了在启明之下,留下我等这样的种子,华夏高层全部让出了自己的休眠仓名额,用以铸造能够容纳神隐深根发芽的特级休眠仓。”

  “为了留下我们这样的种子样本,华夏地下幸存的四亿人口,本来可以有至少两亿从启明下存活,却因为我们这样的武者,是人类开启新时代的希望,为了能够掌握住命运的力量,生生断绝了他们的希望。最后,幸存下来熬到联邦之战的人类,区区五千万!”

  说道此处,剑白的声音仍旧平稳,但陈少阳却感受了愤怒和悲伤。

  剑白周遭的空间皲裂,剑光乍现,眼看剑白已经要暴走了。

  陈少阳咽了一口唾沫,一亿五千万人的性命,最后换取了一些莫名其妙的武者留存下来作为开启新时代的希望。这样的选择无法评价,或许是对的,也或许是错的。

  一亿五千人,他们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就这样被牺牲了,这对于他们来说是极为不公平的。只是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希望,为了能够掌控所谓决定自身命运的力量而已。换做陈少阳,他定然下不了这样的决心。当初作出这个决定的人,不知道是有多大的魄力,又有着怎样的决心,会不会被那一亿五千万的冤魂缠绕,整夜的无法安眠?

  应当是不会的,因为他们也放弃了自己生的希望,死之后,哪有什么感觉。

  “我们这些幸存下来的人啊,其实每个人身上都背负着累累的性命,罪孽深重,不敢有丝毫懈怠。”

  剑白终于从那些恐怖的记忆中清醒过来了,声音变得澄澈清冽。

  他转过身,按住陈少阳的肩膀。

  “你的肩膀上,同样承载着先辈亿万人的姓名,还有希望。”

  那一按,重若千钧。

  人就是这样,喜欢往自己的身上套枷锁。只是这样的枷锁,实在是过于沉重了。沉重到足以将人生生压垮。

  剑白就是这样的例子,身为尊者,也会为这样的往事而心神不稳,甚至有着崩溃的迹象。这些往事,对于陈少阳这样只是听说而不是亲历的人来说,只是震撼,但对与剑白来说,就是彻底的悲痛。

  因为那些被牺牲的人,同样有着他的亲朋故旧,有着与他并肩作战过的战友。

  后来的事情,陈少阳也知道了一些了。启明之后五百年,异族元气大伤,人类也渐渐从地底复苏,在华夏大地上渐渐形成了九座圣城,各自为战,与异族抗争。剑白与帝师,再度复苏,并且战争之中崭露头角,修行日久,并且以极快的速度成就了尊者的修为。

  因为战后的世界,各类基础设施损毁严重,这样的局面持续了足足三百年。直到皇城崛起,他们在地底的更深处,十分接近地核的地方发现了女娲。

  自称女娲的超级智能生命,来自于古远之前的留存。一支沉睡者的血脉打开了女娲的封印,从那以后自称皇族。

  “那时的我们,因为发现了女娲的存在,科技终于有了一个飞跃性的进展。又从地底挖出了远古时代留下的机甲,那个时候我们才知道,原来在地球几十亿年的时间长河之中,有着无数个人类文明,甚至还有着龙类的文明。”

  剑白说到这里,淡淡地瞥了龙魂剑一眼。龙魂剑哀鸣着轻轻颤抖,似乎在告饶。

  “只是这些历史都已成为过去,人类经过了一次又一次的毁灭,始终没有像龙族一样彻底消亡,只留下了一些残魂仍旧强留于世。远古时期的文明,科技文明、修真文明、古武文明,都曾经辉煌过。”

  “女娲就是来自于一个高度发达的科技文明,直到数次大战,地球环境被启明再度改变才让封印松动,继而被人类发现。”

  “科技的进步让我们欣喜不已,武器的强大和智脑的便利性也让我们沉浸在人类复兴的希望之中,但是我们没有想到,女娲不是救世主,它根本就是一个灭世魔神。”

  “超级人工智能女娲,它的来历我们无从知晓,起初我们仍旧不理解为何女娲这样的超级人工智能会被封印在地底,直到帝师发现了一些东西。原来人类不过是一颗棋子,女娲只是想要重获自由,它被封印在地底,是因为它妄图控制人类,帮助她铸造自己的星球躯体。”

  “等我们反应过来的时候,早已悔之晚矣。无数的id芯片被放进了人类的体内,人类世界几乎所有的智能设备都在女娲的掌控之下,我们彻底的沦为了奴隶。皇城之下,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工厂。每时每刻都有人被女娲送到地底,一点点地为她清除地幔地壳,然后铸造成钢铁之躯。女娲的目的,就是为了控制整个星球,用地热作为它的主机能源,地球作为它的躯体,永久地活下去。”

  “好在,我们发现了这一点,而且外围还有异族同样觊觎着地球,两方僵持之下,才形成了如今这种局面。但是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而你就是我们挑选中的唯一希望。”

  按照剑白所说,整个联邦之中,被女娲所控制得尊者至少有五位,所有的圣城都在它的掌握之下。在每一个联邦城市之中,女娲只需要一定数量的人类来完成机械无法胜任的工作,而那些逐渐繁衍变多的人,多余的就被美其名曰征用,一部分送到了军队作战,大部分却送到了地底充当奴隶。

  如今,华夏的地底深处,已经被改造了接近三分之一了。他们距离地核也不是太远,根据帝师的计算,再过三十年,女娲就可以触碰到地底的地核。利用地核的爆发性力量击毁身上残存的封印,彻底自由。

  人类如果继续坐以待毙,最终迎接他们的,将会是永久沦为奴隶,最终消亡的下场。

  剑白与帝师联合,策划了一系列的事情,最终把目标定在了这个超大型核心上。他们需要做的,就是让一个完全没有受到女娲监控的种子,用自己的神隐之力,给这个种子覆盖上一层封印。

  这层封印,乃是帝师根据女娲受到的封印拓印而出,届时人类成功收复云省,其中的最高权限者将不是女娲,而是施加了封印的陈少阳。

  “为什么是我?”

  陈少阳再度发问,这世界上还有很多人作为种子,仍然生活在黑暗大地上,他们应该没有被女娲所监控。

  “因为你才苏醒不超过五年,你的一切都是空白。而黑暗大地上的其他种子,因为苏醒的时间过长,神隐已经被异族的天幕磨灭或者,已经沾上了气息。你曾经加入联邦,也拥有过id,但是你的id是一个虚拟的id,仅仅在东灵区有效。东灵区失陷,你的一切就成了空白。

  只有你,是最纯粹,也最陌生的。而且,你的神隐和别的神隐都不一样,他们都是能量属性的神隐,而你是万中无一的时间属性。只有这种最高等级的神隐,才能做到不被女娲所发现。”

  “而且,人心易变,哪怕那些沉睡者也是如此。不明真相的他们,复苏太长时间之后,已经不再站在人类这一边了。他们,只站在自己的那一边。甚至,有些尊者也是如此。”

  剑白的解释让陈少阳陷入了一阵沉默,两人继续往前走,不知为何,他们走了一路竟然都没有被人所发觉。

  “你怎么知道,我仍然站在人类这一边,而不是自己的那一边呢?”

  陈少阳闷声问道。

  “因为你的所作所为,我都看在眼里。黑白营地发生的一切,就是最好的诠释。等你掌控了整个云省,你才能护佑着你营地之中的那些人不受威胁,所以你别无选择。”

  “陈少阳,修行一途其实最能看出一个人的本心。你虽然心思深沉了一些,但是你从骨子里带出来的,二十一世纪教育形成的家国观念并未改变。你的世界观、价值观仍然保持着正常人的水平,这才是我们看重你的原因。你可知这个绝望的世界,已经让无数人的心态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很多人类,其实已经不能称之为人类了。

  强者认为自己拥有世界,草菅人命;弱者麻木绝望,毫无进取之心。在你到来之前的黑暗大地上的营地,和联邦在本质上其实毫无区别,大家都是麻木而绝望地活着。”

  “我修行的,乃是杀剑。你修行的,是顺心意,太极圆润一道,安守本心。只希望,你能传承着这份本心,永远的守护下去。”

  这一刻陈少阳想通了很多的东西,一切的出现都不是偶然,所有的巧合都是安排好的计谋。这大地是一片棋盘,陈少阳只是上面的一颗棋子,操盘手就是这些高高在上的尊者们。

  女娲,超级智脑,以地核为能源的另一种生命形态。连尊者级强者面对它都毫无办法,只能另辟蹊径,用偷的方式来获取一片反击的土地。异族同样不可小觑,熬过了一次启明,仍然具有着强大的实力。这二者就像是站在棋盘旁观看的恶魔,等待着棋子们的精彩表演,等他们满足后,就会掀翻整个棋盘。

  剑白或许吐露了大部分的真相,但是陈少阳觉得肯定还有一些事情剑白没有告诉他,没有原因,就是一种直觉。

  不论如何,至少陈少阳揭开了蒙在棋盘上一层面纱,一个小小的棋子,也和博弈者进行了一番对话。

  陈少阳默不作声,算时默认了剑白的安排。事实上他也没有什么反驳的余地。剑白和帝师的安排算无遗策,他们将营地里的人也当做一种筹码放在了天平上,陈少阳除了接受这种安排竟然毫无办法。剑白身上带着的奇怪的卡片似乎具有极高的权限,可以开启所有的主舰通道。

  还是如往常一样,摸着石头过河,走一步算一步。

  转过了许多的通道,开过了许多的门,剑白终于停了下来。在他们眼前的是一道厚重的金属大门,上方有蓝色的能量回路透出晶莹的光泽。这是一具防护力极为变态的大门,哪怕是神皇级强者,短时间内也无法将之击破。

  在大门后面是一个偌大的房间,高约五十米,长宽宽达一百米。

  那个超大型核心就放在最中央,刚刚好一个立方的金属魔方漂浮在幽蓝色的能量流之中,缓慢地旋转着。

  剑白无所不能的卡片在折扇合金大门面前吃瘪了,显然剑白也没有想过用这个卡片通过折扇大门。他停下,闭目凝神,陈少阳才发现剑白的佩剑并没有被他带过来。

  “记住了,每一个基点都是女娲的一个分体。不要小看这个分体,它的实力不亚于神皇级,而且是因为它仅仅是个基点,还未连接设备。一个神皇级的基点,和整个行省的设备连接后,仅仅是它能够引动的能量和力场波动,就足以镇杀神帝级的强者。我现在把封印阵和权限夺取的方法引入你的意识海。”

  剑白一指按在陈少阳的眉心,磅礴的知识涌入陈少阳的脑海之中。光是这些知识,寻常的皇者级强者就接收不了。

  “记住,千万不要将基点核心唤醒,否则哪怕隔着几千公里的距离,皇城之下的女娲也会察觉到。一旦事不可为,宁愿放弃。你看我们这一路,看起来顺利畅通,其实背后也是无数人的牺牲。此战过后,这艘舰艇上的大部分人都会被女娲清除,基点位置的泄露他们难辞其咎。去吧。”

  剑白说完,舰艇忽然猛烈地晃动了一下,通道内响起了动力系统受到攻击的警告。

  随后,合金大门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