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其他小说 > 极品捉鬼系统 > 第1692章 背后的幕后黑手
  知道兵器铺的老板在哪里,楚浩已经迫不及待了,道:“我出去一趟。”

  歆然问道:“要不要我跟你去。”

  楚浩道:“不用,饿牢死狱都拿我无可奈何,区区一个兵器铺的老板而已。”

  “叮……装逼成功,获得装逼值9万+2万+1万。”

  姜成易感叹,楚浩命也太好了,饿牢死狱那种地方,恐怕他进去也就完蛋了,对方居然还能逃出来。

  楚浩来到白月山脉的城池,他果然找到了当初的兵器铺老板。

  夜晚,楚浩潜入大院,一个冰冷的声音道:“谁!”

  对方冲了上来,楚浩立即感受到他的实力,居然是一位半圣。

  兵器铺老板有够小心的,找半圣做保镖。

  对方瞬间贴近掌心符咒轰来,楚浩瞳孔化作黑色,一团黑冥炎将对方笼罩包围。

  “黑冥炎。”

  这位半圣惨叫,短短的几秒钟声音哑然,他的肉身化作一团飞灰。

  这时,一道黑色的灵魂之芒,它有半圣相似的容貌,钻进楚浩后背,那里是半人半鬼人脸的位置。

  “叮……灵魂收割技能触发,宿主获得百分之十能量。”

  楚浩的阴阳苦海膨胀了一丢丢,灵魂也增强了一丢丢,其他无双霸体完全感受不到,只怪这半圣的实力太弱,根本无法强化他。

  楚浩满脸的惊讶,这就是灵魂收割的技能,很变态。

  随后,楚浩无奈的苦笑,灵魂收割是很变态,但他背后的人脸,更是毛骨悚然。

  兵器铺老板的房间内传来喝,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一名女人声音道:“哪有什么事!赶紧进来,人家等不及了。”

  “嘿嘿……”

  这小日子过的很滋润啊。

  楚浩一脚踹开房门,就见一个肥胖的男子,与一身材不错的女子在滚床单。

  俩人吓得不行,女人吓得尖叫,都忘了遮掩春光。

  兵器铺老板都下软了,他这个年纪很不容易,估计往后很难那个啥了。

  楚浩道:“你还记得我吗?”

  兵器铺老板吓得差点失禁,他用了揉了揉眼睛,吓得肝胆俱裂。

  楚浩居然从饿牢死狱逃出来,比见了鬼还要恐惧,道:“是,是你!!”

  楚浩走上去就是一巴掌,对方的脸骨碎裂,痛不欲生。

  那女人尖叫,楚浩反手就给那女人一巴掌,直接将人打晕。

  楚浩阴冷的道:“你敢设计害我,胆子够大啊。”

  兵器铺老板恐惧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也是受人指使啊,求求您放我一条生路。”

  这货很胆小什么都招了。

  “说!谁要害我。”

  兵器铺老板连忙道:“是东岳门穆长老的儿子,穆尘。”

  楚浩皱眉头道:“我根本不是认识,你在骗我。”

  兵器铺老板哭道:“真的没骗您,您走之后他就找到了我,给了我一笔钱,只要下次你来,饿牢死狱的狱兵就会把你带走,我说的都是实话啊。”

  “你联系他。”

  兵器铺老板哭道:“大人,求您绕我一命吧,我,我真不敢了。”

  楚浩道:“那要看我心情了。”

  兵器铺老板联系了穆尘,很快他苦逼的道:“联系上了,要怎么说?”

  楚浩道:“你就说,手里有件圣兵献给他。”

  其他的说法穆尘恐怕还真不相信,这个说法对一定会来。

  一会后,兵器铺老板道:“他答应见面了。”

  楚浩问道:“我的兵器呢?”

  兵器铺老板连忙道:“都在穆尘哪里,我一件都没有拿。”

  等穆尘自己送上门,楚浩闲着没事,把兵器铺老板身上钱,全部搜刮,他的店铺也被一扫而空,简直就是强盗。

  两天后,穆尘来了。

  约在兵器铺老板新店见面。

  穆尘,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眉清目秀,仪表堂堂,他身边还有两位保镖。

  东岳秘境事发后,已经是一周的事情了,东岳门支离破碎,他们自然也受到了影响。

  身份地位,已经不如曾经了。

  这段时间穆尘心情很差。

  穆尘见到兵器铺老板,道:“圣兵呢?”

  兵器铺老板走上前,拿出一个盒子,道:“在这呢。”

  说着,他打开盒子。

  穆尘一眼看去,盒子里面有一张符纸,他心中一喜,这是稀有的圣兵符吗?

  突然,符纸爆开,整个屋子爆闪刺目的光芒,所有人下意识的眯起眼睛。

  兵器铺的老板突然动手,将那穆尘掳走。

  当屋子恢复过来,穆尘的两个保镖已经找不到人了。

  “不好!”

  他们找遍了店铺,什么人都没有,对方已经不知所踪。

  城池的郊外,兵器铺老板把穆尘放了出来,对方很狼狈,已经被封住了所有的力量。

  穆尘看到兵器铺老板,愤怒的道:“你敢偷袭我。”

  兵器铺老板拿下面具,露出楚浩的脸孔,道:“你看看我是谁!”

  穆尘一愣,他皱眉头道:“你是那倒霉小子?”

  楚浩冷冷的道:“看来你知道我,就是你把我关进饿牢死狱的是吧!”

  穆尘脸色难看,道:“你敢对我出手,知道我是谁吗?”

  楚浩一脚踩在他大腿上,“咔嚓”一声断裂,这小子实力是半圣,但是落到楚浩手里,根本不堪一击。

  楚浩冷声道:“饿牢死狱我都去过,为何不敢杀你!你跟我素不相识,为什么要对付我。”

  穆尘有些怕了,道:“不,不是我要对付你,是乱星海的乱剑,是他想对付你。”

  乱剑!

  楚浩怀疑的人里面,就有乱剑。

  楚浩道:“乱剑对我没有那么熟悉,还有其他人。”

  楚浩返回兵器铺想装逼打脸,却反被摆了一道,乱剑绝对没有那么了解他。

  穆尘道:“我说!但是你要放我走,这件本来就不管我的事。”

  楚浩又是一脚踩在对方的另条腿上,骨头暴露刺出皮肉外,看起来就很疼。

  楚浩阴冷的道:“下一脚,就是你的命根子。”

  穆尘痛苦,冷汗直冒,他连忙道:“有一个叫寒千雪的女人,她告诉我,你极有可能返回兵器铺,起出我还不相信,后来你从符文公会离开真的去了兵器铺,我也很奇怪,你为什么要返回兵器铺,去别家不行吗?”

  特么的,老子会跟你说,返回兵器铺就是为了装逼吗?

  为了装逼,老子我容易吗?

  坠入一场局内的深渊,还跟奉魔是同伙。

  寒千雪!!

  居然是她。

  他与寒千雪的仇是很久以前,当时与苏瑶很接近,她当时就很生气。

  可是,她为什么要害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