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鬼王归来 > 第二千三百三十二章世态炎凉

第二千三百三十二章世态炎凉

   “够了!” 南宫霸天发出拍桌怒吼。 “凤儿,没大没小,周长老岂是你能够污蔑的,再要敢胡言乱语,就给我滚出去。” 南宫霸天发飙道。 “父尊,的确是邢满军亲口……”南宫凤从小到大何曾这般被呵斥过,登时双眼就红了。 “凤儿,还不快向周长老道歉?”南宫雄也是板着脸呵斥道。 南宫凤一看周百顺那副要杀人的模样,意识到今儿的确不是她任性放肆的时候,只能是偃旗息鼓,憋着一口气向周百顺道歉道:“周长老,对不起,我不应该这么说你,我听的是邢满军的醉话,自然是当不得真,还请长老莫要怪罪。” “哼,大小姐,我知道你是金枝玉叶,但有时候感情会让人冲昏头脑,以后说话做事还是别由着性子,那样对你没有任何好处。”周百顺冷哼了一声,一甩衣袖,连南宫霸天的面子也不给了,直接大步走了出去。 周百顺走出大殿,已经是浑身冷汗,这还好他有点地位,要是换了旁人怕是当场就要被暴躁的南宫兄弟给杀了。 但邢满军就不同了,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剑,放也不是,留也不是,真叫一个尴尬。 此刻,他是恨透了南宫凤,一个枕头睡过的,就这么惨遭出卖,心简直碎了一地。 “邢满军,放下吧,这事我自有分寸。” “就算你认了周长老为义父,也罪不至死,不过太仓阁你就别住了,小凤说的对,文斌迟早要成为南宫家的人,是要挑大梁的,如今你已经不适合再太仓阁做领弟子了,下去吧,立即收拾。” 南宫霸天心里是十分窝火的,自己最信任的弟子居然认了一个外姓长老当义父,这简直就是打他的脸啊。 他没有当场发作,一掌斩杀邢满军,已经算是顾忌周百顺面子了。 至于邢满军,他算个什么狗东西,本就是地狱来的,一文不值的玩意,还真是拿了鸡毛当令箭,想上天了? “是,师父。”邢满军自知理亏,狠狠瞪着华文斌,咬了咬牙道。 一世辛苦,一世算计,竟然毁在了这个刚来的外宗小白脸手里,邢满军此刻只想杀人。 失去了太仓阁领弟子身份,代表着他接下来将很难再有出头之日,至少在离火宫如此,而太古宗自然不会收留他,太清宗又向来收徒极为严格,衍道又洞穿一切,以他认义父的口碑,想要在太清宗立足,也几乎不可能。 再说了,衍道老狐狸怎么可能为了他一个落魄弃子,去得罪南宫霸天。 瞬间,邢满军知道这辈子完了,在天界是完全混不下去了。 就在邢满军沮丧的准备走出大殿的时候,华文斌再一次叫住了他:“邢师兄,别急着走啊,咱们还有一笔账没算呢?” 华文斌点火不嫌事大,要知道邢满军可是演练先天离火阵的首席大弟子,如今这个基本上算是毁了,这阵法还能发挥出几成的威力犹未可知。 不过,华文斌还是不打算放过他,反正他就是来闹的,能有多大闹多大。 “华文斌,华姑爷,请问你还有什么事吗?”邢满军眼中炙射着仇恨的火花,浑身气的快要爆炸了。 “昨天晚上,邢师兄手下的人,把我带来的太古宗弟子,打成了重伤。请问,我门下弟子犯了何事,师兄要下如此毒手?” 华文斌冷冷问道。 “你……” 邢满军没想到他已经这么惨了,华文斌还要落井下石,登时气的噎住了。 “都上来吧。” 华文斌大喝了一声。 在外面等着的十几个弟子,一个个脸肿的跟猪头一样走了进来,站在大殿内,完全成了一道另类的风景线。 南宫凤等人看得直接笑出了声,南宫霸天哥俩也是相视无语。 “俗话说打人不打脸,且不说我的关系,就说两宗联合抗秦,邢师兄这么对待盟友、兄弟,是不是太过分了点?”华文斌口齿何等犀利,一句句把邢满军逼上了绝路。 “没错人是我派人打的,老子就是看不惯你这个小人,还有你那副丑恶的嘴脸,你别以为攀上了大小姐,野心就无人可知了,你就是太古宗派来的奸细,想知道我离火宫阵法的秘诀。” “宗主,这个小人险恶用心还请明察啊。” 邢满军急了,扯着嗓子嗷嗷大叫了起来。 “啪。” 南宫凤走上前,就是一巴掌:“邢师兄,你就是妒忌文斌,如今还敢乱咬人,还要不要脸了。” 邢满军看着这张丑陋而又熟悉的脸,眼泪瞬间就下来了。 “好了,大哥,邢满军的事回头再说,我眼下还指望他掌阵呢,人我带走了,等解决完秦侯,再一起算账吧。” 南宫雄见南宫霸天就要发飙,真把邢满军给宰了,连忙起身道。 “好,那就回头再算,文斌,太古宗那我会知会一声,你今儿务必抓紧练阵,明儿就是抗秦之时。” “大家都各自回去吧。” 南宫霸天压下心头的火气,朗声道。 …… 火神殿内。 邢满军与其他九个弟子满肚子怨气的收拾着行装,曾经这个代表着离火宗弟子最高荣誉的太仓阁,以后将要易主,也宣告着他们的身份大跌。 尤其是其他九个弟子,都是被邢满军拖下水的,心中更是恼火的紧。 “师兄,咱们这一下去,以后还有回来的机会吗?”二师弟长叹问道。 “这还用说吗?宗主摆明了是要扶华文斌上位,以后姓华的不仅仅是咱们离火宫的二代执首,只怕在整个天界也是数一数二的人物了。”其他弟子摇头道。 邢满军面色铁青,在深深吸了一口气后,他向几人鞠了一躬道:“几位师弟,这一次是邢某连累了大家,我今儿这一跌,怕是很难再爬起来了,还望几位师弟,日后多多关照。” 其他几人心里恼火他都来不及,这人走茶凉,还不知道多少人惦记他这大师兄的位置。 几人表面上客气了几句,其他九人结伴而行,连多余的话都懒的跟邢满军说了,自行离去了。 ps:今日更新完毕,明晚再会,晚安,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