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都市小说 > 战少,一宠到底! > 1652 随时会一无所有
  宫宁舒当时是唯一在场的目击证人,所以,今天提审宫无遥,自然得要让宫宁舒过来。

  宫宁舒进来的时候,宫无遥依旧被绑着,就坐在房间中央的一把椅子上,看起来像是重刑犯在被审问一样。

  明明都绑好了,宫宁舒看到她还是忍不住微微颤抖了下,眼底闪过恐慌。

  她快步走到宫域的身边,这才冲老爷子颔了颔首,小声唤道:“爷爷。”

  之后,又往宫域身后躲了躲,轻轻唤了声:“爸爸。”

  这孩子一定是被吓坏了,以前不会这么胆小的,顶多就是安静不说话。

  可今天,谁都看得出来,她看着宫无遥的眼神充满了畏惧,也不愿意和无遥靠近半步。

  “七小姐,老爷和发先生想问问你,昨天晚上到底都看到了什么?”秦管家立即问道。

  “我没有看到什么,我到的时候,二姐已经倒在地上,无遥……”

  宫宁舒看了宫无遥一眼,深吸一口气才说:“我看到无遥手里拿着一把刀子,可是,我没有看到无遥伤二姐,我去的时候,和保镖们赶到的时候看到的情形是一样的。”

  宫无遥一直在关注宫宁舒的表情,也想听听她到底会说什么。

  事实上,她还是觉得这个家有人有问题,也许并不是宫婷玉。

  虽然宫婷玉想杀她,可是,她为什么会受伤,到现在这也还是个谜。

  一种可能性,宫婷玉真的是飞鹰门放在宫家的奸细,飞鹰门的人现在要放弃她来陷害她,宫婷玉却因为不能伤她而受到惩罚,有这个下场,因此依旧恨着她,受了伤还想杀她。

  另一种情况,这个家的内奸另有其人,但是宫婷玉为什么还要负伤杀她,宫无遥想不懂。

  如果宫宁舒说出来的话是为了冤枉她的,那么,宫无遥可以确定,这个内奸现在就在眼前了。

  但,宫宁舒说的确实事实。

  也许,这件事真的和宫宁舒无关。

  她松了一口气,实在不希望还有一个姐姐陷入这事中,“我说了,二姐不是我伤的,之前我在后院遇到杀手,一路追过去的时候……”

  她忽然想起来什么,猛地抬头看着宫宁舒:“七姐应该和那个杀手碰到了,你是不是被她撞到?”

  大家的目光一瞬间都落在了宫宁舒的身上,宫宁舒却看着宫无遥,似乎很犹豫。

  迟疑了好一会,宫宁舒才说:“我……我没有看到什么杀手,我只看到……只看到无遥在追二姐,二姐逃跑的时候正好把我撞倒在地,无遥从我身边走过,还是去追二姐了。”

  宫无遥一怔,五指顿时收紧。

  那时候杀手的脸确实就是宫婷玉的脸,可是,那是易容术,只是宫宁舒看不出来。

  宫宁舒又说:“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看到无遥在追二姐,心里觉得奇怪,就跟着过去了,可是没想到……没想到看到二姐倒在血泊中。”

  “小小姐,你为什么要追二小姐?”秦管家盯着宫无遥。

  宫无遥淡淡道:“那个人不是二姐,那是杀手易容的,二姐没有这么好的身手。”

  其实可以找人看看后院的监控,不过,杀手既然敢出现,就一定已经熟悉后院所有监控镜头的位置。

  否则,这么关键的线索,她不需要开口,秦沂南和秦管家一定已经让人去调取监控资料了。

  果然,秦管家闻言,面无表情道:“后院的监控系统看到的情况,昨天晚上除了你们三个人,还有几个巡逻的保镖,并没有别的人出现过。”

  秦沂南盯着宫无遥,目光有几分复杂。

  宫无遥也已经找不到解释的话语了,杀手将事情做得天衣无缝,根本不需要再来什么人证,这些证据也都全部指向她。

  她追着宫婷玉,她伤了宫婷玉,她从宫婷玉手里夺过来一把刀子,以上种种,全都是死症。

  “老爷子,看来,小小姐也没什么要解释的话了,这件事,你看……”

  老爷子烦躁得很,这么可怕的事情,怎么就发生在他们宫家?

  现在要报警吗?可一旦报警,事情传出去,宫氏的股市行情一定会大受影响。

  再加上之前他生病住院了一段时间,外头已经有人在猜测他马上就要宣布退位,宫氏一定会乱一段时间。

  现在,再来一个宫家的小小姐杀害宫家二小姐,消息一旦走漏出去,那股市还能看吗?

  股市一乱,有些人一定会趁火打劫,宫氏内部还有很多人,老爷子是没办法控制的。

  远的不说,就现在在场的,秦沂南手里有股权,宫域手里也有股权,他是相信秦沂南,可是,不相信自己的大儿子。

  他还有两个儿子,手里都有着一定比例的股权呢。

  万一有些人暗中联合起来,想要将宫氏瓜分,那他……宫氏是他从父亲手里接管过来,在自己手上壮大的,要是倒了或者被改成别的名字,他真的会死不瞑目,他也会无颜面对九泉之下的祖宗门。

  “老爷子,给我三天的时间。”秦沂南忽然往前走去,就站在宫无遥的身边。

  “如果你相信我,将无遥交给我看管,三天,我一定会给你个答案。”yuyv

  每个人都在看着他,老爷子也在看着他,只是,他凭什么提出这三天的期限?

  现在,根本就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宫无遥的清白,哪怕是一点点的证据都没有。

  “沂南……”

  “我用我手里所有宫氏的股份来保证。”

  “秦沂南!”秦管家脸色一沉,一张脸顿时变了色。

  秦沂南虽然是个外姓的人,可是,手里的股权并不少,比大先生和长孙少爷宫一凡还要多。

  就凭他手里那些股份,要奢侈过几辈子都可以!

  为了一个小丫头,还是一个几乎已经没办法清洗罪名的小丫头,值得吗?

  宫无遥也看着秦沂南,心里都是震撼。

  她也有宫氏的股份,只有一个点,可是,秦沂南的股份几乎有十个点!

  这么庞大的数目,怎么可以随意拿出来做担保!他随时会变成一无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