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都市小说 > 动力之王 > 第624章 难呐
  

  相比于激动的北汽和暗自琢磨着接下来应该怎么加强与陈耕的合作的科工委,哈飞的领导们无疑是懵逼的:怎么莫名其妙的,我们就要跟陈耕合作了?

  但这个时代的人,在组织性和纪律性方面绝对无与伦比,等自家老大说完,王大志厂长小心的斟酌着措辞:“领导,我们哈飞坚决听从组织的决定,只是我们回去之后该怎么跟同志们解释?工人们怎么安置?和陈耕先生合作之后,我们哈飞又算是什么性质的企业?

  另外,从法国引进的‘海豚’直升机的组装工作也马上就要完成,如果我们哈飞和陈先生合作,这一块又要怎么算?”

  是需要好好地跟工人们解释清楚为什么好好地忽然就要跟美国资本家合作了,这个时代,工人是工厂的主人的说法可不是白给的。

  王大志的态度让郭文祥很欣慰:到底是自己的兵啊,给自己争气!他点点头:“你们能这么想,我很欣慰。”

  略略一顿,他借着给陈耕解释道:“上面的意思呢,是对你们哈飞的组织架构进行调整,现在的哈飞调整为控股母公司,在对你们的资产进行判断之后成立军品和民品两个独立的子公司,军品部门由控股母公司直管,只是把独立出来的民品部门与陈耕进行合作。

  至于工人,这个你们不用担心,陈耕先生的意思,接下来可能还会进一步招人,工人们的国家职工的性质也不会改变,但在具体方面可能会有些调整,毕竟合资公司的工人的工资都高一点嘛;

  至于‘海豚’直升机,现在还没谈到那么深,需要双方的谈判团队和其他的问题做进一步沟通……嗯,我知道除了这些之外你们心里肯定还有很多问题想问,没关系,有什么想问的你们尽管问。”

  既然自家领导都这么说了,王大志和张英自然也就不会客气,他立刻问道:“那……领导,为什么是我们?”

  “怎么?觉得自己吃亏了?”郭文祥笑了起来。

  “不是……就是……就是……”

  “我给你们说,你们哈飞赚大便宜了你们知不知道?”郭文祥虚点了王大志和张英两下:“成发厂那边可是哭着喊着想要跟陈耕合作,你们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知道这次陈耕跟上面要了个什么特殊条款吗?他要求航空技术、器材和零配件的自营进出口权,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什么?!”

  王大志和张英顿时惊呼出声。

  他们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今后哈飞进出口航空器材、技术和零配件,都再也不用看中航技那帮子大爷们的脸色,对于早就受够了中航技那帮大爷们的王大志和张英来说,再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他们开心的了。

  郭文祥肯定的点点头,他其实也是受够了中航技那帮家伙,接着说道:“至于为什么要让你们哈飞与陈先生合作,陈先生很看好咱们国家民航市场的未来,希望通过与华夏本土航空制造企业的合作实现双方的互利共赢。

  而首长们呢,也是鉴于咱们国家的航空技术和制造能力太落后,家底又太薄,想要尝试、摸索一条新的发展路子……从这点来说,你们哈飞肩上的担子很重。”

  “我明白了,”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落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的王大志重重的点了点头:“请领导和首长们放心,我们哈飞坚决完成任务。”

  至于高层领导为什么会允许陈耕进入华夏的民用航空器制造行业,郭文祥没说,王大志也没傻到去问:既然领导同意了这一点,自然就有领导们的理由;同样,既然领导们没说为什么要这么做,自然也有不说的理由。

  “你们也不要有太大的压力,该为自己争取的,在接下来与从陈耕谈判的过程中国家也一定会为你们争取,既然是合作,就要大家都有的赚才行,按照陈先生的话来说,就是要实现‘互利、共赢’嘛,”哈飞的抵触情绪并不强烈,这让郭文祥的心情很好,他接着说道:“哦,对了,有个情况忘了给你们说,陈耕先生准备在国内开一个飞机拆解的分厂,如果有需要退役的dc—9、波音—707、737之类飞机,他会想办法送到国内来拆解……”

  不等郭文祥把话说完,王大志和张英的眼珠子就瞪圆了:“部长,您的意思是……是……”

  “没错,”郭文祥肯定的点头:“这是陈先生为你们创造的宝贵的学习机会,当然,这个事情还不决定,主要是美国政府那边未必能同意,不过陈先生也说了,就算美国政府不同意他在咱们国家搞这个飞机拆解工厂,他也会想办法把大家送到美国去——他在美国还有一个飞机拆解工厂。”

  在这之前,虽然限于组织的规定,张英和王大志并没怎么反对,可对于与陈耕合作这件事,要说他们心里没有点儿抵触情绪,那是不可能的,可现在,听到了这个消息,两人心底里的那点儿抵触情绪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只有航天工业系统内的人,才知道陈耕为华夏的航空工业提供了一个多么难得、多么宝贵的学习机会,华夏没有设计和制造大型民用航空器的经验,华夏在航空业方面的师傅:苏联也没教过华夏怎么做民用飞机、标准又要如何执行,所有的一切都只能靠自己摸索,对于华夏民航制造业来说,能够亲手拆解一架西方的飞机,这根本想都不敢想!

  王大志心底激动的不行。

  他觉得自己终于明白组织为什么肯跟陈耕合作了,就冲着这么一个难得的合作机会,别说让哈飞和成发厂跟陈耕合作了,就算付出再大几倍的代价也完全没问题。他当场表态:“请领导和组织放心,我们哈飞一定牢记使命,圆满完成d和组织交给我们的任务!”

  ……………………

  当哈飞满怀着“我为国家忍辱负重”的悲壮感,当成发厂满心的“咱老百姓啊,今儿个真啊真高兴!”的时候,陈耕与通用汽车的谈判也进入了尾声。

  “费尔南德斯先生,您真的不再考虑入股我们通用?”就在合作协议签署之前的这一刻,拉米瑞兹还劝道:“如果是资金方面的问题其实你大可不必担心,我与大通银行、摩根银行、富国银行高层的关系都不错,可以帮你代为协调贷款。”

  虽然陈耕已经答应了与通用汽车在车型设计方面进行合作,但通用汽车最期待的一项业务:将部分工厂出售给amc、以套取大量现金的计划却没能达成,陈耕只肯以租借的方式租用通用汽车的一座发动机工厂、一座变速箱工厂和三家汽车生产工厂三年时间,却并不愿意直接把这几家工厂买下来,这让通用汽车的不少股东都倍感遗憾。

  陈耕笑眯眯的婉言谢绝:“拉米瑞兹先生,坦白说,你们通用准备出售的这几家工厂的设备都太老旧了,临时租用一下还行,可如果是买下来,用不了几年我就要更新设备,更别说那些棘手的工人和该死的工会……我还不如像现在这样租用呢。”

  对于工人和工会,资本家们总是有共同语言的,拉米瑞兹忍不住皱了下眉头:“该死的工会!如果不是他们……”

  说起来,福特、通用和克莱斯勒这三家汽车企业的老板们对该死的工会简直恨之入骨,亨利·福特就曾经对朋友表示工会就是“该死的癌症”,对于陈耕此前和工会硬杠而且和杠赢了这件事,更是羡慕嫉妒恨的不得了:如果老子手里也有陈耕这么多的其他行业,说什么也得给该死的工会一个教训。

  说起来,在这次通用汽车与陈耕的合作当中,工会也“出了大力”,听说通用汽车准备将几家工厂出售给费尔南德斯·陈,通用汽车的几大工会以及在这几家工厂上班的工人都被吓坏了:如果这几家工厂被卖给了该死的、吸血鬼一样的费尔南德斯·陈,那咱们还有好日子过吗?

  包括汽车产业工人联合会在内的几大工会立刻向通用汽车发出了抗议,对通用汽车有意将旗下的部分工厂卖给费尔南德斯·陈和amc的举动表示不满,并且声言如果通用汽车坚持这么做,他们将号召全体工人进行罢工。

  在这种情况下,急眼了的通用汽车董事会甚至开始考虑引入陈耕这个股东,目的就是震慑那些该死的“刁民”。

  可陈耕又不傻,主动往通用这口粪坑里面跳?

  而且不跳就罢了,对于那些在通用汽车身上拼命吸血的同时还给自己拼命上眼药的工会,陈耕也不吝于给他们上点眼药:“拉米瑞兹先生,这个就不是我说你们了,对于工会的要求,你们应该勇敢的说不,你看看因为工会的存在,你们通用汽车的单个工人的雇佣成本比我们amc高出来多少?如果你们不想办法阻止情况继续恶化下去,情况只会越来越糟糕。”

  “我们何尝不知道这一点?”拉米瑞兹叹了口气:“可是……难呐!”


  最快更新 www.6035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