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的冷傲总裁老婆 > 第2007章 轰
  吼~~~

  昂~~~

  颛阳和周枫同时怒吼一声,一阵阵强劲无比的气浪翻滚,在这个已经历经了数千年风雨的废墟之中硬是扬起了一阵狂暴的劲风,吹得周围的所有人都忍不住伸出了手遮挡了起来,甚至于一些实力较弱的先天高手都忍不住运转体内的先天罡气以对抗周枫、颛阳释放出来的龙虎先天之威了。

  或许是因为叶罗的关系吧,两个人虽然都恨不得一掌将对方劈成两半,可是两个人都没有选择使用武器,都是使用的一双手掌出手。

  两人几乎是同时发动,猛然间从纵跃至半空之中,两人几乎都是双掌凝聚成爪状,只不过周枫的是龙爪,而颛阳的虎爪……

  砰砰砰~~~

  两个人在半空之中,都是双爪连连出手,速度非常的快,其中又夹杂着恐怖的劲风吹拂,哪怕是下面都是先天境界的高手,却也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看得清的。

  龙吟虎啸之声震耳欲聋,那恐怖的力量不断的破碎着,将周围的空间都仿佛扭曲了一般,让人都不敢直视这两个年轻的男人却能够拥有这样恐怖的修为。

  周枫一爪抓出,抓向了颛阳的胸前要害,那龙爪何等锋利,开山劈石不过是一瞬之间而已,更不要说这普通的**凡胎了。

  可就在周枫的龙爪碰撞到了颛阳溢于体表的虎魄真罡之时,顿时感觉到龙爪之上遭遇了极为强劲的阻碍,那个接触的位置恍如是一条金龙遭遇无数只猛虎轮番围攻一般的。

  正所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更何况周枫这强龙应付的还是远比地头蛇更加凶猛无数倍的猛虎,这一爪立即搁浅了。

  眼看周枫一爪无功,颛阳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丝冷笑,心说我的虎魄真罡货真是那样不济的话,又怎么可能成为蛮巫殿的顶尖功法呢?

  周枫这一收爪,颛阳却是得理不饶人了,立即在周枫招式用老之际,他的虎爪也立即凶猛的抓出,并且直扑人体最为脆弱的颈项之间。

  人的脖子或是被拍断了,那基本就是被秒杀的结果,伤势之重不在袭击心脏要害之下,更何况这出手的还是以力量而著称的虎爪,这一招若真的能够成功,只怕断掉的不仅仅是周枫的脖子,恐怕连脑袋都会像一个大西瓜一样的直接被拍的稀巴烂。

  颛阳这虎爪出手也着实不慢,并且又是在周枫招式用老之际,身体根本做不出及时的反应,眼看着周枫就要遭遇毒手了……

  可是周枫的嘴角却突然露出了一丝冷笑。

  砰~~~

  虎爪以为凶猛的气势拍在周枫颈项之间的护身罡气之上,颛阳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了,他都已经可以预见周枫脑袋被他这一记虎爪拍飞的景象了。

  可是……

  “怎么会?”预料中的阻碍并没有出现,但是周枫的脖子却依然好好的挂在那里,甚至于他连躲闪的动作都没有,可是颛阳本以为绝对万无一失的这一爪居然……落空了!

  别人或许不知道,可是颛阳自己却是非常清楚的。

  他的这一爪当真是势大力沉,威力之强丝毫不在周枫之前的那一记龙爪之下,甚至于仗着自己功力更加深厚,出手的力度还要比周枫更强一筹。

  可就是这样,他居然失手了,而且还是属于那种极为莫名其妙的那种,甚至于他到现在都还有点弄不明白周枫是如何闪避他这一记虎爪的。

  “咦……”越是想不通,颛阳心中的疑惑就越重,出手就慢慢的变得凌乱了起来,但是虎魄真罡当真了得,罡气深厚程度要超过周枫这半吊子的真龙罡气,自然也无惧于周枫的攻击。

  只是,颛阳的注意力却并没有完全放在迎战周枫之上,而是仔细的观察着周枫的身体,尤其是颈项之际。

  些许的观察之后一个极为细微的画面让颛阳诧异了一下,因为他看见周枫的脖子上似乎有一层淡淡的薄膜一样的东西,若是不仔细看的话,还真的不是那么容易看得见,只有在一定的角度之下,透过光线能够看得见那隐隐闪烁着的萤光。

  “这是……”

  只不过,虽然有所发现,可是颛阳却看不出这种薄膜到底是什么东西。

  “难道是某种护身的宝物?”颛阳心中如此想到,宝物的种类很多,并且所具有的作用也是截然不同的,确实存在着某些宝物能够完全贴合身体之上,并且具有极为强力的防御作用,就好像他刚才的那一记虎爪一样,威力绝对是相当恐怖的,可是只要无法破除这样的宝物的防御,便无法伤害到宝物所保护的那个人的身体。

  只是,这样的宝物都是可与而不可求的。

  能够抵御三重天高手七成功力的一击,这可不是一般的宝物,绝对已经是很有档次的了,只怕是连蛮巫殿这样的势力都未必拿得出来的。

  “这个周枫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连这样的宝物都有?”颛阳心中立即泛起了这样疑问,这样的局面让他心中一阵郁闷,望着周枫那脸上的冷笑,顿时一发狠,不由得手上更是加大了一把力,“我倒要看看你这宝物能够护得了多久?”

  对于颛阳心中是如何想的,周枫是不清楚的,至于颛阳猜测的宝物,其实不过是周枫体表微微渗出的寒冰罡煞之气罢了,这寒冰极为坚韧,当初雷龙都拿它没办法,颛阳的实力抛开虎魄真罡的话,还真不是雷龙的对手,又怎么可能破得了呢?

  两个人的交手出招不少,可实际上这一切不过都是在电光火石之间而已,甚至于不过是在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

  轰!!!

  若论两人掌法的精妙,就这样迅捷的速度之下,是无法完全展现的,最多比试的是两个人的反应和功力的深厚程度。

  只可惜她这边刚刚一动,便立即牵动了身上的几处伤口,便传来了一阵剧痛,几乎痛的她难以自持,脚下一个踉跄,差一点点就摔倒在地了。

  “他不会有事!”锦少并没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