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雅馨哭的浑身痉挛,软倒在椅子上。

  她伏下身,趴在桌子上,嚎啕大哭。

  十年。

  太可怕了。

  这种地方,十天她都待不下去。

  景莎莎居然说,让她在这里待十年!

  如今她二十多岁,正是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候。

  在这种地方度过她人生中最美好的十年,太残忍了。

  她不就是把景莎莎吃的维生素换成了避孕药吗?

  怎么居然要判她十年那么久?

  她不要坐那么久的牢!

  谁来救救她?

  她爸爸怎么还不来救她?

  刺激了卢馨雅一通,景莎莎心满意足了,挽着余墨的手臂,欢欢喜喜离开了拘留所。

  上车之后,余墨冲景莎莎伸手:“结婚证给我。”

  “干嘛?”景莎莎把结婚证藏到身后:“以后咱们俩的结婚证,都归我管!”

  不是说要离婚,必须有结婚证吗?

  她要把两本结婚证都藏的严严实实的,余墨别想找到,这辈子都别想和她离婚!

  “好,归你管,”余墨说:“你先给我,我拍个照片,拍完之后就还你。”

  “那我拿着你拍。”拍张照片还是可以的,景莎莎乐意让他拍。

  拍照片不就是秀恩爱吗?

  她喜欢!

  余墨取出手机,对准两本结婚证,拍了一张照片,发到了群里。

  登记结婚是大事,怎么也得和群里的哥哥们说一声。

  顾丞是第一个冒出来的,发了一连串震惊的表情。

  乐渝州第二个,发了一排问号。

  韩佐比较正常,发了三个字,一个标点符号:脱单了?

  余墨回复:是的,改天请哥哥们吃饭。

  乐渝州:新娘居然是想娶你回家那位啊!你不是不嫁吗?怎么改主意了?

  余墨:。。。。。。乐哥,你尽得咱们主子的真传!但这次你插刀插错了,是我娶的她,不是她娶的我!

  韩佐:已截图发老板,不谢!

  余墨:。。。。。。佐哥,你是我亲哥!手下留情,弟弟给你跪下了!

  雕刻时光。

  顾驰低头看着手机忍笑。

  小树苗儿仰脸看他:“小驰哥哥,你看什么呢?这么开心?”

  “小驰哥哥看好事呢!”顾驰在他面前蹲下,笑着说:“你小鱼儿哥哥娶到老婆了。”

  “余墨吗?”正在和顾君逐说话的叶星北,扭头看向顾驰:“余墨和景莎莎?”

  “是,”顾驰笑着说:“余墨在群里晒他和景莎莎的结婚证了。”

  “挺好,”叶星北感慨:“这就是爱啊!”

  “什么不是爱呢?”顾君逐捏她的脸蛋儿:“我一天的工作,我用了多半天就忙完了,急急火火的跑回来陪你和小树苗儿吃下午茶是不是爱?”

  “是!”小树苗儿小炮弹一样扑进顾君逐怀里,抱住他的大腿,仰着小脸儿看顾君逐:“爸爸对我和妈妈都是真爱!比珍珠还真的真爱!”

  叶星北呵呵,揉乱小家伙儿的头发:“你爸爸让你多吃了几块甜点,就是真爱了,对吧?”

  小树苗儿讨好的冲她笑:“妈妈也是真爱!不让小树吃甜点也是真爱!”

  叶星北对着他可爱的小脸儿没脾气,飞了顾君逐一记眼刀,“你就惯着他吧,等他牙疼的时候,我看你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