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都市小说 > 奶爸会法术 > 第十七章 教育
  李玄淡淡看着面前这个叫宋明的男人,是那种典型的人到中年事业有成的样子,养气养体,气度不凡,身材也保养的不错,许是长期发号施令的缘故,说话间自然而然有些占据主动的心理优势。

  不过,这对于李玄来说,终究也就是个凡人罢了。

  “有事吗?”

  想了想,李玄还是开口问道。

  毕竟今天是女儿班里的大事,做父母的,总不好在这里给她丢脸,至少在家长之间,要维持着一种基本的体面和礼貌。

  “也没什么事儿,就是过来聊两句。”

  宋明勉强笑着说道。

  刚从一堆家长的奉承中走出来,此刻看李玄这幅淡漠的样子,落差有点大,心态有点崩。

  难道他们刚才没听到,自己是教育局主管小学和幼儿园方面的处长吗?

  魔都教育资源如此紧缺,好的小学,向来是要让人挤破头的,真没个眼色,难道你们一点都不为女儿的以后考虑?

  宋明如此想到,正在考虑着如何切入下一个话题,顾小爱轻轻掐了李玄一把,然后笑眯眯的看了过来。

  “宋处长您好,刚才听到了,很荣幸啊,我们家思思,能和您儿子在一个班级,这也算是缘分了,以后思思上小学的时候,或许还要麻烦到您。”

  哎,这话就舒服多了。

  宋明这才笑的自然了一些,正想自谦两句,便是又听到顾小爱有些天真烂漫的问道:“老公,处长算是公务员吗?”

  李玄看了妻子一眼,微微一笑。

  他熟知顾小爱的风格,刚才被这位宋处长炽热的眼神看得有些恼火,自家这位要开始怼人了,于是配合的说道:“当然算是。大处长,不小的官儿了呢。”

  宋明心中微微得意,你们知道就好。

  事实上,他确实升的也快,三十五岁的实权处长,完全可以说是前程远大,假以时日鹏程万里,也未必不可能。

  只是有一点不美,走的是夫人路线,有个强势的夫人和岳父,导致这位宋处长在家里地位有些尴尬。

  一个清秀的小男孩走了过来,算是救了宋明的场。

  “爸爸,我想去卫生间。”

  宋思谦小朋友,看上去很有家教的样子,即便是因为着急上厕所而捂着肚子,说话也是礼貌而小声,一点都不像其它熊孩子,跑闹喧嚣。

  宋明深深看了这对不知深浅的夫妇一眼,忍了口气,摸摸儿子的脑袋,道:“走,爸爸带你去。”

  看着这对父子俩走出会议室,顾小爱趴在桌子上,像个恶作剧成功的孩子,吃吃笑了起来。

  李玄有些宠溺的,揉了揉她的脑袋,笑道:“你呀”

  顾小爱做了个鬼脸,坐在这样的教室里,这样的桌子椅子,黑板,感觉回到了学生时代,还挺有意思的。

  学生家长一个个到场。

  三班人数不多,也就二十来人,不过这座幼儿园档次挺高,这些家长倒是一个个看上去都光鲜亮丽的样子。

  西装革履的男人,穿香奈儿拎爱马仕的女人,有相熟的,互相打着招呼,聊着房子车子和股市,隐隐有些比较之意。

  教室后排墙上的时钟,稳稳当当的走着,时间定格在九点十分,会议室的门被轻轻推开,沈曼带着最后一位学生家长,还有另外两个女老师走进门。

  老师中止了小朋友们的游戏,将他们带到另外一个教室,如此忙活了十来分钟,会议室终于安静下来。

  离开的时候,思思轻轻朝爸爸妈妈摆手,懂事而乖巧的模样。

  “各位家长大家好,今天很荣幸能把你们请来,也特别感谢你们的宝贵时间。”

  “今天咱们竞选家长委员会,这是应市教育局的要求,也是为了让家长参与到孩子教育的每一个环节里来,最终目的,都是为了让孩子更好的成长。”

  沈曼详细的介绍着家长委员会的功能,然后又讲解了竞选规则,班里一共二十四位小朋友,一共选出三名家长委员会成员,每位家长五分钟的上台演讲时间,然后大家集体投票,民主而公平的流程。

  “老公,咱要竞选吗?思思”

  顾小爱有些疑惑的问道。

  平心而论,对这个什么家长委员会,她是有些不在意的。

  她从小在武馆长大,本身就是个散漫自由的性格,什么集体主义观念,那是全然不放在心上的。

  李玄,差不多也是同样的想法,修仙之前是,修仙之后,就更是了。

  正所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不过,关于要把思思培养成一个什么样的人,说实话,顾小爱心里是有些不太明白的。

  自己的性格缺陷她很清楚,天马行空,不羁放纵爱自由,为人又毒舌,又暴躁,一切凭着自己的喜好来,直指本心。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自己会活的很快乐,但注定无法成为这个世界上公认的成功人士。

  那是选择了某种人生以后,所必然付出的代价。

  那思思呢?

  她看向李玄。

  李玄明白了她这个眼神的意思,认真想了想,开口道:“我有个不成熟的想法,你听一下。”

  “嗯。”

  顾小爱点头。

  “昨天我和思思逛街的时候,简单和她说过一次,我说,每年思思过生日时,我会问她一个问题她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虽然她是咱俩生的,但我觉得,她的人生,不该是咱们俩人生的复刻,或者是承载咱们俩人生的某种缺憾或愿景,她的人生应该是完整而崭新的,我一点都不想指手画脚。”

  “我所能做的,就是给她阳光,给她雨露,让她自由自在的成长在蓝天之下。”

  “她想画画,好啊,那就去画,我会告诉她一个成年的画家是什么样子。她想做音乐,那就学音乐,我会让她知道想成为一名歌手需要付出什么,又能得到什么。她想学武术,甚至修行,也行,我来教,都没问题的。甚至是,如果她不想上学,那就不上学啊都没问题。”

  “反正,我会每年问她一次那个问题,她自己肯定也会考虑,不断修正自己的人生理想,直至找到愿意为之奋斗一生的事业。”

  听李玄说完这么一大段话,顾小爱眼睛有些亮晶晶的,一副崇拜到极点的小迷妹模样。

  那种恋爱时的感觉,又重新回来了。

  这个男人,总是和自己有着灵魂深处的某种共鸣,而且能完美的用语言来表达出来,无论是人生观,世界观,还是对女儿的教育观。

  真好。

  于是她打了个哈欠,趴在桌子上,甜甜道:“好啦,老公真棒,那我眯一会儿,这个什么家长委员会,就交给你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