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都市小说 > 奶爸会法术 > 第七十章 来者不得不善
  皎洁的月亮挂在半空,地上篝火熊熊燃烧着,音响里还播放着恰恰的轻快舞曲,一群大妈在狂欢。

  江鲲鹏站在那里,静静看着这一幕,心中微微有些违和之感。

  他本来以为,能随手拿出那种丹药的人,怎么着也算是个世外高人,即便是大隐隐于市,也会有几分淡泊清净。

  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画面。

  心中虽然浮现出这样的念头,江鲲鹏脸上却也丝毫没表现出来。

  像他这样的人,早已经修炼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境界了。

  在什么场合,脸上便会戴上什么样的面具,见什么人,便会是一副什么样的姿态。

  此刻,他戴上了一副叫做“礼贤下士”的面具。

  “您就是李玄大师吧?”

  “说久仰是睁着眼说瞎话,事实上我在今天才听到您的名字,不过,一鸣惊人啊,从此以后,这魔都得有您的一席之地。”

  “我是江鲲鹏,带了些小礼物过来,一是为了感谢您治好了我大爷爷,二来,也是庆祝乔迁之喜。”

  江鲲鹏走出两步,随手将手中的盒子放下,很是和气的说道,让人有如沐春风之感。

  说着,他不动声色的瞟了一眼江青云,轻描淡写道:“小弟,这次倒是你立功了,回头我好好奖励你。”

  江青云瞬间梗了一下,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感觉。

  他本来是想怒气冲冲的质问,你来干什么?

  但江鲲鹏这轻飘飘的两句话,便是将他所有的话都堵在嘴里,无话可说。

  不由回头看了李玄一眼,只见李玄淡淡笑着,随意摆摆手,笑道:“既然来了,就是客人,江青云,这是你哥哥,你招待吧,吃好,喝好,玩好”

  听到这话,江青云便是呆了呆,心中终究是浮现出一丝苦涩。

  江鲲鹏狭长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嘴角,也是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这位李玄大师,似乎有点意思啊。

  都是千年的人精,江家兄弟俩怎么会不懂李玄的意思?

  那就是

  你们家族内部的事情,你们自己处理,我一点都不掺和。

  或许,一点都不掺和,也有可能是另外一层意思,就是两边都能掺和。

  保持一种超然物外的态度,对于李玄来说,才是最正确的选择,当然也是受益最大的选择。

  初次交锋后,三人心中大概有了数。

  江鲲鹏存心而来,倒是也没那么大架子,放开了手脚,在一群大妈中玩得欢快,还即兴来了一段探戈,倒也算是风度翩翩。

  大妈们心知他非富即贵,都是有些好奇,只是终究没人敢问出来,只是抱着一种亲近而友善的态度。

  至于何旺财,这会儿心中已然彻底懵逼了,只想大呼牛逼,牛逼炸了!

  他先前参加过一个有钱人的俱乐部,就大概类似于长江商学院或超跑俱乐部的那种,总之在魔都档次相当之高。

  他算是其中最低级别的那种会员,有幸见过江鲲鹏一面,只是还没资格见到本人是在俱乐部荣誉榜的照片上。

  那家俱乐部,江鲲鹏是第一任创始人,而且是在二十来岁时创立的,现如今还依旧是会长,下面的副会长,每一位都是如今商界大名鼎鼎的人物。

  了不得啊

  了不得

  这才多长时间,李玄的名号就传出去,让这位大神都眼巴巴的登门了

  好久,何旺财才消化了这个消息,只是内心依旧无法平静,烤串的时候,好几次差点被烧了手。

  这种感觉很奇妙。

  他知道李玄肯定不是普通人,但没想到,不普通到这个级别,这会儿,反而是有些担忧和畏惧了。

  一只身强体壮的蚂蚁,或许会和一只跑的快的蚂蚁成为朋友,因为能互相帮助。

  但蚂蚁绝对无法和大象成为朋友,因为大象一个翻身,便会被压死。

  何旺财很有自知之明,自己这辈子能力资质都很有限,能够靠拆迁暴富,已然是祖坟冒青烟了,上辈子积累下来的功德,他也不希望更有钱了,平平安安就好。

  烤完了几盘肉串,何旺财狠狠咬了两口,忍不住叹了口气。

  就让自己当那个因为跟不上脚步,而被抛弃的人吧。

  只希望李玄能记着曾经的那份香火情,在往后有需要的时候,能轻轻帮一手,便是足够了。

  李玄在一旁喝着酒,没有刻意的看江鲲鹏,只是神念难免注意到他。

  平心而论,这的确是个很厉害的人,比江青云强多了,在人群中谈笑风生,很快便和众人打成了一片。

  李玄相信,在场的所有人,哪怕是小朋友,都会对他印象不错。

  自从回到地球后,除了家人以外,这是李玄勉强能看上眼的第一个人才。

  脑海中想着这些事情,刚才跟着江鲲鹏的那个道士,悄无声息的朝李玄走来。

  这是一个很好看的道士。

  确实很好看。

  不是传统的那种仙风道骨的道士形象,而是很英俊很妩媚,青山眉,丹凤眼,高鼻梁,越看越好看,大概是能把直男扳弯,也能让女人疯狂的那种。

  男生女相,说的就是这种人。

  在相书上说,这种骨相的人都大有可为,人生再差都不会差到哪去,厉害的,那就更是一飞冲天了。

  比如那位开天辟地的当世伟人。

  再比如那位草粉的人气鲜肉。

  此刻,这小道士就站在李玄面前,眼神干干净净的,如同稚子一般。

  “你那种丹药,是怎么炼出来的?”

  顿了顿,小道士又补充道:“我师父说,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了先天神炉,也没有先天真火,你怎么炼出来的?”

  严肃的语气,眼神也很是认真的样子。

  李玄忍不住笑了笑。

  一个初出茅庐的小菜鸟,好听点说是求学心切,难听点说就是不通世事了。

  用顾小爱和思思的话,或许也可以称之为蠢萌

  “你叫什么名字?”

  “出身什么门派?”

  “你师父是谁?”

  李玄发起了素质三问。

  好看的小道士愣了愣,感觉这语气有点老气横秋的,让他不由自主想起那些和师父同龄的老前辈,于是下意识缩了缩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