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都市小说 > 奶爸会法术 > 第一一六章 特殊待遇
  “经检查,病人脑部遭受重击,暂时认定为轻微脑震荡,没有生命危险,需要准备进行手术,你们谁是家属?先去交下费。”

  附近一家医院,面目清秀的小护士,正在和秦武德两个朋友交待道。

  这两人,一个叫王根基,一个叫赵刚,家里算是颇有资产,虽比不上秦武德,但也差不多哪里去。

  否则,也不会在同一个圈子里混。

  秦武德被打了以后,两人也并非能打的凶悍之人,自然是第一时间选择把人往医院送。

  这会儿,听到护士的话,相互对视一眼,两人脸色都是有些发苦。

  家属?

  秦武德的父亲,那可是个脾气暴躁的老虎。

  秦家那大哥,就更别说了,威势深重,真要让他知道,亲弟弟在这儿受了伤,即将面临手术,那还不炸喽?

  一时间,两人心中都是悄然生出一丝后悔之意。

  本来以为,三个开跑车的少年,鲜衣怒马,外出寻妻,还能顺路打打野食,一路炮火连天,哪想到,谷粒那妞儿,竟然如此凶悍……

  还有那个提剑的娘们,嗯,超凶。

  “刚子,你打电话?”

  两人走到走廊尽头,王根基点上根烟,苦笑问道。

  “妈卖批,老子不,公平一点撒,石头剪刀布,谁输谁打……”

  赵刚摇头说道,既然摊上这事儿,总归是要处理的,可这个电话,他还是不想打,苦练多年的石头剪刀布终于可以派上用场了。

  顿了顿,他又说道:“要我说,别给秦老巴子打,给秦老大那瓜娃打,他不是干公安的嘛,让他派人过来,给那俩娘们抓回去,咱也好交代。”

  “行,那就这么办!”

  两人很快竞猜完毕,王根基毫无疑问的输了,狐疑的盯了对方一眼,狠狠抽了口烟,猛地把烟头摔到脚下。

  “干你娘!”

  骂了一声,倒是拿出手机,咬咬牙,拨通那个号码,脸上瞬间就是一副灿烂笑容。

  “秦哥,秦哥在忙不?我是根基啊,武德朋友,是这样,我们这边出了点事……”

  很快把事情交代了一遍,电话那头,果然已经是暴跳如雷,王根基一句话不说,挨完这顿骂,手机一挂,这才长长舒了口气。

  “妈的,不就是个当官的嘛,神气啥?狗日的……”

  事情算是解决了,两人心事也去了大半。

  两人没有发现,楼道下方,一个男人静静站在那里,看上去三十来岁的样子,短平头,穿的也是普普通通。

  只是一双眼睛,偶尔亮一下,精光吓人,再一看,就又普通了下来。

  想了想,他也拨通了一个电话。

  ……

  秦文华是秦武德的哥哥,得知弟弟受伤,正暴跳如雷,准备行动之时……

  办公室的电话,再次响了起来。

  看到来电显示,他瞳孔陡然一缩,身体下意识站的笔直,深吸口气,飞快拿起电话。

  “老领导,是您呀,您能打电话来,真的是让我……”

  这位老领导,是他政治生涯中最重要的贵人,几乎可以说是再造之恩,多恭敬都不为过。

  只是,秦武德这会儿有些好奇,还有些紧张。

  这位老人日理万机,几乎从来不会主动给自己打电话,现在这是怎么了?

  “武德啊,管好你弟弟,还有你自己……这件事,一切以那位的意思为尊。”

  老领导轻声说道,随即便是挂了电话,这是有点不满意的意思了。

  秦武德瞬间出了满头冷汗,拿着电话,在原地至少僵直了几十秒,才恍然回过神来。..

  坏了!

  弟弟,这是闯祸了!

  能让老领导亲自打电话招呼的,那关系……绝对是顶了天。

  没有丝毫犹豫,他赶紧又给王根基回了个电话,指示绝对不能乱来,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一切……等他把事情打探清楚再说。

  ……

  ……

  豆花店。

  当李玄带着思思回来时,顾小爱和谷粒,已然聊完了。

  两人都沉默着,坐在那里,各有心事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小爱姐,要不……你们还是赶紧走吧,我……没事儿的。”

  “你能出手帮我,我已经很感激了。”

  谷粒咬牙说道。

  她还是担心顾小爱。

  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秦家在本地毕竟是名门望族,势力盘根错节的,真要发了狠,谁也拦不住。

  顾小爱笑笑,看到李玄已然朝这边走来,正想说什么,便是看到李玄,径直朝另外一张桌子走去。

  那里坐着个消瘦的男人,看上去弱不禁风的样子。

  看到李玄朝自己走来,这人面不改色,将杯子里最后一口豆浆吸完,点上根烟,惬意的喷出口烟雾。

  “嘿,别装了……”

  李玄直接开口说道。

  这人愣了一下,面不改色,心中则是大为震撼。

  身为特战军区的王牌侦查兵,夏飞自认为自己的潜伏追踪技术,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顶尖的,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自从跟上李玄一家后,他自认从来没有露出任何破绽,现在怎么会忽然被发现?

  难道,真的是所谓的……修仙手段?

  作为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说实话,对这些怪力乱神,夏飞以前是从来不相信的,但现在,似乎隐隐有些相信了。

  “那姑娘惹的事儿,你们处理了吗?”

  李玄笑笑,直接问道。

  即便这人藏匿的再好,李玄扫一眼,便是直接发现了,从昨天在江边,李玄便是发现了他。

  不算他穿什么衣服,化什么妆,每个人的神魂气息,都是独一无二的,根本无从隐瞒。

  当然,李玄也很清楚,在自己家里,有阵法遮挡,又没有外人,谁也进不来。

  但既然出来了,国家绝对不可能无动于衷。

  这也并非坏事。

  这一路上,些许琐碎杂事,总需要有人处理,就像谷粒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李玄自己出手的,未免有些大材小用了。

  既然他们来了,上门的免费劳动力,不用白不用。

  听到李玄的话,夏飞再次苦笑,灭了烟,既然都被发现了,装也没什么意思了,这也是上级的交代。

  站起身来,夏飞恭恭敬敬的说道:“事情已经解决了。”

  顿了顿,他再次说道:“我们的任务是,只要不是原则问题,一切以您为中心,把危机消弭于无形,把工作做在前面。”

  “同时,做到三不原则,第一,不得向任何其它组织及个人透露您的行踪,第二,不得私自向您学习任何功法及索取礼物,第三,不得……干扰您的正常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