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都市小说 > 奶爸会法术 > 第一二二章 知识就是力量

第一二二章 知识就是力量

  山间小路,一家人正在轻快上行,清晨的露珠,打湿了裤腿,却恍然未觉。

  旭日东升,细碎的阳光,为林间雾气蒙上一层朦胧金光。

  思思一路追逐着那灿烂的色彩,蹦蹦跳跳,欢声笑语,轻快的笑声在山林间传出去很远。

  这座山头,算是附近最高的峰,约莫一个多小时,一家人到了顶,母女俩脸蛋都是红扑扑的,眉眼间掩饰不住的兴奋。

  居高临下,便觉心旷神怡。

  举目远眺,视线尽头,一轮红日照亮半边天,仿佛一个巨大的火球,在半空中熊熊燃烧着。

  群山之间,一条清澈的江水,碧波荡漾,蜿蜒而过。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顾小爱深吸口气,忍不住开口说道。

  自古,登高,总是容易引发豪情壮志。

  此刻她有些亢奋。

  李玄笑笑,揉了揉思思乌黑发亮的头发,接道:“仙人抚我顶,结发授长生。”

  听到两人说话,思思有些懵懂的看着爸爸妈妈,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也不明白意思,但就是莫名的觉得……好酷的样子。

  “爸爸妈妈,你们在说什么呀?”

  有问题就要问,这是妈妈早就教过的道理,于是小姑娘毫不犹豫的问道。

  “爸爸妈妈在背诗。”

  顾小爱笑眯眯解释一句,看了李玄一眼,有些挑衅似的道:“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此处山脉连绵起伏,倒是颇为应景。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

  李玄再次接道。

  “浮云不与此山齐,山霭茫茫望转迷。”

  ……

  “石壁望松寥,宛然在碧霄。”

  ……

  “古树老连石,急泉清露沙。”

  ……

  李玄有些顶不住了,搜索枯肠,好一会儿,才勉强想到一句差不多的——“峰峦如聚,波涛如怒。”

  没办法,书到用时方恨少。

  顾小爱好歹算是个学霸,就算大学毕业后,也经常看书,自己,可是五千年没上过课了。

  不过,这种登高吟诗的感觉,当真让李玄极其舒爽。

  古之高山流水,或许比这更为高雅,此刻两人所说的诗句,也未必全然应景,但那种微妙的情趣,却在两人心中静静氤氲。

  这就是知音。

  这就是真正的灵魂伴侣。

  我说一个梗,你马上就能接住,并且毫不费力的抛回来。

  “江做青罗带,山如碧玉簪。”

  顾小爱得意笑着,没有结束战斗的意思。

  李玄看了她一眼,心中已然有求饶之意,灵机一动,忽然想到妙句,指了指她,轻声道:“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

  这句诗,本就不是用来形容山水的,而是以山水比喻美人。

  果然,听到这话,顾小爱笑得更加开心。

  “算你识趣。”

  两人相互对视一眼,都是哈哈大笑起来。

  ……

  思思满脸茫然的看着爸爸妈妈,眼神却极其专注。

  这一句一句,虽然都听不懂,但那美妙的韵律,父母的意境,却让她此刻的情绪,也不知不觉间受到感染。

  “思思,想学吗?”

  这波秀的很成功,顾小爱笑着,抱起思思,轻声问道。

  “嗯,想。”

  思思眼睛亮晶晶的,充满了好奇和渴望。

  “那你亲妈妈一下。”

  小姑娘嘴巴顿时就撅了起来,甜甜的,木啊!

  ……

  ……

  下了山,吃过早饭,思思又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去和熊猫玩。

  本来是要去看24号这位老朋友的,可走到路上,在笼区里,看到一只几个月大的小熊猫,顿时就移情别恋了。

  它好可爱啊,比24号还要可爱。

  小小的,萌萌的。

  思思果断转移了目标。

  这时。

  李玄却是接到了赵西平的一个电话。

  电话里,赵西平说自己已然到了蜀地省会的双流机场,正在马不停蹄的朝着卧龙赶来,要亲自见李玄,请李玄在卧龙多呆一天。

  李玄问及原因,他没有详细说明,只是说有很重要的事情,几个小时以后详谈。

  挂了电话。

  李玄心中有些微微的疑惑,发生了什么,赵西平这个大内总管,要亲自跑过来面见自己?

  “可能是送快递,查水表。”

  顾小爱揶揄道。

  李玄瞪了她一眼,轻哼一声,也是笑道:“敢?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大佬,你倒是先教会我飞啊?不然真要送快递,我跑都跑不了。”

  顾小爱对飞行还是念念不忘。

  “行,教你,就像那句来话说的嘛,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飞你个头!”

  ……

  两人在这调笑斗嘴,一边看着思思和熊猫玩。

  这只小熊猫还处在幼年期,很小,连思思都能抱起来。

  此刻,思思正在饲养员的教导下,津津有味的学习,如何正确的抱熊猫。

  学的可认真呢。

  ……

  几个小时后。..

  中午时分,赵西平匆匆赶到,手中拎着个银色的密码箱,看起来有些风尘仆仆的样子。

  李玄和他到了临时准备出来的会议室,赵西平随身的保卫人员,将此间清场,除两人外不许任何人进来。

  “这是您要的资料,绝密文件,我都带过来了。”

  寒暄几句,赵西平很快切入正题,将那银色手提箱推给李玄,语气肃然。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这些资料,大部分都是上任前辈整理出来的,保存的很完好,但没有更新,仅供参考。”

  “当然,我们也补录了一些信息,主要是从建国后到今年,已然被发现的……不寻常事件。”

  李玄点点头。

  这效率,还是挺高的。

  “还有另外一件事……”

  说着,赵西平从贴身的口袋里,拿出一个移动硬盘,连接到电脑上,投影仪的屏幕,浮现出一些图片。

  点开。

  是一具具全身枯槁的尸体。

  以……及一些朦朦胧胧的画面。

  赵西平长叹口气。

  “半个月前,湘西地区发生了几起凶杀案,死状诡异恐怖,全身血液被吸干而死,在办案过程中,公安部门的精锐警力,也损失了两名,死状相同。”

  “他们连凶手的影子都没看到,就莫名其妙死了,监控画面,也没有拍到什么,几乎没有任何线索。”

  “三天前,蜀地军区一支小分队,外出执行任务时,在山林中尽数被杀,也是全身血液流干而亡,整整一十八人,尸体挂在树上。”

  “我们分析,凶手应该是从湘西出发,跨越十万大山,一路不经城市,只走荒野,朝西南地区而来……”

  “这是几十年未有之大案,由我全权负责,领导要求,将此情况向您通报,若再次发现凶手痕迹,还请您,务必出手相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