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玄幻小说 > 真武狂龙 > 第九百三十章 弃暗投明
  “要对付我,就得这么大阵仗才行,可惜还不够啊!”

  吴明从容淡定,闲庭闲步上前。

  “大胆贼子,害我族从属窟野沙河蛟龙一脉,致使千年元气难复,莫以为可高枕无忧,即便众圣殿不惩戒于你,我水族亿万,也会视你为仇寇,人人得而诛之!”

  那明显是蛟龙半圣的虚影勃然大怒,一声厉喝如雷般滚滚传出数百里,磅礴无垠的威压,骇的周边生灵无不伏低做小,甚至许多牲畜屎尿齐流,直接被吓死了。

  不说哀鸿遍野,至少临近村落的婴幼儿,无不哇哇大哭,声嘶力竭。

  按理说,寻常人根本感受不到这等强者的意志,可偏偏婴儿心思单纯,最为敏感,哪怕一点风吹草动的威胁,都能导致他们不安。

  “呵呵,果然是茹毛饮血,视人命如草芥的畜生!”

  吴明淡笑道。

  “大胆狗贼,竟敢辱骂本尊,今日……”

  那蛟龙半圣怒啸如雷,正要出手,却突然顿在半空。

  “人族的事,就交给众圣殿处置便是,我龙族从属,决不能白白牺牲,否则我天龙宫定然不会善罢甘休,哪怕尽起天龙江之水,淹没亿万里云梦泽,也要讨一个公道。”

  威严尊贵的声音传播开来,虽然令人安心,但同时却让所有人骇然失色,两股战战,仿若面对滔天巨浪,无力抵抗!

  “不知这是哪位族兄在前?本使吴明,这厢有礼了!”

  吴明拱手道。

  “哼,恬不知耻!屠戮我族,还想以龙骧使自居?你怕是还不知道,四海龙宫和两大龙庭,已经召开龙庭大议,不日将剥离你的龙骧使身份,以免日后再有龙族无端遭你屠戮!”

  那真龙半圣没有开口,一名水族半圣冷声斥道。

  “哦,这样啊!”

  吴明浑不在意的侧首看向司空辉等人,笑吟吟道,“诸位身为众圣殿执事、监察使,何以对异族戕害我族百姓视而不见?莫非,尔等收了好处,与之同流合污?”

  “常听闻吴王子明能言善辨,最精指鹿为马,果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程景玉缓缓上前一步,淡漠拂袖,宽大的儒袍尽显风流倜傥,俊雅不凡,冷漠看着吴明道,“今日我等所见,只有一个戕害同盟,毫无礼义廉耻,悖逆人伦,犯下十恶不赦之罪的罪人!”

  “吴明罪大恶极,天理难容,还不速速束手就缚?”

  “哼,此子手段狠辣歹毒,一向喜欢颠倒黑白,我等还是直接出手拿下为上!”

  “正该如此,对这等毫无人性,罪大恶极之徒,还有什么好讲的?”

  “若非众圣仁慈,否则就不是押赴众圣殿,而是直接就地格杀!”

  几名众圣殿强者冷声斥道。

  “原来这就是一心为公的众圣殿,原来都是一帮蝇营狗苟的小人,对外族戕害我人族视而不见,却欲置我于死地,可惜众圣被蒙了眼啊!”

  吴明神色渐渐转冷。

  三女等南疆诸强心头一跳,满目骇然,知道吴明行事毫无底线,手段阴毒狠辣,可从未想过,胆大包天到这等程度,连众圣都敢编排!

  “大胆吴明,竟敢藐视众圣,此乃大逆不道,十恶不赦之罪,罪大恶极,本执事以刑律殿之名下令,此贼人人得而诛之!”

  司空辉面色一沉,厉声怒喝。

  “杀!”

  几乎在同时,两边强者呼啸而至,杀机弥天,几欲天崩地裂。

  呼!

  就在此时,一道习习威风吹过,所有的杀机宛若雪遇骄阳,瞬间消散的无影无踪,却见天边升起一轮骄阳,普照大地万物,所有生灵顿觉全身暖洋洋,所有的不安感尽皆消散。

  唯有寥寥巅峰皇者和半圣才看清,那并非是骄阳,而是一名身穿儒袍,踏着木屐,手持汗青竹卷,吟歌而来,其势如沐春风,若随风扶柳,却让所有人无法鄙视的白发老者。

  虽然四尊水族半圣知道对方是与自己是同阶,更知道其来历名讳,可面对此人时,却齐齐低下了头,宛若矮了半截,又似犯了错的小学生,准备接受老师惩戒。

  “缘何故?”

  那苍老若行将就木的老者,似慢实快,一步来到近前,所有人心头都浮起了这个问题。

  只可惜,他们都不懂,为何老者明知故问。

  是啊,所有人都清楚,此番天龙宫和众圣殿兴师动众,为的就是抓捕吴明。

  “邦有道,如矢;邦无道,如矢!”

  就在所有人疑惑时,却听正主突然朗声道。

  “善!”

  老者微微颔首,抱着书卷远去,所有人都听到,“可惜!”

  “介浦先生慢走!”

  众人茫然不知所措,这位到底是何意时,程景玉突然一咬牙,上前俯身一揖到底,面色悲怆道,“此子行事歹毒,手段狠辣,桩桩件件都是惨绝人寰的十恶不赦之大罪,如今更以儒祖之言污蔑众圣殿,您身为石鼓书院教习,天下文人表率,何以放任不管?”

  “心不正,何以成理?”

  老者头也不回的远去。

  “噗!”

  让所有人不解的是,程景玉蓦然俊脸惨白,如遭重击般口吐鲜血。

  “程兄!”

  司空辉等人面色大变,赶忙上前搀扶,去被后者推开。

  “不要动手,石鼓书院已经表态了,若我等无理,今天是带不走此子的!”

  程景玉面上光华微闪,虽然依旧惨白,却好了许多。

  “难道放任此子藐视众圣殿,令的众圣蒙羞不成?”

  司空辉面色难看道。

  “哈哈,凭你们也配代表众圣?”

  令他们骇然失色的是,吴明不知怎的,竟然听到他们的神识传音,朗声大笑。

  即便是天龙宫水族半圣也觉得不可思议,能察觉到司空辉等人神识波动,是因为他们触及圣道,神识能够借天地规则之力,感知乃至窥视周遭异动,但也仅仅是如此,可吴明凭什么?

  吴明当然做不到,枯晔却能做到,而他们却毫无所觉。

  “哼,怎么就没理了?此子行凶杀人也就罢了,手段酷毒残忍,毫无人性,难道石鼓书院还要护着他不成?”

  其中一人颇为不甘,直接怒喝道。

  “琅琊谢家天骄谢沧,兰陵萧家三郎萧子良,我倒是好奇的紧,一个世代簪缨,一个九萧宰相的世家子弟,为何要与我为敌?”

  吴明脑海中闪过两人卷宗情报,不等两人回答,神色间颇有一分嘲弄道,“家祖当年闯荡中唐,遗体未归,想来潜龙渊中两位或是你们的家族算计我,也应与此事有关。

  在下才疏学浅,不知此等恶事,算什么罪行?”

  “血口喷人,胡言乱语!”

  谢沧冷声斥道。

  “你在中唐杀死杀伤无数天骄,于长安城中毒害皇室子弟,剑仙之女,毁坏……此事乃人所共知之事,我等追捕你,乃是出于为民除害之心,更有众圣殿赐予的职责!”

  萧子良道。

  “呵呵,原来是这样啊!”

  吴明微笑颔首。

  “废话少说,你们如何处置此獠,乃是众圣殿的责任,我等只为捉拿这叛族罪龙!”

  那真龙半圣威严道。

  “何来叛族之说?敖野等罪龙明知本使乃龙骧使,死于龙节令之下,乃是咎由自取,尔等助纣为虐,协同这帮颠倒黑白,搬弄是非之徒,欲要谋害本使麾下龙卫,是何道理?”

  吴明傲然道。

  “主人说的不错!敖野等人罪大恶极,死有余辜!”

  本以吓瘫的敖凉突然跳将起来,梗着脖子喊道,“窟野沙河蛟龙一脉,不服教化,枉顾两族联盟之约,肆意捕杀人族食之,这才是罪大恶极,十恶不赦之罪,我不过是弃暗投明,替天行道!”

  嗡隆!

  当‘替天行道’出口,敖凉顿觉不妙,浑身发冷,好似被天威雷霆裹身之际,天色为之一暗,却眨眼恢复如常,令的众多强者豁然变色。

  此等异象,不啻于天地认可敖凉所言!

  “呵呵!”

  吴明欣慰颔首,随手一挥,地上多了几个瓶瓶罐罐,其内赫然都是一块块尸骸,面露悲伤愤怒点指道,“想必诸位不陌生这是什么,这是人的大腿,以内侧筋骨最有嚼头,一向是窟野沙河蛟龙一脉中某些罪龙的偏好,还有这女子胸腹,以处子为最,有罪龙专挑此肉为食,谓之雪糜,这些是幼儿之脑……”

  一边说着,一边摆出更多,足足铺满了方圆百丈,看那如雨般洒落的坛坛罐罐,显然有不知多少。

  敖凉在侧另行解说,如数家珍般点出,那些是自家兄弟珍藏,甚至是食用前有什么前戏,甚至大宴宾客,活人宴会等等。

  “哇!”

  “噗!”

  黎珂率先坚持不住,面色惨白的吐了一地,芈鸾稍稍好点,可也没撑住。

  虽然习惯了与毒虫妖蛊为伍,但这是她们的修炼,可地上分明都是人族的遗骸,却被当做食物,即便心性再强大,也受不了!

  司空辉等人面色发黑,终于明白吴明为何如此镇定,原来早有准备,正等着他们发难。

  经此一事,若在有心人推波助澜下,吴明不仅不会因手段酷毒而受打击,还会因诛灭恶龙,而赢得空前声望!

  “小龙自知罪孽深重,百死莫赎,如今弃暗投明,拜在我主龙骧使吴明麾下,定当痛改前非,生生世世以维护人族安定为己任!”

  敖凉噗通跪倒在地,指天赌咒发誓。

  最快更新 www.6035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