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都市小说 > 极品全能医仙 > 第117章 三不医
  夜星辰的速度很快,这道身影的速度同样不慢,就在两人要撞在一起的霎那,这道身影脚尖点地,身子向旁一闪,几乎是贴着夜星辰的身子擦肩而过。

  “好灵动的身体。”夜星辰下意识的顺着这道身影瞧了过去,此人身材高挑,一身的黑衣外套略显宽大,唯独胸前,被两团山峦撑起,将本应宽大的衣服完全支撑了起来。

  她闪过了夜星辰,可毕竟是突发情况,卫衣上的帽子被一阵风吹开,一下子便露出了她的惊世容颜。

  夜星辰原为药帝,出入十方世界,御统八荒,什么样的仙女妍姝没见过,但眼前的这张绝世容颜还是令他不忍为之一赞。

  这是一张美到足可以令人忘记呼吸的容颜,用精致来形容她的五官甚至是一种贬低,因为在她的面容上,简直找不到肆一丝一毫的瑕疵。

  随着帽子脱落,除了那张绝世的容颜外,还有三千青丝,被风吹起,竟如梦幻般飞舞。

  两人擦身而过,女子用眼角余光瞧了夜星辰一眼,而后重新的带上帽子,消失在这夜色当中。..

  夜星辰也没有任何的停顿,继续朝着晾甲山的方向跑去。

  接下来的几天,夜星辰白天上学,晚上修炼,期间还看了很多医学方面的书籍,特别是西医方面的知识,他学了很多。

  很快到了元旦。

  元旦学校放假三天,假期结束后回来便要期末考试,再之后就是寒假了。

  夜星辰想要利用元旦这三天赚点钱。

  虽然他现在已经拥有紫川阁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了,但是这些股份很难在短期内变成现金,他想早点开一家武官,给父母安顿好。

  靠养茶赚钱是一条门路,但是现在的天气不行。所以夜星辰想了想,决定去摆摊给人看病。

  这一世,他不修药道,但却并不影响他对这方面的喜爱。他喜欢看病,特别是疑难杂症,越是复杂的病,他就越喜欢。

  这也是夜星辰会选择摆摊看病的原因之一,除了想要赚钱,也是他技痒。

  离着市区不远,有一个小闹市,这里成天都有人摆摊,基本上卖什么的都有,人、流往来也不错。

  夜星辰准备了一个蒲团,一块黄布,背着一个挎包,手里拿着一块牌子来到了闹市。

  在这个地方摆摊,因为没有管理人员,所以也就没有什么固定的位置了。基本上是谁来到早,谁就能占到好地方。

  现在的冬天,竞争还不算激烈,等到了夏天,很多小商小贩为了占地方,甚至会直接开车过来,到了晚上干脆就睡在车里面,不然的话,只要你离开了,位置肯定会被别人占上。

  在这样的规则之下,这里本来应该会有为争夺地盘而打架的事情发生,但实际上,这里还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

  因为没有固定的地方,所以有能耐,你就二十四小时守着你的摊位不挪走,不然若是被别人占了,只能认到霉。如果因此找事情,就会受到所有商贩的抵制,让你做不成不买卖。

  正是有了这样不成文的规定,这个看上去比较乱的闹市,却很少有事情发生。

  现在正值冬季,不少卖瓜果的农民都不来了。毕竟是露天的闹市,瓜果摆在这里很容易就冻坏了。

  所以整个闹事,卖冬季产品的比较多,而且也有许多位置空了出来。

  夜星辰找了一个相对来说还算不错的位置,放下蒲团后,将黄布铺在了地面上,而后从挎包里面将他的那套针灸拿了出来,压在了黄布的上面,最后将木牌立在了黄布的边上。

  整个闹市,除了卖吃的用的穿的玩的以外,还有一些卜卦算命摊子,夜星辰刚摆好摊没多久就来了这么一个人。

  这人看上能有四十多岁,留着两撇八字胡,一身的长袍大褂,拄着拐棍,扛着幢幡,上书神算鬼谷子,知天晓命。

  他来到了夜星辰的摊位前,看着夜星辰刚立好的木头牌子,大声的念了出来。

  “三不医,心术不正者不医,十恶不赦者不医,看不顺眼者不医。”

  原本周围摆摊的都在忙,也没怎么太在意夜星辰,被他这么一大声的念出来,周围不仅是摆摊的,就连路过的人也下意识的瞧了过去。

  “看病的?”算命的捋了捋他那撇八字胡。

  夜星辰瞧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那咱俩正好一副架。”算命的嘿嘿一下,直接在夜星辰的旁边摆下了摊子。

  在这个小闹市里面,算命的能有好几摊,所以大家也并不觉得奇怪。甚至连卖药的都有,但像夜星辰这样摆摊给人家看病的,却是头一份,所以不少摆摊的人都挺好奇。

  但是好奇归好奇,一看夜星辰这个年纪,都暗自摇了摇头。

  要说有一个老头,留着花白胡子,精神矍铄的在这里摆摊,说是老中医,给人号脉看病,还可能会有人相信。但是夜星辰,看上去二十岁都没有,摆了这么个摊子,还弄了一个木头牌,上面刻着三不医。要不是来炒作的,就是有中二病,把自己当成神医了。

  所以,哪怕有人驻足,也最多就是瞧上两眼。

  一上午,虽然不时有路人停下来看着夜星辰的牌子,但却没人来问病。到是他旁边这算命的,反倒开了张,赚了一百块钱。

  到了中午饭点,大家基本上都陆续开始吃饭了,夜星辰只是端坐在那里闭目养神。算命的这位时不时的会瞧他一眼,拿着赚的一百块钱,晃来晃去的,像是有意显摆似得。

  夜星辰也没理他,算命的晃了半天,好像觉得没啥意思,便把钱收了起来。

  不多时,从南面来了一个男人,看上去三十来岁,路过夜星辰的摊位后,停留了片刻,似乎有些犹豫,但最后还是开了口:“你真能看病?”

  没等夜星辰开口,这算命却抢先说道:“没看见这牌子么,三不医,你这家伙心术不正,总惦记着霸占你媳妇家财产,还把你小姨子搞怀孕了,真是缺了大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