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都市小说 > 极品全能医仙 > 第171章 恶心
  夜星辰说话的同时,身形一闪,竟然在司马宇的对面消失了。

  啪!

  司马宇这猛地一鞭自然落空,他微微一愣一下,而后瞬间反应了过来,当即准备召回那鞭子,可还没等那鞭子抽回来,喉口已经多出了一只手。

  “我现在,只要动一动自己的手,你就会成为一具尸体。”

  夜星辰的声音在司马宇的耳边响起。

  “你不能,我可是司马家的少爷,你绝对不敢如此对我。”司马宇有些慌神。

  “司马家的少爷,那又如何?”夜星辰淡然的说道,别说是司马宇只是司马家的旁支少爷,就算他是司马家的嫡系少爷,夜星辰想要杀他也不会有任何的犹豫。

  “你杀了我,司马家定然会全力的报复你,我父亲是不会放过你的!”司马宇大吼道,希望能够以此震住夜星辰。

  “是么,可惜你看不到了。”夜星辰微微一用力,将司马宇直接提了起来。

  凌空的司马宇一下子就失去了呼吸,而且他能明显的感觉到夜星辰的手劲在不断的增加,相信几个呼吸以后,他就会被夜星辰拧断脖子。

  司马宇虽然只是司马家的旁支少爷,但从小到大,他基本上没有吃过什么亏,更不要说受到死亡的威胁了。

  第一次感受到死亡离自己这么近,什么悔恨,害怕,惊恐这些的感觉通通都没有,此时的司马宇脑海已经一片空白,他只有一个念想。

  挣扎。

  拼命的挣扎。

  然而他的挣扎换来的只是更加强烈的窒息感,这种窒息感给司马宇带来的除了身体上的伤痛,更多的是精神上的摧残。

  短暂的头脑空白之后,宛如潮水一般的恐惧感瞬间袭遍了司马宇的全身,即将到来的死亡让他仿佛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那种可怖的感觉带来的生理反应让司马宇瞬间大小便失禁。

  尿液夹杂着屎汤一下浸湿了司马宇的裤子,一股恶心人的味道顿时散发了出来。

  闻到这股味道了夜星辰顿时皱了皱眉头,紧跟着,他像是丢垃圾似得,直接将司马宇扔了出去。

  司马宇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面色痛苦的捂着喉咙,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夜星辰极为厌恶的看了一眼司马宇,差点没吐出来。

  屎尿横流,这尼玛也太恶心了。

  不过这司马宇也算是幸运,竟然被屎尿给救了。夜星辰现在多看司马宇一眼都觉得恶心,更不要说动手杀他了。

  “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夜星辰冷哼了一声,甩袖而去。他是真的已经下不去手了,光是想想就觉得要吐。

  看着夜星辰离去的身影,恢复过一些的司马宇恨恨的握紧了双拳。大小便失禁,这对他来说简直是人生当中最大的耻辱。

  “夜星辰,今生今世,如果不能将你扒皮抽筋,我司马宇誓不为人!”

  暗暗发誓的同时,司马宇赶忙脱掉了自己的裤子,而后将铁大的裤子扒了下来,换在了自己的身上。

  换裤子的时候,司马宇差点没吐出来,这味道,连他自己都觉得有点恶心。

  夜星辰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在回来的路上他恶心了一路,直接到回家后洗了一个澡才舒服了一些。

  接下来的几天,夜星辰并没有回晾甲山修炼,而是留在了家中,指导夜心远功夫。

  能够成为武术教练,夜心远的功夫底子还是很好的,再加上夜星辰连日来的悉心指导,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天时间,夜心远不仅找回了昔日的感觉,功夫更是大有进步。

  就这样,时间一晃而过,很快就到了十四号。

  今天是踢馆是日子。

  夜心远早早的就起床沐浴,准备了一番。

  其实昨晚一宿他都没有怎么睡好,开一家自己的武馆一直以来都是他的梦想,原以为这个梦想这辈子都不会实现了,可是今天,这个梦想很有可能变为现实。

  “心远,这是我帮你求得平安符,你带上。”临行前,唐韵将她从寺庙里求来的平安符交给了夜心远。

  强盘踢馆这么大的事情,夜心远自然不会瞒着唐韵。

  而对于唐韵而言,能不能开武馆并不重要,她只希望自己所爱的人能够平平安安,一家人能够其乐融融的就足够了。

  不过唐韵明白,开武馆一直以来都是夜心远的梦想,作为妻子,她应当无条件的支持自己的丈夫去完成心愿。

  夜心远接过了平安符,收好后,轻轻的在唐韵的额头上亲吻了下,而唐韵则顺势拥抱住了夜心远。

  “咳,咳。”看着两人在自己的面前秀恩爱,夜星辰轻咳了两声,“拜托,只是去比武而已,很快就回来了,或者你们回屋先恩爱一番再说?”

  “你这孩子,乱开父母玩笑。”唐韵闻言,脸色一红,从夜心远的怀抱中离开,伸手点了一下夜星辰额头:“早去早回,别让我担心。”

  夜星辰的家离着武行街不远,出了门,步行一会就到了。

  作为被踢馆的对象,这家国术馆从今天一早开始,就陷入了一种紧张的氛围。

  “师父,师姐她还没有回来吗?”一大清早,作为这家国术馆馆主的二弟子,赵周武早早的就来到了武馆。

  老馆主摇了摇头。

  “那踢馆的人来了,我们怎么办?”赵周武听到师姐还没有回来的消息,顿时有些紧张了起来。

  “你师姐有事耽搁了,不过她说今天一定会回来的,我们先拖着吧,随机应变。”老馆主并没有太过担心,就算自己的女儿回不来,还有他在,没什么好怕的。

  “好。”赵周武点了点头,其实他最希望今天踢馆的人不会来。

  这并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武行街时常会有不少因为冲动而跑来想要踢馆的,结果过几天冷静下来后悔了,等到约定的时间不来,最后不了了之。

  不过赵周武的这个期望很快就破灭了,因为夜星辰和夜心远这会已经到了武行街,很快就来到了国术馆的门口,推门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