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玄幻小说 > 九龙圣祖 > 一千五百二十八 苍龙帝后

一千五百二十八 苍龙帝后

  

  “这股气息……”

  相对于下方的那些普通修者们,当云笑在看到那水柱的威势之时,心中的感应,却是有些不太一样,尤其是那其中爆发出来的一种异样气息。

  哗哗哗……

  在所有人心生疑惑的当口,那潭水再一次异动了起来,紧接着又一道水柱缓缓升腾而起,在那水柱的顶端,正趴着一个浑身水淋淋,气息极度紊乱的女子。

  这个女子,自然就是在云笑一脚之下身受重伤的雪弃了,只不过此刻的她,美眸之中也是闪烁着一抹疑惑的光芒,全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说实话,先前在被云笑那一脚踹中后心的那刻,雪弃觉得整个天都塌下来了,她一度认为自己在这一脚之下就算能得不死,也逃不过云笑随之而来的致命杀招。

  然而就在此时,雪弃忽然觉得自己的脖颈处一热,似乎在那里有着一种什么力量喷发而出,然后冲天爆发,将那致命一击的御龙飞剑给化解掉了。

  此刻更是在一股神秘的力量之下,让得她随着水柱上升到了潭面之上,要不然她就算是不死在云笑手中,如此状态也必然会淹死在潭水之内。

  “这……这是……”

  当雪弃勉强睁开眼来之时,欣然发现自己脖颈之上的热度越来越是强烈,让得她忍不住低头看去,只见一枚凤形挂坠,正在闪烁着幽幽的光芒,显得极为的玄奇。

  “是老师给我的挂坠!”

  当此一刻,雪弃似乎是突然之间明白了一些什么,因为这枚正在散发着幽幽光芒的凤形挂坠,正是当初自己在离开苍龙帝宫之时,那位身为苍龙帝后的老师,亲手给自己戴到脖颈之上的。

  原本雪弃以为这就是一件装饰品,却没有想到在这性命倏关的当口,正是这枚原本一无动静的挂坠,救了自己一命。

  唰!

  在雪弃和所有人都若有所思的时候,那枚凤形挂坠之上光芒陡然大放,一道耀眼的强光,几乎将雪弃的整个身形都给笼罩其中。

  再然后,从雪弃胸前挂坠之上散发而出的那些光芒,在一阵变幻之间,赫然是凝聚成了一道略有些虚幻的高贵身影。

  这道身影处于朦胧之中,让得很多的低阶修者,都有些看不清楚其形貌,但他们尽都感应到,那应该是一个身形优雅贵气的女子。

  或许只有云笑,才在看到那曼妙虚影的一刹那,身形骤然一僵吧,因为那不是别人,正是他前一世身为龙霄战神之时,背叛于他的妻子。

  “陆沁婉!”

  这个名字,云笑不知在睡梦之中咬牙切齿了多少次,也是他转世重生之后,对前世唯一放不下的一件事情。

  这个叫陆沁婉的女人,这个做了自己多年妻子的女子,竟然联合自己最好的兄弟,将自己残忍杀死,这口气要是能咽得下去,云笑也就不是当初的龙霄战神了。

  只不过云笑一直认为,只有自己修炼有成,重新回到九重龙霄之后,才有可能和前世那些人和事有所交集。

  却没有想到仅仅是来到这腾龙大陆,仅仅只有凌云境初期的修为之时,就能再一次和前世的大仇人碰面,这可真是始料未及。

  经过短暂的震惊过后,云笑心性坚韧,倒是很快定下了心神,他不断打量着那依旧还在凝形的模糊身影,眼神也是缓缓变得坚定。

  “只是一道分身投影而已,并不是陆沁婉的本体!”

  以云笑的眼光,定下心神之后,自然第一时间就意识到那并不是陆沁婉的真身,而只是一道用不知什么方法凝聚而成的分身虚影。

  云笑也能猜到,这道分身虚影,恐怕就是为了保护雪弃而设,看来那位苍龙帝后,对于这个从下界而来的嫡传弟子,确实是相当看重啊。

  唰!

  再过片刻,模糊的高贵身影终于成形,而就在这一刻,从其身上陡然爆发出一股极其磅礴的力量,在这股力量的威压之下,下方的诸多修者们,都觉得脚下一软,忍不住想要伏地跪拜。

  “这是什么力量?”

  感应到那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敬畏,侯天猎等人都是心生骇然,就算他们能强行忍住没有跪下去,可是那种力量的冲击力,依旧让他们心头掀起了惊涛骇浪。

  “是谁?伤了我苍龙帝后的弟子?”

  就在所有人都心生凛然的当口,从那虚幻的高贵身影口中,陡然发出这么一道沉声,仿佛天音临尘,威压满空。

  感应着那道声音之中的高傲威严,不少人都是下意识地低下了头,似乎是不敢和那道并不存在的虚幻目光对视,那是一种极大的亵渎。

  “啧啧,这就是属于苍龙帝后的威仪吗?变化还真是有点大啊!”

  相对于下方的那些腾龙大陆修者们,再一次见到曾经的妻子,云笑心中却是极为的感慨,要知道他印象之中的陆沁婉,可不是如此强势的。

  “又或许……这才是你真正的本性?”

  不过在下一刻,云笑的眼眸之中,已是闪过一丝冷光,因为他知道,曾经那个温柔贤惠的妻子,在背叛自己的那一刻,就已经不复存在了。

  如今沧海桑田,九重龙霄不知过去了多少年,作为苍龙帝后的陆沁婉,和当年已经没有丝毫的联系,这就是一个自己的大仇人而已。

  不过云笑自然是不可能在这一刻表明身份的,他相信若是让陆沁婉或是那苍龙帝知道自己还活着,哪怕是在这下位面,恐怕也是再没有容身之地了。

  云笑心中清楚,对于这件丑事,苍龙帝和陆沁婉肯定是要用尽全力掩饰的,弑夫杀弟的龌龊事一旦传出去,恐怕整个苍龙帝宫都承受不起。

  要知道当年的龙霄战神,在九重龙霄还是受到很多人爱戴的,其南征北战,屠灭无数异灵,实是九重龙霄有如今安稳的最大功臣。

  “少年,是你吗?”

  就在云笑心中思绪万分的当口,那属于苍龙帝后的虚幻身影,已是将目光转到了他的身上,毕竟此刻云笑身上的气息,还没会完全消散。

  听到这句问话,云笑身形微微一颤,他下意识地还认为陆沁婉是在问自己是不是龙霄战神呢,直到片刻之后才反应过来。

  “不错,就是我打伤她的,你待怎样?”

  当此一刻,云笑深吸了一口气,重新恢复了那种属于龙霄战神的霸气,盯着苍龙帝后的目光,根本没有丝毫的退缩,也没有半点的畏忌。

  “你好大的胆子!”

  见得这少年脸无惧色地承认,陆沁婉的身上,陡然爆发出一股极强的气息,厉喝声中,似乎是想用这股气息,将云笑直接压得跪倒在空中。

  这股气息爆发而出之时,下方诸多低阶修者们,尽都再也支持不住脚下一软,一时之间跪了一大片,这就是属于苍龙帝后的威慑。

  只可惜这些气息,能震慑住下方的低阶修者,甚至让侯天猎魏独征这样的凌云境强者也是心生骇然,却仿佛对天空上那个粗衣少年,没有一丝一毫的影响。

  “没有人能在伤了我苍龙帝后的弟子后,还能逍遥自在!”

  见得对面少年依旧倔强地站着,苍龙帝后模糊的眼眸之中,先是闪过一丝异色,然后口中再次冷声出口,让得下方某几个人的脸色,瞬间大变。

  “苍龙帝后?她竟然是苍龙帝后?!”

  比如说万妖山的山主侯天猎,在心中想到某些东西之后,已是直接惊呼出声,毕竟万妖山,乃是来至自九重龙霄的传承啊。

  在万妖山的一些古籍之中,隐晦地描述了九重龙霄的某些势力分布,其中自然不得不提九重龙霄的主宰苍龙帝宫。

  苍龙帝宫那位苍龙帝,可是号称九重龙霄无敌的存在,在这些不知道有离渊界的修者们心中,九重龙霄无敌,那就是九龙大陆无敌。

  所以侯天猎一直认为,那位苍龙帝就是九龙大陆的最强者,是这个大陆绝对的主宰,绝对不会有人敢去轻易招惹。

  可是侯天猎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有生之年,竟然能和那样的顶尖霸主扯上关系,虽然眼前只是一道苍龙帝后的虚影,但仅仅是这四个字,代表的意义就非同小可。

  “原来雪弃小姐的背景,竟然如此强大,这下可真是捡到宝了!”

  反观那边原本脸色阴沉的魏独征,此刻却是喜形于色,他先前一直都在猜测雪弃的来历,此刻得那虚影自称,瞬间就明白过来了。

  斗灵商会身为四大顶尖势力之一,也是有一些关于九重龙霄情报的,那位既然是苍龙帝后的高足,那魏独征相信,只要自己尽心尽力,将来未始没有真正攀上这根高枝的机会。

  一时之间,因为陆沁婉的自称,整个万妖山深处的天上地下,陷入了一种异样的安静,他们都被那个身份给吓住了。

  或许只有云笑,才在这一刻脸现冷笑,相对于下方的众人,他可不会在意什么苍龙帝宫,或是什么苍龙帝后。


  最快更新 m.6035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