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修真小说 > 放浪形骸歌 > 五十六 黄袍裹娇躯
  形骸本担心白国臣民怀疑杜旅死得蹊跷,多有暴乱。谁知杜旅之前装作造天兵刺杀,反而混淆了视线,除了在断梁庙的知情者外,谁也不知杜旅竟是死于孤鸣之手,城中信徒、僧侣、官僚、将士皆以为是天降灾祸,也不敢迁怒于天,此事竟顺利地蒙混过关。

  君主暴毙,于是另立新君,经过十日国丧,又是十日庆典,白国才渐渐归于平静。

  .....

  城中东南城墙处,孤鸣将小手放在墙面。她所碰的墙与两边的墙色彩不同,前者洁白光滑,后者与之相比则显得灰黄暗淡。孤鸣散发金光,那白墙上显示出浮雕文字,精致美妙。

  形骸从街角绕出,道:“教皇大人,你怎能一个人跑来这里?”

  孤鸣回头道:“爹爹!”又面对白墙,道:“这城里有数不清的奥秘,真叫人叹为观止。我怎能不到处一探究竟?”

  形骸道:“这城市原本就是灵阳仙所造,也唯有灵阳仙的统治者能让城市吐露所有秘密。杜旅并无发觉秘密的能耐,也无这等好奇之心。”

  孤鸣道:“杜旅就是个大白痴。”

  形骸与孤鸣相视一笑,他走上几步,看墙上雕刻,道:“这上头描绘的是屠杀场景?”

  孤鸣道:“谁也不知道,这座断壁其实是叫做笔吏仙,一直暗中记叙着这座城的历史,建造此城那位灵阳仙所有的智慧,都遗留在这座墙上,还有发生的所有灾难,所有罪恶....”

  形骸见那雕刻逐渐变化,他看不真切,孤鸣却沉迷其中,她道:“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古人曾犯过的错,我决不能重现。”

  形骸顿了顿,说道:“你这小猴儿般的性子,我原以为你会拒绝当这教皇。”

  孤鸣道:“就像你说的,侠之大者,忧国忧民。我原本也不想要这劳什子担子,可我杀了杜旅,管杀还得管埋,总不见得甩手就走啊。”

  鲁平老仙利用自己的威望,声称孤鸣是白国天赐之主,扶持她继位。城中百姓颇觉古怪,但对鲁平素来崇敬,又深感形骸当年救国之恩,一时并无不服迹象。在登基大典上,当孤鸣接过白国权杖之时,忽然间,圣墙竟绽放白光,现出千年前此地的辉煌景象。满城之人见状,惊为神迹,从此心悦诚服,再无怨言。

  形骸笑道:“看来我总算没把你教坏了。”

  孤鸣大拇指与食指一捏,道:“爹爹是有那么些功劳,但最大的功劳还不是我自己?”

  形骸道:“你这丫头,怎地如此狂妄?我真不知该如何说你。”

  孤鸣连连轻笑,朝形骸怀里一扑,道:“看你吓成这样!子不教,父之过,你把我教得好,那是理所应当的,若教得不好,罪责岂不全在你身上?”

  形骸亲了亲她额头,道:“罢了,就算真是如此。”

  孤鸣道:“其实仔细想来,你一点儿功劳都没有,反而罪过很大,谁让你与鲁平爷爷、戴伯伯勾结,给我来一出黄袍加身的?”

  形骸叹道:“是啊,这可真委屈了你。”

  孤鸣道:“所以啊,你这罪过需得一千年,两千年才能弥补。我要你留在我身边,尽心尽力地辅佐我,劝谏我,帮助我,照顾我,爱护我,保护我。若你不管了,离我而去,我就会去学坏,去堕落,去发疯,去做暴君。爹爹,你说我这处罚公不公道?”

  形骸斥道:“公道个屁!”

  孤鸣哈哈一笑,手指在他嘴唇上一点,道:“你又说粗话啦,罪加一等!这下子你要赎罪,得陪我足足三千年。”

  形骸道:“等击败了妖界魔头,你要我陪你多久都成。”

  孤鸣想了想,道:“也罢,暂且饶了你。”

  她跳落在墙边,指着白墙说道:“圣墙让城里的人们加倍虔诚,信仰坚定,只要他们信仰的事物不破灭,便会自发地为白国的利益奋斗。但若他们信仰的事物消失不见了,便会飞快的堕落。当年,那位灵阳仙闭关祈祷,许多年不回来。这座城沦为罪恶的深渊,恶毒的根源,城里的人作奸犯科、灭绝人性,哪怕是靠近梦海的蛮族也不会这般狠毒腐烂。越是美好的事物,便越容易被破坏。越是精心呵护的花朵,一旦失了那呵护,会在短短时日内凋零。”

  形骸若有所思,道:“白国昔日如此,正神国将来未必不会如此。”

  孤鸣道:“是啊,所以烛九叔叔那边,好生让人担忧。”

  形骸道:“我已写信回去,告诉她九耀的预言。她回信给我,似乎并不将此事放在心上。”

  孤鸣道:“她对我登基之事如何评价?”

  形骸道:“她很是替你高兴,毕竟对她而言,只要继续结盟,便能互利互惠。”

  孤鸣说道:“她那正神宝珠当真了得,即使我当年的星辰日月披风,只怕也不及那宝珠厉害。”

  形骸见她眸光转动,似在想念那神器,忙道:“你的前世当年用那披风控制邪教,如今你统治的并非鬼鬼祟祟的教派,而是堂堂正正的圣城,两者不可混为一谈,其中也并无捷径可走。”

  孤鸣掩嘴一笑,道:“看你吓成这样,我前世那位费兰曲定然厉害得很。”

  形骸道:“我收到了如令、裴二哥的书信,他们得知你的消息,都愿意回来相助于你。”

  孤鸣喜道:“那可真是天大的好消息!咱们灵阳仙齐聚白国,那怯翰难一定吓得夜夜失眠,头发掉光,成了秃子。”

  形骸笑道:“他就算成了秃子,也是个棘手的强敌,切不可掉以轻心。天色不早了,我带你回宫吧。”

  孤鸣点头道:“嗯,我也该去见鲁平爷爷了。”

  鲁平老仙已搬离了大雪山的山庄,隐居在九耀遇害的书院。他颇为心灰意冷,但也并未一蹶不振。他的女儿女婿与弟子得知山庄惨案,都来书院中陪他。形骸与孤鸣到时,他正在书房中喝茶,一边闭目养神,一边聆听八指琴魔奏曲。

  孤鸣走入屋内,鲁平睁开眼,朝两人一笑,八指琴魔依旧专注弹琴,似并未留意到来了客人。

  孤鸣鞠躬说道:“鲁平爷爷,您今日安好么?”

  鲁平道:“孩子,你不必天天来见我。”

  孤鸣道:“啊,我打扰您休息啦。”

  鲁平摇头道:“你肯来陪我说话解闷,这份孝心,我甚是感激。但你该在宫中,而不是多来见我。”

  孤鸣道:“我是担心那丁离恨与柳何欢,还有杜旅的残党,会不会对你不利。”

  鲁平笑道:“傻孩子,你不明白天庭,也不明白我在天庭的势力。我是一品天官,也是一品神仙,朋友漫天都是,况且也多得是混淆是非、颠倒黑白的手段。丁、柳二人纵然怀恨,可也不会大费周章,硬要扳倒我。”

  孤鸣忙道:“你不怕他们再怕人暗杀你么?”

  鲁平道:“他们暗杀了九耀,也杀了我白国不少无辜之人,所犯罪过不比我小。我不找他们麻烦,他们已该谢天谢地了。再说我已有了防备,就算当年的朝星亲至,我也足以自保。”

  孤鸣道:“他们若是向三清告状,说你干涉凡间朝政呢?”

  鲁平哈哈笑道:“我在凡间不过是一闲云野鹤的老头,哪里干涉朝政?白国百姓愿意信奉我,并非是我胁迫,便如渔民信奉海神,山民信奉山神一般,何罪之有?”

  孤鸣放下心来,道:“那就好。我别的不怕,就怕天上那些神不知鬼不觉的神仙捣乱。”

  鲁平老仙指着八指琴魔,道:“凡间对神仙而言,并非久居之地,我们三兄弟最初住在白国,久而久之,竟忘了自己是神仙,真把自己当做凡人,连天庭的职务都记不清了。若非这妖魔的曲子能令人追忆往事,唤醒记忆,我此时定认为自己不过是一平凡无奇的糟老头罢了。这女妖实是我们三兄弟的恩人。”

  形骸道:“难怪大人要长留这女妖在此。”

  鲁平又道:“在神仙眼中,凡间又破又脏,低贱卑劣。在凡人眼中,天庭辉煌至极,美丽无比。然而神仙不知身在凡间的逍遥自在,凡人也不知天庭的腐败险恶。神仙不愿下凡,而凡人皆愿升天。天地之民,无知者难数几何。”

  孤鸣笑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真叫人受用不尽。”

  鲁平道:“我生平心愿,便是将这圣城交还给灵阳仙。孩子,圣城也有灵知,它对你这君主甚是满意,你如今年纪还小,但以你的资质,必能令圣城再现往昔荣光。”

  形骸问道:“大人,九耀大人临终之前,曾有遗言,要我去找天姥山的光明宗,你可知天姥山在何处?”

  鲁平闻言一愣,道:“天姥山?我知道天姥山在哪儿,但途中异常危险,你当真要去?”

  形骸道:“是,九耀老仙嘱咐,我非去不可。”

  孤鸣嚷道:“爹爹!人家也要去!”

  形骸与鲁平齐声道:“万万不可!你现在得记得自己身份!”

  孤鸣怒道:“你不让我去,我就私自外出,那岂不是更危险么?再说了,这教皇若当得没了自由,还有什么意思?爹爹,你权衡利弊,给我个说法吧。”

  形骸喃喃道:“见鬼,见鬼,孩儿,你何时才能长大懂事?”

  孤鸣道:“你不懂,我是照看你,关心你,这不是懂事,何谓懂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