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都市小说 > 刑警荣耀 > 第592章 罗阿田
  罗阿田。

  这是那个电工的名字。

  黄大妈不但喜欢八卦,而且记性很好,其他街坊都不记得那振林那个姓罗的徒弟,到底叫什么名字,黄大妈却记得很清楚。尽管这个名字,只偶尔听那振林提起过一次,黄大妈却牢牢记在脑海之中,毫不迟疑就给警察报了出来。

  瞧那笃定的劲头,显得对自己的记忆力,极其有信心。

  这个傍晚,刑警们收获丰厚,不但知道了罗阿田的名字,而且还给他画了像。

  根据黄大妈和其他几个见过罗阿田的街坊邻居的口头描述,岩门市局的技术专家,画出了罗阿田的正面像。

  纯粹手工画像,现阶段,电脑画像技术远远未曾达到成熟水准,为罪犯画像,还得是纯手工。不

  过国内已经有科研机构在尝试了,估计用不了多久,电脑画像的技术就会逐渐成熟,并且在全国公安机关推广,对于刑事侦查,这是一个技术性的飞跃。岩

  门市局技术专家的水平相当高,画出的画像很像,经过黄大妈和其他几名见过罗阿田的街坊邻居反复辨认,确认这个头像就是罗阿田。马

  上复印,发给各单位,尽快找到这个罗阿田现在的确切住址,并且第一时间向市局重案大队汇报此人的行踪。与

  此同时,刘浪派人带着罗阿田的画像,前往盐业公司,毛纺厂,金菊花园小区,大正街等地,寻找当年案发时可能见过罗阿田的目击者,进行核对。不

  久之后,从金菊花园小区传来消息,据门卫大爷的回忆,说有一段时间,罗阿田确实进出过他们小区,为几乎新装修的业主安装水电。

  而这个时间段,正和赵萍在金菊花园小区遇害的时间段相吻合。罗

  阿田的嫌疑立即飙升到最高等级。在

  李作勇的坚持下,原本已经因为“侦查终结”而停止工作的专案组,再次运转起来。当然,部分省厅支援的专家已经返回云都,就没有必要再请回来了。重新运转的专案组,人员相对来说要精干了许多,原本已经决定近期就向市里向省厅汇报“结案”的周金沙,听从了李作勇的建议,暂时把报告压了下来。再给他们一点时间。

  不过周金沙也明白说了,最多再给他们三天。

  三天之后,如果他们还是抓不到所谓的“真凶”,周金沙就不等了,会直接按照原议上报。

  三天!

  听到这个期限,王为不知为什么,忽然很想笑。

  总是他给人家定三天的期限,这一回,也终于有人给他定三天期限了。

  但从下边传回来的消息,却并不十分乐观。已

  经查明,罗阿田就住在清源派出所的辖区之内,也属于老街街区,和丁志平所居的清源街一百六十二号只相隔了两条街区,直线距离不到五百米。

  双方住得那么近,丁志平确实有可能和罗阿田认识,并且从罗阿田那里学过武术。

  至于他们之间到底如何产生的交集,最后丁志平是不是真的死于罗阿田之手,被罗阿田杀人灭口,那就只有等把罗阿田请到公安局之后才能知道答案了。一

  开始,专案组内部的气氛还是比较乐观的。

  已经知道了名字,有了正面画像,而且还知道了住址,只要这个罗阿田没有提前跑掉,要抓他归案应该不难。基本上只要这边一出动,他就只剩下束手就擒的份了。

  至于说罗阿田是个“武术高手”,老实说,并不十分放在专案组的心上。

  现在毕竟已经是热武器时代。武

  术神马的,听听就好。然

  而清源派出所报上来的消息,却一下子让专案组这种乐观气氛降到了冰点。清

  源派出所汇报的消息也不多么复杂,归根到底只有一句话罗阿田不见了!尼

  玛啊!怎

  么这家伙又不见了?

  等等,好像在此之前,就没人见过他。所

  以这个“又”字,实在是很值得商榷的。然

  而一个诡异的念头,几乎是不约而同地在大家心里冒出来这位,不会也被谁灭口了吧?

  当时去抓丁志平的时候,也是信心十足,全市布控,各个出城的路口设卡盘查,不说一只苍蝇也飞不出去,一个大活人像不声不响溜出城,难度还真不小。

  谁知三天后,丁志平的尸体就在石湖公园浮了起来。而

  当时,专案组谁也没见过丁志平,最后直接见到了他的尸体。现

  在,罗阿田不会又成为“听说过”的人吧?知

  道有这么一个人存在,也知道他很有嫌疑,最后却只找到尸体!

  真要是那样,刘浪怀疑自己会被气疯过去。

  罗阿田到底跑了还是没跑呢?

  没跑!

  不但没跑,还在吃宵夜。罗

  阿田有个特点,不能紧张,他一紧张就想要吃东西,而且约油腻越好。

  所以这几天,罗阿田都会在深夜冒出来,出现在石湖二路的烧烤一条街,找个平时最喜欢也最熟悉的烧烤摊,好好啃一只卤猪蹄,吃几串大腰子,再来几串鱿鱼须,就着两瓶凉凉的冰啤酒喝下去,才能勉强将心中那股紧张之意压下去。罗

  阿田的紧张,并不是从今天开始的。

  而是从几天前,丁志平找到他的时候开始的。丁

  志平慌慌张张地跑到他家里来告诉他,自己杀了人,把女朋友的妈妈给杀了。对

  罗阿田,丁志平还是很信任的。

  丁志平也绝没想到,自己这位看上去沉默寡言,胆小自卑,从来不招惹是非,和谁都不多说话的“师父”,居然就是“大名鼎鼎”的连环杀人狂魔。自

  己在无意中学的“杀人模式”,其实就是眼前这位外表土不拉几,甚至颇有几分猥琐的罗师傅一手创造出来的。

  这个人,才是真正的杀人狂魔,双手沾满鲜血。虽

  然说,杀一个人和杀无数人都是一样的罪恶,没有轻重之分。但论到“穷凶极恶”,丁志平实实在在跟罗阿田不在一个档次上。至

  少丁志平就从没想过,有朝一日要杀了罗阿田。所

  以当罗阿田杀他的时候,他一点防备都没有,一声不吭就被罗阿田打晕了过去,然后扔进水中溺死,最后将尸体丢进了石湖之中。

  罗阿田是一个极有决断的人。大

  凡心狠手辣的家伙,都有这样的特性。

  没有决断的人,遇到大事的时候,根本就下不去手,更不要说下狠手了。应

  该说,罗阿田这一手很见“功力”,差一点就将警方欺骗了过去,丁志平被定性为畏罪自杀。实话说,如果不是王为,白娇娇,谷帅意外参加了专案组的工作,而且有李作勇的坚持,罗阿田这招“李代桃僵”已经凑效了。说

  不定在“结案”会议开过的次日,侦查终结的报告就已经上报市里和省厅。从

  今往后,只要他罗阿田老老实实,安安分分过自己的小日子,再不冒出来,他曾经犯下的那些滔天罪恶,说不定就此被掩埋在历史的长河之中,再也无人知晓。这

  种可能性不是没有,而是极高。但

  罗阿田除了极有决断,还是一个极其小心谨慎的人,所以在杀了丁志平灭口之后,他就躲了起来。

  所谓躲起来,其实也简单,一点不复杂,压根就不是人们想象中那种躲在一个完全与世隔绝的地方,完全不和外人接触。

  在罗阿田想来,这是最愚蠢的躲法。或

  许会很有效果,但从今往后,就真的与世隔绝,再也融不进主流社会了。那

  样的日子,生不如死。罗

  阿田是绝对受不了的。

  每隔一段时间,他骨髓深处那种暴虐的因子就会活跃起来,就一定要嗜血,要杀人,要强奸,要虐待,不然就难以忍受。对

  这个花花世界,他其实说不出的喜爱,说不出的迷恋。

  没有这个花花世界,没有这些蹄髈,这些大腰子,这些烤鱿鱼须,这些凉凉的冰啤酒,他怎么满足自己虚空的脾胃?

  没有这个花花世界,没有那些千姿百态,花枝招展的女孩,没有她们被折磨,被虐待时的凄惨呻吟,没有她们临死前恐惧的眼神,求饶的目光,他怎么满足自己内心的恶魔?

  所以,压根就没必要那么复杂,只要换个地方住一段时间就可以了。

  等风声过去,一切都会恢复正常的。他

  又可以像以往一样活得滋滋润润,潇潇洒洒。想

  吃什么就吃什么,想杀了谁,就杀了谁!

  至于警察,老实说,罗阿田瞧不起他们的,很瞧不起。

  一开始的时候,罗阿田并没有这样的想法,相反,他对警察还很敬畏,所以第一次作案之后,他很紧张很紧张,曾经连续七天狂吃海喝,一直吃到拉肚子,整整拉了三天,差点将他的肠子都拉出来。但

  是并没有警察上门来把他抓走。

  到第二次作案之后,他还是比较紧张,连吃了三天的烧烤。

  结果一样,也没有警察上门来抓他。等

  到吴燕案之后,他已经完全不把警察放在眼里了。这

  些废物!罗

  阿田狠狠喝下一杯冰啤酒,重重将玻璃杯墩在桌面上,嘴角一扯,浮起一丝讥讽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