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都市小说 > 丑妃虐渣不从良 > 第四百九十一章 阴险夫人

第四百九十一章 阴险夫人

  就在柳芊芊遐想着美好的未来时,柳函依在城主府的贴身丫鬟跌跌撞撞地朝她跑了过来,说道:“姨小姐,不好了!夫人她被城主软禁了起来,而大少爷他也被城主打入了大牢呀!”

  “什么?!这是怎么回事?!”

  柳芊芊震惊地瞪大了双眼。

  “这事说来话长,反正,夫人让我偷跑出来告诉您,让您带着爹娘先离开白洛城,否则可能你们都要被抓回去,听候处置呢!”

  柳函依的贴身丫鬟气喘吁吁地说道。

  然而,没等柳芊芊做出反应,城主的手下就带着一大群凶神恶煞的家丁,把她们两人团团围了起来。

  “柳三小姐,请跟我们回城主府一趟吧。”

  城主的手下毫不客气地对柳芊芊说道。

  柳芊芊心中顿时警铃大作!

  “不!我不回去!我在街上逛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我回去?!”

  话音刚落,她转身就想逃离这个地方。

  结果,还没跑出两步,她就被那群家丁反剪着双手,押了回去。

  “柳三小姐,别做无谓的抵抗了,这是城主的命令,你如果抵抗的话,对你没什么好处。”

  城主的手下一挥手,这群家丁就押着柳芊芊,往城主府走去。

  柳芊芊觉得自己受到了奇耻大辱,不由得大声叫嚣道:“你们这群低等卑微的爬虫!居然敢这样对待我,我的姐夫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等着吧!啊啊啊——”

  城主的手下实在受不了柳芊芊的穿耳魔音,在柳芊芊的手臂上“咔嚓”一扭,趁着柳芊芊痛呼出声的时候,把一个布团狠狠地塞进了柳芊芊的嘴巴里。

  四周围终于安静了下来。

  “你们走吧。”城主的手下对那群家丁说完,转身来到了白浩晟的面前。

  柳馨儿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城主手下刚刚是怎么对待柳芊芊的,她一一看在了眼里,因此,她有点担心这个人来者不善。

  她主动挡在了白浩晟的面前。

  白浩晟小心翼翼地扯了扯柳馨儿的衣摆。

  城主的手下对柳馨儿做了个鞠,说道:

  “柳姑娘请放心,我不会对小公子怎么样的。您的好友陌姑娘现在正在城主府里,她表示可以治好小公子,所以,城主想要属下现在将小公子带回去,好让陌姑娘看一看。”

  “小幽姐姐现在在城主府?”柳馨儿睁大了眼睛。

  沈芷幽今天一大早就出门了,她还想着小幽姐姐到底有什么事情那么急呢,没想到,原来是去了城主府。

  “那我可以跟过去吗?”柳馨儿实在不太放心。

  一是不太放心沈芷幽,不知道她只身一人呆在城主府里,是不是真的安全;二是不太放心白浩晟,不知道城主的这名手下把他带走,是不是真的只为了治病。

  “柳姑娘当然可以跟着,请吧。”

  城主的手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柳馨儿点点头,带着白浩晟,跟了上去。

  来到城主府,柳馨儿发现,比起她“成亲”的那天,城主府的戒备森严了许多,整座城主府也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氛。

  城主的手下径直把柳馨儿带到了白浩晟居住的小院子里。

  在那里,沈芷幽和白洛城城主都已经在等着了,在他们的身旁,还有几名由城主聘请过来的,白洛城比较有名的炼丹师。

  “晟儿,过来这里。”

  老城主对白浩晟招了招手。

  白浩晟看了一眼柳馨儿,挣扎了片刻,最后依依不舍地放开了柳馨儿的衣摆,朝白洛城城主走去。

  “陌姑娘,这几位是我们白洛城有名的丹师,这次我把他们聘请过来,也是为了给晟儿治病的,虽然陌姑娘坚称可以治好晟儿的病,而我也很相信陌姑娘的能力,不过,集思广益,能够多征集一下各位丹师的意见,总是好的,陌姑娘觉得呢?”

  白洛城城主明着说相信沈芷幽的能力,实际上,却明显还是不够放心。

  沈芷幽也懒得去计较这些,微微笑了笑,说道:“没问题,城主决定吧。”

  在城主的吩咐下,这几名丹师朝着白浩晟围了过去。

  实际上,他们听说城主是想要把他们召集过来治疗小公子时,他们的心里也在泛着嘀咕。

  毕竟,以前城主也请他们帮小公子看过,结果,他们一致都认定,小公子的痴傻是没救了的,现在,突然冒出一个丹师,信誓旦旦地说小公子还有救,他们又怎能不好奇?

  而当他们看到沈芷幽竟然如此年轻,还只是丹修学院的初级学员时,他们都觉得,沈芷幽一定是想出名想疯了,连城主都敢糊弄。

  他们陆陆续续地给白浩晟看了诊,最后,还是摇了摇头,对城主说道:“城主,对不起,小公子的病症,我们没办法治。”

  城主的心沉了沉。

  他还想着事情有了转机,没想到,这几名丹师竟然还是没办法治好小儿子。

  那陌幽如此年轻,真的有能耐治好小儿子吗?

  老城主心里没底,但也只能死马当作活马来医了。

  “陌姑娘,你来看看吧,看看要怎么治疗晟儿。”

  沈芷幽摆摆手,说道:“我之前就已经给小公子他看过了,自然已经知道要怎么治疗,没必要再看一次了。”

  沈芷幽这张狂的态度让在场其他几名丹师分外不满了起来。

  本来嘛,看沈芷幽如此年轻,他们就不怎么相信沈芷幽真的有几斤几两了。

  而现在,沈芷幽连看都不看,就直接说自己有把握治好小公子,他们心里的怒火“噌”地就冒了上来!

  “哼!无知小儿,你以为成为一个有名望的炼丹师,是动动嘴皮子就可以了吗?老夫劝告你,没这真本事,就别揽这个瓷器活,否则,你治不好小公子是小事,得罪了城主府,老夫看你得吃不了兜着走!”

  其中一名炼丹师冷冷地对沈芷幽嘲讽道。

  沈芷幽挑挑眉毛,说道:“治不治得好,几天之后自然能见分晓,几位老前辈现在又何必急着给晚辈的能力下定论呢?”

  “哼!”那几名炼丹师冷哼了一声,压根没把沈芷幽放在眼里。

  “陌姑娘,你大概什么时候可以治好我的小儿子?”白洛城城主沉声问道。

  虽然沈芷幽拍着胸口说可以治好白浩晟,但总得有一个具体的治疗时间,要知道他的大儿子还在牢狱里关着呢。

  如果小儿子治不好,那大儿子还是不能被废掉的。

  “三天,我只需要三天的时间,三天之后,我就会把丹药带过来,给小公子服下。”

  “那好,三天之后,我等陌姑娘的好消息。”

  另一边,在白洛城城下的地牢里,白亦樊正度过着备受煎熬的每一分每一秒。

  他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自生下来那天起,他就享受着无数的鲜花和掌声,而白洛城继承人的身份,也让他在整个白洛城中可以横着走。

  又何尝像现在这样,沦落成为了阶下囚?

  他时而痛恨父亲的无情,时而懊悔没有一个狠心,在小时候就把那个碍眼的弟弟掐死,时而又后悔自己没有再狠辣一点,让父亲早一天归西。

  以至于到了现在,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当然,他最恨的人,还是沈芷幽。

  因为,如果不是沈芷幽的出现,他早已顺利地成为白洛城的下一位城主了,又哪会像现在这样,进不得退不得,一条小命完全被捏在了别人的手上。

  就在白亦樊默默遐想着如何把沈芷幽剥皮抽筋、大卸八块的时候,牢门开了。

  两个身披斗篷的身影出现在了白亦樊的牢房之外。

  “行了,你退下吧。”

  其中一个人特地压低了声音,对身后的狱卒说道。

  狱卒点点头,朝身后小心翼翼地扫了一眼后,静悄悄地帮他们关上了牢门。

  “相公!”

  牢门一关,其中一个人就迫不及待地扑到了牢房的面前,带着哭腔朝白亦樊探出了手去。

  “函依?”

  白亦樊没想到柳函依竟然还能过来探监!

  既然妻子来了,那岂不是说,娘亲也来了?!

  白亦樊眼睛一亮,立即朝着另一个人看了过去!

  这时,另一个人也扯下了身上的斗篷,露出了她的真实的容貌。

  不是城主府的大夫人,还能是谁?

  “娘!”

  白亦樊立即像是找到了主心骨般,扑到了牢房跟前!

  “瞧你这出息,不过是区区一个牢狱之灾而已,就把你吓到胆战心惊了,以后你要怎么管理偌大一个城主府?”大夫人有点恨铁不成钢地呵斥道。

  白亦樊收敛了点,但还是满怀希冀地紧盯着大夫人,说道:“娘,您能过来,是不是证明爹他打算放了我了?”

  大夫人的嘴里冒出了一声冷笑,说道:“你觉得呢?你那个爹最痛恨别人背叛他,要不是你身上流着他一半的血,他早就拿你去喂仙兽了。”

  白亦樊双腿软了软,努力咽了咽口水,说道:“娘,那怎么办?如果真的被那个女人治好了我那个傻弟弟,我岂不是得被关在牢里一辈子了?!”

  大夫人眼里闪过了一丝狠厉,说道:“你是我唯一的儿子,我当然不会让你就这样被那个老家伙给毁了!放心吧,娘早就有所准备了。”

  大夫人说着,嘴角勾起了一抹森然的笑容:“很早之前,我就在你那个傻弟弟的身边埋下了一颗棋子,以前我之所以不动用那颗棋子,是因为怕会有暴-露的危险。而且,你那弟弟也早已成了傻子,对你的地位也没威胁了,所以我暂时不考虑对他怎么样。”

  “现在不一样了,既然你爹非要逼死我们俩母子,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他不是想要治好他的小儿子吗?那我就让他亲眼看着小儿子死在他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