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穿越小说 > 龙珠演义 > 59女儿国
  塔依丝一边听,一边随手写着一些东西,都是些零碎的词句,是在听到王超所说的内容时,她的脑海里迸发出的各式各样的灵感、联想。

  “嗯什么叫”

  嗒,嗒,笔尖在本子是敲击。

  塔依丝蹙眉,面露疑惑,“明知道没有什么前途可言的武术家道路?”她组织了一下语言,“根据我搜集的很多素材来看,如果你是以大众的眼光来看待武术家这个职业姑且称之为一份职业好了那么武术家本身,就没有所谓的前途;可如果你是以武术家的身份自居,从而得出的没有前途的结论的话你认为的武术家的前途是什么?”

  王超怔怔然片刻,无奈地对塔依丝笑说:“你的问题很尖锐啊。是啊,到底什么是武术家的前途呢?”他坐在病床,低头看自己的双手,“大概是变得最强吧。最强或许太难了,可至少也要能够跻身第一梯队才甘心吧,要不然也太难受了。”

  塔依丝点头,“最强,是指最能打吗?”

  “能打?这个标准不恰当”王超回答的时候,发散思维地想,假如存在某个生命,ta的气是宇宙第一强,但本身却并不会战斗的技巧,那么ta有着最强的气,却最不能打,到底是最强还是最弱?他点头说:“但,也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吧。”

  塔依丝一听就笑了,这时窗帘飘动,从窗外吹进来一阵分,涟动塔依丝金色的短发。

  “可是不好意思,我认为一个十一二岁、能够在脑袋抵着枪口的超近距离里、连续五次躲开手枪的连射,已经可以说是非常、非常强大的了。”她很认真地说,“你当时发着高烧,可能已经不太记得了,我可是亲眼看到的,你你太不可思议了,明明这么小,但却能做到那种事!而且,你的力气也很惊人,简直和我见过的一些职业格斗家差不多这还是在你得了重病,身体虚弱的情况下。

  “老实说,如果我是你,我想我早就认定自己将来会成为世界上最最最最最强大的武术家了!”

  塔依丝一连说了好几个最字,用很夸张的口吻,甚至抬了抬她纤细的胳膊,比了个拗肌肉的动作。“这么厉害的你,居然还会自我怀疑,不不可思议。”她连连摇头。可却发现,王超对她的话并没有反应,静静地听完后,说道:“那是因为你对武术家或者说人类个体所能达到的强大程度,没有一丝一毫的认知。”

  “嗯?”塔依丝抿嘴,“你是说”她凝视王超,失笑道:“你该不会,也听说过那种”见王超还是没有反应,她于是把吊着的话讲完:“那种气功的传闻吧?”她举起两臂,朝下拍击比划了一下,“像这样一挥,就会发出电影里那样的能量波之类的想想也知道是不可能的事情吧?”她越说越慢,因为王超的神情仍然平静。塔依丝放下手,“你认真的?”

  “气功是真的。”王超只是摇头,“你也不用这么夸张,其实气功或者说气,换成嗯,科学一点的说法,大概也能换成类似人体内潜藏的生物能量之类的说法,随便你。但它是真的,而且高明的武术家可以将之激发出来,并且锻炼、使之强大,然后加以运用。”

  塔依丝也摇头,显然是不信的。

  王超看向窗外,说道:“你父亲的公司明明就有关于超能力方面的研究,我还以为你会比较容易相信这些超自然的力量的。”

  “吓?我爸爸他居然真的吗?”

  “原来你不知道啊。你离开家很长时间了吧,没有碰见过有奇怪超能力的家伙吗?”

  “要说奇怪的能力的话好像没有吧?”

  “哦?”

  王超收回视线,两只眼睛咻地变成金色,用凝视的能力看向塔依丝,便看到女孩的轮廓上重叠了一个淡淡的白色人形气。

  “这样呢?”他笑着问,“我的眼睛就是一种超能力哦。”

  塔依丝立刻爬上王超的病床,脑袋凑近观察,她奇怪道:“我还以为是我那天看错了呢你的眼睛居然能够变成金色?这是什么奇怪的病变吗?”突然扑过来的香气倒是吓了王超一跳。火眼金睛状态下的王超观察力大幅提升,只是用余光就能搜集到很多信息,就比如塔依丝因为上身前倾凑过来时,领口低垂后,可以看到的一道洁白的人字弧度。真是很好看。

  是她没注意,还是认为我只不过是10岁的小男孩,所以没当回事?王超想道,如果是后者那我岂不是成了必须死的桃之助?不过,即使是那些叫着“桃之助必须死”叫得最凶的人,假如有个机会可以让他们成为桃之助,想必也不会有不愿意的。

  王超上半身并没有向后避开,没有动;与塔依丝近距离对视,余光欣赏着难得的风景,口中说道:“我可以肯定不是病变,也能确定这双眼睛有超出人体自然拥有的能力如果要证明的话”他金色的眼珠往一旁转去,“房间外面走廊右拐,有个身高大概一百一百五十到六十公分左右的家伙,已经经过我们门口几次了;矮矮胖胖的,他大概是在找这个病房?我在这里没有认识的人,所以应该是找你的。”

  塔依丝回头看去。

  “咚咚。”房门敲响,“有人吗?我进来了。”门没锁,门把一转,就有个矮胖的秃顶男,夹着公文包走了进来,看到塔依丝后,松了一口气道:“你果然在这里,塔依丝。”

  “”塔依丝来回扭头,看看矮胖男,又看看病床上的王超,后者只是摊开手,笑道:“先说好,我可不认识他,没有串通。”

  “这小男孩是谁?”矮胖男刚好问。

  “嗯我妹妹的朋友。”塔依丝用惊奇的眼神对王超笑了一下,然后离开病床,去那边合上她的记东西的笔记本,不高兴地看向矮胖男,“耶若编辑,你叫我的笔名就好;还有,我早就已经不在你们的杂志连载了,你不要总是找我好吗?你这是骚扰。”

  叫耶若的矮胖男编辑呵呵笑道:“塔依丝,你是很有才华的作者,我代表我们杂志诚挚地邀请你投稿,我还会亲自审核你的稿件”

  “我说了!我已经离开你们杂志了。”塔依丝没好气道,“而且,你也不用抬举我,我只不过是一个没什么才华也没什么人气的小作者而已”回头看王超,发现这男孩听到这里呵呵直笑,塔依丝挤了个鬼脸,继续说着:“邀稿什么的,不用了!而且我现在也没有什么好作品的灵感,谢谢,没什么事的话,你可以走了。”

  “不用这么说”矮胖男大概是认准了塔依丝不会太不给面子撵他走,脸上油腻的笑容就没停下过,“你”

  “你聋了吗?她的意思是,滚吧,丑男!”病床上的王超突然开口,“少在这里死缠烂打了,很恶心的,老爷爷。”

  “丑男、恶心?!”矮胖男人如遭雷劈。

  “老爷爷?”塔依丝也惊了。

  王超装出一个男孩的单纯笑容,但是盯着矮胖男的火眼金睛里却没有笑意。一个杀手的眼神是什么样子的?一个受尽了折磨后,能够心狠到亲自扭断自己的两只脚和一只手的人的眼神是什么样子的?大难不死的男孩王超用这个眼神告诉了矮胖男答案,和他这双金眼对视的一刹那,矮胖男下意识地前列腺一紧,张张嘴想说什么,却居然没敢发出声音。

  “能请你离开吗?我和塔依丝姐姐还有话说。”

  王超发现自己居然有用手扭断这个矮胖男脖子的念头,吓了他自己一跳。何止他吓了一跳,这一瞬间,矮胖男几乎是差点吓尿出来,等王超说完,他话都没讲,蹬蹬蹬连退,挤开门就走了。

  “你的眼神可真吓人”

  良久,塔依丝开口。

  “是嘛”王超闭眼,关掉了火眼金睛,抬起一只手捂了上去,心里想道:“我的心态变了那么轻易地起了杀人的念头。但是火眼金睛却没有减弱或者消失是它也认为这种变化是情有可原的吗?还是说,本来就应该如此呢?

  “又或者是因为眼睛认定,我不会走上歧途?”王超抬头睁开漆黑的眼睛,刚好对上塔依丝的笑容,对方说:“不过你也是为了保护我才用那么凶的眼神的,对吧?就像那天救我的时候一样。”

  “别自以为是了。”

  王超看向窗外,“我本来就性格恶劣,这些天只是看在你负了治疗费的面子上,对你态度好一点而已。”我学你学的像吗贝吉塔?看着窗外远处草地风景的王超露出一丝笑容。虽然是住院,但好像这样的生活也蛮不错的。

  “现在再说自己的坏男孩就太晚了哦”塔依丝才不信他,拍了拍手上的笔记本,“我决定了,要写一个要梦想成为强大武术家的男孩的故事!嘿嘿”王超回过头,“你不是不太相信武术家的事情吗?”塔依丝说:“小说是虚构的也很正常吧,何况我本来就更喜欢幻想类的轻小说呀。”

  王超撇嘴:“二流作家。”

  塔依丝回敬:“没自信的三流武术家。”她得意道:“和你不一样,作为轻小说家,我可是很有自信的。”

  王超说:“可你刚才还说自己没有才华没有人气。”

  塔依丝说:“那是谦虚啦,假想着世界乃至宇宙中存在着一位超级的轻小说天才、神!跟那种概念比起来,我自称没有才华也很正常吧。”

  王超不可思议:“你管这个对比叫谦虚?”

  塔依丝被二人的对话给逗笑了,哈哈哈笑个不停,停了一会儿又会噗哧笑出声。

  “我看你更适合当个搞笑作家”王超默默吐槽,又看向窗外,低声道:“轻小说之神有没有我不知道,但战斗方面的神再过一年多就要从天上掉下来了啊。跟那种家伙相比,我才是最没自信的”

  出现了!偶尔会出现的消沉塔依丝在一旁看着男孩的侧脸,这个男孩身上似乎有着无法讲出来的神秘感。

  从头算起,包括昏迷不醒的一周,在住院的三十六天后,王超的身体有了显著的好转,已经不需要轮椅,并开始做恢复性的训练了。

  康复室里,其他的病人,大多是在护士的帮助下,艰难地做锻炼,惟有在角落里的一个男孩居然在倒立王超默数着时间,在数到第二百下的时候,两臂控制不住地发软、颤抖,他吐了一口气,翻身站起失败,摔倒在地上,旁边的护士跑来扶他,被王超拒绝。

  “好久没这么弱鸡过了”

  王超叹息,两条手臂发颤,背脊、腰腹的肌肉也是酸痛不已,王超试了几下,才累惨地站了起来。

  旁边看不下去的护士忍不住说:“已经很厉害了,老实说,我们都觉得你早就彻底恢复,完全可以出院了”

  “太说笑了吧。”王超摇头,“我现在弱鸡到可能连你这种个头的都举不动了啊”

  哪个像你这么大的男孩倒立了那么久还能举起我这么大的成年人啊!就算完全没有倒立,也没有几个男孩能做到好吧!你到底是高估了我的体重还是对你这个年纪的男孩的力量有什么误解啊!护士小姐憋了一肚子的咆哮。

  王超倚在窗边,看着康复室里一屋子的病人,想道:“说起来我隐约记得那天我在人贩子手里救那些小孩的时候,对最后一个人贩子用出了类似布鲁的那种禁锢的超能力吧?”

  “护士。”他开口。

  “嗯?”护士小姐立刻迎上王超金色的眼睛,正疑惑着对方的眼睛好像不是金色的时候,果然又变成了印象中的黑色眼睛。王超说:“没什么。”他暗暗道:“用不出来啊是我记错了,还是别的原因假如火眼金睛连能力都能复制的话,那以后如果有机会碰见基纽特战队的那两个家伙岂不是”

  胡思乱想间,王超看向窗外,刚好看到楼下原初草地上提着便当走来的金色短发的女孩。

  “身体应该还要调整半一个月两个月,才能恢复到完全体吧”他悄悄地想,“毕竟是差点要了我的命的重病嘛,而且之后的路可能也不好走,多休息几天又没有坏处而且,塔依丝做的便当怪好吃的。嗯”

  护士小姐看到男孩哼着歌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