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最强地师 > 第六百零一章 酒肉朋友
  检查储物手环,这在修行界中是极为强势且无礼之事,不比查看别人家底扒下别人底裤好多少,没人愿意将自己最隐秘之处放在他人视线之下。

  秦远微微一怔,看了眼说话那人,又不由看向袁兵,袁兵躲躲闪闪,不敢直视其目光,在他的脸颊一侧,可以看到一抹清晰的掌印存在。

  “兄弟,几个意思?”秦远将视线挪回到为首的那位八字胡中年道人身上。

  八字胡中年道人略微不耐,道:“此处乃是禁地,任何闲杂人等进入,必须要经过检查,确认其有无携带违禁品。”

  “还有这等规矩?劳资之前咋不知道?”秦远粗硬说道。他从许大先生那里了解过这里的勾勾绕绕,的确没有听说还有检查储物手环的这个规矩。

  即便秦远早有准备,但也不愿意随便进来一个人,他就要乖乖将储物手环交出去。

  八字胡中年男人不耐烦更甚,道:“现在知道了也一样!速速交出你的储物手环,若是没有违禁品,大家一切都好说,若是携带违禁品,呵呵,那就说不着了,必须予以没收!”

  “那你先跟我说说,什么是违禁品?什么又不是违禁品?”秦远并不在意他那不耐烦的态度,摇晃着大光脑袋,一副吊儿郎当模样,“灵璧灵髓算不算?法宝飞剑算不算?阴雷阳雷算不算?若是你检查过后,劳资丢了东西,又算谁的?”

  八字胡中年男人眼睛微微眯起,闪露危险光芒,看着秦远,道:“拓拔野,你怀疑我十方宗门人手脚不干净?”

  “我没有怀疑你们手脚不干净,就是感觉你们的嘴巴会不老实!”

  秦远咧嘴笑道,一口白牙嘲讽地刺着他们的眼睛,手腕一番,一瓶老酒握住,拔开瓶塞,酒香四溢,美滋滋灌了一口。

  “咕咚!”

  除了袁兵之外,其余三人齐齐咽了口唾沫。

  看到此番,秦远心中更是笃定这群瘪三不过是假公济私。打着检查违禁品的旗号,却是要来分赃他的酒水。

  这些酒并不值钱,是他从燧人城那方秘境中带出来的修者送的礼物,自家灵田里的红薯干酿造,窖藏三十余年,家住景阳冈,取武松打虎的典故,自取名字叫做景阳老窖。

  这景阳老窖虽然是普通修者用土方子酿造解馋之用,但毕竟出自修者之手,酒精浓度极高,入口如刀,下喉似火,很是带劲。

  对于他们这些喜好这一口,却数年未曾染指的货色来说,那吸引力可不是一般的大。

  “在我初日城你竟敢饮酒?”

  八字胡中年男人面色一变,又是咽了一口唾沫,但好歹还能保持仪态,道:“你难道不知道初日城的禁酒令吗?上到长老下到奴仆杂役,只要饮酒,必须接受重罚!”

  秦远猜中了他的想法。

  他叫洪达,是十方宗行旅堂的一位长老,地位高于普通弟子,但远低于黑虎道人这等门内巨头,在刚刚不久之前,在带人巡视之时,意外见到了偷偷躲在屋里就着兔腿喝酒的袁兵。

  赏了袁兵一巴掌,将那半瓶酒“没收”之后,他就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

  听着他这

  本章未完,请翻页

  声色俱厉的呵斥,秦远反倒走回屋中,坐到一张躺椅之上,笑呵呵看着他:“瓜娃子,你算老几?”

  洪达怒火骤然升起,飞剑“呛啷”一声出鞘。

  诺大的初日城,有几人敢直呼他的名字,又有几人敢骂他瓜娃子?!

  秦远毫不在意,道:“劳资不是你们十方宗人,用的着守你十方宗个鸟规矩,就算惩罚,也要由海先生动手,你瓜娃子算个老几?”

  听到海先生这几个字,八字胡中年男人脸色顿时一遍,如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怒火顿时熄灭。

  “海先生”三个字可是如雷贯耳。

  他们的吃喝用度,绝大多数都是由这位海先生运来,而门派高层,无论是十方宗还是阴山派,皆是对其相当看重。

  洪达在两个门派的普通弟子中算是名气不小,刑律堂的一位小长老,可是跟海先生比,他还是有这个自知之明。

  他狠狠地剜了袁兵一眼。

  这个兔崽子竟然把这个最重要的信息漏掉,让他来这里出丑,回去一顿“家法伺候”,绝对免不了的。

  洪达心中打起了退堂鼓,不想再纠缠下去。

  可是他身后的一位年轻弟子却是开口,阴阳怪气道:“呵呵,海先生带来的人又如何,别看五大三粗,可谁知道是不是个中看不中用的银样镴枪头!”

  “你说什么?”秦远从躺椅上站起来。

  那年轻弟子说道:“我说你丫中看不中用!咋地,不服啊?不服咱们打过一场!你赢了,我自己抽自己两个耳光,你要是输了,呵呵,我也不要求太多,储物手环中的违禁品,分我们一半!”

  洪达心有畏惧,那是因为他地位不低,拥有的太多,不愿失去,不愿轻易得罪那等高层,可是这个叫齐鹏锦的弟子却没那么多顾虑,打一架就打一架,最好那海先生能说服长老,将他从这鬼地方踢出去。

  “好!”

  秦远想也没想就答应下来。

  几人都进了房中,关上了大门。

  因为不是生死相向,为了几瓶老酒而已,并不值得他们刀剑相向,只以拳脚论英雄。

  “兄弟,小心喽!”

  秦远答应的痛快,那位名叫齐鹏锦的年轻人对其有些改观,印象转好,在出手之前还叮嘱了一句,只不过当他叮嘱完这句之后,忽然出手。

  他的手掌不知何时变得赤红,层层氤氲雾气升出,那是被热浪蒸腾而出的蒸汽。

  烈阳掌!

  十方宗中一门威力奇大的掌法,既可以上阵杀敌,又能帮助弟子锤炼体魄。

  灵力化为火焰,燃尽体内杂质,同样也可以让对手感受一番烧红烙铁加身的酸爽快感。

  “好!”

  洪达心中暗暗喝一声彩,这齐鹏锦的烈阳掌法深得三味精妙之中,即便是他,想要单纯以拳脚胜过,也要花上一番功夫。

  然而下一刻,他的眼睛猛地瞪圆!

  “啊呀!”

  秦远的招数可没有那么花哨,捏着拳头砸在他的手掌之上,看似普通的皮肤竟是丝毫无惧那烈阳掌

  本章未完,请翻页

  的热量与劲力,一股大力涌出,将齐鹏锦直接轰飞出去!

  “砰!”

  齐鹏锦惨叫一声,撞在墙壁之上,摆出一个奇怪造型,如一只倒贴在墙面上的壁虎,缓缓滑下。

  “嘿嘿,啥叫银样镴枪头,兄弟,咱书读的少,你给俺解释解释呗?”秦远摸着自己的大光脑袋,龇牙咧嘴的说道。

  洪达的脸色乌黑。

  十方宗另外几人赶忙过去,把齐鹏锦扶起来,检查了一下伤势,除了手臂有些挫伤之外,再无更大伤势,当不得紧。

  如此一来,他们看向秦远的目光又是一变。

  从秦远出拳的力道和威势来看,这一拳定是势大力沉,岩石都可轻易击碎,可是齐鹏锦这肉长的手臂,硬是没有受到太大伤势,秦远用了巧劲儿,才没有真伤到他。

  “多谢拓跋兄弟。”

  刚才还横眉冷对的洪达,立即换了副脸色,微微欠身,既是表达谢意,也是对强者应有的尊重。品性与实力,在任何一个世界中,都是贴在身上的最耀眼标签。

  前来收缴“违禁品”,被人一个“海先生”的名号顶了回去;公平对战,自己一方不是人家一合之敌,被人一拳砸飞。这几个十方宗弟子,哪怕脸皮再厚,也不想再留下去,道了声谢,又留下几句场面话,便转身离去。

  “等一下!”

  就在他们刚刚拉开门,准备离去之时,秦远忽然说道。

  洪达转过头,狐疑地看着秦远,道:“拓跋兄弟,叫住我等还有何事?”

  “我这有几坛自酿的乡下土酒,藏了几十年,有点味道,请几位尝尝,不知赏不赏这个脸?”秦远从储物手环中拿出一只粗糙黑坛,“咚咚”破开上面干裂黄泥封,醇厚的酒香飘逸而出,似是瞬息之间便将此处房间充满。

  “砰!”

  被一拳砸飞的齐鹏锦关上了门。

  墨秋水从始至终不发一言,站在后面,静静看着秦远与他们的言辞交锋,明亮的眸子中流露一丝赞赏之意。

  她知道,这世界上的很多交情是从烈酒和拳头中来的。

  烈酒的火辣与拳头的刚猛最是能够激起男人的热血,而在男人热血之时建立的交情,也要远超过平平淡淡的客气寒暄。

  秦远想要将此处打探清楚,仅仅通过一个没有地位的袁兵,是很难得到太多东西。

  “草,只有酒,没有肉喝个鸟劲儿,你们谁有啥卤味肉食,赶紧拿出来,别藏着掖着!劳资晓得你们这里的东西味道好!”

  秦远又拿出一坛别人送来的景阳老窖,打开泥封,粗野地大声嚷嚷道,“曰他仙人板板,跟着门主暗算秦远那家伙,谁知人没杀了,自己反倒落到海里,一路全是海水海兽,嘴里到现在都是海腥味儿!”

  “拓跋老哥,您跟海先生要杀秦远?我们可是听说,那秦远相当了得啊,门内在外面吃了大亏!”

  “谁说不是呢,要说那秦远啊,当真天纵奇才,才华横溢,不仅修为高绝,一手点龙术更是出神入化,万年难遇的天才啊那谁,你的两耳光呢,男子汉大丈夫,拉出来的屎不能坐回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