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都市小说 > 暖婚:一胎两宝 > 29怀上了?
  福兴办公楼,何依的私人办公室里。

  卓宏钊垂头丧气的,几乎无颜面对何依,坐在沙发里耷拉着脑袋,呐呐地解释道:“我也是没办法!都不知道她听谁说的那些话,就认为我跟何总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这怎么可能呢!别说您的丈夫那么优秀,而且你也不是轻佻的女子啊!她也不知道听谁说了专利金应该归我自己所有,就非逼着我把专利要回来,我反复跟她解释,是何总跟我两个人做的实验,秘方也是何总提供的,实验室、助手、实验资金都是何总的,我怎么有理由独自吞掉专利金呢!”

  何依冷睨着他,半晌才道:“按理说,她是你的妻子有权利知道关于你的所有事情。可是听你话里的意思,好像是隐瞒了她什么!”

  “对!”卓宏钊承认道:“我跟她夫妻感情并不好,尤其是我刚回国失业一年她整天闹腾嫌我赚不到钱,还要跟我闹离婚我对她真是没有什么感情的!好不容易遇到何总您这个贵人,扶持我给我机会才有我的今天啊!我不说是知恩图报,起码得有良心,怎能独吞专利金”

  何依点点头:“也就是说你并没有跟她主动提起厂里的事情,可她却知道了这件事情,而且还知道我跟你一起加班做实验,并且拿着这件事情大作文章!”

  “是啊!”卓宏钊很无奈,抱怨道。“就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听到的!谁这么多嘴多舌!”

  “恐怕是有一些有心之人存心挑拨吧!”何依觉得这件事情似乎并不简单,可是她又想不出来,就算有人挑唆了卓宏钊的老婆来闹,还能闹出什么结果呢。“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她没兴趣总是替别人收拾烂摊子!其实,对于发明的专利,她原并没想过要分享,但卓宏钊主动提出要跟她分享她也没拒绝。因为他说的对,专利所需的秘方由她提供,实验的资金人才也是她提供,整个实验的过程她也参与,只是最后冲刺阶段由于她忙着结婚的事情才全部推给了卓宏钊。

  现在卓宏钊的老婆为此跑来闹腾,她也没打算退步。因为她深深知道,对某些人根本就不能让步。让了一步,就需要让无数步。人心不足蛇吞象!

  “我”卓宏钊无奈地看着何依,见她似乎并没有要妥协的意思,就咽了口唾液。“要不就就让她在警局里多待些日子!”

  “”何依无语了!她终于明白什么叫做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我知道,给何总添麻烦了!只是只是我真得拿这个泼妇没办法啊!”卓宏钊抱住自己的大脑袋,无奈地感叹道:“我的收入全部交给她了,她还是不肯消停!除非把发明的专利金全部给她”

  “对不起,”何依冷冷地道:“专利金的确应该有我的一半,我并不欠你的妻子什么,所以决不会送给她的!”

  她的态度冰冷且明确,没有丝毫商量余地。

  “哦哦,”卓宏钊尴尬地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不是说想让何总把属于您的一半专利金送给她我是说”

  说到最后,他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唯一明确的要求就是能让他那个泼妇老婆在警局多待些日子就好了!

  何依看着卓宏钊浑身直哆嗦怯懦的样子,显然他对他老婆怕得厉害,却又没有应对的法子。她深吸一口气,试探地提议道:“有没有考虑过离婚?”

  卓宏钊浑身一颤,似乎吓得不轻。“离离婚?”

  看他那惊恐万状的模样,好像是让他赤手空拳去跟猛虎相斗。

  “与其这样痛苦的活着,不如快刀斩乱麻还能痛快些!”何依神色和语气始终冷冷的。原本她十分欣赏卓宏钊的才华和厚道,总觉得他怀才不遇有些可惜。现在看来,他曾经的落魄果然有原因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我知道你有两个孩子,可是孩子们天天生活在这种战争的环境里对他们的成长十分不利,希望你能考虑!”

  “我我”卓宏钊快要哭了。“她会杀了我的!”

  何依想了想他老婆彪悍的模样,知道他并没有夸张。这个女人其实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因为她的占有欲太强烈。“我给你配两个保镖,他们从即刻起会负责保护你的人身安全!另外,还会帮你找两个保姆,负责照顾你的两个孩子!还会帮你请律师,立即着手准备离婚官司!在离婚之前,你就住在厂子里,哪里都不要去。你放心,她没有本事杀了你!你看这样可以吗?”

  卓宏钊大张着嘴巴,似乎被何依的雷霆手段给震住了。他从没想到令他头疼了半辈子的事情可以这样快刀斩乱麻的处理妥当。“呃”

  何依双手十指交叉,轻轻吐出一口气。“我建议你照着我的安排去做!否则,下半辈子你将生活在永无止休的争吵打骂里面,你的孩子们也会因此受到影响!”

  提起孩子们,这让卓宏钊下定了决心。“她打我也就罢了,还经常打孩子们为了他们我也不能再跟这个泼妇生活下去!何总谢谢你啊不然我根本就没有胆子跟她离婚!她闹腾得太厉害了,每次都将家里砸得希巴烂,把我打得满头包,还打骂孩子!为了能让她消停些,我什么都依着她”

  这就是软弱的后果!对待强势者的妥协将永无止休,妥协了一次,就会妥协第二次!然后,就是永无止休的压榨和剥削。

  “行,那就照我的安排做了!”何依看得出来,如果她不帮卓宏钊做出决定,他将永远不知道如何摆休这个夜叉女人。她提起电话,吩咐自己的助理。“请立即跟劳务公司联系,帮忙请两个保镖男性即可!另外再请两个家政嫂照顾孩子对,还有联系律师,是离婚官司!”

  卓宏钊坐在那里,满脸的苦相。等到何依挂了电话,他才呐呐地道:“那个泼妇会在警局里关几天?”

  何依忍不住叹气:“她又没犯大事,很快就能放出来了!你别担心,只要你照着我的安排去做,就一定能摆脱她!”

  “干脆狠辣,办事毫不拖泥带水!怎么办,我好像越来越喜欢你了!”

  闻永翔对季雪杉竖起了大拇指,毫不掩饰他对她的欣赏和佩服!

  季雪杉却是大倒胃口,满满的嫌弃:“你怎么整天阴魂不散的!烦不烦啊!”

  闻永翔脸色一垮,小声地辩解道:“我长得也算对得起观众吧!你怎么每次看到我都这样”

  “闻二少,请你自重!”季雪杉根本懒得跟他废话,直接抬脚走人。“不要再缠着我,我对你没有任何兴趣!”

  闻永翔还是不死心,喊问:“你对谁有兴趣?”

  季雪杉停下脚步,她似乎心里微微一动,但终归还是咽回了所有的话。“跟你没有关系!”

  说罢,她头也不回地离开!

  看着女子毫无眷恋的背影,闻永翔反倒激起了无尽的斗志。“你等着,我早晚有一天把你追到手!”

  然后再狠狠地踹掉!当然,后面这句话他没有说出来。年轻气盛的男子,对于一个自始至终都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女子,无疑燃起强烈的征服欲。

  流荡了半生的人,总算遇到了一个对眼的人,那么就是穷尽一生的追求。反正,他很闲,又没有别的事做,不如就追女人玩!

  就算这个女人永远都追不到,他也不会放弃,就当是一项极具挑战性的游戏吧!

  处理了卓宏钊的事情,何依只觉得脑袋有些发沉,就伏案小憩了一会儿,待到醒来的时候,却觉得浑身软绵绵的,喉咙里好像着火般,可能是感冒了。

  没想到在这个时候感冒!

  何依拨通了季雪杉的手机,对方挂断。过了一会儿,季雪杉推门走进来了。

  “我可能感冒了!”何依抚着晕沉沉的脑袋,道:“你送我回去吧!”

  “好的!”季雪杉顿了顿,建议道:“我帮你顺路买点感冒药吧!”

  万方集团摩天大楼,董事长室。

  楚飘云忿忿地摔了电话机,差点儿没气死。“没用的东西,就这么被何依给打发了!”

  方媛走进来,见楚飘云的神情极不好,就问道:“妈,发生什么事情了!是不是卓宏钊的老婆没去福兴闹!”

  “那个泼妇倒是去闹了,可被警察给抓走了!这倒也罢了,反正目的已经达到,最可气的是,何依竟然让卓宏钊住在了厂子里,还给他雇了两个保镖,在离婚之前绝不踏出厂院半步,你说这可怎么办!”

  听到这里,方媛也不由吃了一惊,道:“难道说,何依知道我们的计划了!”

  “那倒未必!”楚飘云判断道:“可能是那泼妇得罪了何依,她才想着挑唆卓宏钊离婚!只是这么一来,我们的计划恐怕要有变故了!”

  方媛眼珠转了转,笑道:“其实这也不难!既然卓宏钊躲到了厂子里,抓不到他,不如就拿他的老婆下手吧!只要没离婚,那泼妇就是他的老婆,出了事他也逃脱不了干系!当然,何依也脱不了干系!谋杀案、金融案再加上通奸案,估计够何依喝一壶的!”

  楚飘云闻言恍然大悟,不由喜道:“果然是妙计!媛媛,你真是个聪明的孩子,比你大哥强百倍!以后唉,可惜是个女孩!”

  楚家的家规相当重男轻女,只有男孩才能继承万方股权的权利,女孩仅有嫁妆。最让楚飘云遗憾的事情她最器重的侄子偏偏一败涂地;最聪明能干的孩子偏偏是个女儿;筹码最大的儿子偏偏是个花花公子!

  “妈,您就是我的指望和依靠啊!”方媛乖巧地依在楚飘云的肩膀上,俏脸浮起羞涩的红霞。“虽然我没有权利继承楚家的股权,但是子乔他是易家的继承人,如果能跟他在一起,我将来也能跟妈妈一样,母凭子贵!”

  提起易子乔,楚飘云也不由眼前一亮。只是,很快又黯淡下去。“易子乔虽说也是易家的子孙,但他远没有易良择那么被长辈器重。再加上苏玉芝对他视为眼中钉,嫁给他恐怕以后的日子也没有那么顺心!”

  方媛不由撇嘴:“苏玉芝算什么东西啊!一个继室而已!阳阳才多大,威胁不到子乔的地位!不管怎么说,子乔都是易家二房嫡出的长子,身份摆在那里。我嫁过去辅佐他,哪怕最后只能继承凯乾百分之二十的股权,那也基本等于万方的全部身家了!”

  楚飘云总算是绽开了笑颜,欣喜地道:“不愧是我楚飘云的女儿,聪慧又深谋远虑!能嫁给自己心爱的男人这是福气,如果这个男人又能带给你显赫的财富和尊贵的身份,你将来的儿女出生名门望族,这真是锦上添花!果然,你考虑得很周到!妈妈支持你!还有,这次对付何依的事情也交给你去办吧!就当是一次磨练的机会!”

  “谢谢妈妈信任!”方媛听到楚飘云交权给她让她处理,不由乐开了花。“我一定不负所望!”

  楚天翼被判两年狱外监禁,而监禁他的地点就是星月湾的何家别墅。

  婉婉已经等在那里,易良择派小迟将孩子送过去,夫妻俩都没有再露面。

  “爸爸,”婉婉望眼欲穿地盼到了跟楚天翼见面,欢欣地扑过去,像一只小鹿般扎到了楚天翼的怀里。

  楚天翼紧紧抱着婉婉,激动到热泪盈眶。“总算等到你了!婉婉,这么不久不来看爸爸,是把爸爸给忘了么!”

  “婉婉从没有忘记过爸爸!”婉婉在楚天翼的脸颊上印上一吻,甜甜地道:“以后婉婉每周都会来看爸爸!”

  闻言,楚天翼的欣喜可想而知,但他仍然担心:“你妈妈能同意吗?”

  婉婉肯定地点点小脑袋。“妈妈爱婉婉,她答应婉婉的事情都能做到!”

  楚天翼看得出来婉婉对何依的依赖和信任,这感觉令他有些不太舒服。过去,他就是婉婉的天,婉婉最信赖的人是他。如今回到何依身边没有多久,竟然大有取而代之的趋势。

  这个认知令他有些伤感,却也无奈。“爸爸不在你的身边,你千万不要忘了我!爸爸会一直在这里等着你!等到你成年之后,就可以不必受限他们的拘束,想什么时候过来就什么时候过来了!”

  成年之后的事情太过遥远,但有憧憬总是好的。婉婉郑重地点了点小脑袋表示自己听懂了他的意思。“等婉婉长大了工作了,就赚钱买好吃的送给天翼爸爸!”

  “天翼爸爸”楚天翼怔了怔,随即苦涩地问道:“爸爸就是爸爸,为何要加上天翼!”

  曾经他是她独一无二的爸爸,哪怕是名义上的至少无人跟他分享。直到今天他才明白,能够听她喊他一声爸爸竟都成了奢侈。

  他不再是她唯一的爸爸,因为她找到了她的生父,那是个远比他地位身份更加显赫的男人。

  “妈妈说,我有亲爸爸,天翼爸爸是我的养父”可能是知道这些话会让楚天翼伤心,婉婉的声音压得很小,好像做错事情一般。“天翼爸爸,你不要生气!”

  楚天翼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我没生气!我怎么可能会生婉婉的气呢!只要你肯回来看我,我就很高兴了!”

  “爸爸,我又学了一首新曲子弹给你听!”婉婉知道楚天翼最喜欢听她弹琴,因此她每天刻苦练琴只是为了能在他面前弹奏一曲。

  “好,你弹我听!”楚天翼将婉婉抱到了琴室,坐在她的旁边,欣赏着她弹琴的模样。

  女孩仅有五岁半,但是坐到钢琴前已经有了超凡的气质,仿佛天生的公主,骨子里的高贵无法掩盖。是的,她的确是位公主!易家男丁众多,却仅有这么一位小公主,自然是他们的掌上明珠!

  楚天翼看得出来,婉婉在易家过得很好。她长高了不少,更加漂亮可爱了,由于受到宠爱,原先的缩手缩脚的胆怯习惯慢慢消除了,变得自信许多。

  女孩开始绽露出名门闺媛的气质,就像一朵含苞的金蔷薇,他可以想象等她绽放的时候是如何艳惊四座,就像曾经的何依。

  他跟何依相恋的时候,是他一生最最纠结痛苦的时候。因此错过了欣赏何依的美丽,成为他毕生的遗憾。

  假如能让他看着婉婉长大,看着她绽放耀目的光华,那将是他最大的期盼和憧憬。

  “爸爸,爸爸!”婉婉在楚天翼的耳边喊了数声,他这才醒过神,发现孩子已经弹完了一曲,而且回到了他的怀里。她奇怪地问道:“你在想什么?”

  楚天翼微微一笑,将婉婉抱到膝上,亲吻着她的腮颊,叹道:“爸爸在想久远前的事情!”

  “是在想婉婉吗?”婉婉忽闪着明亮的大眼睛,期待地问道。

  在女孩充满了期盼的目光注视下,楚天翼微微点头,肯定地道:“当然是婉婉!爸爸的心里唯有婉婉!”

  “谁允许你给她乱吃药!有经过我的同意么!就算是她生病自有家庭医生帮她开药,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擅作主张!你知道这后果多么严重,你承担得起么!”

  何依昏昏沉沉的,隐约听到易良择在厉声喝斥着季雪杉,她想起身,但是没有一丝的力气。

  “对不起”季雪杉的声音带着哭腔,惊惶地道:“我不知道问题这么严重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的事情还敢擅作主张!”易良择丝毫都没有消气,相反越发火大。“我告诉你,如果真得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我绝对饶不了你!”

  何依忍不住了,她挣扎着探起半边身子,喊道;“怎么了!良择,怎么回事!”

  她只是感冒而已,季雪杉就在回来的路上顺便在药房里帮她买了点普通的感冒药,竟然惹得易良择大发雷霆,他的脾气怎么越来越大了。

  “对不起”季雪杉的抽泣声隐隐传过来,她显然已经哭了。“我错了!”

  “自作聪明的东西,滚!”易良择大光其火,完全没有了平时的绅士风度。

  何依可以想象得出来,季雪杉是如何捂着脸哭着跑出去的。

  等到易良择推开虚掩的房门走进卧室,见何依已经挣扎着爬起身,忙上前扶住她,习惯性地将她抱在怀里。“怎么起来了!”

  “怎么回事啊?”何依只觉得浑身无力,头晕脑胀的,就靠在了易良择的肩膀上。“为什么对雪杉发那么大的火!她没有错”

  提起季雪杉,易良择眼中再次冒起火。但当着何依面,他只能压抑着火气,勉强道:“以后不许再随便乱吃药了!”

  何依想了想,说:“没有乱吃药啊!感冒了不是就应该吃感冒药吗?不是处方药,不会有危险的!”

  易良择的脸色十分难看,他看着她,似乎欲言又止。

  也许是因为生病的原因,何依的反应有些迟钝,一时间猜不透他的意思。“我不觉得雪杉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你这样对她乱发脾气真得很伤她的心!虽说她是拿薪水替我做事,但她尽心尽力的,几乎算得上是我的朋友!人与人之间不能只靠利益维持关系,也得交心吧!数次遇险都是她帮我挡了,从没偷奸耍滑,一直是迎难而上,还曾被人打得住了院!对她不要太苛待了!”

  她真得有些无法理解易良择反常的苛刻,也不明白季雪杉帮她买感冒药错在何处。

  看着何依紧皱的眉头,易良择终于忍无可忍。“我们结婚已有月余,几乎夜夜春宵,难道你就从没考虑过你现在可能已经怀孕了!”

  “”何依震惊,下意识地看向自己平坦的小腹。

  “我不是苛责季雪杉,而是这件事情太严重了!怀孕初期不能服用感冒药,万一真怀上了因为此事影响胚胎的发育”想到这里,易良择简直想掐死季雪杉的心都有。“如果因此导致堕胎,我无法原谅她,她必须给我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