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穿越小说 > 一套阵法闯南宋 > 第六十七章:兄弟相残
  围过来的金兵虽众,但根本没有想到这宋人女子这般生猛,短刀挥舞之间刀刀夺命,更有那层出不穷的暗器四下飞舞,一时间,场上血肉横飞,一众身强力壮的金兵在黑风鹊面前如纸扎般的不堪一击,几名被暗器打中,却犹剩下一口气的金兵,在地上痛苦的哀嚎着。

  那蒲里衍惊恐的瞪大了双目,似乎也没有料到这黑风鹊这么难缠,在心里掂了掂自己的份量,终于意识到自己也不是对手了,当下也顾不得生擒不生擒了,立刻对身后的金兵高喝一声道:“快,放箭,射死这些南蛮!”

  在蒲里衍身后那些金兵也吓的够呛,听了命令后也不管是不是还有自己人在,手忙脚乱的将弓弩射了出去,其中大半都射向了那黑风鹊所在的方向,黑风鹊一见,箭步一跃,一把将一名身材魁梧的金兵脖子捞住,短刀电兴般探出将他捅死后,将自己娇小的身躯躲在了他的身后。

  一波箭雨之后,黑风鹊毫发无伤,只是她身后的一匪兵们却再无活口,黑风鹊怒意横生,双手使力,将那金兵身子提起狠狠砸去,身形也化成一道黑光,电光般的迎了上去,转眼间,黑风鹊便来到了蒲里衍等人面前,弓弩也尽皆失去了作用。

  也是这蒲里衍倒霉,以为这边不会有什么狠角色,所以留下埋伏的人只有五十余人,被黑风鹊和一众匪兵大杀一阵,却是失了胆气,等黑风鹊靠到近前,先是抬手射出一道袖箭,那早就有所准备的蒲里衍闪身避过。

  谁知道黑风鹊只是以暗器迫他躲避,随后更是身形一动,手里的短刀电光般刺向那蒲里衍,蒲里衍惊呼一声,只得强撑着提刀迎了上去,不出五合,因为一个疏忽,便被黑风鹊一刀划破脖颈,斩杀在场。

  为首蒲里衍一死,剩下的金兵肝胆俱寒,顿时四下乌兽般散开,黑风鹊此时俏脸微白,胸口剧烈起伏着,身上布满了血迹,也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当下她也不刻意追赶那些金兵,只是缓了口气,快速的奔向了拐角处,途中但凡遇到逃走的金兵,便挥刀斩杀。

  等黑风鹊快要到达山底之时,眼光一瞟,立刻瞄到远处山崖之下横七竖八躲满的尸体,身形顿时一个踉跄,眼中悲愤之色更是一览无余,也就是在此时,随着一阵山风吹过,隐隐的,听到阵阵调笑之声在空中间或的传来。

  黑风鹊身形一怔,将身子一躬,快速的疾奔而去,等又走了数百米后,远处,一群金兵正围着一株巨树轰然大笑,间或的,传来阵阵女子凄厉的惨叫,黑风鹊身子一震,拨开人高的草丛远远看去,只看了一眼,立刻贝齿紧咬,眼中,杀机弥漫。

  只见那巨树之下,一名抹胸被掀到胸脯上方,下身衣裙被扯着稀烂的少女,正被一名金将按倒在地,肆意征伐,淫靡的声响中,少女那白嫩丰硕的胸脯随着起伏上下晃荡,边上还有几具少女赤裸的尸身,以及一些正在束着皮带的金兵,边上的金兵一个个轰然大笑,指指点点,那些少女不是旁人,正是成贝儿和黑风鹊身边那些女兵。

  “金贼,金贼!”黑风鹊死死的咬住了樱唇,一丝腥红的血迹顺着唇角流下,隔了老远,她似乎都看得到尚活着的成贝儿绝望无助的眸子和那晶莹的泪珠,当下,黑风鹊再也按捺不住,尖啸一声,整个人便狂风一般,义无反顾的奔向了那群金兵。

  那些负责警戒的金兵一见之下,立刻持矛迎上,为首的两人刺出的长矛被她轻松躲过,接着,手里的短刀快速的一旋,两人的尸首便栽倒在地,动静,立刻惊醒了围住粘莫合的众金兵,等他们反应过来,黑风鹊已经杀入了人群,朝里面的成贝儿的方向快速的接近着。

  宝库后面的山崖边,成子布最初对孟黑衣跳崖的震动已经消失,担心自己的反应引起乌野郎君的不快,立刻继续叩起头来,边上的杨开宏却愣愣的出神,似乎也没有想到二寨主竟然会那般刚烈。

  “不好,成子布要降?”元凡也已经从孟黑衣跳崖的震惊中回过神来,看着成子布摇尾乞怜的模样,心里却不知为什么跟吞了死苍蝇一般,尽管在生死面前两人选择一致,但元凡却又从心眼里看不起成子布,当然,更多的是担心成子布以后取信了乌野郎君会对自己不利。

  “兀那蛮子,倒是条汉子!”乌野郎君根本不理会成子布和杨开宏,而是慢悠悠踱到崖边,朝深不见底的崖下扫了一眼,竟然点了点头,接着,转过身来,看着依旧愣怔出神的杨开宏,竟然抬腿一踢,吧的一声骨头碎裂声响起,杨开宏惨叫一声,竟然被一脚踢飞,摔落向了边侧的崖下,山谷间,回荡的惨叫令人心悸非常。

  “现在想降,晚了!”乌野郎君冷哼一声,在地上使劲踩了踩皮靴,似乎要将皮靴上沾染的血污踩掉,接着才走到了成子布的面前。

  那成子布身为黑风寨的大寨主,此时竟然吓的瑟瑟发抖起来,接着,瞄了眼成子布,开口道:“你们宋人的山匪一向消息灵通,你可知道数日前有哪支山匪劫过我大金营地的么?”

  “不知,此事和我黑风寨绝无关系,我成子布也不敢冒犯天威,四弟,你替我劝劝乌将军,大哥愿意与你一道奉他为主,永不背叛!”成子布在杨开宏连反抗都没有就被乌野踢落山崖之后,心里的惊惧更甚,等乌野郎君说完,脑中电光一闪,立刻知道黑风寨是替人背了锅,暗骂之余,不由的转向元凡急切地说道。

  “嗯?元百户,你怎么说!”乌野郎君闻言嘴角勾起一丝冷笑,竟然转向了元凡,将下巴抬了抬,似乎要看他的反应一般,而成子布在听到乌野郎君竟然称呼元凡为元百户,心头一喜,眼中闪过希冀神色的望向了元凡,只希望从他口中得到自己满意的答案。

  “成大哥,兄弟一场,我送你一程!”元凡面色变幻几下,终于,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眼中厉色一闪,竟然几步来到成子布的面前,看着他那强笑的模样,单手将他从地上扶了起来,接着往前凑了凑,口中低语一声后,另一只手提着的长剑狠狠的刺进了成子布的心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