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都市小说 > 绣华 > 第九十章不好意思
  程可佳依在程家三老夫人的身边,她微微低垂下眉眼,只听着程家二老夫人感叹说:“三弟妹,儿子是自个生的,可是儿媳妇却是亲家母所生。

  有缘才能修得婆媳亲如母女,我啊,现在不盼着那种亲如母女关系,我只盼着她们妯娌能够客气相处,他们兄弟能够如从前那般的友爱。”

  程家三老夫人听着程家二老夫人的话,她笑着说:“大家年青时都会气盛,可是等到她们年纪大了,彼此都会懂得收敛一些。”

  程家二老夫人细细想过程家三老夫人的话后,她笑了起来,说:“三弟妹,你说得对,我啊,悟得太晚了。

  我越是对他们之间的情形视若无睹,也许他们各自还会愿意去回想一些事情。”

  程可佳的在一旁暗自轻舒一口气,她还是喜欢轻松的生活气氛。

  程可佳喜欢自个祖母,这是一个凡事愿意往光明处去想的人。

  程家三老太爷对程可佳是一个好祖父,可是他却不是一个好的夫婿,然而程家三老夫人明显是比妯娌们看得开通。

  程家三老夫人把自个的日子过得轻松自在,以至于程家三老太爷时不时还会主动粘糊上来。

  程家三老太爷父子到来的时候,程家二老夫人已经安排好餐位。

  原本是想坐在一处用餐,程家二老夫人难得任性了那么一回,她放任着男人们在餐厅用餐,而她们则在她的房间用餐。

  程家二老太爷听了管事的低声通报,他的脸色微微变了了变,他还是在程家三老太爷父子面前端起了架子。

  程家三老太爷瞧一瞧程家二老太爷的神色变化,他的心里顿时舒服太多了。

  男人们安静的用餐,女人们这边一样安静用餐。

  程可佳很是安静的吃着面前的餐食,程家二老夫人瞧着她乖顺的小模样,她很是赞赏的瞧着程家三老夫人。

  “三弟妹,你很会教导孙女。”

  程家三老夫人听她的话,她瞧一瞧程可佳用餐时的不紧不慢的样子,她笑着摆手说:“这事误会了,这是她母亲的功劳。”

  程家二老夫人只觉得程家三老夫人实在太会给儿媳妇装点面子了,程可佳在程家三老夫人身边的时候,她的年纪那么小,卓氏能对她有什么影响。

  程家三老夫人瞅一瞅程家二老夫人面上神情,只觉得这事就这样的糊涂过为好。

  她要是跟程家二老夫人坦荡说:“佳儿天生的自理能力不错。”

  程家二老夫人是不会相信,她只会相信她认定了的事实。

  程可佳微微抬眼瞧了瞧程家三老夫人的神色,有祖母在,她还是安心的用餐吧。

  餐后,程家三老夫人借着天色暗了,她和程可佳直接走了。

  程家二老太爷把程家三老太爷父子留下来说话,他还派人去传两个儿子一起来说话。

  程家三老夫人和程可佳回到青正园后,祖孙两人在温暖的室内,她们同时轻轻的舒一口气。

  过年的日子,程家三老夫人只觉得她是年纪大了,她越发的不觉得有多么的惊喜。

  程家三老夫人瞧着程可佳的时候,她的心里面反而有了许多的担心。

  程家三老夫人低声跟程可佳说:“佳儿,明天你别出青正园。”

  程可佳乖顺的点头,说:“好。”

  程家三老夫人哄着程可佳睡熟后,她静静的在房里坐一会,她微微的笑了,这一生都过了大半的年月,她觉得她越发活得自在了。

  程家三老夫人陪着程家二老夫人说了那么久的话,她越听到的事情多,她越发能够想得明白。

  人人皆是能眼见清明旁人的事情,唯独对自个的事情总是事后清晰。

  “年青真好。”程家三老夫人想起年青时为程家三老太爷做的事情,为他在妾室流连的时候,她落下的泪水。

  程家三老夫人现在想起来,她依然不悔。

  只是她走过的弯路,她不想她的孙女再走一遍。

  她可以把心磨得硬实,就此把程家三老太爷放在心外面。

  可是她的孙女们则未必能有她这样的本事,她也不想孙女们受自个受的罪。

  程家三老夫人正是因为同理心,她从来不往儿子身边塞人。

  程家三老太爷父子还不曾回来,程家三老夫人已经熄灯睡了。

  在自家的院子里,程家三老夫人相信他们能够平安归来。

  程家三老太爷在院子里瞧着主人房的黑,他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程家三老夫人这是越发的心里没有他这个夫婿了。

  程恩捷有些担心的瞧了瞧程家三老太爷的面色,他赶紧上前伸手轻轻的推了推门。

  门,轻轻的推开,在夜里发出“吱哑”的声音,程恩捷笑着跟程家三老太爷说:“父亲,我进去为你点燃烛火吧?”

  程家三老太爷冲着程恩捷摆手说:“你回吧,我自个来。”

  程恩捷走后,程家三老太爷进了房间,他点亮的外间的烛火,他伸手去推内室的门。

  果然那门已经由内里上锁,程家三老太爷脸色一会后,他伸手摸一摸外间榻位上的热度,再瞧一瞧上面放置的干净被褥。

  程家三老太爷终是决定容忍下来,有话,也要等到家里无人的时候,他慢慢与程家三老夫人说一说。

  程家三老夫人一夜好睡,她起身后,她瞧一瞧榻位上睡得小脸红红的程可佳,她放轻手脚进内里梳洗。

  程家三老夫人在这一时完全忘却程家三老太爷的事情,等到她打开内里锁,瞧见黑着脸坐在外面榻位上的程家三老太爷。

  她方想起来过年的日子,程家三老太爷一向不会去别处居住。

  程家三老夫人满脸内疚神色瞧着程家三老太爷说:“老爷,你回来的时候,你可以叫醒我?”

  程家三老太爷嘲讽的望着她,说:“我叫了你,只是你睡沉后,你能听得到吗?”

  程家三老夫人自然明白她只要睡熟后,只怕来人搬她走,她一时之间都难以清醒的事实。

  程家三老夫人很是不好意思的跟程家三老太爷说:“还好,我想着是过年时期,就吩咐了人,不管内室和外室的榻位都一定要暖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