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穿越小说 > 情事档案 > 第五十九章 痛哭一场
  吴安琪拿纸巾擦了擦脸上的眼泪,看着前面的电视柜,目光有些空洞的说道,“都到这地步了,你觉得我还能做什么?”

  她是真的想不出来自己还能做什么,该解的合约也都解了,该赔偿的违约金也都赔了,这些赔完之后,她这几年赚的钱也花得差不多了,她又回到了跟当初没入行时候一样,什么都没有了。

  “不管你做什么,至少不能这样每天在家里抽烟喝酒把自己搞得不人不鬼的。”夏以愿是真心想她好,就看在她当初没有伙同着徐小宁和高毅他们,她也不想看她继续这么堕落下去。吴

  安琪转头看着夏以愿,盯着她的脸许久也不说话,就那么看着。

  夏以愿被看得有些不自在,问道,“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吗?”

  吴安琪摇摇头,这才开口问她说道,“我只是想不明白,当初那么多人骂你的时候,你是怎么熬过来的?”

  还以为她要问什么呢,见她这样问,夏以愿轻叹了一声,说道,“还能怎么熬啊,不看呗,越看越生气,还看它干嘛,反正骂来骂去也就那些话,没点新意。”吴

  安琪有些被她的话给气笑,“你还指着他们花式骂你啊。”夏

  以愿也笑,看着她说道,“嘴长在别人身上,但是眼睛长我们自己身上,我们既然控制不了别人怎么骂,至少能做到能控制自己的眼睛要不要去看。”

  吴安琪没有说话,把头转到一边,将自己的脑袋靠在沙发上,微微缩着身子安静的靠着。见

  她不说话这样靠着,夏以愿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在她旁边坐了会儿,然后起身去了厨房那边。粥

  还有十几分钟好,夏以愿开了冰箱想看看有什么东西可以做点就白粥的小菜,除了有棵鸡蛋,空空的冰箱还真找不出其他第二种东西。拿

  了两颗鸡蛋敲到小碗里,锅里倒了点油,点火加热,将鸡蛋加盐巴打散之后到入过重,用筷子将那鸡蛋液搅成蛋花,然后稍等了几秒等那鸡蛋花熟透些,然后拿了酱油浇到那上面,这才起锅装到碗里。

  随着电放锅哔声叫响,这一锅白粥也可算是煮熟了,开了锅将白粥盛出一碗,倒了点红糖放那白粥上面,然后放到托盘上,拿了筷子和勺子端着朝客厅那边过去。都

  说白粥养胃,其实单纯的白粥吃得也挺寒,加点红糖得话就能好很多。

  客厅里,吴安琪还保持着刚才那样的姿势,夏以愿将手中的托盘放到茶几上,轻声叫她,“粥好了,吃点吧。”

  就凭她刚才进来时候茶几上摆放着的那份炒饭,她就能断定吴安琪这几天基本除和烟和酒,什么东西都没怎么正经吃过。

  吴安琪好半天也没反应,夏以愿上前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才发现她缩到一旁偷偷的在哭,这会儿早已经哭得泪流满面。

  夏以愿被吓了一下,“吴安琪”

  想说什么,但是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其实她这样真的是一点都不难理解,一时间经历这一连串的打击,那里是说缓和就能缓和过来的。吴

  安琪抽泣着,背对着夏以愿不愿意去看她,边用手抹着眼泪边哽咽的说道,“我真不知道李牧会做那些事,我没想他做那些事情的,我真的不想的,怎么会是他呢,怎么会是他呢”夏

  以愿站在一旁,只能这样看着她哭,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到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其实根本就不擅长劝别人和安慰别人。

  但是换一个角度来想,或许她这样大哭出来把心里的一切不愉快不开心全都这样一次性疼哭出来掉也没有什么不好的,有时候人就会需要有这个一种发泄自己情绪的方式来替自己解压自己心中的所有不愉快。既

  然不打算劝她别哭,夏以愿索性就拿着餐巾纸坐到一旁,不停的给她递纸巾。吴

  安琪一张餐巾纸接着一张餐巾纸的拿着,从最开始偷偷的隐忍的哭,慢慢到最后直接发声哭出来,边哭还边说着她在出名前跟李牧在一起的时光,说着说着又开始骂自己,骂自己为了出名为了钱放弃了太多,更骂自己害了李牧跟徐小宁两个人,最后骂累了就抱着抱着将自己的头埋在里面哭,边哭边说自己后悔了看

  着吴安琪这样,夏以愿突然有些庆幸自己当初咬牙坚持住了,没有做任何让自己后悔的事情,更庆幸自己在多年之后还能遇到成曜,遇到了之后还能重新再在一起,上天虽然在生活上给了她不少的考验,但是总归还是厚待她的,没有让她丢了自己的同时,也帮她留住了成曜。夏

  以愿也不知道吴安琪这样哭了多久,等她哭累了终于安静下来之后,再去摸原本放在茶几上托盘里的粥这会儿早已经冰凉,起身去洗手间拧了一把热毛巾给她递过去,说道,“擦擦吧,哭出来了就好了。”吴

  安琪伸手接过,将毛巾蒙在自己的脸上,让毛巾上的热气缓解她这会儿眼睛因为哭泣过后的干涩和疼痛。夏

  以愿将那碗已经凉掉了的粥重新拿回厨房里,然后又那碗盛了一碗烫的给吴安琪端过去。吴

  安琪将自己脸上的热毛巾拿下来,见夏以愿端着粥过来,朝她伸出手。

  夏以愿将手里的粥给她递过去,然后又将筷子和勺子给她递过来。吴

  安琪是真的饿了,拿着勺子搅拌了一下上面淋着的红糖,然后就大口大口的吃起来。夏

  以愿怕她烫着,提醒她说道,“你慢点,小心烫。”吴

  安琪好像不怕烫似的,就那么大口的吃着,边吃边又红了眼,只是这一次眼泪含在眼眶里,她努力不让那眼泪落下来。夏

  以愿也不说话,就坐在一旁,看她光勺着稀饭也不吃菜,将自己之前炒的酱油炒鸡蛋给她推过去一点。吴

  安琪看一眼鸡蛋,用勺子勺了一大口就着稀饭吃着,边吃还边抽着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