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穿越小说 > 重生东汉之君临四海 > 第291章 世界之都
  等待他的却是孙仁孙尚香,刘协看到是她在等自己,便知道所为何事了,扶着她起来,说道:“尚香啊,朕听闻你大哥遇刺身亡,也很心疼。但是你二哥下午来大闹朝堂,可委实不应该啊,废除株连是朕定的,归降诸侯中,你大哥也是唯一一个被留下重用的啊。”

  孙仁曰:“陛下,臣妾不是来为二哥求情的,臣妾知道,二哥能力有限,实在是不能委以重任。”

  “那你”

  “臣妾是来向陛下请战的。”

  “请战?”

  孙仁曰:“是的陛下,臣妾自幼习武,自从入宫为妃,一直处于深宫,非常羡慕蔡妃,文妃,夏侯妃和吕妃,想像她们那样上阵杀敌,为陛下出力!”

  刘协曰:“尚香啊,你的心情,朕是可以理解的,可是你从未实战过,你可知道上阵杀敌,是有可能会送命的。”

  孙仁曰:“陛下都能御驾亲征,什么都不怕,臣妾又有何好害怕的,就算是为国捐躯,那也是臣妾的光荣!臣妾不怕死,陛下,您就允了臣妾吧。”

  “你真的不时因为大哥的牺牲而一时冲动才决定从军的吗?”

  孙仁曰:“不是,陛下,自从臣妾嫁您的那一刻起,就有从军的想法了,可是之后就是两年的和平时期,臣妾也没有机会。而现在机会来了,听闻陛下要亲征倭人岛,臣妾弓马娴熟,且熟悉水战,所以更要向陛下请战了。”

  刘协不回答她,而是问道:“你晚饭吃了吗?”

  “没有。”

  “正好朕也没有,你今晚有空的话就陪朕一起出去散散心,你还从来没有逛过洛阳夜市吧?”

  孙仁摇头曰:“不曾,只是”

  “只是什么?明白了,你是因为兄长新逝,没有心情是吧?来吧,散散心。”

  “是,陛下。”

  “那快去换便装,咱们可不能穿成这样出去,一眼就会被老百姓给认出来的。”

  一炷香的功夫,孙然便换好了衣服,二人便一起偷溜出了北宫,来到了洛阳街市上,只见洛阳的街道上,到处都是人流往来,灯火辉煌。

  孙仁惊曰:“这洛阳夜晚怎么这么多人啊?”

  刘协笑曰:“怎么样,不知道吧?以后可以让宫女和侍卫陪你一起出来玩。”

  孙仁曰:“可是陛下,臣妾是您的妃子,可以出宫吗?”

  刘协曰:“当然可以,但是必须要在侍卫处进行登记,几时出去,带了什么人出去,以及什么时候回来,去了哪里,买了什么,这些都要记录在案。当然这一切都是为了后宫的安全,以及防止后宫有外遇。”

  “外遇?”孙仁曰,“那还了得?株连九族不可!”

  “你你,怎么又来了?罪不及家人,不明白吗?谁犯法,谁受罚。”

  “是,陛下。”

  刘协双手摊开,环顾四周说:“洛阳,天下最繁华的大都市!世界之都!四海之内,没有哪个城市能比上的!而且洛阳还是个不夜城!”

  “不夜城?”

  “对,不夜城,这些灯火,会整夜点燃,街道上一夜都有人。”

  孙仁曰:“这也太了不起了吧!”

  刘协站住,捉住她的胳膊说:“尚香,朕知道你和你大哥孙策,以及孙权都不是一个母亲,其实你们之间并没有什么感情。”

  孙仁低头不语。

  刘协之所以知道这些,按都是他根据原史的史料推测出来的。

  原史中,孙权为了政治目的,而将妹妹许配给大22岁的刘备,后来又强行将她劫了回来,毫无兄妹亲情。

  孙策乃吴太夫人所生,孙仁是吴二夫人所生,而孙权却并非两位吴夫人中的任一个所生。

  原史中,孙坚随诸侯伐董卓,现史中,孙坚随诸侯伐刘协,都去了北方,在征战的过程中,掳掠了外族女子,生下了孙权,后来带回东吴交由吴太夫人抚养。

  所以对外宣称孙权是吴太夫人所生。

  之所以有这样的推测,那就是因为孙权的碧眼紫髯,也就是金发碧眼。试想东方汉人怎么可能会有金发碧眼的呢?所以孙权的生母其实是胡女。

  兄妹是三个人,三个母亲,却各自不和。

  很多史料都能反应出来,尤其是孙权和孙策之间,原史中,孙策死的时候把东吴之主的位子没有传给自己的儿子,而是传给了弟弟孙权,可是孙权后来称帝,追谥父亲孙坚为武烈皇帝,而对于真正传位给他的哥哥孙策,只是追谥为长沙桓王,可见孙权是个非常不地道的人。

  所以这次他借孙策遇刺一事来作文章,完全是为了他自己的一己私欲,刘协当然不能答应他了。

  况且孙权这个人的确是个非常没有能力的人,原史中,他指挥了无此战役,战绩全败,而且以兵多于敌战败,所以后世便得了孙十万和渣权的称呼。

  孙权乃胡人之子,但是孙坚却又非常的喜欢他,为了遮人耳目,便说他是吴太夫人的亲生儿子,而且还对外说,吴太夫人梦月入怀,才生下了孙权,是神人下凡,所以金发碧眼,异于常人。

  加上汉人都没见过西方胡人,并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白人,所以也就对孙坚制造的这个传说深信不疑,也就没有人怀疑孙权的出生了。

  深信不疑的人中也包括孙权的同父异母哥哥孙策,居然临死的时候还将政权交给了他的这个胡人弟弟。

  而孙权呢,对哥哥不地道,对妹妹也不地道。

  再说孙策和孙仁之间的关系,兄妹二人非同一个母亲,所以也不和。

  刘协之所以要说刚才这句话,就是不想让孙仁太过于悲伤,所以接着又说:“朕是心疼你,不要太过于悲伤,今晚朕陪你好好的玩一夜,散散心,好吗?”

  “是,陛下,臣妾多谢陛下。”

  “至于你哥哥孙策,朕会给他举办个隆重国葬的。”

  “多谢陛下。”

  “至于今晚,”刘协说,“是咱们两人的世界,只有咱们两个人。前面有洛阳最大的舞乐会。”

  “舞乐会?是什么啊?”孙仁好奇的问。

  “去了你就知道了,你只管随朕来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