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穿越小说 > 重生东汉之君临四海 > 第363章 决定命运的时刻
  辰韩王说道:“我又不是汉人,你入侵我辰韩,就说入侵,不要找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来。”

  刘协指着他说:“朕回头再和你说,那个谁,李丞相过来下。”

  李攀哟被侍卫给押了过来,立刻跪下,一副媚态,叫道:“卑臣参见大皇帝陛下!”

  刘协笑了笑,问:“你是汉人吗?”

  李攀哟曰:“卑臣是汉人,卑臣是汉人啊。”

  二人的对话是通过翻译进行转换的,刘协听他说他是汉人,便问道:“既然是汉人,那一定会说两句汉话了,来,说两句听听。”

  李攀哟当时就懵了,因为他根本就不会说。羽蓉在边上说道:“他根本就不是汉人,他是地地道道的夷狄。”

  注:古代对异族的蔑称,东方称之为夷,北方称之为狄,西方称之为戎,南方称之为蛮。

  李攀哟指着羽蓉叫道:“你,你这个小丫头片子,你血口喷人!”

  后面的辰韩王说道:“李丞相,怎么了,我辰韩人是辱没了你还是怎的?这就连自己的老祖宗都不认了吗?”

  李攀哟转而对辰韩王哭诉着:“我王陛下啊,我们都是汉人的后代,三千年前就从汉土迁徙过来的。”

  辰韩王怒道:“无耻!你为了苟且活命,就出卖自己的祖宗,无耻!”

  刘协笑曰:“辰韩王,你倒是挺有骨气,可你又是怎么的被这个你口中所谓的无耻之徒夺了实权,成为了傀儡?你现在只要承认你是汉人的后代,朕就饶了你,并且让你继续做你的辰韩王,而且是拥有实权的王哦。”

  辰韩王叫道:“我生是辰韩人,死是辰韩鬼!你要杀便杀,无需啰嗦!”

  刘协曰:“你不承认也不要紧,反正从今天开始,你这个辰韩王也就做不成了。而且从今天开始,辰韩这个小国也就从此消失了,正式成为我大汉幽州的一个郡治,由汉人来统治和管理。”

  辰韩王叫道:“你不能这样?”

  刘协曰:“朕就要这样,而且马上就要这样!你要是早如此刚烈,也不至于政权落到官吏的手中!”

  正说着,羽锋带着一伙人进来,原来是他已经救到了他的父亲羽城,已经带着他来了。羽城见到刘协行跪礼曰:“外臣羽城参加大皇帝陛下。”

  “外臣?”刘协皱眉问,“你这个词语用的到是挺新鲜啊。”

  羽城曰:“因为我不是汉朝人,所以不能跟比下称臣。”

  刘协曰:“羽城,你好大的胆子,现在辰韩已经灭亡了,整个辰韩,乃至于以后整个东夷都将纳入我大汉的版图,你居然还敢说你不向朕称臣?”

  羽城低头不语,刘协一把拔出倚天剑来,剑尖搁在了羽城的颈边。

  羽蓉和羽锋姐弟俩吓得赶紧跪下说:“陛下饶命啊!”

  羽城怒斥他的一对二女道:“我们是辰韩人,怎么可以向外国皇帝求饶?”

  刘协心道:这个羽城倒是挺刚烈的,可他这是愚忠,只能侧面征服他。

  行到此,转过身,将剑架在了辰韩王的脖子上,说道:“羽城,你不时终于你的辰韩王吗?现在朕可以和明确的告诉你,辰韩小国已经亡了,以后也不可能复国了,而且以后朕还要对此地进行全盘汉化,你硬抗也实在是没有一点的意义。所以现在摆在你的面前有两条路可以选择:

  “第一,承认你是汉人,归降我大汉朝,朕既往不咎,还你自由,并且你的子女也可能会被重用。而辰韩王及其家眷,朕会将他遣送至大汉深处某地,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只是行动会稍微的受点限制。

  “至于第二条嘛,你依然执迷不悟,不承认自己是汉人,还认为自己是夷人,那朕会立刻杀了辰韩王。而你,放心,朕答应你的子女,朕不会杀你,但是朕会把你关起来,终生监禁。你选择吧。”

  羽城迟疑起来,刘协加在辰韩王脖子上的剑,能明显的感觉到他在颤抖着,明显是吓到了。刘协微笑着面对他,说道:“放心,朕现在暂时不杀你,你的命运就掌握在你面前的这个臣子的手中了。”

  羽锋叫道:“父亲,咱们是汉人,汉人!你怎们糊涂了啊?在辰韩受了这么多年的苦累,你咋还不醒悟啊?你不好选择是吧,我来替你选择,我现在就杀了辰韩王!”

  羽锋说罢,拔出剑就要杀辰韩王。

  羽城说道:“行了,不用说了,我投降,我投降就是了!”

  说罢,对着辰韩王连磕三个头,泣曰:“对不起,我王陛下!”

  辰韩王也哭着不说话,羽锋叫道:“父亲,你是不是真的糊涂了,你是汉人,怎么还要向夷人磕头啊?”

  羽城不理他,磕完头后,又面向刘协磕了三个头,说道:“陛下,卑臣是汉人,卑臣对我王行跪礼,虽然这个王对我不是很好,但我们终究君臣一场,所以我跪他。从现在起,我羽城就是汉民了。”

  刘协笑道:“这不就对了吗?羽姑娘,快去扶你父亲起来,扶他坐下来。”

  羽城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在女儿的搀扶下起身坐下。

  刘协又曰:“羽城,朕今天给了你一个特权,那就是决定辰韩王的生死,你已经做过了。接下来,朕再给你一个特权,决定李攀哟的生死。”

  李攀哟面对羽城磕头求绕道:“羽城君,看在我俩同朝为臣一场,你可要救救我啊。”

  羽城瞪了他一眼,说道:“我与你无话可说,峰儿,你不是一直很积极的吗?陛下把这个特权给了我,那现在我就把这个特权让给你。”

  刘协冷眼看着这一家子。

  羽锋举着剑说道:“那,那肯定是要杀了他的,这个东西坏事做绝,必须一死!”

  说着就拿剑要去砍他,李攀哟哆嗦着说道:“羽锋,不要杀我啊,羽锋爷爷!”

  而羽锋拿剑的手也哆嗦着,羽蓉早就一步冲上来,手起刀落,朝着李攀哟就狠狠的捅了一刀。

  李攀哟惨叫一声,到底毙命。

  羽蓉曰:“这种人,多活在世上一刻,都是在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