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科幻小说 > 原来我会玄学 > 第九十七章 五行八作三教九流

第九十七章 五行八作三教九流

  方宇浩喉结耸动,小心翼翼地走进城隍庙,拨开乱七八糟蜘蛛量的灰尘扬起,让他不自觉地挥了挥鼻子前的空气。

  这一座庙宇很小,也就二十来个平方,东边的横梁处破了一个大洞,随时都有可能倒塌下来的样子。

  有一轮月光,从大洞处透了进来。清冷、阴凉。

  城隍庙中间,供奉着一个黯淡的雕塑,因为长久无人祭祀的关系,表面布满了灰尘。

  “这个雕像,不会是外面那个”石大鹏心中一跳,诧异地说道。他想起了现实世界中的那一个雕像。

  “别乱说话。”李老头一声轻喝,吓得石大鹏一个激灵,连忙闭上了嘴巴。

  “吱呀”一声,门一关,插上横栏,庙宇里边没有了光线,乌漆嘛黑的。

  方宇浩本是一个不怕黑夜的人,但是在这个世界,总是有一种莫名心惊肉跳感。

  关门之后,就只是短短几秒钟的时间,这种不舒服的沉闷感越来越强烈了,连呼吸都有一些不顺畅。

  又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注视着自己,不知道是这一个雕塑,还是外边的什么。

  “幸好我有准备,你们这些年轻人啥都不准备,在这种地方过夜,蜡烛、火柴,是一定要带的。没有光,很难熬到天亮啊。”李老头笑了笑,从怀里掏出一根蜡烛,“噗嗤”一下点燃,放在雕像正前方,端端正正插好。

  总算有一点儿光亮了。

  一闪一闪的火焰下,那个雕塑面无表情地注视着前方,散发出无形的威严。

  “不要紧张,好好休息,太紧张了很容易生成幻觉。我们有两天的时间把人给救出来,我老李应该宝刀未老,一个中型世界而已,莫慌”李老头放下手头行李,锤了锤自己的肩膀。

  很奇怪,这里的阴风时常刮起,不过这点光芒,却如同暴风雨中的小船,始终没有被吹灭。

  人毕竟是趋光性生物,方宇浩感觉自己好像稍微舒服了点。

  “路过此处,恳请城隍老爷庇护一晚。”三人在雕像前拜了拜。

  这一次,方宇浩心中是真的充满了恭敬,不敢有任何作死心态。

  雕像依旧是面无表情。

  “没有带祭品,你们两个去打扫一下,就当是赔礼了。”

  “打扫?”

  “当然了,打扫也是一种礼节。你睡人家的屋子,当然要投桃报李了,要打扫干净。”李老头一边将双手枕在脑海,一边说道。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方宇浩与石大鹏两人眉来眼去半天,看着那个泛着生机的雕像,没由来地产生忌讳。

  最后只能让石大鹏这个稍微懂一点的来擦拭雕像,而方宇浩擦桌子、扫地等等。

  石大鹏身体抖得跟大马猴似的,心中始终想着,这玩意要是活过来,自己可就惨了。他每每摸一下雕像,都有一种快崩溃,

  “李大爷,城隍爷的脸有些裂开了!”他突然颤抖着说道。

  “自顾不暇,管不了这么多啊要是我年轻二十岁,肯定会管管”李大爷长吁短叹:“擦干净就好,恭敬一些。”

  “为什么不去那间客栈呢?”方宇浩拿着自己的袖子,将石台擦了擦,疑惑道。

  “五行八作三教九流必须要谨慎。荒郊野外的客栈,谁敢去?而且挂了两个红灯笼,在我们的世界,这不是妓院吗?这地方到底什么习俗我不知道,反正我觉得不是什么好地方。”

  “还能这样。”方宇浩心中有点毛毛的。

  李老头翻了个身子:“唯心世界可不是普通的地方。和现实什么联系我不知道,至少我所经历过的世界,必然有现实的缩影。”

  “什么意思呢?现实世界有过的传说,在这里,可能会变成真实;现实世界有过的俗语、忌讳,在这里,也有可能变成真的小心无大碍,说不定就歪打正着,避过了风险。”

  “所以,什么招灵仪式,在这种地方千万不要玩。指不定下一刻你就死了,就算死不了,也平白多了些麻烦。”

  方宇浩擦去鼻尖的汗水,感觉自己一脑袋的灰尘。

  不过李老头都这样说了,他肯定不敢轻易尝试。

  自己可以开挂跑路,这两人可没有办法,就算李老头是金大腿,也吃不消被人坑。

  “那么为啥城隍庙更加安全?”他心中又隐隐产生了一个疑问。

  在这个地方,却不敢多问。

  仔细想想,城隍庙作为华夏宗教文化中,普遍崇祀的重要神祇,为儒教周官八神之一。这是主物质世界极度强大的信仰,反应在唯心世界中,如果真的有什么东西敢冒充城隍,其威能,估计不是他们这三人能够解决的了。

  “所以,在这种城隍庙住宿,要么就是自己送死,要么就是真的安全?”这只是方宇浩的猜测,不过隐隐有点把握。

  李老头从经验方面,似乎是比赵营长更粗壮的大腿,至于能不能打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这老家伙已经七十多岁了,体能以及精神力,比巅峰时期下降了不少。

  但作为余华时代一直活到现在的老人,必然有自己的绝技。

  他又回过头去,悄悄问向石大鹏:“五行八作三教九流是什么?”

  石大鹏终于擦干净了雕像,差点快把自己了个半死。

  他颤巍巍地从桌子上爬下,找个角落一蹲。

  似乎有了表现机会,石大鹏长长呼了一口气:“五行啊这指的是车船店脚衙的意思,就是车行,船行,店铺,行脚,行衙。”

  “老话说车船店脚衙,无罪也该杀,说的就是这些行业,比较方便谋财害命。这里的店指得就是客栈嘿,古代的黑店确实很多,一不小心就挂了。水浒传里不是说了吗,做成人肉包子,鸡肉味,蹦嘎脆。”作为考古系专业的,石大鹏对这方面还算精通。

  “原来这样”方宇浩将这一条记在心底,也跟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在这种鬼地方,不仅仅要防鬼,还要防人,也难怪开荒难度重重。

  毕竟大家都没什么超自然力量。

  而且,这片土地就算开荒出来了,也不知道有啥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