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穿越小说 > 绝地求生之雄霸三国 > 第二百六十章 装逼成功
  浪人,是倭国很牛逼的一种存在。

  比武士阶层还牛逼。

  毕竟不牛逼的话是不能浪。

  随便一个浪人都能够在倭国诸侯那里成为尊贵的贵族,但浪人一般不这么做,因为他要发浪嘛。

  浪人这么牛的话,虽然居无定所,但却被各方贵族所尊敬,希望能够得到浪人的辅佐。

  桥本英夫虽然是这里的总大将,但得知袁谭是浪人后,他也不敢乱来的。

  桥本英夫鞠躬一礼,便一挥手。

  他的身后,就走出一个特别高大的倭国武士。

  差不多有一米七。

  但比平均身高一米五的倭国人来说就太高大了。

  但和袁谭相比的话,就小巫见大巫了。

  袁谭武力得到加持后,那体魄可比典韦张飞的存在,一米九的大个,这也是这些倭国人不敢小视的原因之一。

  浪人绝对是牛逼的存在,但随便一个人就说自己是浪人的话,那可是不行的。

  桥本英夫看向袁谭,“这位大人,既然您说自己是浪人的话,就用您的武艺来赢得尊重吧,这是我手下军队里最好的武士,不会辱没了您的威名!”

  一支军队里武力最高的人,肯定是有真才实学的。

  “在下夏田信人,请赐教!”

  随着众人后退出去,夏田信人拔出了他的武士刀。

  “请拔刀。”夏田信人道。

  “我拔刀时,你已经死了。”袁谭淡淡道。

  夏田信人一阵冷笑,“你真是太傲慢了,我当年做浪人时,见过许多你这样的。”

  “话多。”袁谭淡淡道。

  夏田信人顿时气炸了肺,“我本打算给你留一些情面,但既然你这么傲慢,说不得送你魂归圣山!”

  众人便感到袁谭要死了。

  这夏田信人可不简单,当年浪过十几年,从未遇到过对手。人送外号夏田三刀,也就是说没有人能够在他全力下能够支撑过三刀。

  “我三刀流只出三刀,三刀后你还活着,就饶你一命。”夏田信人从容道。

  袁谭平静道:“三刀流?呵呵,老子我是一刀流的。”

  什么!

  众人震惊了,人家三刀流已经名震天下了,你还一刀流了,有没有这么牛啊?

  “受死!”

  夏田信人气炸了肺,心说我也别多少了,砍死丫算清。

  顿时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洗头房’里练出来的额外功力也都拿了出来。

  一时间刀光粼粼,层层刀幕推着气劲向袁谭斩杀了过去。

  “荡刀式!”

  随着袁谭一声厉喝,也就注定了独孤九剑将会在这个国家留下传奇。

  夏田信人一刀劈下去,刀断了。他就站在袁谭的右手边,还保持着双手持刀腰斩的动作,只不过断刀距离袁谭的胳膊还有一厘米。

  桥本英夫他们全呆傻了,卧槽你也太牛逼了点吧?真不愧是浪人,还是那么的浪!

  夏田信人没想到自己把‘洗头房’里练出来的功力都用出去了,竟然没有打到人家一点衣角,刀还断了。

  脸上全是尴尬,淡淡道:“你不是说自己是一刀流吗?”

  说完,站在袁谭身边的他扭头看过去,就发现自己掉到了地上。准确的说是他的头颅掉在了地上。

  “这……。”夏田信人死去了,只剩下满是惊恐的眼睛里倒映着一个人的身影。

  桥本英夫他们更加呆傻了,嘴巴非常慢非常慢的张开到了最大,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沧啷。

  随着大宝剑归鞘,倭国人全跪地上了。

  外围的徐族人也傻眼了,但内心深处迸发出喜悦。

  “夏田信人死了,太好了,他早就该死了!”

  看起来徐族人太仇恨这个压迫他们的夏田信人了,但稍后惧怕的目光看着袁谭。他肯定会比夏田信人还要可怕的大魔王吧!怎么我的族人中没有这么牛逼的人呢?

  桥本英夫抵抗住了吓跪的冲动,看起来这个人还不是一般的浪人,还是浪国士!英雄浪!

  这么牛的人物的话,便是杀了他手下最牛的将军他也不敢吭声的。

  毕竟这是倭国的传统,谁要是违背的话,圣山上的樱花武士会亲手带走他的性命的。

  桥本英夫看着远方若隐若现,冒着白烟的富士山,愈加恭敬起来,“不知大人尊姓大名?”

  袁谭顺着桥本英夫刚才的目光看去,隐约也能看到富士山不断出现的影子。富士山是一座活火山,虽然没有喷发,但一年四季冒着烟,此山乃是倭国人的圣山。

  “宫本武藏。”袁谭需要一个日·本名字。

  “原来是宫本大人,夏田信人敢挑战大人真是死有余辜!大人的宝剑这么去厉害,不知是什么神兵呢?”

  看起来桥本英夫急切的想要多了解一下袁谭,遇到这样牛的浪人,以后说出去也是自己装逼的资本。

  “斩樱花无双剑!”

  袁谭淡淡道。

  桥本英夫顿时被这霸气的名字所震慑。

  “大人,半个月后天御陛下就会祭奠樱花神舍,如今陛下正在礼贤下士,若是大人入朝的话,肯定会成为上将军的!”

  “废话多。”

  “是是是……。”

  桥本英夫深知浪人都可浪了,若是一刀把自己给砍了,便是天御陛下也不会惩罚这么牛的浪人的。

  桥本英夫跪倒在地,“大人未来必定威震天下,不知可否让我桥本家的姓氏留在您的铭牌上呢?”

  铭牌?

  看起来肯定是一种身份的牌子了。

  袁谭便淡淡道:“我出山不久,还不曾制作铭牌!”

  桥本英夫大喜过望。

  十几分钟后。

  桥本英夫就奉献上了一个黄金打造的铭牌,高兴的留下了自己的姓氏。

  袁谭还是收了这个铭牌,有了这个铭牌的话,就能对贵族以下生杀予夺,不用担负法律责任。

  桥本英夫高兴坏了,毕竟按照古老的规矩,既然袁谭收下了这个铭牌,就代表是天御陛下势力里的浪人。这对于北方那些不封号令的割据诸侯来说,是一种震慑力。

  “有金子没?老子刚下山,身上没带钱。”

  众人看着负手而袁谭,便感到浪人大人就是特么的浪,空手要钱还这么从容和淡定,好像咱们总大将欠他的一样。

  “有有,钱就太好说了,别的没有就是有钱!”桥本英夫急忙招呼过来副官,“快,打开建筑资金的库房,给大人拿一袋金子来!”

  “大人,那可是公款啊!”副官目瞪口呆。

  “废啥话呢?像宫本大人这样的国士,花的就是公款!”桥本英夫喝道。

  众人抽了,有本事就是牛逼,公款随便花,当官的还怕你不花。

  袁谭也就是随口要一下,没想到真给钱,“有前途,以后有事的话就来找老子。”拍了拍桥本英夫的肩膀。

  桥本英夫简直太受用了,随着袁谭离去,大呼一声,“快给我备马,我要进宫去见陛下,竟然出现了这位这么牛的浪人,这事情一定要尽快让陛下知道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