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都市小说 > 警察攻略 > 第7章 书呆子与靓仔
  

  “认识毒品吗?”老头推开一个房间,径直走了进去。

  在应接不暇的瓶瓶罐罐和各种仪器中,三个人跟在老头后面象三个小傻子一样,听到老头发问,却猛地同时反应过来,看着老头进门,也只能乖乖地跟在他后面。

  房间里的灯光惨白一片,墙壁上什么也没有,光秃秃的,整个房间里也没有办公家俱,只有四把椅子,好象是专门为他们四人准备的一样。

  可是马斯洛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老头已经戴上了口罩。

  三人有些尴尬,老头自己在椅子上坐下了,然后就是坐在椅子上审视着他们,即没有让他们坐也没有让他们离开。

  在这种审视中,三人慢慢都有些不安了,他们却谁也没有抢先开口,在这种难言的沉默中,老头的眼睛微闭着,就象睡着了一般。

  此时,鞠鸿飞才看看马斯洛又看看江小白,那眼神里全是戏。

  老头的眉棱骨不易察觉地跳了一下,这种细微的动作三人却无法感知。

  什么味道?

  就在三人垂头站立的时候,一种强烈的刺激性气味开始在房间里弥漫,慢慢地,马斯洛感觉到头疼,头也有些晕。

  咳咳咳——

  鞠鸿飞忍不住咳嗽起来,江小白也感觉四肢无力,他几乎是半靠在了雪白的墙上。

  在这一片咳嗽与难熬中,老头终于睁开了眼睛,马斯洛感觉他的眼睛一瞬间象被点燃了一般,就象两团跳动的火焰,非常明亮。

  “怎么样?”老头开口了,可是问题却模棱两可。

  中毒了?

  这是马斯洛的第一反应,可是毒气在哪?这个房间全部密封,难道除了天花板还有别的通气口?

  他正要装作摸头的样子打量一下四周,老头又开口了,他本来嗓子里就象有块痰一样,戴着口罩更让他的嗓音含糊不清。

  “你们看看,这个房间是全封闭的,没有任何通风口。”

  他说了这样一句话就不再说了,只是定定地看着三个人。

  马斯洛这才仔细地打量起房间来,刚才进来,他大致扫了一眼,现在看得仔细,果然象老人所说,没有一个通风口,甚至没有一个口子,连窗都没有。

  就在他打量房间的时候,江小白更加剧烈地咳嗽起来,他这一咳嗽就象地震一样,马斯洛感觉自己的脚下地动山摇,他也站立不稳了。

  嗯,这里有毒品。

  在禁毒总队的培训让他明白,这种气味之下,皮肤黏膜和眼结膜都会受到损伤。

  三人不禁同时一惊,昏昏沉沉之下马斯洛又转着脑袋找起来。可是室徒四壁,看不到任何毒物、毒气、毒液。

  “你们都在本省、本市的禁毒总队培训过,听说还挺优秀,这里有毒品,你们肯定也猜到了。”老头的话丝毫不带感情,很是平静,可是越是这样平静就越让人感觉有种讽刺在里面。

  “但我也要告诉你们,你们还有三分钟时间,如果三分钟之内,你们能找出毒品,可以在这里留下。”

  他看看三个人,“如果三分钟之内你们找不出毒品,你们可以选择留在这里,但你们的皮肤黏膜和眼结膜会受到损伤,这是不可逆的。”

  “当然,也可以选择退出。”

  他看看三人,三人好象无动于衷,他又解释道,“退出,就是从哪来回哪去,各找各爹,各找各妈。”

  卧槽,这叫干什么?

  马斯洛忍不住骂了一句,大老远从山海省从江河省跑到这里来,这么晚了饭还没吃一口,就是为了受到伤害?再说不明不白跑到这里,说是培训,可是就这样让人撵回去?

  三人几乎同一心思,都是身在警队,哪个人身体里没有不服输的因子?哪个人身体里没有荣誉的细胞?要死也要死个明白,死得光荣!

  三人顾不得这呛鼻的气味了,江小白踉踉跄跄地走到墙边,用力地扣着墙皮,扣下一点粉末使劲地闻着,又放到嘴里舔一舔。

  “书呆子!”

  三个字几乎是从嘴里一个一个迸出来的,老头的眼神很凌厉,直视内心。

  三人一愣,都看向老头,江小白不知所措了。

  “电影看多了吧?毒贩交易的时候拿手指蘸一下白粉,然后放到嘴里去试一试,如果现实中这真的是毒品,这么试毒,命可能就没了。”

  江小白脸色一下煞白,可是他不甘心地看看周围,再也找不到疑似毒品的东西了。

  鞠鸿飞脑袋飞快地转动着,他打量着老头问道,“哪里都可以找吗?”

  “当然可以。”老头看着他的眼睛,眼光又回到了自己身上。

  时间紧迫,气味难闻,鞠鸿飞已经快步上前,很不礼貌地摸索起老头的口袋来,老头却仿佛石雕泥塑一般,任他摸索,任他寻找。

  “要不要把鞋脱了?”

  看来鞠鸿飞对搜身很有一套,连老头的裤角都捏了一遍,可是仍没有收获,老头这才揶揄道。

  没等鞠鸿飞回答,布鞋脱了,一种比刚才的味道难闻一百倍的味道立马充斥了房间。

  老头眉眼耸动,皱纹绽开,“是这种味道吗?”

  “不是,不是,不是——”鞠鸿飞在两种味道的夹击下几乎要吐出来了,可是他的鼻子上没有口罩。

  “还有两分钟。”老头看看手表,“靓仔,留给你们的时间不多了。”

  还是个老广?

  马斯洛看着鞠鸿飞仍盯着老头看着,老头却无奈地咳嗽一声,“要不要我把衣服也脱给你?”

  “不用了。”虽然被熏得昏头涨脑,可是鞠鸿飞还是清醒,但是房间里空无长物,还有…….

  他想到了,江小白也想到了,二人立马研究起椅子来,椅子很结实,是实木的,掰不断,砸不烂、压不扁,很结实。

  马斯洛看着他们,也无力地倚在墙上。

  “还有一分钟,一分钟,”老头看看他们,“三位靓仔,可以做决定了。”

  马斯洛打量着老头,老头也在打量着他。

  “你是三个人中最靓的仔。”老头道,“你光看着我有什么用?难道我的脸上有毒品?”

  马斯洛却不说话,老头也不再理他,“十,九,八,七,六……..”

  倒计时已经开始了,老头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模糊,可是这声音却象重锤一样锤在三人心头。

  鞠鸿飞与江小白看看马斯洛,两人都忍不住垂下了头,好象,好象,等待他们的只有一个结局了——

  滚蛋!


  最快更新 m.6035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