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其他小说 > 北宋大丈夫 > 第157章 下狠手(为盟主‘守望幸福’加更)

第157章 下狠手(为盟主‘守望幸福’加更)

  今日恰逢大相国寺开放交易,万商云集,把整个寺庙都变成了超级大市场。

  寺庙外面多有小摊,来逛市场的百姓和里面的商人不时来吃东西,生意好的不行。

  “哥哥,有糖!”

  到了这里,沈安担心遇到拐子,就抱起了妹妹,陈大娘专门拎东西。

  果果搂着他的脖颈,指着前方的一个摊位嚷着。

  “哥哥,有猫!”

  “哥哥,好多东西啊!”

  入眼所及处全是人来人往,人头攒动,此时沈安的脑海中就只有一个词:繁华!

  盛世方有繁华!

  目前是难得的和平时期,虽然各处都有百姓在煎熬,可在京城汴梁,这里却是一片繁华。

  沈安也放松了心情,跟着人潮进了寺里。

  动物、日用品、字画……

  大殿前全是摊位,果果欢喜的不行,这里看看,那里玩玩,然后又央求哥哥多买些。

  沈安只是宠溺的应了,于是买的东西越来越多,陈大娘也拿不完,他只得雇佣了一个闲汉拿货。

  等闲汉的手和身上都没地放东西后,沈安就带着果果去了寺里吃饭。

  大相国寺里的饭菜很有名,沈安兄妹找到了那家有名的烤猪肉。

  一个僧人站在烤架前,手舞足蹈的,那烤肉也在滋滋冒油,香味四溢。

  稍后就得了,因为果果还小,沈安就给了她一小块。

  吃了东西后,两兄妹逛到了更里面。

  一些尼姑在廊道里摆摊卖针线绣品,生意特别好。

  “有佛性的东西,买回家去给孩子用,佛祖保佑呢!”

  几个妇人在排队,一个妇人带着个小男孩,她一边和身边的人说话,一边看着前方的人群,欢喜的不行。

  那个小男孩不大安分,目光四处寻索着热闹。

  他挣开了母亲的手,往右边的一个果脯摊子去了。

  一个男子悄然跟了过去,就在孩子挤进了人群中时,他用左手从下面握住了孩子的下巴,右手不知何时多了块帕子,就往孩子的口鼻捂去。

  他的手法熟练,一看就是老手。

  他甚至很放松的在微笑着,就像是人群里的一个普通游客。

  然后他就觉得腰部一痛,整个人就跌了出去。

  人群被这一下扰动了,都下意识的往四面闪开。

  那个孩子也在回头,他摸着自己的下巴,就见到一个抱着小女娃的少年冲了过来。

  那男子刚想爬起来,少年一脚就迎面而来。

  呯!

  边上的人都侧脸过去,不忍直视。

  这一脚直接就印在了男子的脸上,顿时鼻血就飙飞了起来。

  “啊!”

  男子的惨叫声刚出口,少年又是一脚。

  边上的人刚回头,就见到了这一幕。

  这一脚直接踩在了男子的小腿上。

  咔嚓!

  少年一脚踩下去,随即就抱着女娃回身,并捂住了她的耳朵,然后把她递给了一个妇人。

  “啊……”

  惨叫声惊破了繁华,四处的人都在往这边蜂拥而来。

  这等大型商业活动自然有军士维持秩序,当即就开始拦截和疏导百姓。

  等他们赶到现场时,也不禁为之咂舌。

  地上一个惨嚎的男子;边上一个少年;周围一群议论纷纷的百姓。

  好热闹啊!

  一个都头走了进来,问道:“是何事?”

  有人指着少年说道:“那人踩断了这人的腿。”

  都头的眼睛一亮,心想这就是功劳啊!

  “拿下!”

  两个军士如狼似虎的扑过来,沈安侧身道:“这人是拐子。”

  他侧身过来,挡住了果果的视线,陈大娘赶紧抱着果果往后退。一直退到看不到那断腿现场的地方。

  “何以见得?”

  都头此时才看清了断腿男子的情况,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那小腿明显的从中间倾斜了,角度颇大。

  这样的骨折……谁能治疗?

  这人废掉了啊!

  沈安指指男子说道:“他的手帕,上面定然有迷药。”

  一张手帕就散落在边上,都头过去捡起来,然后嗅了一下,身体不禁晃动着。

  “都头!”

  两个军士就过去扶住了都头。

  都头捂着额头道:“是拐子,拿住他。”

  他深呼吸了几下,觉得清醒了些,就走过来说道:“你无事,不过报名来。”

  大宋律法规定:有人在实施犯罪活动时,边上的人阻拦或是追捕都无罪,甚至杀了罪犯都无罪。

  而见死不救者,见义不勇为者,按律属于违法行为,要受到惩处。

  沈安说道:“某沈安,当朝待诏。”

  “沈待诏?”

  谁都没想到见义勇为的竟然是有名的沈待诏,边上的百姓都齐声叫好。

  “踢的好!”

  沈安笑道:“某也有妹妹,知道孩子被拐走的痛不欲生,所以遇到这等拐子,打死勿论!”

  说着他走到了男子的身前,然后伸脚重重的踩了下去。

  边上的人见到他下脚的地方,不禁都捂住了眼睛,男人们同时还夹紧了双腿。

  “废掉了一个拐子?”

  赵祯正在看丹书,可惜却不得要领。

  “是的官家。”

  陈忠珩说道:“今天是大相国寺开放交易的日子,沈安带着妹妹去逛……那拐子彻底废掉了,都不成人了。”

  赵祯觉得他的话里好像有些悲伤的味道,就皱眉看了他一眼,然后问道:“可是有隐情?”

  帝王的身边人不该有私情,最好是坦坦荡荡的,否则迟早会出事。

  陈忠珩一脸纠结的道:“官家,那人的那个地方……被废掉了,说是成了一团肉糜。”

  他的那个地方也被废掉了,而且很彻底,是被直接割掉了。所以听到这个消息后,难免有些回忆之痛。

  赵祯的脸颊抽动了一下,然后说道:“大白天的有功夫去逛大相国寺……谁有他清闲?”

  陈忠珩心中一动,就说道:“官家,沈待诏还年少呢!”

  上次赵祯说过沈安的年纪不好升官,否则以后的史书上难写。

  大宋某年某月,未成年的沈安一路飞升。等他成为宰辅时,竟然才二十余岁……

  一个成熟的王朝,它的官僚体系必定也是成熟的,不会因为一两人而被撼动。

  按部就班在许多时候不是贬义,而是褒义。

  一步步的走上去,整个官僚体系才稳妥,不会被动摇。

  所谓的甘罗十二为相的事儿不可能发生在成熟的王朝,那只是个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