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其他小说 > 重生香江之豪门盛宴 > 第八百三十九章 大丰银行何公子危机(4200字大章节!~)

第八百三十九章 大丰银行何公子危机(4200字大章节!~)

  

  1984年的春节联欢晚会,是第二届春节联欢晚会,不同于之前的也与主持,这次央视找来了赵钟祥,陆静这样的专业主持,还有姜丽丽,姜坤这样的也与主持,同时也有湾湾的黄益腾,香江的陈丝丝,从而开了两岸三地主持人同聚春晚的先河。

  萧老以及一众老人,是在白天鹅宾馆与荣乐,霍沙皇等人一起观看的春晚。

  这一届的春晚,经典节目层出不穷,令观众大开眼界,荣乐等人看着也是津津有味。

  比如相声大师马骥先生的单口相声《宇宙牌香烟》,现在的相声还没有没落,不是因为姜高雅的相声艺术,而是因为马骥这些老艺术家的存在,姜高雅的相声,是用来歌功颂德拿工资的,不是给人听的!

  还比如有这个时代的两位小品大师的作品,陈沛斯与朱师茂的《吃面条》,这两位的小品即使拿到后世也能够把人逗得哈哈大乐,更不要说现在了,可惜后来这两位为了自己得版权问题,跟央视闹翻了,被央视封杀......

  不过福兮祸所依,陈沛斯被封杀后,经历了几年得沉寂,在话剧圈里却走出了一条明媚大道......

  等到香江得业余歌手张鸣敏上台演唱那首经典得《我的中国心》的时候,萧老更是听的连连点头,询问旁边的荣乐。

  “这是你们香江的歌手?”

  “不错,不仅是香江的歌手,还是我们皇朝唱片的签约歌手!”荣乐笑着回答道,在另一个时空,张鸣敏在香江只是一个业余歌手,但是在这个时代,荣乐本着开阔国内市场的想法,就把张鸣敏给签了,让他主打国内的市场,虽然挣不了几个钱,但是也能够打响皇朝唱片在国内的影响力。

  “不错,你们做的很不错!”萧老笑着讲道。

  “我们不过是站在巨人的肩上而已,如果不是萧老你们这一代人,冒着枪林弹雨解放了我们的国家,我们也不会有机会的!”荣乐道。

  对于这一代的老人,荣乐是怀着无比的崇敬之心的,后世的不讲,他们这一代人都是真正的有理想,有抱负的人,当初也正是他们的理想,抱负,才能够让现在的华夏人站起腰杆!

  荣乐的话,让萧老想起了曾经的岁月......

  最后,春晚的舞台上第一次响起了《难忘今宵》的歌曲,谁也不会想到这首歌会唱了几十年......

  春晚结束后,萧老等人也都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了,明天他们还有自己的行程呢!

  翌日,一大早,萧老就离开了白天鹅宾馆,不过初四的时候,萧老还会再来一次,所以荣乐并没有立即启程返回香江,等到初二的时候,霍振霆携带着自己的夫人,香江最美的港姐朱伶伶也来到了白天鹅宾馆!

  霍振霆作为霍沙皇指定的接班人,萧老第三次来到白天鹅宾馆的时候,就该是谈一些重要的事情了,霍振霆自然是要在场的。

  时间到了初四的时候,萧老一行人再次来到了白天鹅宾馆,这次萧老的到来,与荣乐以及霍沙皇等人交谈中,多次提到了一个珠城三角洲,一个闽南三角州,一个长江三角洲......

  荣乐知道这是国内准备开放沿海十四个城市的前奏。

  .........

  荣乐本来是打算前往一趟上京的,不过何公子的一个求助电话,打乱了他的行程。于是他直接回到了香江,然后又乘坐自己的游艇,来到了濠江!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荣乐来到何宅的时候,何公子正是一脸的愁容。

  何老爷子在去年终于没有抵抗过病魔,长辞人世,当时的丧礼震动了国内以及港澳两地,多为老人送来吊唁花圈,荣乐更是亲自到场悼唁。

  而何公子正正式接掌了何家的产业,其中最重要的产业就是大丰银行!

  何老爷子的去世,意味着濠江一个时代的结束,但是随着何老爷子的去世一些不安分的份子,突然发动了对大丰银行挤提的事情。

  而何公子的求助电话,讲的就是这件事情。

  “仅仅这两天的时间,大丰银行已经被提走了两亿澳币,而且事态也在进一步的恶化当中。”何公子一脸的愁容。

  何公子是喊着金汤勺出生的,含着金汤勺出生的人多,但是天生平步青云的成功娇子却没有,现如今何公子初掌家业,就碰到了如此巨大的困难,一个有可能让大丰银行出现灭顶之灾的困难的时候,第一时间他还是有些慌了神。

  银行业最怕的是什么?最怕的就是出现挤提,即便是大丰银行这样的在濠江势力可说是最雄厚的银行之一,只要挤提来临,他们依然抵挡不住。

  大丰银行,此时可以说是危在旦夕,就算是一夜之间破产都是有可能的。

  情急之下,何公子想到了远在国内的荣乐,义薄云天,这是香江市民对荣乐的称呼,当然有一些人是不认可的。

  但是也有人认可,比如汉唐会中的人,刘鸾雄的崛起,杨守诚的绝境求生,以及新鸿基银行的资助,这都让汉唐会中的人,对荣乐产生了一些心理上的依赖,荣乐从未让他们失望过。

  荣乐点点头,这应该就是发生在另外一个时空的大丰银行被挤提的事件了,只是在另一个时空大丰银行被挤提的事件,是应该是去年就发生了,但是现在却因为荣乐的这个蝴蝶翅膀,竟然一直拖到现在才发生这件事情。

  “只是两亿澳币而已,问题应该不大啊?”荣乐有些好奇的问道,毕竟对于何家来讲,两亿澳币只是九牛一毛而已。

  “是我们之前疏忽了,其实在去年我父亲病重的时候,大丰银行就有人在挤提了,但是数额并不大,再加上当时的情况,我们并没有注意,提款的事情这段时间一直在发生,不过他们并没有大笔提取,一直到现在我们才发现,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大丰银行已经被人温水煮青蛙的提走了七亿澳币了!”

  何老爷子病重的时候,大丰银行确实出现过一个短暂的挤提危机,那个时候那些有心人散布着谣言,讲何老爷子在美利坚已经死了,才有了那个短暂的挤提危机,但是那个时候何老爷子还在,那些人有些操之过急了,何老爷子通过媒体发声《昨在美接受记者长途电话访问:何老爷子表示很快恢复.大丰一切业务正常》声音之洪亮,根本不像一个病床上的老人。

  何老爷子的声音,对于濠江市民来讲就是一个镇定剂,有何老爷子在,就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

  当时大丰银行无论怎样艰难,毕竟显示了君子风度,大气而从容,树立了一个令人尊重的企业形象,对于取款者,大丰来者不拒,即使是未到期的定期存款亦照付,同时延长了营业时间,让在银行轮候的人全部取款后才休息,因此储户的信心增加,前往提款的人开始减少。

  所以经历了短暂的挤提危机后,大丰银行恢复了正常。

  但是现在却不一样了,何老爷子最终还是走了,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酝酿后,那些有心人再次开始散布谣言,大丰银行的危机重新降临。

  这次的危机,比上次更加的严重,毕竟这次何家没有了何老爷子这个定海神针,而何公子在濠江的威望,根本无法跟何老爷子相提并论,大丰银行的信任危机强于上次。

  何公子是何老爷子的第五子,在此之前出现在公众场合的时候很少,这一次接管大丰银行后,出现在公众面前时,他的模样颇有几分书生气质,像极了香江电视剧中的文弱书生,与其父的气质的也相差甚远,这也成为了那些有心人士的攻击点。

  荣乐明白了,这应该是那些有心人士吸取了香江的教训,所以对大丰银行换成了温水煮青蛙的方式,一直到现在他们认为事情已经发展的差不多了,所以才会开始造势,准备一击制敌了。

  “你想我怎么做?”荣乐问道。

  “我们大丰银行,想要跟荣生拆借十亿港币作为周转所用,利息可以提高30%。”何公子讲道。

  港币危机之前澳币与港币的汇率是一比一,不过等到港府宣布港币联系汇率制制度以后,澳府也在第二天宣布了讲澳币与港币的汇率固定在1.03比1!

  十亿港元其实就是十亿澳币了,现如今能够拿出来十亿港币现今的人可不多,而且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一般人根本做不到,但是荣乐手中的现金储备一直都是港澳两地商人津津乐道的事情,所以即便是在知道荣乐已经付出了几亿美金用来支付皇朝电视台的上星事件后,何公子依然第一时间给荣乐打了电话。

  “我需要打几个电话!”荣乐沉思了一下,在何公子期待的眼神中说道。

  荣乐的心情并不美丽,甚至可以说是糟糕,何老爷子为豪江在这几十年里做出来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甚至可以说如果没有何老爷子,就不可能有现在的濠江,但是即便如此,当何老爷子去世以后,依然有一些有心人想要对付何家,就因为何老爷子生前与国内的关系。

  同时荣乐对那些在大丰银行的储户,也是十分的不喜,在濠江几乎是一大半的人,都受过何老爷子的恩惠,此时却仅凭着一些谣言,和一些有心人士的行为,而对何家失去了信心,这让荣乐不禁感叹人心的凉薄......

  在何公子期待的眼神中,荣乐拿起了电话,一个接着一个打了过去,何公子看着荣乐拿起电话,放弃电话,眼神中的迷茫与慌乱,渐渐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感动与激动。站在何公子后面的那些大丰银行的股东,高层,以及何家的人,看向荣乐的眼神也变成了崇拜。

  此时何公子想起了自己父亲在弥留之际与自己的交谈。

  “阿乐,这个人虽然外表看似不温不火,温文儒雅,但是看他做的这些事情却是杀伐果断,颇有新一代商人的领袖气质,以后你要多跟他走动,更重要的是阿乐这个人重情义,也重承诺,对于自己人从来都不会吝啬,等我走后,濠江肯定是要乱一阵子的,如果到时候碰见了什么大的问题,过不去的问题,你可以去找阿乐,他一定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己父亲的嘱托,也是何公子第一时间找到荣乐的原因之一。

  父亲,你没有看错人!

  .........

  早就讲过人都是从性的,自从何老爷子病重开始,濠江的市民对于何家的信心就已经有了一些动摇了,毕竟大家相信的是何老爷子而不是他何公子。

  再加上一些人的推波助澜,开始造势大丰银行的信任危机,此时大丰银行已经排起了长龙,他们担心自己一辈子的积蓄打了水漂。

  焦急的气氛在慢慢的蔓延,随着提款的人越来越多,而业务办的也越来越慢,已经有人开始不耐烦了,如果不是何家在濠江留下的威严太盛,这个时候有可能都要发生暴力事件了!

  即便是如此,人群中也是诸多的不耐烦。

  “妈的,后面的人,不要挤!”

  “后面的人不挤,我能挤你吗?”

  “大丰银行还有没有钱啊,怎么这么慢啊,别是已经没有钱了吧?”有人别有用心的喊道。

  “谁去大厅里看看啊,怎么这次取钱这么慢啊,里面到底在做什么?”

  排队的人群挤来挤去的,情况越发的危险了。

  这个时候,何公子走了出来。

  “何公子出来了,他该不会是说大丰银行没有钱了吧?”人群中有人起哄。

  “不会吧?”

  “大家不要挤,不要挤,注意安全!”何公子做了个下压的手势,看这些曾经接受过自己父亲帮助的人,现在却要让他们大丰银行万劫不复的人,高声喊道:“我们大丰银行保证让每一个储户都能拿到属于他们的存款,同时我们大丰将会再次延长营业时间,直到最后一位储户取款成功!”

  不过何公子终究不是何老爷子,他的话虽然有力量,但是却不能服众。

  “来车了,来车了!”排在大丰银行外面的人,突然看到街头缓缓的行驶来了一溜长车,豪华至极的豪车!

  车队缓缓的来到了大丰银行的门口。

  荣乐在第一辆车里走了下来,然后第二辆霍振霆,第三辆李国麟,利庆方,何泓毅,罗德正,郭丙湘,冯永详,李钊基,吴广镇,郑佳纯,赵师曾,刘鸾雄,杨守诚,董公子再加上本就在场的何公子。

  汉唐会十六位成员全部到齐!


  最快更新 m.6035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