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其他小说 > 洪荒之神棍开山祖 > 第三百二十三章 天道炼宝,伏羲爆发,兄妹局

第三百二十三章 天道炼宝,伏羲爆发,兄妹局

  

  时间的掌控者,心灵的觉悟者。

  两尊至强神圣,在对抗、在征伐,没有丝毫的留手,动辄就是最强大的杀招。

  纵然他们的实力、地位,于各自阵营中都算排行前五的巨头……平日里一声令下,就有数十帝君听其号令,遵其法旨,生杀予夺。

  可在如今的战场上,也不过是神殿神庭惨烈血斗厮杀战场的一角,与普通的大罗神圣,没有太多区别。

  都是将自己的所有给赌上了,不顾一切的血战……在这里,他们一样会受伤,会流血,甚至会坠落在尘埃中,用自己的鲜血为大劫渲染一层悲壮的色彩!

  “撕拉!”

  一道血光喷薄。

  “咔嚓!”

  刺耳骨裂声响彻。

  ……

  烛神与接引错身而过,他撕下了对手半边身子的血肉,手上还沾染着佛血,金色的佛血流淌,顺着烛的手,滴落在时间长河中,给一段河流染上了一层绚烂的金色光辉。

  佛的血,还在继续的沉淀……直到最后,它们纷纷洒洒的坠落,坠落进真实的天地,在过去、现在、未来中,化成了金色的血雨,淋洒着洪荒天地。

  这是烛给接引带来的伤害,创伤了其佛陀金身。

  当然,他也不是没有付出代价。

  交错而过的刹那,好几十条手臂一起动了,什么宝杵、佛塔等等握持在手中,给烛神的背后来了一击狠的!

  那“咔嚓”的脆响声,就是烛的身上不知道多少骨头断裂崩碎的声音,密密麻麻连成一串,渗人无比!

  两尊强大的大罗神圣……都受伤了。

  不过,他们并没有因此而停滞太久,身躯上有流光一转,愈合了表面的伤痕之后,便毫不犹豫展开了新的回合!

  ——在这片战场中,他们肩上的担子,某种意义上更重。

  平日里威福自用,为势力的巨头之一,从下层人员手中抽取福利,供养自身……现在也到了挺身而出的时候。

  拖住档次相同的对手,不让谁有机会下场屠杀,成为了无可推卸的责任。

  因为,他们的道行、战力,早已踏入了一个崭新的层次。

  那是上百倍凌驾于普通的大罗帝君!

  数百伏的实力下,任何新晋不久的大罗被盯上,都会在短时间内被击杀——除非是有大阵的守护,数百上千帝君联合在一起。

  事实上,已经有很倒霉的神圣战死了。

  某位不太讲究形象的大能,漫步战场中,逮住了一个腿短还意识差的菜鸟,随手一掌抽爆了不灭神躯,再是一指沉沦了意志。

  虽然,大罗的道果永恒,先天不灭灵光万古长存,但这如同被格杀化了自我的结果,还能算是活着?

  纵然有朝一日,又有全新意识诞生,可那个时候“我”已非“我”,可以算是跟过去迥然不同的生灵了。

  更何况,对手也不会给这机会。

  先天灵光握在手里,径直收入囊中,就等着大战结束之后,借天道一用,转化出一件先天灵宝。

  ——在天道诞生的刹那,最强大的几尊神圣悄然间明悟,关于先天灵宝的诸多细致祭炼过程。

  这是一位祖神的慷慨赠予,在开天辟地的时代中留下的痕迹。

  当年的盘古,就是用天道做鼎炉,将混沌魔神的道果尸身在其中翻来覆去的折腾,因此练就了无数灵宝至宝。

  也正是得益于此,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天道精”,才能轻而易举的将那么多先天灵宝给揣在兜里,由此踏上了登临神生巅峰的道路。

  而现在的战场,现在的时刻……似曾相识的一幕再现了。

  同样的疯狂血战,可以预见的诸神殒落,死去大罗的道果灵光被胜利者所持掌,在天道的又一次开炉中,炼出一大批先天灵宝。

  “生前,不能折服你们的意志,得到你们的心……那么在你们死后,得到你们的身体……”一尊顶级巨头中很罕见的穷神轻叹着、低语着,“也算是一种圆满了吧?”

  “而且我的库藏会丰富,不再是会扯巨头序列平均财富的后腿……”

  “虽然说……能被格杀的帝君,炼制成先天灵宝后,品级也就那样,一拳下去都是尿崩的结果。”

  “但——质量不行,用数量弥补就好了。”

  “摆在宫殿中做装饰,总比什么都没有要强的太多。”

  “你说是吗?我的妹妹?”伏羲漫步在纪元中,在这遍及了过去现在的战场中行走,无处不在的血雨泼洒,却无法给他点缀上任何一滴,仍然如一开始那样的超然与出尘。

  “我觉得……并不是!”女娲一只手环在胸前,另一只手托着下巴,做一副思考者的样子,对伏羲的问题做出回应。

  当然,表面镇定状态下,是无比慎重紧张的戒备。

  乾坤神鼎在头顶高悬,鼎中恍恍惚惚的像是有什么在孕育,形如鸡子,混混沌沌,一种与洪荒宇宙共鸣的宏大波动在汹涌,随时都会喷薄而出,化作毁灭的浪潮!

  人,鼎,洪荒……三者串联,有一种圆满的神韵,让女娲站在了伏羲的身前,挡住了他屠杀菜鸟的脚步。

  一对兄妹,这一天刀兵相见。

  虽然说,本意上女娲不想这么做。

  少女暗搓搓的想要搞事,把苍龙推出去成为怼伏羲的最佳肉盾。

  而她自己,则是去选择元凰……各自的二号位对敌方的一号位,多完美?

  但很可惜,女娲的计划出了些小问题。

  对,只是一点小问题。

  ——在伏羲爆发了匪夷所思的战力,把估计不足的苍龙给一巴掌抽碎了半个身子,自身还一片衣角都没破的时候。

  他的实力,闪瞎了所有神圣的眼。

  这谁顶得住?!

  “强的太过份了!”

  “根本不合理!”

  神庭之中,军心士气一瞬间跌落,差点没有跌到底。

  最关键的时候,摸鱼的女娲迫不得已站出来,来到了伏羲的身前,跟他对了一掌。

  一掌,便是洪荒颤栗,像是要崩碎!

  好在有着天道的存在,它虽然是最佳酱油党,双方的权限彼此互锁,都无法调动,用来进行进攻与防御。

  但是预先设置好的口令,让其肩负起了救场的重任。

  它在维护天地,镇压着宇宙的稳定基石。

  纵然诸神杀到天崩地裂,都会被它所拥有的力量去修复和弥补。

  然而,再怎样快捷的修复,也无法掩盖下这一对兄妹惊人的破坏力。

  不知不觉中,他们两个早已去到了别的大罗帝君难以揣摩的层次,无法知道其真正的实力深浅。

  女娲嫌弃的让苍龙远离,去找地位匹配的强者厮杀……而自己这神庭的二把手,去对付神殿的二把手。

  至于为什么两边都是二把手比一把手强大、得人心,这里面有什么秘密,究竟是黑心智者道德的沦丧,还是无良谋士神性的扭曲……就不用计较那么多了。

  ……

  “你想要用天道炼先天灵宝……”女娲眨着明亮双眼,毫不畏惧的正视伏羲,“还是用我们神庭的帝君强者为材料,这种不给丝毫回旋余地的打脸行为……”

  “那就是在下不死不休的战书!”

  “除非,你能把我们这阵营给杀掉七七八八,否则是不用想的。”

  “是吗?”伏羲若有所思,“听起来,好像不难?”

  女娲的嘴角抽动了两下,随后很惊诧凝视她的兄长,“伏羲你变了……变得膨胀了。”

  “这一副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样子,不再是以前那个能苟就苟、该从心就从心的你了……”

  “依稀记得,你最初要离开不周山时,可是连夜开创保命神通……点满了感知、侦测、速度、生命力、转嫁伤害之类的技能。”

  “哈……”伏羲无声笑笑,“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

  “走过漫漫岁月,本神早就不能用以前的目光去看待了。”

  他漫不经心指点战场,奋战诸神在其眼中仿若土鸡瓦狗,“这些对手在我看来,除了寥寥几个,都是几巴掌的事情。”

  “杀起来,一点都不难。”

  “事实上,我还挺惊喜的。”伏羲语气悠悠,“小妹你能接得住我随意一掌而没有大碍,只是踉跄了几步……进步可以说不小了。”

  他用着一种俯瞰的姿态在评定。

  这是源自其所拥有的实力,漫长岁月布局在神殿、神庭中所收获资粮,那是能在两极之外再立一极的无边气运,天机道果与盘古道果的共鸣,踏上了惊悚诸神的层次中。

  “你现在,丝毫不比当初被放逐时候罗睺的道行差。”伏羲给女娲下了结论,“唔……这么说不妥。”

  “你还是超出不少的,比他多个几百伏?”

  “没有无数混沌魔神的大力资助,而是自身按部就班的修行,走在堂皇正道上……能有这般成果的确值得赞叹。”伏羲在赞赏,但话音随后就带上一点惋惜,“可惜,我如今足以比肩当年的鸿钧。”

  “你不是我的对手。”

  “真战到最后,失败的结果……早已为你预定。”

  女娲抿着唇,斜着眼,看着伏羲,不想说话。

  “所以,小妹你投降吧。”伏羲摊了摊手,“你输给你哥我,很正常一件事。”

  “而你一投降,神庭神殿也不用再打了……你我兄妹联手,横扫这洪荒,还有谁能阻挡?”

  此话一出,岁月中瓢泼的血雨,突然间一顿。

  这是因为,很多对这里一直仔细关注的帝君,都放缓了征战厮杀的节奏。

  神殿的强者在振奋,心底有欣喜;而神庭的大罗则是迷茫,是不知道何去何从的茫然。

  今天发生的突兀变化,实在是太多了。

  很多人知道伏羲很强,但是没有人能想到他会变得这么强。

  而同样的,女娲的实力表现也刷新了别人的三观,比苍龙强上太多。

  最最重要是,这还是一对兄妹。

  谁能想象到,两个势力的巅峰决战,到头来可能会发展成人家的家里事?

  兄妹之间联起手来,直接就能操盘,掌握全局。

  只要他们谈妥了。

  还用打吗?

  上千尊大罗帝君的目光看向了此地。

  “难不成,妹妹你真要跟我刀兵相向、决一死战?”伏羲仰首,目光飘渺,打着一张亲情牌,节省不必要的对抗,“赢不了的事情,又何必这么做呢?”

  女娲沉吟了。

  许久之后,她的视线游移,从曾经支持她、并且一直支持她的帝君身上逐一扫过,最后重新转回,脸上绽放一个笑容,“很久很久以前,我就想掀翻老哥你的大义名分……”

  “毕竟你可是以兄长威严,镇压了我几千万年。”

  “如今好不容易我跟你站在同一个舞台上,有对等的博弈资格……好歹让我蹦跶两下吧?”

  “还没有打就干脆利落的认输……好像对不起这么多年我的辛苦工作?”

  “哦?你是想反抗吗?彻底没有回转余地?”伏羲皱眉。

  “没没没……我没这个意思。”女娲摆摆手,“我只是想跟你巅峰一战……用这一战来为我们之间的分歧划上一个句号。”

  少女的目光清亮,“验证我这么多年的成果……走出来的道路,值不值得你正视!”

  “放心……对于这一战,最后是怎样的结果就是怎样,我绝不会抵赖的。”女娲拍着胸口大包大揽,“不会是那种死活拖着不认输,跟对手犟到最后的打法。”

  “我想你应该很清楚——有我这样的存在坐镇,就算你们神殿能赢,也不可能速胜的。”

  “死拖下去,绝对的足够恶心。”

  “甚至,会出现全新的变数!”女娲眸光闪亮,“而你如果能胜过我,我会帮你说话,劝说一部分支持我的帝君,加入你们万神殿。”

  “直接免掉双方之间的猜疑,确保沟通的顺畅。”

  “如何?”

  “你这么自信?”伏羲失笑,“你我之间的道行差距,难道你没看见?”

  他笑的很惬意,‘我这妹妹呀……难道是为自己找一个合理的下台台阶?’

  ‘名义上的对战,一场必输的征伐……给那些神庭的帝君铺路,好有面子投降?’

  ‘唔……不枉我培养了这么多年,就是有默契。’